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列夫·托尔斯泰作品介绍

时间:2015-02-02 08:54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童一秋点击:
托尔斯泰画像
列夫·托尔斯泰

  托尔斯泰的文学创作生涯始于他担任志愿兵军官时期。他的第一部小说《童年》完成于1852年夏,这是他计划写的关于人生四个时期的一组小说的第一部。1854—1856年间,他又完成了《少年》和《青年》。第四部《壮年》没有写成,因此,这一组小说只是“三部曲”。三部曲的基本内容写的是贵族少年尼考林卡性格和观点形成的过程。他的童年时代充满欢乐和幸福,感到周围的人都亲切可爱。当他逐渐长大,进入少年时期,他发现家庭内和社会上都弥漫着虚伪、自私和道德堕落现象。他还看到农民的朴素和勤劳,但贵族的生活传统使他形成偏见,看不起比自己地位低的人。不过,经常的思考和反省又使他意识到自己的谬误而力图加以改正。到了青年时期,他从一个儿时的朋友那里得到一种作为生活信条的启示:用“道德的自我完善”来摆脱生活的烦忧和精神上的苦恼。托尔斯泰在这一组小说中表达了这样的思想:克服社会的不良影响不在于同邪恶的环境作斗争,而在于个人“道德上的自我完善”,发扬人天性中固有的善和爱。三部曲中对宗法制农民落后特点的赞美和对博爱主义的欣赏,在托氏后来的活动与创作中又有发展。他后来形成的宗教道德学说在这里已初见端倪。构成他创作中重要特色的心理分析,在三部曲中也明显地表现出来。
  
  因感到“战争是一种不公正的愚蠢的事情”,托尔斯泰提出了退役申请,但未得到答复,便于1854年11月被调到克里米亚,参加克里米亚战争中的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战争中他表现了惊人的勇敢,也看到了普通士兵的英勇无畏。他创作了三篇特写,记录下了士兵们的爱国主义,并用最清醒的笔法描写了战争的真实面目。这三篇特写统称为《塞瓦斯托波尔故事》。塞瓦斯托波尔失守后,托尔斯泰来到彼得堡,受到作家们的热烈欢迎。他于一年后正式退役。
  
  1856年发表的《一个地主的早晨》是作家计划创作的关于地主的长篇小说的片断。长篇未能写成,仅将片断发表。这个短篇写的是一个大学生放弃学业,回到领地,着手改善农奴境况,但遭到失败。小说的成就在于真实地反映了农民的贫困和创造了一系列真实的农民形象,特别是能深入农民心灵深处的才能,使托尔斯泰显得与众不同。小说的思想意义在于它揭示了地主与农民之间的鸿沟是不可能填平的。
  
  《卢塞恩》(1857)是以作家第一次去西欧旅行时在瑞士遇到的一个真实事件作基础写成的短篇小说。一个流浪歌手为一群悠闲的外国有钱游客唱歌消遣,却无人给一文赏钱。此事激怒了托尔斯泰,他根据自己的亲眼所见,创作了这部小说,对西方资产阶级及其文明进行了愤怒的谴责。
  
  19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托尔斯泰忙于进行农业改革,办农民子弟学校,再次去西欧考察,担任“调解人”职务,以及结婚与诸多事务,创作上的成就不多。直到1863年,才有两篇重要的中篇小说发表。一篇是《哥萨克》,另一篇是《波里库什卡》。《哥萨克》中写贵族青年奥列宁厌倦了上流社会的享乐,决心改变自己的生活。他当上了士官生,随军到了高加索,带着仆人住在一个哥萨克人的村子里。哥萨克人接近大自然的生活方式对他极具吸引力。他决心融进他们之中,变成他们中间的一分子。但他的“平民化”努力未能成功。托尔斯泰认为,主人公的失败,是因为他未能完全摆脱城市文明和贵族生活的不良影响。
  
  《波里库什卡》也是一篇有名的作品。女地主家的奴仆波里库什卡有偷窃的恶习,但他决心改过。女主人委托他进城取一大笔钱,他也决心办好这件事,不料在路上把钱丢了。结果他上吊自杀,妻子发疯,小儿子溺死,弄得家破人亡。这是一出农奴制度造成的社会悲剧。小说具有震撼心灵的力量,屠格涅夫读后赞叹不已。
  
  19世纪60和70年代,是托尔斯泰创作的鼎盛时期。这个时期他创作了两部伟大的小说:《战争与和平》(1863—1869)和《安娜•卡列尼娜》(1873—1877)。《战争与和平》的构思同作家对俄国历史命运的思考有关。小说反映的是从1805年至1820年间贵族革命家开始建立地下组织的整整一个历史年代,主要内容是写1805年和1812年俄国在国外和本土同拿破仑法国之间的几次战争,以及和平时期的生活。作品中有不少历史人物出场,也有更多的虚构人物。作家真实地再现了欧洲东西两个大国全力投入的巨大而惨烈的战争场面,也反映了当时俄国社会、经济、文化和家庭生活的许多特点。全书的重点是歌颂1812年战争中俄国人民保家卫国的爱国主义精神。在祖国存亡的危急时刻,不仅是官兵和游击队员,就连普通百姓也都行动起来共同抗敌。商人烧毁了自己的店铺,农民烧掉饲草,为的是不留给法国人。托尔斯泰写道:“对俄国人民不可能有这样的问题:在莫斯科法国人的统治是好还是坏。受法国人统治是不可能的,这是最坏不过的事情。”作家真实地反映出,人民战争的巨棒对于消灭敌军起了巨大的作用。俄军总司令库图佐夫被写成一个善于理解人民、体现人民意志的英明统帅。他朴实无华,厌恶虚假和形式主义,非常理解士兵的心理,对国家有高度的责任感。他在最危急的时刻制定了正确的战略,拯救了国家。
  
