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骑红马,扛大刀”——蔚为大观的门神文化

时间:2015-02-13 14:14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俆潜点击:
       门神,在民间信仰观念中,是保护家宅平安的吉祥保护神。“门”的存在对于传播信息和认识世界具有极大的意义,很早就受到重视。由于门得到重视,逐渐产生了门神崇拜。门神崇拜由古及今,历史悠久。门神是中国民间备受尊崇的神祇之一。今天,民间仍一直流行春节贴门神的风俗,用来祈福纳吉、祛邪辟恶。在某种意义上说,门神的存在及其享用世世代代礼祀,是中华文明史上最引人注目的社会文化现象之一。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思想观念的变化,民间对于门神的要求,已不仅是辟邪免灾,还希望从他们那里获得功名利禄等。至迟在明代,武士门神像上,已常添画“爵、鹿、蝠、喜、宝、马、瓶、鞍、皆取美名,以迎祥祉”。以后便取消了门神的祛邪义务,专事祈福的,于是民间形成天官、状元、福禄寿星、和合、财神等为门神的风气。
 
  门神文化的来源和演变
  门神崇拜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人类远古时期的神灵信仰观念与自然崇拜观念。在原始社会,人们最初没有房屋可以居住,为达到遮蔽风雨与逃避敌害的目的,据说,当时有些部族“构木为巢”,也就是在树上搭个“窝”,栖于树上,被称为“有巢氏”。而有些部族则“穴居而野处”,住在天然洞穴里。后者已为考古学所证实,北京周口店的北京猿人和山顶洞人就是明证,这是最原始门神崇拜的根源。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生产力的提高,人们渐渐学会了建造房屋的技术。自此以后,私有制的产生使人们由群居生活发展为独自生活。从此,房屋与人类结下了不解之缘。房屋可以防止野兽和敌人的侵害,这在当时低下的生产力水平下显得尤为重要。房屋还可以遮风蔽雨、存放食物和财产,使人们得以安居乐业。正由于房屋的巨大作用,人们十分感激房屋和门窗的创造者——神,也就是门户造物主。早在周朝,我国就有了祭门的风俗,这用意其实与祭灶具有相似性。从此,由最早的祭门的风俗逐渐演变发展成为门神崇拜。
  我国古代典籍对祭门有着详尽的记载。据《礼记·祭法》载,大夫立二祀,适士(即上士)二祀,庶人(即老百姓)只一祀,其中都包括祀门。古代祀典中有五祀之说,所谓“五祀”,即祭祀门、户、井、灶、中霤(土地)等五神。周朝的时候,“五祀”是周天子及各诸侯的祭祀大典,非常隆重。“祀门”是在九月举行。秋季九月,正是收获的黄金时节,百官无论职位高低,都要参加这一活动,“以会天地之藏”。忙了一年,准备收藏过冬了,五谷六畜安顿好以后,当然要“请”个门神来守护,否则,一年的血汗岂不白费了?老百姓祀门,当然比不上君王诸侯的排场,但也非常恭敬虔诚。五祀所祀的神仙,都是围绕着人们生活起居的神祇。探其根源,是与原始自然崇拜有关。原始崇拜认为,凡是与人们日常生活有关的事务,都有神的存在。五祀所祀之门神、户神、灶神、井神、土地神,其实都与人们的衣食住行密切相关,所以人们要祀之以报德,这是门神观念的最早来源。五祀所祀神祇,如门神、灶神、土地神等,源远流长,经久不衰,成为我国民间最有群众基础、最有代表性的流行神。可见,门神是中国土生土长的神明,在我国民间具有极大的认同感,有着十分广泛的群众基础。
