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揭秘:杨贵妃亲自为干儿子安禄山洗澡是真是假?

时间:2015-07-10 14:1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pp0317点击:


杨贵妃,原名杨玉环(公元719年-公元756年),被后世誉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

杨玉环到底有多漂亮?唐代最有名的三个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都写诗夸过她。

李白的《清平调》说她“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杜甫《哀江头》诗说:“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清渭东流剑阁深,去住彼此无消息。人生有情泪沾臆,江花江草岂终极!”白居易形容她“温泉水滑洗凝脂”、“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都是美丽惹的祸。天生丽质的杨玉环先被唐玄宗李隆基的儿子寿王李瑁娶为王妃,受令出家后,又被公公唐玄宗册封为贵妃。

杨玉环很受唐玄宗宠幸。在被唐玄宗宠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后,杨玉环居然在后宫玩起令人匪夷所思的荒唐游戏来了。

天宝十年(公元751年)正月六日,长安的后宫锣鼓喧天,欢声动地,热闹非凡。此时既非节庆,又非喜庆,后宫却为何这般喧哗?

原来是杨贵妃正在给比她大十八岁的肥胖干儿子安禄山洗三(自古有婴儿出生三日洗身的民俗,这一日,亲友咸集,煎香汤于盆中,下果子、彩钱、葱蒜于盆中,以彩帛数丈绕盆,叫围盆;以钗搅水,叫搅盆;亲友散钱于水中叫添盆)呢。

体重三百五十多斤的安禄山,腹大无比,躺在水缸里,侍女们只见肚子不见其他的东西。贵妃和侍女们围在大缸周围逗乐。

安禄山在缸里依依呀呀学着婴儿的声音叫道:

“娘!娘!我饿,真的好饿!我要吃奶、奶。”

贵妃叫侍女取来牛奶往安禄山嘴里灌。安禄山用手推开说:

“我不吃牛奶,我要吃娘奶。”

贵妃只觉脸上微微发烧,叫人掌嘴。安禄山在缸里用手护着羞处来回躲闪,把太监和侍女们逗得前仰后翻。

贵妃叫人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锦绣大襁褓,把安禄山包裹在里边,叫宫女用彩车拉着,说这个儿子不孝顺,没有出息,要把他卖掉。安禄山这时装出一幅可怜象,眼里噙着泪水,见谁都可怜惜惜地叫道:

“大娘,大娘,好心的大娘,可怜可怜我吧!收下这个没娘的儿子吧!”

安禄山逼真滑稽地表演,引起哄堂大笑。沉寂的后宫,难得有这么热闹。宫女们长年压抑的热情迸发出来,玩得更加开心,闹得后宫仿佛一片欢乐地海洋。欢声笑语吵得玄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高兴事。忙叫小宦官查看,小宦官回报说,贵妃正在洗儿呢。

玄宗心里觉得奇怪,洗儿有什么好笑的,不妨也去看看,来到后宫,一下子被这热闹的场面所吸引。安禄山正玩得开心,一看玄宗来了就撒娇,装着无限委屈的样子,拉着哭腔,悲悲切切地叫道:

“父亲!父亲!我娘心狠,要卖掉‘禄儿’。十指连心啊!父亲,快快救命啊!”说着说着,他还真的呜呜咽咽假哭了起来。

玄宗被逗得捧腹大笑,流出了老泪,赐给贵妃洗儿钱百万,又重赐安禄山财物无数,然后传令摆酒设宴。从此,宫中大小都呼安禄山为“禄儿”。

姚汝能的《安禄山事迹》这样记载:“(安禄山生日)后三日,召禄山入内,贵妃以绣绷子绷禄山,令内人以彩舆舁之,欢呼动地。玄宗使人问之,报云:‘贵妃与禄山作三日洗儿,洗了又绷禄山,是以欢笑。’玄宗就观之,大悦,因加赏赐贵妃洗儿金银钱物,极乐而罢。自是,宫中皆呼禄山为禄儿,不禁其出入。”

北宋司马光《资治通鉴》中竟然也记载有“贵妃洗禄儿”事,说杨玉环用锦绣做成的大襁褓裹住安禄山,让宫女用彩轿抬起。唐玄宗还亲自去观看“洗儿”并予赏赐。又说“自是禄山出入宫掖不禁,或与贵妃对食,或通宵不出,颇有丑声闻于外,上亦不疑也。”司马光似乎也倾向于杨玉环与安禄山确有私情,但又说玄宗“却不怀疑”。

