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国学 >

古代的私塾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时间:2015-02-26 13:11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俆潜点击:
 
       私塾的名称
       “私塾”是今天许多人非常熟悉的词汇。只要是接受过中学教育的人,大多会对鲁迅笔下那略带恐怖意味的“三味书屋”产生好感。一个古板的老先生,一群扯着嗓子大叫的学童,还有一把类似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戒尺,这就构成了描述“私塾”的形象画面。不过,当文学描写上升为抽象学术研究时,人们发现要给 “私塾”清晰定义非常困难。
  关于“私塾”一词,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塾,门侧堂也。”《尔雅·释宫》曰:“门之侧谓之塾。”可见“塾”是古时门东西两侧的堂屋,后演变为旧时民间教读的地方。《辞海》中解释云:“私塾,中国旧时私人办理的学校,为‘私学’之一种,有塾师自设的学馆,有地主、商人设立的家塾,也有以祠堂、庙宇的地租收入或私人捐款举办的义塾(义塾免交学费或交一半学费)。” 西晋崔豹《古今注·都邑》解释更详细:“塾,门外舍也。臣来朝君,至门外,当应就舍更衣,熟详所应对之事,塾之言熟也。”在教育学意义上使用的“塾”字见于《礼记·学记》:“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这样直接以“私塾”泛称一切非官方所设教育机构,在古籍中实不多见。直到中国近代西学渐进,学堂林立,为区别新式学堂才把非官方的教育机构称为“私塾”。
  “私塾”是今天许多人非常熟悉的词汇。只要是接受过中学教育的人,大多会对鲁迅笔下那略带恐怖意味的“三味书屋”产生好感。一个古板的老先生,一群扯着嗓子大叫的学童,还有一把类似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戒尺,这就构成了描述“私塾”的形象画面。不过,当文学描写上升为抽象学术研究时,人们发现要给“私塾”清晰定义非常困难。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私塾的种类复杂,名称不一,范围广泛。
  按照施教程度,人们把私塾分成蒙馆和经馆两类。蒙馆的学生都是儿童,重在识字;经馆的学生以成年人为主,大多忙于举业。蒙馆又称“书馆”,教师称为“书师”,有专职的也有兼职的。书馆的教学一般分为两段,也有分三段的。第一段为“蒙学”,以识字为主,使用的教材是字书。第二段学习《论语》《孝经》,接受封建道德教育。第一段学生8岁入学,相当于现在的小学教育;第二段,有的人认为是小学教育,有的人认为是中学教育。蒙学结束后,学生便可“得试为吏”,或进入更高层次的阶段学习。经馆也是很盛行的一种私人办学形式,是高层次——大学教育阶段。尤以东汉为甚,学生人数远远超过了太学。究其原因,一是官学数量有限,入学资格审查较严;二是官学不如私学灵活,不及私人办学那样严肃认真;三是社会动荡不安,政治斗争复杂,名儒不愿为仕而退为授徒,著书立说;四是教学内容与官学一致,学成之后同样可以入仕,不妨碍前程。
  根据私塾的设置情况,清末学部把私塾分为义塾、族塾、家塾和自设馆。义塾也称“义学”“义馆”,是专为民间孤寒子弟设立的教育机构。义塾或为地方善举、或为个人捐资、或社团祠堂出面创设,一般都有一定基金(主要是土地、房屋收租)支持。有属于社团组织的、有属于宗法组织的、有属于民族组织的、也有纯民间性的公益事业。义塾带有免费教育的性质,以出身清贫家庭的子弟作为施教对象。“义塾”一般不交学费,或交半费。在近代西方学校教育制度引入中国之前,儿童能够入学的,都在私塾读书。《红楼梦》第九回写道:“原来这义学也离家不远,原系当日始祖所立,恐族中子弟有力不能延师者,即入此中读书。凡族中为官者皆有帮助银两,以为学中膏火之费;举年高有德之人为塾师。”这便是义塾。