  门神的产生不仅与原始自然崇拜有关,还与古人的鬼魂崇拜有关。在远古的时候,由于人们对大自然无法认知,因此鬼魂观念非常盛行。殷商人和周朝人都崇尚鬼魂,每当看到风、雨、雷、电等自然现象,都会认为是鬼神所为;有时虫蛇猛兽的突然闯入,也被认为是鬼神所遣。古人将一切怪事与坏事都当成是鬼神作祟,对此畏惧有加。房屋给人们的生活提供了很大的方便。门的出现和使用,一为自身出入方便,二为防范敌害闯入。但是古人对此还觉得不大牢靠,缺乏安全感,那些神通广大、无孔不入的鬼怪来了怎么办呢?要是有个什么能降鬼伏妖的神明,来替自家站岗守卫,该有多好!这就是古人心理上的依赖性。在靠天吃饭的时代,处于无权的地位之上,种种天灾人祸,总是不断出现在老百姓头上。这些弱势群体要求有位保护神,靠他驱鬼镇邪,保护自己的性命和家私。基于此,人们必须造出一个神来,于是“门神”便应运而生了。《白毛女》中喜儿所唱:“门神门神骑红马,贴在门上守住家;门神门神扛大刀,大鬼小鬼进不来。”正是这种心理的真实写照。门神帮助人们把对鬼魂的恐惧降低到最低限度,客观上有利于人们正常的生活,有助于培养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信心。
 
  形形色色的门神类别
  1.“桃人”——两位捉鬼门神
  古人对桃的崇拜由来已久。在原始部族社会时期,人们把采集的野生植物作为主要食物。桃是我国较早的野生果树,它那鲜艳甜美的果实,极得古人喜爱。大片的桃林,不仅成为一些部族的天然食品库,而且它那众多果实,也引起了人们的美好联想与尊崇。 《诗经·桃夭》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之夭夭,有蕡其实”“桃之夭夭,其叶蓁蓁”,对桃极其赞美。桃在人的心目中逐渐成为灵物,成为多子多福的象征。同时,古人还将桃看做可除灾辟邪、制鬼驱怪的灵物,称其为“神树”“仙木”。《典术》云:“桃者,五木之精也,故压伏邪气者也。”这里所说的挂在门上的“桃人”,其实是两位神将的化身,一曰神荼,一曰郁垒。有关二神的来历,很多古籍都谈过,源远流长,流传至今。
  二神的来历可以追溯到远古时的黄帝时代。据传说远在黄帝的时候,黄帝不但管理着人间,也统治着鬼国。对那些游荡在人间的群鬼,黄帝派了两员神将统领着,即神荼和郁垒。神荼和郁垒住在东海的桃都山上,山上有一株巨大桃树,树干枝杈盘曲伸展达三千里。树顶上站着一只金鸡(又称天鸡),每当太阳初升,第一缕阳光照到它身上时,金鸡即啼叫起来。接着,天下所有的公鸡一起跟着叫了起来。这时,在大桃树东北树枝间的一座“鬼门”两旁,神荼、郁垒一左一右威风凛凛地把守着。他俩监视着那些刚从人间游荡回来的、各式各样的大鬼小鬼。民间传说,鬼只能在晚上活动,天亮之前,不等鸡叫就得跑回鬼国。二位神将要是在鬼群里发现在人间祸害人的恶鬼,没说的,马上用苇索捆绑起来,扔到山后喂老虎。因此,神荼、郁垒、金鸡和老虎这四样是鬼最恐惧的,可以说,神荼、郁垒是最早的门神。
  由于神荼、郁垒二神对恶鬼的震慑作用,人们便用桃木雕刻成神荼、郁垒二神模样,春节时挂在门上,请二位把守家门,使恶鬼惧而远之,保护全家一年平安。但雕桃人比较麻烦,以后人们简化用桃板一左一右钉在门上,上面画二神的图像,还有的干脆写上他俩的大名或画些符咒之类,此即桃符,为后世对联(楹联)之滥觞。由于神荼、郁垒的不凡本领和身份,确定了其门神的地位。由于必须具备镇慑众鬼的威慑力,这就决定了二位的尊容无比凶恶狰狞——其实也是一副鬼模样。最初的神荼、郁垒图像已不易见,今所见汉代画像砖及《三教源流搜神大全》中的二神图像,皆十分凶恶可怕。这其实是人们想象出来的,足以镇住鬼怪的“神姿”。