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醉了:因为姓朱而禁止全国食猪肉的皇帝

时间:2015-02-06 19:31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太连清点击:
       明王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夺取天下后,结束了近百年的避讳制度又重新死灰复燃。皇帝姓朱,关于避讳首当其冲的就是一个“猪”字。“猪”、“朱”谐音,养猪杀猪劁猪吃猪都要避讳,幸好汉字丰富,猪可以用“彘”、“豕”等字代替。行文可以了,老百姓用了几千年的大白话就难改了,难改也得改,要不然掉脑袋。好在老百姓有老百姓的智慧,不让叫猪,明朝的老百姓则美其名曰“万里哼”,杀猪就说杀万里哼。可偏偏有这么位皇帝“自尊心”很强,他不但不允许“猪”的字眼出现,更不让老百姓杀猪吃猪。这位奇(dou)葩(bi)皇帝就是明武宗朱厚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正德皇帝。
  朱厚照即位后,一心想出宫玩玩,可被大臣们死死堵在紫禁城里,不让他出门,还老在他耳边念叨要读书、勤政、亲贤臣远小人。朱厚照烦死了。终于机会来了,正德十四年六月十四日,久怀异志、阴谋作乱的江西宁王朱宸濠杀死朝廷命官,率众起兵作乱。七月十三日,南京守备、参赞等官才将朱宸濠反叛的事奏到朝廷。武宗听到消息后,立即下令兵部诸官到左顺门集议。众人讨论后决定派兵征讨,上奏皇帝裁决,接连三天不见答复。于是有消息传出:皇帝不立即下旨是因为正在考虑亲自出征的问题。正德十四年八月二十二日,武宗从北京出发,不顾朝臣的反对,执意“御驾亲征”,实际上是以讨伐宁王之乱为幌子的江南之游。
  赶到保定府,地方官在府衙大堂上设宴招待皇上,巡抚都御使伍符和巡按御史、管粮主事等大小官员都侍宴行酒。朱厚照找伍符谈话,知道他酒量很好,就和他抓阄比输赢,谁输了就喝酒。伍符赢了朱厚照就不高兴,耍赖把手里的阄扔在地上让他去捡,伍符当然不敢抗命,捡起之后武宗就说:“阄在谁的手里谁就输了。”于是罚他喝几大瓢酒,伍符虽然有点酒量但也醉得东倒西歪,武宗看后哈哈大笑。
  这时,前线传来“噩耗”:南赣巡抚王守仁——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王阳明,一点都不领会领导意图,竟然抢皇帝的风头,不等御驾到达就独立镇压叛乱、生擒宁王了。朱厚照闻报,顿足大骂王守仁,骂完后对王守仁的捷报不承认不宣传,下令继续南征——很有负气的小孩子的作派。
  九月二日,朱厚照从保定出发,七日到达临清。他和军队一同走旱路,走了四百多里后,觉得累了,就改变主意从临清坐船南下。哪知在临清一待就是半个月。这期间,朱厚照的兴致很高,在州官衙门叫官员摆宴席,可是山东这批地方官因为皇帝突然驾临,毫无准备,宴席准备得有点匆忙。大家都有点精神紧张,怕一旦怪罪下来谁都吃不消。可皇上正在兴头上,对此毫不在意,只说了句:“你们怎么这么怠慢我?”就算没事了。
