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管仲与鲍叔牙:成功男人背后的男人

时间:2015-01-16 13:53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俆潜点击: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
  管仲的祖先是周的同姓管国后裔,父亲管庄是齐国的大夫,后来家道中衰,到管仲时已经很贫困了。管仲的青年时代,是属于士的阶层。春秋时的士,社会地位较低,只要有一定的文武本领都可以当士。士在和平时期,帮助贵族做些杂事;战争时期充当军队的先锋。管仲从小就通《诗》《书》,懂礼仪,又会驾车射箭等技艺。
  管仲年轻时,为了谋生,做过当时被认为是微贱的商人。作为商人,他走南闯北,到过很多地方,广泛接触过各式各样的人,这种经历增强了他对社会的了解,对当时的政治形势和社会弊病有深刻的认识。他并不满足于养家糊口的平庸生活,当看到周王室的衰落,政治的混乱,社会的动荡,国家的贫弱,人民的困苦时,就立志做一番事业,立不朽的功名,并积极寻找机会实现自己的抱负。
  在南阳经商时,管仲结识了和他一样有着远大的志向的鲍叔牙。鲍叔牙通过与管仲的接触,知道管仲虽然家道中落,境遇困顿,但志大才高,不是等闲之辈。他很尊重管仲,给了他很多帮助,不仅在物质方面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支持。
  两人一起经商,赚了钱以后,每次管仲都要多分给自己,少分给鲍叔牙。鲍叔牙知道后也不以为意。久而久之,就有人在背地里议论管仲贪财,不讲友谊。鲍叔牙知道后就替管仲解释:“管仲并不是贪财之人,只是家中贫穷急需钱财而已,是应该多拿些钱的。”有时候做生意赔了钱,鲍叔牙不但不抱怨管仲,还安慰管仲说:“这是时机不利的缘故,请不要放在心上。”管仲听了,十分感动。
  管仲也曾从军出征,在战场上多次临阵脱逃。有人便讽刺管仲胆怯。鲍叔牙听了这些讥笑后,深知这不符合管仲的实际情况,就向人们解释说:“谁说管仲贪生怕死?他的母亲年老多病,全靠他一个人供养,他还要留下来奉养老母,所以他不得不那样做。实话说吧,像他那样勇敢的人天下少有,你们哪里比得上他?”
  管仲多次向贵族求官,多次不被重用,鲍叔牙也不因此而小看他,只认为是那些贵族不识贤能。就这样始终信任他的为人,支持他为实现理想而奋斗。在长期的交往中,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管仲多次对人讲过:“唉,生我的是父母,了解我的,只有鲍叔牙!”他十分感激鲍叔牙,因为鲍叔牙了解管仲看重大义、不拘小节、坚韧不屈的个性,两人也因此结成了患难与共的挚友。