这反映出人们对鬼神的敬畏以及当时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神荼、郁垒、金鸡和老虎这四样是鬼最恐惧的,因而当时门神除画神荼、郁垒外,还有画金鸡和老虎的。鸡是司晨之灵,惯于夜间活动的众鬼畏惧之。故“帖画鸡户上”而使“百鬼畏之”。这与当时杀鸡挂于门上驱鬼的习俗相一致:“砍鸡于户”“插桃其旁”“而鬼畏之”。不仅民间,皇宫中也有宫门挂桃人和“磔鸡于宫及百寺门,以禳恶气”的习俗。至于老虎,因其为百兽之王,“能执搏挫锐,噬食鬼魅”,所以“画虎于门,鬼不敢入”。远在战国时代,就有门上画虎的记载。周王宫中有座“路寖”宫,是周王的办公室。路寖门上即画有猛虎,故此门又称虎门。古人认为“(路寖)门外画虎焉,以明猛于守,宜也”。如果我们加以联想,不难发现,旧时许多住宅大门前,那一对把门的石狮子,在某种意义上讲,其实也有门神的味道。
  2. 钟馗——最厉害的门神
  唐代,出现了一位门神钟馗,他不但捉鬼,而且吃鬼,所以人们常在除夕之夜或端午节将钟馗图像贴在门上,用来驱邪辟鬼。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称:“每至端阳,市肆间用尺幅黄纸盖以朱印,或绘天师钟馗之像,或绘五毒符咒之形,悬而售之,都人士争相购买,贴之中门,以避祟恶。”其形象是豹头虬髯,目如环,鼻如钩,耳如钟,头戴乌纱帽,脚着黑朝鞋,身穿大红袍,右手执剑,左手捉鬼,怒目而视,一副威风凛凛、正气凛然的模样。据说他捉鬼的本领及威望要比神荼、郁垒高得多。至于其来历,据《补笔谈》卷三、《天中记》卷四、《历代神仙通鉴》卷一四等书记载,钟馗原来是陕西终南山人,少时即才华出众,唐武德(618—627年)中赴长安参加武举考试,仅因为相貌丑陋没有中举,于是恼羞成怒撞死在殿阶上,唐高祖听说后特别赐给红官袍予以安葬。后来唐玄宗偶患脾病,请了许多医生救治,效果不佳,宫廷上上下下都很着急。一天晚上唐玄宗睡着后,忽然梦见一个小鬼偷窃宫中财物之后沿着殿墙边逃跑,唐玄宗急忙喊叫捉拿,只见一位相貌魁梧的大汉跑上殿来,捉住小鬼,将小鬼吃掉。唐玄宗问他是什么人时,他回答说是“武举不中进士钟馗”。唐玄宗醒来后,第二天病就痊愈了,于是请来画匠吴道子将钟馗的像画了下来,所画之像与玄宗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玄宗大悦,将之挂于宫门之上,作为门神。道教将这种信仰吸收,将钟馗视为祛恶逐鬼的判官,从此钟馗便成为道教驱鬼捉鬼的神将。
  3. 武将门神
  成庆是最早的武将门神。《汉书·景十三传》曰:“广川惠王越,殿门有成庆画,短衣大裤长剑。”颜师古注云:“成庆,古之勇士也。”也有人说成庆就是战国时的勇士荆轲。唐代以后,秦琼和尉迟恭代替了成庆之位。秦琼、尉迟恭在元代以后,才被承认为门神,但是这两个人是唐朝人。根据明朝《正统道藏》中的《三教搜神大全》《搜神记》《历代神仙通鉴》等的记载,二门神为唐代秦琼(秦叔宝)、尉迟恭(尉迟敬德)二位将军。相传唐太宗身体不太好,寝宫门外有恶鬼邪魅号叫,六院三宫,夜无宁日。于是太宗将情况告诉众大臣,秦叔宝上奏说:“臣平生杀人如摧枯,积尸如聚蚁,何惧小鬼乎!愿同敬德戎装以伺。”太宗准奏,夜晚让二人立于宫门两侧,一夜果然平安无事。太宗嘉奖二人后,觉得整夜让二人守于宫门,实在辛苦,于是命画工画二人像,全装怒发,手执玉斧,腰带鞭练弓箭,一如平时,悬挂在两扇宫门上,从此邪祟得以平息。直到元代人们才沿袭这种做法,奉二人为门神。