  在阐述历史发展的问题时,托尔斯泰肯定了人民群众的伟大作用,认为人民是决定1812年战争胜利的主要力量,个人对历史事件不可能起决定性的作用。但是他又认为一切历史事件都是命定的,人只能起一种体现天意的消极作用。基于这种观点,他在作品中又说人民群众在历史过程中只是一种自发的、“蜂群式”的力量。也是由于这种宿命论的观点,他又将库图佐夫描写成一个事件发展的旁观者,说他不去阻碍,也不积极干预事变的过程。《战争与和平》中的拿破仑被作者取下了英雄的光环,变成了一个外貌无任何吸引力、傲慢自大、自命不凡的个人主义野心家和冒险家。
  
  在创作《战争与和平》时,托尔斯泰还完全站在贵族立场,但他对本阶级的疮疤并不是视而不见。他把贵族分为两类。一类是当朝宫廷显贵、热心追名逐利的官僚和腐败的贵族,如瓦西里公爵之流。另一类则是保存了民族特性、精神上和人民接近的贵族。这一部分人多是外省的庄园贵族,包尔康斯基和罗斯托夫两家都属于这一类。书中的重要人物多是出自这些贵族家庭。小说主要人物之一安德烈•包尔康斯基公爵年轻有为,禀赋极厚,才智过人,性格坚强,具有乃父那种刚直不阿和孤傲的性格,对宫廷官僚和钻营拍马之徒十分蔑视。他内心生活和感情都极丰富,努力探求人生目的,研究社会问题。最初他渴望荣耀,有一种强烈的功名心。但奥斯特里茨一战他受了重伤,躺在战场上呻吟的时候,他仰望伟大而无际的苍穹,发现人们为了虚荣和自私的目的奔波忙碌是多么的渺小。他这时觉得,除了这个无边无际的天空之外,一切都是虚空,一切都是欺骗。由于这种醒悟,安德烈在战后产生了消极厌世的思想,经历了一场精神危机。后来他参加一段政治改革工作,可是不久就看出,改革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在现存制度下不可能做任何认真的事情。安德烈最后在1812年保卫祖国的战争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是那个时代俄国最优秀的人物之一。他不但努力使自己的生活富有意义,不使青春虚掷,还不断地探索生命的意义。他过着一种紧张的精神生活,经常分析自己,对自己总不满足。
  
  安德烈的朋友皮埃尔也是一个精神探索型的人物。在个人性格上,二人却很不相同。安德烈意志坚强,性格果断,富于理智。皮埃尔则容易感情冲动,缺乏意志力,经常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外表看来有点可笑,但确是个纯朴善良的人。皮埃尔探讨一种道德的理想,寻求一种在精神上能得到满足的生活。他信仰过雅各宾,崇拜过拿破仑,经过无信仰,参加过共济会,搞过改善农民处境的改革,然而一切都以失败告终。他的放荡的妻子给他带来不少烦恼。在1812年战争中,他没有撤离莫斯科,伺机行刺拿破仑,被捕后险遭枪决。被俘期间,他从农民士兵卡拉塔耶夫那里发现了生活的“真理”,那就是:生活中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顺从地接受,而不应去谴责和反对什么不公平的事,因为到处都有“上帝的裁决”。其实,卡拉塔耶夫的“哲学”只不过是一个宗法制农民宗教愚昧和政治上落后的一种反映。而皮埃尔却把他当成了精神和谐的化身。小说最后部分,作家写皮埃尔参加了贵族革命家的地下活动。他的人生道路已经确定,走上了同专制政权作斗争的道路。
  
  娜塔莎是俄罗斯文学中最有艺术魅力的妇女形象之一。她单纯自然,精力充沛,对民族传统有深厚感情。在莫斯科大撤退时,她要求母亲把她家装载财物的马车让给伤兵,表现了高尚的思想感情。但由于托尔斯泰保守的妇女观作祟,娜塔莎最后竟变成一个整个身心沉湎于家庭幸福之中的贤妻良母。
  
  《战争与和平》规模庞大,人物众多,精彩的画面一个接着一个,动人的场景层出不穷,纷繁的事件互相交错,对历史事件和人生意义的执著探求,令人感叹。整部小说犹如浩瀚壮阔的海洋,时而风平浪微,安详可爱,时而波涛汹涌,令人胆颤,扣人心弦。《战争与和平》兼备长篇小说和史诗两种成分。它虽然是小说,但其中以巨大的篇幅描写了波澜壮阔的、关系到国家民族命运的伟大战争,歌颂了人民的英雄气概和民族的坚强性格,因此人们认为它是一部可以同《伊利昂纪》相媲美的史诗,很多人称它为史诗体小说。
  