  朱厚照在临清休息后,打算顺运河南下。一切都准备好了,九月二十二日这天,他突然从临清向北返回,一直走到张家湾。这个举动,使人们感到迷惑。原来此事与武宗的宠妃刘良女有关。自从刘良女受到武宗宠幸之后,二人之间有个约定,由刘氏赠给朱厚照一根簪子作为信物,以后皇上召见刘氏都要以此为证。在武宗决定亲征之时,刘氏借口身体不适,并未相随。至临清之后武宗突然想要刘氏一起南游,孰料他在纵马过芦沟桥时,大意把刘氏相赠的簪子弄丢了。朱厚照按兵不行,让三军将士趴在地上搜索簪子。找了三天也没找着。朱厚照派人去接刘氏时,她以信守前约为由,说:“见不到信物,我就不能去。”武宗无奈之下只好亲自乘了一艘小船赶回,见到刘氏,才一同偕行,返回临清。
  武宗与刘氏之间的约定后来被附会为“游龙戏凤”的故事,直到现在仍然通过戏曲、小说等形式广为流传。
  武宗一行边走边停,于十二月一日到达扬州。在皇上到达之前,已有太监先行安排了两件事,一是给皇上找个下榻之地,挑来选去,才选中扬州城内最壮丽的民宅,改为“提督府”。另一件事就是搜刮一批处女和寡妇,以供皇上淫乐。当搜刮妇女的消息传出后,扬州城就像开了锅,凡是有女儿的人家,都尽快将自己的女儿嫁出去。还有不少妇女为逃避此祸,乘夜出城,四散藏匿,管也管不住。太监吴经为抓获更多的女人,派人去暗中刺探那些寡妇家和娼家,凡是有可以入选的人家都记下来。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派出一队骑兵,齐声大喊一声然后四处分散,大声传呼:“皇上圣驾进城了!各家各户都要起来迎驾,违令者斩!”各家听了,谁敢不从?于是到处都是灯火通明,吴经此时就率兵抓人,按照白天侦查所记,几乎没有人能跑得掉。被抓获的妇女中,凡是家中比较富裕的,都想办法交上身价银赎身回家,更多的是那些贫苦人家的妇女,出不起赎银,就被抓进提督府。看来朱厚照不是贪恋美色,而是贪财。
  他果然贪财,在扬州钓了一条鱼,以五百金的天价强卖给太守蒋瑶。蒋太守没钱,把妻子的首饰都拿出来了,说:“臣没钱,只有这些了。”朱厚照又想起隋炀帝杨广的故事,要看琼花。蒋太守说,那不是好东西,已经绝种了。朱厚照又要征异物,蒋太守说扬州不产异物。朱厚照笑了,问蒋瑶扬州产不产白布?蒋太守这回给皇帝面子,进献白布五百匹。但随驾的太监们不像朱厚照这么厚道,索贿不成,就用铁链把蒋瑶绑了好几天。扬州官府去求朱厚照,朱厚照立刻下令释放,成全蒋瑶的贤名。
  在扬州,武宗还发布了一个奇怪的禁令,即以后禁止杀猪。他的理由是:今年是我的本命年,而我的生肖就是猪,并且当今的国姓也是朱,虽然字不同,但听起来是一样的。更可恶的是,我吃了猪肉之后就开始身上长疮,所以说,以后猪肉是吃不得的,猪也是杀不得的。“禁杀猪令”很快就传遍了大江南北,在北京的大学士杨廷和知道后,赶紧上了一本奏疏。他解释说:属相之类的东西本是术士之家推算星命的说法,并不可取;至于国姓,根本就与我们所吃之猪没有关系,希望皇上收回成命,以免被人耻笑。
  朱厚照为了顾全面子,对杨廷和的奏疏置之不理,但是也觉得有点难堪。一个多月后,北京的太常寺上奏说:因为禁止杀猪,也不准养猪,现在一切正常的祭祀,以前用牛、猪、羊作为牺牲的,现在只能用牛和羊了,不合礼法。朱厚照只好私下里同意了允许弛禁,这个禁令也就不了了之了。
  朱厚照一路这么闹下去,花了八个多月才到南京。王守仁早在六个月前就把宁王押到这里等着了。半年来,王守仁多次苦求皇上受俘,朱厚照一概不准。后来,王守仁终于开窍了,重新报捷,说太师“朱寿”运筹帷幄、指挥若定,迅速平定宁王叛乱,对自己苦战恶战之情一字不提。捷报递上去,朱厚照高兴地准奏。不过他下令在南京玄武湖上重新“平乱”:把宁王安置在一艘船上,自己指挥大军再把他抓一次。受俘之后,大军北返。