此前也曾经有过类似的记载,但是均未说明是此二人,如南宋佚名氏《枫窗小椟》曰:“靖康以前,汴中家户门神多番样,戴虎头盔,而王公之门,至以浑金饰之。”宋代赵与时《宾退录》记载说:“除夕用镇殿将军二人,甲胄装。”直到明清以后,书中记载才明确为秦琼和尉迟恭二人,如清代顾禄《清嘉录·门神》中记载:“夜分易门神。俗画秦叔宝、尉迟敬德之像,彩印于纸,小户贴之。”清代李调元《新搜神记·神考》记载:“今世俗相沿,正月元旦,或画文臣,或书神荼、郁垒,或画武将,以为唐太宗寝疾,令尉迟恭、秦琼守门,疾遂愈。”另据今人张振华、常华所著的《中国岁时节令礼俗》记载:“贴门神,历史悠久,因地方不同,时代不同贴用的也不同。北京多用白脸儿的秦叔宝和黑脸儿的尉迟敬德。至今仍有住户这样做,以祈人安年丰。”这些记载都表明二神从受祀后,至今仍然被人们所信奉。
  明清以后的武将门神,各地不尽相同。如河北门神是马超、马岱和薛仁贵、盖苏文;河南门神多为赵云、马超;陕西门神是孙膑、庞涓及黄三太、杨香武;汉中一带还有孟良、焦赞;北京甚至将文臣魏征奉为武将门神。《西游记》中记述:“魏征斩了犯罪的泾河老龙王,老龙王之魂进宫向唐太宗索命。前门因秦琼、尉迟恭把守,无法进入,他便到后宰门搅闹,于是魏征夜晚手持宝剑镇守后门,鬼魅消去。这样,儒雅的魏征成了武将门神,其门神形象也是仗剑怒目,威风凛凛。此外,武将门神还有燃灯道人、赵公明、马武、姚期、杨延昭、穆桂英等数十位,皆取材于古典演义小说。
 
  4. 文官门神
  与驱邪魔、卫家宅、保平安的捉鬼门神和武将门神不同,文官门神及祈福门神是寄托人们祈望升官发财、福寿延年愿望的。
  文官门神以天官居多。这类门神戴纱帽,穿一品绣鹤朝服,或抱象牙笏板,或持吉祥器物,白面美髯,一派雍容华贵模样。天官为三官(天官、地官、水官)之首,号“赐福紫微帝君”,故又称“赐福天官”。民间以天官为福神,有时与禄、寿二仙并列,即所谓福、禄、寿三仙也。天官门神大多贴院内堂屋门上,以别于大门上驱鬼镇妖的武将门神,含有迎福进财之意。
  文官门神中,还有一对白须文官者,据说为宋代梁颢。《遁斋闲览》说,梁颢82岁才中状元,故把梁颢画成了白须皓首的“状元爷爷”模样。其实,这是个误会。历史上的梁颢是北宋太宗时进士。登第时,年方23岁,是个小伙子。辽军攻河北时,他上疏请明罚赏,斩懦将,擢用武勇谋略之士。以后梁颢知开封府,暴病而亡,时年42岁。民间不察,多用《遁斋闲览》的说法。旧时极流行的启蒙读物《三字经》中,即有“若梁颢,八十二”之句,可见其影响之大。梁颢成了“大器晚成”的典型,以他做门神画,显然有勉励老年人进取之意。文官门神还有取材于“五子登科”的。上面画有五个举灯、执戟、手拿桂枝的童子,寓意“五子登科”。这一典故来自五代窦燕山(窦禹钧)教育五子,连登科第的故事。
  5. 祈福门神
  文官门神大都与升官发财有关,祈福门神则与多子多福、福寿延年有关。有时二者也配对成双。如天官(或状元)门神,常与松子娘娘配对。此外,还有喜神、和合二仙(象征夫妻相爱和睦)。又有刘海、招财童子,皆系小财神,尤为商贾所供奉。这类祈福门神多含寓意,如一天官左手举盘,盘上置一寿山石,石上升起毛笔一支,暗含“寿比(笔)南山”。另一天官,手托红色蝙蝠、海水之类,隐寓“福(蝠)如东海”。有意思的是,鬼仙钟馗有时也作为祈福门神出现。他身着红色官衣,头戴纱帽,手持一笏,上有一桃一笔,取其“必(笔)然长寿(桃)”之意。
  祈福门神上常常添画一些吉祥物,取其吉利,多用谐音双关方法。正如《月令广义·十二月令》所说,门神至“后世画将军朝官诸式,复加爵、鹿、蝠、喜、马、宝、瓶、鞍等状,皆取美名,以迎祥祉”。爵、鹿、蝠、喜、马、宝、瓶、鞍八物的含义为:爵樽,借指爵秩、官位;鹿,借指荣禄;蝙蝠,借指景福;喜鹊,借指喜庆;马,借指驿马;元宝,谐音“驰报”;瓶、鞍,谐音“平安”。绘此八物,即取“爵禄福喜,马报平安”八字含义。
