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一针”为何能挽救东北千万人民的性命?

时间:2014-11-10 09:47来源:未知 作者:中华小当家点击:
        中医有五千年的历史,中医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的国粹。自19世纪西医在国内初盛以来,中医几度受创,几经衰落,但经过几代中医人的不懈努力,它依然生生不息。
        今天,当我翻阅沉甸甸的《传世中医耿一针》,眼前立刻浮现了许多长春老中医的名字:陈玉峰、孙存一、耿云程、尚尔寿、孟昭惠、赵云龙、杨子芬、韩中山、董世田、钱富、马志等等,这些老名医是长春的资本、长春的财富,也是长春的底色,是咱长春历史的重要一部分。《传世中医耿一针》中,作者向我们讲述了上述长春老名医之中的佼佼者之一,在长春百姓心目中很有名望的,号称“耿一针”的中医耿忠、耿云程,以及关于耿氏家族其他人的历史际遇、行医事迹、民间传说等。不仅有史料价值,而且像耿忠夜遇“孙匪”的故事、在诊所里藏匿被日本警察追赶的学生的故事、耿云程当官丢官印的故事等,写得都很流畅,十分精彩,可读性也很强。像田春生、吴志凡、谢恒良、韩兰根、殷秀岑、张桂云、杜参谋等人与耿家的交往故事和耿氏家族成员间的感情纠葛等写得都细腻感人。看得出作者的文字功力,相信作者为此书付出了大量心血。可喜可贺。
        我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听说“耿一针”耿云程的;1960年我在长春中医学院带学员实习时正式认识了耿云程。那时候我还不到25岁,耿云程已是长春的顶级中医了。他非常认真地给学员们讲中医针灸知识,口碑甚好,我们都很尊敬他。在以后的岁月里,耿云程在我脑海中的形象越来越丰满起来,甚至于耿氏中医家族的许多故事我都耳熟能详。耿云程的外甥女朱桂珍和她的女儿吕晔,与我都相当熟悉。朱桂珍曾在吉林省中医药协会中任秘书长,那一年我去美国,她和她的女儿吕晔还盛情接待了我。
        对于耿氏中医,我能总结出两条:第一是他们的医术高超,第二是他们的群众威望高。这两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不简单。《黄帝内经》里有句话:“病为本,工为标,标本不得,邪气不服。 ”这里的“病”指患病的人,“工”是治病的医生。它指的是一种医患模式。疾病诊治过程中,医生所采用的各种治疗措施,需要通过病人内环境的调节才能得到相应的治疗效应,否则难以制邪取效。“病”“工”相得,即医患之间的和谐人际关系的建立是有效诊疗的基本前提。只有以病人为本,患者才能信任医生,医患相得,才能充分调动患者自身抗病的积极性,改变被动治疗的局面,切实提高临床疗效。作为祖传中医,耿云程的医术,在那个时代是一流的。他为我国著名地质学家于德渊治脑中风的故事,一度成了长春乃至国内中医界的佳话。过去的中医特别强调“德艺双馨”,即:既重医疗技术,也讲服务艺术。耿云程在省医院工作期间,找他看病扎针的人总要排成队,但无论在怎样的忙碌中,他始终平和淡定。当一些急症患者和老邻居们不顾耿云程白天的辛苦,晚上去敲门,他总是二话不说,给人看病扎针。
        现在,有人说中医萎缩了,前景不乐观。我不这样认为。建国以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中医事业,国内中医有了较大的发展。在学科发展方面,从传统的13个学科发展到近30个学科;在科学研究方面,基础理论研究和应用研究都进入了新的领域;经络研究初步客观地显示了经络的循行路线;针灸及针刺麻醉以及针刺镇痛作用机理的研究成果,推动了世界针灸医学的发展。进入本世纪,中医在世界范围内备受追捧,各国纷纷涌现各类中医院。目前来我国学习自然科学的学习中医药的占第一位。2009年,国务院颁布《关 ,国留学生和进修生中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为中医药事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2010年11月,世界卫生组织也将中医针灸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中医在中国,乃至世界医疗保健事业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医的发展前景十分乐观。
        我倒是觉得,现在的关键是如何在这种形势下,提高我们中医队伍的自身素质的问题。《论语》里有一句话叫“敬事而信”,就是说做事要用虔敬的心认真对待,并且应该讲究信用才好。就是所说的“爱岗敬业”。在物欲横流的当今时代,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迫切地呼唤像耿一针这样医术高超的医生,呼唤像耿一针这样诚信敬业的医生,呼唤像耿一针那样有仁爱之心的医生。如果全社会的医务工作者都能“敬事而信”,都能信奉“医乃仁术”,那么,我们的社会将更加和谐。
        希望,并且相信:湘琴的这本书能给更多的人以心灵的启迪。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中华小当家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