  族塾往往设在宗祠内,不招收外姓儿童。族塾依靠族产支撑,属于宗族内部办学。几家凑起来请一个先生,设一个馆。如吴敬梓《儒林外史》第二回《王孝廉村学识同科,周蒙师暮年登上第》中写“汶上县薛家集要请一个先生,就是这观音庵里做个学堂,因为有好几家孩子要上学”。后来请了老童生周进在观音庵立书房教授蒙童,这便是“族塾”。著名爱国人士闻一多就在闻氏的族塾读书,自幼家穷,因为天资聪慧,备受族人爱护,免去费用。那里只收闻姓子弟,塾师的费用由族里承担。
  富家大户聘请名师宿儒在家专门教授自己的子女,这种私塾称为家塾。《红楼梦》第二回写贾雨村“偶遇两个旧友认得新盐政,知他正要请一西席(“西席”即家塾的教师或慕友)教训女儿,遂将雨村荐进衙门去”,教黛玉读书,这便是典型的家塾教育。同回贾雨村向冷子兴道:“去岁我在金陵,也曾有人荐我到甄府处馆,我进去看其光景,谁知他家那等荣贵,却是个难得之馆。”这是甄府请贾雨村到家中教甄宝玉读书而设的家塾。
  由私塾先生在自己家中开的馆叫自设馆,是私塾中最多见的一种形式。塾师家的厢房,只要比较宽敞,即可作为教室。如果空间不够,可扩张到过道、屋檐下,也可以另租地点或在庙宇的空房间设馆。自设馆是塾师自行设馆招生的私塾,不拘姓氏。过去,私塾多为蒙学程度,很多无业无官,未能中举而又有文化的知识分子以自己家为私塾“校舍”,或租借公用的场所,如寺庙、会馆等,安排个书房教学,自家便是塾师。此类私塾称自设馆。小孩到一定年龄,就该“发蒙”了,“发蒙”是件十分严肃的事情,家长往往要在小孩满4周岁,再过四个月又四天就送去读书。“四”和“是”谐音,据说到了四年四月四日“发蒙”,儿童会更聪明,也更会读书。当然得事先取得塾师同意。旧时蒙童入塾不必经过考试。择定吉日(一般在每年正月十五以后),塾师便于塾馆大门张贴大红告示,称将于何月何日开馆。家中有儿童的父兄便纷纷前来接洽,面议“修金”,说明分三节(端午、中秋、春节)致送。
  就私塾的范围来说,包括兴起于春秋战国时期的私学和宋元时期的书院。就私塾的性质来讲,有私立的和公立的,“私”并不是完全的私立,上文提到的族塾和义塾就有公立的性质。在兴办官学和国学的过程中,有时民间力量更大。其实许多官办事业因为财政及管理原因无法兑现,因此官办事业转为民办事业是清代的一般趋势,学校当是较有代表性的一种。
  私塾的名称不一,古人称私塾为蒙馆、学塾、教馆、书房、书屋、乡塾、家塾等等,清末学部把私塾分为义塾、族塾、家塾和自设馆。在古籍中,看不见“私塾”一词,在1905年以后,清廷废科举,兴办新式学堂,为了区别中国旧式学塾和新式学堂,才称旧式学塾为私塾。
  
       私塾的教育内容
       私塾以读书、习字为主课,一般先读蒙书如《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声律启蒙》、《幼学琼林》、《增广贤文》、《女儿经》等;然后读“四书五经”和《左传》。塾师一般只教杂书和“四书”。概言之,私塾的课程有五大类:
  (一)蒙书
  我国古代蒙学教材中的识字教材,其历史范围是从西周到清末。这里界定我国古代识字教材的依据有三条:第一,教材编写目的以学习语言文字为主;第二,教材使用的阶段在儿童入学之初;第三,使用范围广,延续时间长,得到大众和学者的普遍认可。自从《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产生后,它们形成一个体系,取代了以往所有的识字教材,而且有着极大的稳定性,使用数朝数代,甚至流传到外国。这种继承与革新中的历史规律就是识字量、知识量是否与儿童的接受能力相一致。后起的《急就篇》,尽量选易识易记的字,所以能够在一定时期独占鳌头。但它也有一个不足,就是知识太多太杂,有姓氏名字、文学法理、天文地理,类似于百科全书。而成为一个体系的“三、百、千”则不然,它们在知识上分别汲取了《急就篇》的一部分而成,字数多则一千左右,少则几百,只需会读会认,不要求会写,所以很快能够取而代之。后来的改编本无一不是在加深教材难度,扩充教材字数上下功夫,忽视了儿童的接受能力,因此,它们随着历史进程的演变而湮灭,也就不足为奇了。有“吹尽狂沙始见金”之势。随着年代的推进,蒙学识字教材趋于丰富化、条理化、系统化。一方面沿袭已有的教材;另一方面又根据时代需要加以改编,甚至去编写新的教材。这是一个继承与革新的过程,既保证了教材的稳定性,又进行了革新、改进,使蒙学识字教材具有不息的生命力。
  (二)杂书