由此可见,杨贵妃给安禄山洗澡一事并非虚构,而且唐玄宗本人也知道,不但亲自前去参观,还赏赐杨贵妃“金银钱物”。

从这些史料的字里行间,似乎还真看不出安禄山与杨贵妃有一腿,两人关系看起来挺清白的。不过,在民间野史里,杨贵妃与安禄山的关系就远远不止这么暧昧。

《唐史演义》中描写说,“禄山与贵妃鬼混一年有余,甚至将贵妃胸乳抓伤。贵妃因恐玄宗瞧破,遂作出一个诃子来,笼罩胸前。”这大意是说,一次杨贵妃和安禄山偷情,安禄山意乱情迷就在杨贵妃的胸上又抓又吻,弄出了很多红色印子。后来杨贵妃怕玄宗发现,就用一块丝绸遮住了前胸,说是为了遮蔽怕露光。当时以杨贵妃的地位,她基本就是引领了唐朝时尚风向标阿,所以后宫女子纷纷效仿她,后来这块遮住胸的丝绸,就变成了女子的肚兜。

那么杨贵妃与安禄山的秽闻是纯属坊间传闻,还是真有其事呢?窃以为,私情之说当属传闻,从诸方面都难圆其说。

首先是正史上毫无记载,就连暗示也没留下一点。关于杨贵妃的“秽事”,以司马光《资治通鉴》所载的“洗儿”之事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禄山生日,上及贵妃购衣服……召禄山入禁中,贵妃以锦绣为大襁褓,裹禄山……上自往观之喜,赐贵妃洗儿金银钱,复厚赐禄山……自是,禄山出入宫掖不禁,或与贵妃对食,或通宵不出,颇有丑声闻于外。”司马温公学识渊博,治“史”严谨,可为了给帝王编一本好的教材很有可能弃正史不顾,把污水往杨玉环身上泼。其实许多人对此都看不惯,清代的《历代御批通鉴辑鉴》里曾明确地指出:“通鉴(事)考此皆出《禄山事迹》及《天宝遗事》诸稗史,恐非实录,今不取。”清代著名学者袁枚更直接地为贵妃鸣不平:“杨妃洗儿事,新旧《唐书》皆不载,而温公通鉴乃采《天宝遗事》以入之。岂不知此种小说,乃村巷俚言,乃据以污唐家宫闱耶?”真实的情况或源于《旧唐书》中的记载:“(杨妃)有姐三人,皆有才貌……并承恩泽,出入宫掖。”安禄山事迹也有所据,李肇《唐国史补》云:“安禄山恩宠寝深,上前应对,杂以谐谑,而贵妃常在座。诏令杨氏三夫人约为兄弟,由是禄山心动。及闻马嵬之死,数日叹惋……”这里需要解释的是玄宗为何要“诏令杨氏三夫人约为兄弟”,这是因为唐时“胡风”盛行,也是上古姊妹共夫风俗的遗存。杨氏三夫人全都结过婚,又不是皇帝的妻妾妃嫔,怎能随便“承幸”?那么三夫人只有按“突厥风俗”,以贵妃姐妹的名义“约为兄弟”,这样才可“并承恩泽”,名正言顺地和玄宗发生性关系了。

然而,这种社会风气只是对皇权或者男性的纵容,对于女性并非如此,贵为皇帝的宠妃,更不可能也绝不允许随意出入宫掖。安禄山“心动”,只是羡慕唐天子的艳福罢了。而后来安禄山认小他二十多岁的杨贵妃为干娘,只是讨好唐玄宗的无耻手段罢了。再看看患有严重肥胖症的安禄山本人,“每行,以肩膊左右抬挽其身,方能移步。禄山肚大,每着衣带,三四人助之……”退一万步讲,便是有偷情的可能,他这样之人,又凭什么来打动尊贵美丽的杨贵妃呢?

安禄山一大腹胡耳,无潘安貌,乏陈思才,独以大诈似愚之伎俩,欺惑玄宗,玄宗耽情声色,聪明已蔽,应为所迷,而杨贵妃亦从而爱幸之,何也?盖妒妇必淫,淫妇必妒,以年垂耆老之玄宗,忽据一玉貌花容之子妇,即令爱宠逾恒,能保其能相安乎?饥则思攫,宁必择人?洗儿赐钱,丑遗千载,而玄宗尚习不加察,日处宫中,为淫乐事;外政尽决于李林甫,林甫死而杨国忠又入继之。一人乱天下不足,更加一人,李杨乱于外,梅杨讧于内,梅李去而杨氏盛,虽荣必落,杨氏杨氏,亦何必争宠耶?梅妃较贞,不脱争春习态,吾尚为之深惜云。

——蔡东藩《唐史演义》对“杨贵妃安禄山事”的评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pp0317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