  管仲                                                              鲍叔牙
 
    知己情深,奈何各为其主
  后来,鲍叔牙和管仲都弃商从政,在齐国做了大夫。当时正是齐僖公在位,齐僖公有三个儿子。长子名诸儿,被立为太子;次子名纠,任命大夫召忽、管仲为其师傅;三子名小白,而命鲍叔牙为其师傅。一双好友,给两个公子当师傅,实为美谈。不过鲍叔牙当初对齐僖公令其辅佐公子小白很不满意,常常称病不出。
  管仲邀召忽一同去看望鲍叔牙,问道:“为什么不出来做事呢?”鲍叔牙推心置腹地说:“知子莫若父,知臣莫若君。国君知道小白将来没有希望继承君位,而又认为我没有才能,所以派我做小白的老师,我不想干了。”管仲不同意鲍叔牙的看法,他说:“不行。主持国家大事的人,不应该推辞工作,也不应该贪求空闲。将来真正掌握政权的,还不知道是谁呢!再者,由于人们厌恶公子纠的母亲,必然会连累到公子纠本人,反而同情小白没有母亲。公子诸儿虽然年长,但品质卑劣,前途如何还不一定。看来将来能安定齐国的,除了公子纠与小白两人外,恐怕不会再有别人。公子小白不但不会耍小聪明,而且性情急躁,但是能把握大方向。不是我管仲,就不会理解、容忍公子小白。如果不幸有一天上天降祸加灾于齐国,公子纠就算能立为君主,也不会成就什么大事。那时不靠你鲍叔牙来安定国家,还能靠谁呢?”于是,鲍叔牙听从了管仲的意见,出来接受任命,竭力尽心侍奉小白。
  齐僖公死后,太子诸儿即位,他就是齐襄公。太子诸儿虽然居长即位,但品质卑劣,荒淫暴虐无道,对外不断发动战争,侵占别的诸侯国;对内又残酷压榨老百姓,弄得民怨沸腾,民不聊生,致使国中老臣深为齐国前途忧虑。不久,齐襄公与其妹即鲁桓公的夫人文姜秘谋私通,醉杀了鲁桓公,具有政治远见的管仲和鲍叔牙都有察觉,预感齐国将会发生大乱,齐襄公的弟弟怕祸及其身,皆打算去国离乡,所以他们都替自己的主子想方设法找出路。公子纠的母亲是鲁君的女儿,因此管仲和召忽就保护公子纠逃到鲁国去躲避。公子小白的母亲是卫君的女儿,卫国离齐国太远,所以鲍叔牙就同公子小白跑到齐国的南邻莒国去躲避。公子纠和公子小白去的地方虽然一南一西,打算却都是一个,都是静观事态的发展,伺机而动。
  齐襄公十二年(公元前686年),齐国内乱终于爆发。当年齐僖公在位时,特别宠爱公孙无知,衣服、礼数和世子享有一样待遇。齐襄公登基后,废除了他原来享有的特殊权力,公孙无知心怀恼怒,于是勾结大夫闯入宫中,杀死齐襄公,自立为国君。公孙无知在位仅一年有余,齐国贵族又杀死了公孙无知,一时齐国无君,一片混乱。两个逃亡在外的公子,一见时机成熟,都急着设法回国,以便夺取国君的宝座。齐国在公孙无知死后,商议拥立新君的各派势力中,正卿高溪势力最大,他和公子小白自幼相好,高溪又同另一个大夫国氏联合,暗中派人急去莒国请公子小白回国继位。鲍叔牙为小白仔细分析了国内形势后,向莒国借了兵车,立即驾车回国。
  而这时,鲁庄公知道齐国无君后,也万分焦急。鲁国在齐襄公之时,受尽了齐国的欺凌,鲁庄公早就想出这口气了。只是齐强鲁弱,鲁国奈何不了齐国,加之鲁庄公的母亲又是齐襄公的情人,当然不会让鲁国与齐国对立。而现在齐国内乱,时机已成熟。鲁庄公立即派人护送公子纠回国。
  很快,管仲、召忽就护卫公子纠向齐国进发。后来他们发现公子小白已经先出发回国,管仲亲率三十乘兵车,到莒国通往齐国的路上去截击。当人马经过即墨三十余里时,正遇见公子小白的大队车马。管仲上前拜见小白,问:“公子别来无恙,现在您要到哪里去?”小白说:“要回齐国为父亲奔丧。”管仲说:“公子纠是长子,按道理应该由他主持葬礼,公子您最好就在这儿停下来,先别回去了,免得人家说闲话。”鲍叔牙虽然跟管仲是好朋友,但当此社稷安危之际,为了自己的主子,也不能再沉默了。他圆睁双眼,生气地说:“管仲,你走你的路吧!各人有各人的事,你少操这份闲心!”管仲见莒国的将士这时都怒气冲冲,戒备森严,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他害怕寡不敌众,便诺诺连声地退了下来。刚退到一处小树林边,他便迅速弯弓搭箭,猛一转身,对准公子小白,“嗖”地一箭射去。只听小白大叫一声,口吐鲜血,一下子倒在车上。鲍叔牙和随从们一见这情景,慌忙围上来抢救,许多人吓得都哭了起来。管仲见状,急忙率领他的人马逃跑了。管仲跑了一阵,心里越想越得意。他想,公子小白已被射死,公子纠的君位已经稳拿到手了。他如释重负般地回到鲁国,向鲁庄公禀报。鲁庄公闻报大喜,立即设宴相庆。宫廷上下,一片狂欢景象。喜庆过后,管仲便同公子纠一起,在鲁国军队护卫下,从从容容地回齐国去了。
  但是,管仲高兴得太早了。原来公子小白并没有死。管仲那一箭,只射中了他的带钩。小白大惊之下,知道管仲箭法高明,怕他再射,急中生智,猛地咬破舌头,大叫一声,口吐鲜血,装死倒在车上。鲍叔牙担心管仲会再来,告诫小白不可麻痹轻敌,让他换了衣服乘车抄小路向齐国都城急驰。当管仲和公子纠兴高采烈地在路上走着时,公子小白已提前赶到都城临淄了。
  一到达临淄,鲍叔牙便四处奔走活动,说服大臣们拥立小白为国君。有的大臣说:“已派人到鲁国接公子纠去了,怎么可以再立别人?”也有的说:“公子纠年长,按理应该立他。”鲍叔牙说:“我们齐国连年发生内乱,人心浮动,民不聊生,只有立一位有贤德才能的国君,才能使国家安定,如果不立德才兼备的公子小白为国君,而立公子纠为国君,这正合了鲁国的心意,鲁国必会以恩人自居,对齐国发号施令,让我们臣服于他们。这怎么能行呢?目前我国正处在多难之时,而鲁国必会乘机勒索,这样我们怎能忍受得了?”大臣们听了,觉得鲍叔牙讲得很有道理。特别是齐国正卿高氏和国氏都同意立公子小白为国君,于是公子小白就进了城被拥立为齐国国君,他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齐桓公。
 