  门神系统的多元化,说明人们内心所祈望的“喜”“福”“吉”“祥”的具体内涵也是多元的。面目慈和的祈福门神代替神情狰狞的武将门神,可以使居所的主人体会到某种亲近感,不过一般宅院在堂室的内门贴用祈福门神时,大门仍然用厌鬼驱邪的武将门神镇守,这说明人们的观念中依然存在着难以磨灭的早期门神崇拜的痕迹。
  6. 其他门神
  (1)老少太监门神
  门神为老少太监,分辨老少太监的方法主要是从面貌的不同来区分:年长的太监脸上刻画出岁月的刻痕,年轻的太监则面色红润。在服饰方面,由上而下依序为圆领衫、束玉带、蟒袍,而脚穿的是笏头履。所执的侍器,两人亦有不同:年长的太监右手捧香炉,左手持拂尘;年轻的太监右手扶玉带,左手捧着瓶花。民间俗称二人所捧之侍器为香、花。
  (2)宫娥门神
  两位宫娥头上均作束发,且打双髻,髻下束有牡丹卷草花纹的簪戴,且耳下有垂珠的耳坠。在服饰方面,身披帛飘带,给人一种轻盈的感觉;身穿直领袄,上有菱形花纹;衣着大袍,腹有围腰加束,束下悬有宫条和玉佩流苏。在所执侍器方面,左侧的宫女左手捧桃果,右手执玉如意;右侧的宫女右手捧高足的灯具,左手亦执玉如意。二位宫娥和老少太监所捧的侍器加起来,正好是民间喜用的四祥器:香、花、灯、果。
  (3)哼哈二将门神
  左边门的门神伸出一指,嘴巴微张,像是在大声喝道:“哈!”右门的门神则是翘起两指,仿佛发出“哼”的一声。他们就是著名的守护神哼哈二将。
  (4)加官进禄门神
  门神一人持冠,一人捧鹿,冠与官谐音,鹿与禄谐音,组合起来便有了加官进禄的意思。
  (5)富贵晋爵门神
  门神一人捧牡丹,一人捧爵,牡丹比喻富贵,爵比喻官爵,结合起来,便有富贵晋爵的意思了。
  (6)字匾门神
  演变成只有字匾,通常穷人家用字匾门神。
  此现象说明,一种习俗形成后,是很难加以改变的。另一种情形是新旧门神同时供奉,前引《清嘉录》卷十二所记最为典型。清李调元《新搜神记·神考》亦反映此情况,他说:“今世俗相沿,正月元旦,或画文臣,或书神荼、郁垒,或画武将,以为唐太宗寝疾,令尉迟恭、秦琼守门,疾遂愈。”这些都反映出民间信仰的多样性,道教只是因袭民俗而崇奉之而已。
  7. 明清到民国间的武将门神
  明清至民国期间的武将门神在全国各地各有不同,和北京民居中的门神在人物上是有区别的。如河南人供奉的门神为三国时期蜀国大将赵云和马超;河北人供奉的门神是马超、马岱哥俩;冀西北则供奉唐朝时期的薛仁贵和盖苏文;陕西人供奉孙膑和庞涓,黄三太和杨香武;重庆人供奉明朝末期“白杆军”著名女帅秦良玉;而汉中一带张贴的多是孟良、焦赞这两位莽汉。
  8. 现今的“门画”门神
  1949年以后,人们科学意识增强,迷信意识淡薄,有些地方,便把刘胡兰与赵一曼、董存瑞与黄继光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战斗英雄、民族英雄的画像,逢年过节贴在大门上。这样一来,门神便不为门神,而演变为门画儿了。
  如今,门画儿的张贴内容更为广泛。如彩绘福寿图、五谷丰登图、六畜兴旺图、工农建设图、儿童欢乐图、火箭腾空图、十帅跃马图、拥政爱民图、军民联欢图等。
  现在过春节,在民户大门,还有不少张贴神荼、郁垒,秦琼与尉迟恭门神像和历代武将画像的,但与古时相比,其意义截然不同了。古贴门像,为敬神、拜佛、求福祈祷平安;今贴门像,表达的是对平安、幸福的向往与追求。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