  朱厚照于正德十五年闰八月七日,特意去孝陵向老祖宗朱元璋的陵寝告别,十二日从南京起身回京,这天晚上就登上了在龙江泊岸的御舟。十八日到镇江,特意到旧臣杨一清家里做客,据说二人盘桓聚谈了两昼夜,内容如何不得而知。《明史》中透露出一点内容:杨一清劝说朱厚照不要去苏杭,而要赶紧回京。但武宗还是悠游了几日,直到九月初才到了淮安的清江浦,这里的湖泊是钓鱼撒网的好处所,朱厚照游兴大发,非要泛舟不可。运河西岸有个积水池,正在其中泛舟兴高采烈的时候,船翻了个底朝天,这位大明天子竟然落水,左右侍臣大吃一惊,一起争抢着入水救护,七手八脚好不容易把皇上捞上岸,众内侍高呼:万岁爷是龙,这是龙戏水啊!此时的天气已经冷了,在冰冷的水池中浸过水的朱厚照,其狼狈相可想而知,他那个外强中干的身体受到冷水的刺激和落水的惊吓,竟然从此染病,一蹶不振,直至病死,身体一直没有恢复过来。
  正德十五年十月二十六日,朱厚照和南巡一行人抵达通州,在通州的主要任务据武宗自己说是召集百官和皇亲贵族,集议如何审理和处置朱宸濠的问题。最终的结果是:条列朱宸濠的谋反罪状,赐朱宸濠死,亲属十人斩首,已死的戮尸。十二月十日,朱厚照回到北京,文武百官在正阳桥南迎驾。这一天成了凯旋的献俘日,一队队士兵,一列列马队,军容整齐,刀枪耀日。把俘获的从逆者及其家属数千人押着跪在辇道两旁。死者都悬头于竿,标以白帜,数里不绝。朱厚照身着戎装,乘马立在正阳门下,阅示良久,才回宫内。献俘礼毕,罪犯自东安门穿过皇城而出,远远望去,一片皆白。
  正德十六年(1521年)正月初一,武宗赐群臣假,免宴。正月初六,武宗病重。正月初十,由于武宗病重,郊祀礼改为占卜。二月初一,武宗因病罢朝。二月初二,捕获妖人段及其妻王满堂。武宗见王满堂长得娇美艳丽,抱病临幸,不顾性命。同年三月十三日,武宗驾崩,年仅三十一岁。
  据说,有个被武宗释放的歌女对他的所作所为颇有了解,再加上一些传闻,写了一篇歌词,可以作为武宗一生的写照:“花花天子你好荒唐,好色出奇世上无双。礼仪胡乱改,祖训叛逆殆光。你浪荡塞北江南,选美强奸嫖娼。妃嫔如云,挤破了那个宫墙。赶修新宫六座,国库空,难坏了那尚书和工匠。娈童充斥了那个豹房,房满车满舟中藏。逼购行宫你写空券,敲诈勒索似强梁。链锁州官要贡献,吓煞那个通判头悬梁。穷学府,也不放,翻开书柜就顺手牵羊。奸佞幸臣上了那个天,金玉山积,跋扈飞扬。百官谏疏皆是忠良,血肉横飞遭了奇殃,宫廷成战场,朝堂变牢房。死里逃生算侥幸,先罚后贬,贬了又降。正德帝你太好奇,不顾一切条件胡乱为,杂役为伍无尊卑,妓女跟前称兄道妹。逼寡妇改嫁,强行火葬扬灰,驱逐工匠惹事端,草草收场溜溜灰。正德帝你是个聪明郎,爱武好动游四方。遭遇外患逞英豪,草率亲征太轻狂。侥幸凯旋大肆宣扬,自己封爵,自己受赏。天下奇观古今无双。正德帝,正缺德,气煞了阎王,提前请你去算账。幸亏你死得早,大明江山不该此时亡。”
  这首歌词更多地是从批评的角度来看正德皇帝的一生,其实他是一个复杂的人,他所有的行为似乎都体现了一种矛盾,既是孩子似的胡闹,又是深思熟虑的举动。不管怎么说,在他死后,大明朝中与正德帝有关联的人越来越少,他曾经的激情、荒唐和不可思议都随着嘉靖的登基而告终,现在陪着他的只有康陵里的草木。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