  “成王”不忘“败寇”,鲍叔力荐管仲
  鲁庄公得知齐国已有新君后气急败坏,当即派兵进攻齐国,企图武装干涉来夺取君位。齐桓公也不示弱,发兵抵抗。齐国军队出奇制胜,大败鲁军,公子纠和管仲随鲁庄公败归鲁国。齐军乘胜追击,直打到鲁庄公都城曲阜。齐桓公要求鲁国杀死公子纠,交出管仲;否则,决不退兵。鲁庄公迫于无奈,只好一一答应了齐国的条件,派人杀了公子纠,捉住管仲。鲁国的谋士施伯见管仲生得相貌不凡,知他是位天下奇才,将来必能辅佐齐国,称雄天下,因此建议鲁庄公替管仲在齐君面前求情,将来管仲必会对鲁国感恩戴德而为鲁所用。鲁庄公怕齐君不许,不愿替管仲求情。施伯复又说:“您如果认为管仲不可用的话,就干脆杀了他,把他的尸体送给齐国。”鲁庄公表示同意,而齐国的使者却急忙制止说:“管仲曾射过我们国君,国君对他恨之入骨,非亲手杀了他方能解恨。你们擅自杀了他,我们国君是不会答应的!”鲁庄公哪里还敢得罪齐国?忙让人把管仲绑上囚车,连同公子纠的首级一起交给齐国使者,让他们押送回齐国去。
  管仲回到齐国,他的好友鲍叔牙亲自到城外来迎接他。管仲觉得自己既未能把公子纠扶上君位,又未能与之同死,为其尽忠,现在又让他服务于齐桓公,势必有损于名节。鲍叔牙开导他说:“一个成大事的人,是不计较那些小名节的。你有治理天下的才能,过去却未遇明主,没得到施展抱负的机会。现在齐桓公睿智英明,若能得到你的辅佐,治国安邦,必能成其大业,功盖天下。这不比你死守那所谓的‘名节’重要得多吗?”一席话,说得管仲低头不语。
  鲍叔牙说服了管仲,又急忙去见齐桓公。齐桓公此时正急需有才干的人来辅佐,因此就准备请鲍叔牙出来任齐相。鲍叔牙诚恳地对齐桓公说:“臣是个平庸之辈,现在国君施惠于我,使我如此享受厚遇,那是国君的恩赐。您如果想把齐国治理富强,那么有我辅佐就可以了;如果您想称霸诸侯,那就非得管仲不可。”齐桓公惊讶地反问道:“你不知道他是我的仇人吗?”鲍叔牙回答道:“客观地说,管仲是天下奇才。他英明盖世,才能超众。”齐桓公又问鲍叔牙:“管仲与你比较又如何?”鲍叔牙沉静地指出自己在五个方面不如管仲:一是宽和为政施惠于民;二是掌握大权而不使之旁落;三是忠诚待人,团结群众;四是制定礼仪使天下效法;五是执掌军纪,提高战斗力。就是说无论理政治军,还是辖士管民及外交,他都不及管仲的才能。但桓公记恨那一箭之仇,有些犹豫。鲍叔牙进一步谏请齐桓公释掉旧怨,化仇为友,并指出当时管仲射国君,是因为公子纠命令他干的,现在如果赦免其罪而委以重任,他一定会像忠于公子纠一样为齐国效忠。齐桓公听了鲍叔牙的话,心里释然了。
在鲍叔牙的协调下,齐桓公终于不计前嫌,拜管仲为相
 
  在鲍叔牙的建议下,齐桓公同意选择吉日,以隆重的礼节,亲自去迎接管仲,以此来表示对管仲的重视和信任,同时也让天下人都知道齐桓公的贤达大度。
  就这样,鲍叔牙分别做通了齐桓公和管仲的工作,于是齐桓公赦免了管仲射钩之罪,正式拜管仲为相,以鲍叔牙为副手。从此,齐桓公在二人的协力辅佐下,对内实行一系列整顿改革,使百姓仓廪充实,而后进行教化,让百姓明礼仪、知荣辱。对外,在处理周王室以及其他诸侯国的关系上,则采取了恩威并施的外交策略,力戒恃强而骄,处处表现出讲信义、重礼让、有节制的大国风度。使齐国迅速由乱转治,由弱变强,齐桓公也成为了春秋时期的第一个霸主。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