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赋予传奇色彩的皇帝——明光宗

时间:2015-03-27 08:44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 点击:


 


       生母宫女

万历九年(1581年)一天,万历皇帝临幸了一个宫女。本来这种事情,内侍要记录相关的年月以及赏赐的物事,可是皇帝对自己莫名其妙做的这件事讳莫如深,因此也就没人敢提起。宫女姓王,年纪有些大,人是慈宁宫的。

终于有一天,李太后问起这件事,皇帝不回应。当时,王氏已经怀孕。李太后叹息,说自己老了,却还没抱孙子,假如她真的生了个男娃,母以子贵,又何必在乎她原本的宫女身份。

万历十年(1582年)四月,王氏被封为恭妃。八月,产下皇长子朱常洛。万历皇帝对这个儿子不是特别喜爱。

梃击案

万历皇帝对贵妃郑氏青睐有加。万历十二年(1584年),郑贵妃产下皇二子朱常溆,可惜夭折。皇帝对她宠爱不减,到了万历十四年(1586年),郑贵妃产下皇三子朱常洵,随即加封皇贵妃。但王氏仍旧是恭妃。王妃寂居幽宫,见不到万历帝,整日以泪洗面,流泪度日,渐渐的双目失明了。

皇帝专宠郑皇贵妃,而且迟迟不立太子。朝中大臣纷纷猜疑,担心郑氏谋立皇三子,损害国本(史称“争国本”)。他们争相提及皇储问题,奏折累计成百上千,无不是指责后宫干政,言辞之间矛头指向郑皇贵妃。万历皇帝搁置不管,仍旧宠爱郑氏。

为了平息皇储争议,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十月,终于皇帝立皇长子朱常洛为皇太子、三子朱常洵为福王、五子朱常浩为瑞王、六子朱常润为惠王、七子朱常瀛为桂王,争国本事件最终落下帷幕。这场万历年间最激烈复杂的政治事件,共逼退内阁首辅四人(申时行、王家屏、赵志皋、王锡爵),部级官员十余人、涉及中央及地方官员人数达三百多位,其中一百多人被罢官、解职、发配充军,整治另外“东林党”。

然而谣言并没有停止,都说朱常洛这个太子之位,是皇帝不得已而册立的,迟早还是会册立福王朱常洵。这也怪不得谣传,因为朱常洛虽然被封为太子,生母王氏仍旧没有加封,还是个恭妃。万历三十九年,王氏薨逝,大学士叶向高建议厚葬,可是皇帝居然不同意。再进言,皇帝才勉强同意追谥皇贵妃。

母亲不得父皇喜爱,那么这个儿子就更不用说了。皇帝倒是想换太子,可是太后不同意,皇后也不同意,大臣们更不同意,于是谣言四起。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就因为有谣言说万历皇帝想要换太子,矛头指向郑皇贵妃,结果皇帝株连逮捕者甚众。到了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又有进言,说郑皇贵妃以及福王将要谋害皇太子,结果皇帝仅仅是让福王就藩,但被郑贵妃暗中阻止了。

郑皇贵妃几次三番被构陷,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蓟州一男子张差持梃入慈庆宫,意图谋害皇太子朱常洛。招供之下,张差供出郑皇贵妃的手下宦官庞保、刘成。郑氏为免心腹受罪,向皇帝哭诉。但是太子差点遇害,朝中大臣们议论纷纷,皇帝无奈,说这件事最好是你向太子争取谅解。郑氏跪拜太子,太子慌忙回拜。最后,皇帝的干涉下,太子不好说什么,大臣们也只好睁一眼闭一只眼。于是,张差被凌迟处死,庞保、刘成不明不白地死于刑部大牢。

《明史》中未曾证实这一案件,但郑贵妃觊图夺嫡之事确有此情。

红丸案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皇帝驾崩。八月,皇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天下,宣布次年改元泰昌。但却因红丸案驾崩。

崔文升本是郑贵妃宫中的亲信太监。朱常洛即位以后,升为司礼监秉笔太监,朱常洛患病后,郑贵妃指使崔文升以掌御药房太监的身份向皇帝进“通利药”,即大黄。大黄相当于泻药。所以,接下来的一昼夜,朱常洛连泻三四十次,身体极度虚弱,处于衰竭状态。后来,廷臣们对于崔文升进药的资格和所进药物是否符合医学原理两点,对其进行猛烈的抨击。给事中杨涟说:“贼臣崔文升不知医……妄为尝试;如其知医,则医家有余者泄之,不足者补之。皇上哀毁之余,一日万几,于法正宜清补,文升反投相伐之剂。”杨涟认为,朱常洛本来身体就虚弱,应当进补,而崔文升反而进以泻药,其心叵测。当时,朱常洛生母王氏外家、原皇太子妃郭氏外家两家外戚都认为其中必有阴谋,遍谒朝中大臣,哭诉宫禁凶危之状:“崔文升药,故也,非误也!”

泰昌元年(1620年)八月二十八日,朱常洛召英国公张惟贤、内阁首辅方从哲等十三人进宫,让皇长子出来见他们,颇有托孤的意思并下令将崔文升逐出皇宫。

泰昌元年(1620年)八月二十九日,鸿胪寺丞李可灼说有仙丹要呈献给皇上。太监们不敢做主,将事情禀告内阁大臣方从哲。方从哲说:“彼称仙丹,便不敢信。”接着,内阁大臣们进乾清宫探视朱常洛。朱常洛此时已着意安排后事,将皇长子交由阁臣小心辅佐,又问起自己的陵墓的营建事宜。在安排好一切之后,朱常洛问:“有鸿胪寺官进药,何在?”方从哲说:“鸿胪寺丞李可灼自云仙丹,臣等未敢轻信。”朱常洛自知命在旦夕,遂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命李可灼入宫献药。到中午时分,李可灼调制好一颗红色药丸,让皇帝服用。朱常洛服完红丸后,感觉还好,让内侍传话说:“圣体用药后,暖润舒畅,思进饮膳。”傍晚,朱常洛命李可灼再进一粒红丸。尽管御医们都表示反对,但是朱常洛坚持要再服一颗。于是,李可灼再让皇帝服用了一颗红丸。服后,朱常洛感觉安适如前,没有什么不良反应。

泰昌元年九月二十六日(1620年)五更,朱常洛驾崩。于是,廷臣纷纷议论,指定李可灼、红丸是致皇帝暴毙的罪魁,而且还牵涉到方从哲。不过,方从哲、李可灼对于朱常洛服药,本就是抱着一试的希望,对于朱常洛的死并不要负什么责任。后来,内阁大学士将进药的前后始末详细地在给熹宗的奏疏中说明,才使方从哲摆脱了困境。红丸,其实与嘉靖皇帝当初服用的红铅丸类似,是用妇人经水、秋石、人乳、辰砂调制而成,性热,正好与当初崔文升所进的大黄药性相反。本就虚弱的朱常洛,在最后的岁月连遭性能相反而且猛烈的两味药物的折磨,便暴毙而亡。

明光宗朱常洛在位仅仅一个月,享年三十八岁。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馨笛 编辑整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