  读书是私塾主要的功课,但经书不是儿童入塾时就能读的,必须先读了一定的杂书之后,才开始读经。私塾所读杂书有十多种,除上述而外,还有《三字幼仪》《五言鉴》《龙文鞭影》《史鉴节要》《王氏蒙求》《李氏蒙求》《幼学琼林》《诗品》《增广贤文》《五言杂字》等。这些书或灌输封建道德思想,或传授一般的封建文化知识,或讲述历史与文艺,或教导人情世故,或补充识字。在蒙童读杂书阶段,塾师照例是不讲的,只逐字逐句教读,然后要求学生死记硬背。
  (三)经书
  四书、五经是朝廷“钦定”的必读书。四书是《大学》《中庸》《论语》和《孟子》的合称,五经指《诗经》《书经》《礼记》《易经》和《春秋》。这其中以四书最重要,《左传》也是必须要读的。“四书五经”之类文章的死记硬背是私塾教育的重点。《红楼梦》第十二回中,贾政说:“那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是‘掩耳盗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的,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齐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可见他也极力要求私塾教师对宝玉加强“四书”的学习,反对他看一些所谓杂书,反对他做诗做对,认为就是做得几句诗词,也并不怎么样,也没有什么稀罕处。不仅男子如此,封建时代官宦人家的女子在私塾里学的也是四书、五经。如《红楼梦》第三回“贾母因问黛玉念何书。黛玉道:‘刚念了《四书》。’”由此我们不妨说,读四书、五经,练八股文章,中举当官,就是对我国明清时期全部封建主义教化实践的概括。
  私塾先生多有过科场经历,且有一定功名,或秀才、或廪生、或拨贡等,但他们对四书、五经也不一定弄得清楚,有一些书也不一定读过。所以,读经阶段,塾师也极少讲,只要教儿童认得字,读得来,便可完事。读书和背诵是分不开的,经书讲解不多,却要求学生能背诵,还要背得如流水一样自然流畅,不能打“格顿”(停顿),才符合要求,才不至于挨打。
  (四)写字
  写字也是私塾主要功课之一,私塾蒙童的写字课大致分四个程序:润字、描红、描影、临帖。润字亦称之为“把腕”“把笔”,即手把手润字,教以横、直、勾、点及转折、转重方法。并告之“握笔四要”(虚、圆、正、紧)和“作字四法”(横清竖直、少粗多密、勾短点圆、空匀横直)。描红亦称“写红模字”,实际上是填写,所描填内容多是“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以及“一去二三里”“王子去求仙”等诗句。描影亦称“影写”,塾师先把格子打好,再发给蒙童用纸蒙格照写。临帖亦称“临格”,或选取碑帖字范让学生照着写,或由塾师书写于上格,让学生在下格对照着写。蒙学阶段的写字课不仅讲究先大后小,先慢后快,而且极为严格。早饭后入塾,先写字后读书,完成后交到塾师桌上,写得好的字老师划个红圈(蒙童戏呼为“大盐蛋”)。
  (五)作文
  私塾的作文教学是从“属对”开始的,因此《声律启蒙》就成了必读书。属对训练一般从“一字对”(如云对雨、雪对风之类)开始,进而“二字对”“三字对”以至多字对。对句在语音上要求平仄相对,词汇上要求词性相同,语法上要求结构相同,以至修辞、逻辑要求都十分严格。学会了对句,蒙童就开始学做诗。先是熟读《千家诗》《唐诗三百首》一类的书,学平仄、学押韵。私塾教儿童学诗的目的,是要达到能做科举考试时所规定的五言八韵“试帖诗”。学诗不是私塾主课,一般每月八九次(或逢一、四、七,或逢三、六、九),由塾师自由安排。因为科举考试需要,私塾作文教学重点放在学习八股文上,不过要等到蒙童读完经书,快成年之时,谓之曰“开笔”。八股文格式一般是把一篇文章分成四段,每段要有两股对偶的文字,曰:破承、起讲、入题、起股、虚股、中股、后股、束股。八股文多系“经义之文”,就是说它多取义(破题)于四书、五经。因此,塾师训练蒙童作文十分讲究,普遍采用先放后收的步骤,开始以放为主,鼓励学童大胆地写,放手地写,不挫伤其兴趣和信心。待有一定基础之后,再要求精练和严谨,此所谓收。八股作文需要“避讳”,在缮写文卷上,遇到与帝王、圣贤名字相同的字,要缺去一笔,以示对君上圣贤的尊敬。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