  《安娜•卡列尼娜》在最初构思时,它的主题局限于道德范围,意在谴责女主人公违反道德规范。初稿中这个“失了足”的女人毫无魅力,外貌上和行动上都充满着感官的成分,整个精神气质都带有品行不端的痕迹,是一个趣味低下、没有心肝和卖弄风骚的女人。但在写作过程中,生活启示了托尔斯泰,使他改变了对女主人公的态度。在对现实生活进行了深刻的思索之后,他重新估量了问题的性质,从而揭示出了女主人公悲剧的社会原因,把小说的批判矛头指向了罪恶的社会。于是女主人公安娜的形象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被写成一个光彩照人、感情真挚、内心生活十分丰富的女人。后来又出现了列文的线索,小说的内容更加丰富。这样,《安娜•卡列尼娜》在创作过程中由原来构思的一部家庭伦理小说发展成为一部有着两条线索、画面广阔、思想内容十分深刻的社会小说。
  
  安娜的形象在小说中占有中心的位置。她的悲剧命运是小说思想重心所在。安娜在尚未完全成年之际,由家庭做主嫁给了官僚卡列宁。卡列宁是个枯燥乏味的人,毫无感情,主要兴趣在官场。妻子对于他不过是一件装饰品。社交、家务和照顾孩子,把安娜对真正爱情的追求掩盖住了。和沃伦斯基的相遇,唤醒了她处于沉睡状态的爱情,她开始明白了自己生活之可悲,认清了丈夫的虚伪和冷酷。他不过是一架凶狠的没有感情的机器,正是他摧残了自己的生命,于是终于弃家而去,跟所爱的人走了。
  
  卡列宁把自己装扮成受害者,使用各种方法来折磨安娜,包括拒绝离婚,拒绝把儿子给安娜。由于他的种种凶狠和虚伪的手段,终于造成了安娜的悲剧。安娜的大胆行为也遭到上流社会的非难和敌视。尽管在上流社会道德败坏的事司空见惯,但他们却都把自己装扮成正人君子和贤德淑女,对追求真正爱情的安娜给予了严厉的惩罚。上流社会对安娜关上了大门,等于公开向社会宣布了安娜“荡妇”的身份,这给了安娜极其沉重的打击。
  
  沃伦斯基有钱、漂亮、聪明、有教养,是青年贵族的一个高等标本。实际上他的生活与一般的贵族军官和纨绔子弟并无本质的不同。安娜的爱情在精神上提高了他,使他稍许改变了惯常的生活轨道。他牺牲了功名和自由,辞去了有光辉前程的军职,撇掉了所习惯的社交界,与安娜结合在一起。但他的精神世界远远低于安娜,感情也肤浅,对安娜的内心世界也不完全了解。另外,他也不可能同贵族社会的传统彻底决裂。后来他越来越为自己在上流社会失去的东西而苦恼,逐渐对安娜冷淡下来。在这种情形下,安娜再也没有别的出路,终于自杀,以此向残酷虚伪的社会发出自己最后的抗议。安娜的死完全是社会所造成的,是政治、法律、道德和宗教势力联合压迫的结果。所以,她的悲剧结局是对沙皇俄国贵族资产阶级社会的愤怒控诉。
  
  小说第二条线索的中心形象是列文。这个人物带有作者的影子。小说里描写了列文的精神追求和对社会出路主要是地主与农民关系问题的探索。列文对从欧洲传来的现代文明十分反感,憎恶都市生活的浮华和腐败,而对宗法制的生活有深厚的感情。资本主义发展破坏了旧的生活基础,贵族日益没落,这使他忧心忡忡。他认为贵族地主应该关心农民,他设计了一些改变现存经营方式的方案,幻想“以普遍的富裕和丰足来代替贫穷,以利益的协调和一致,来代替敌视”。一句话,是“不流血的革命”。但是他的改革尝试最后失败了,他陷入了精神痛苦和悲观失望之中。最后他从一个农民那里得到启示,找到人生的答案,即人活着为了灵魂,要记着上帝。结果,尖锐的社会问题弱化成了一个抽象的道德问题。托尔斯泰描写列文和吉蒂建立起美满健康的家庭,在家庭生活中找到了幸福。他们的婚姻和幸福与安娜有着明显对比的意义。
  
  列文的形象反映了作家思想的矛盾。列文一方面憎恶统治阶级的腐化与虚伪,真诚地同情农民,另一方面又不想改变现行的社会经济制度,这说明托尔斯泰这时尚未抛弃贵族的传统观点。但是列文的生活中始终缠绕着一种惶恐不安、困惑和失望的情绪,始终不能在心理和良知上感到完全的平静,这说明托尔斯泰的思想正在酝酿着一种巨大的变化。
  
  《安娜•卡列尼娜》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成就。小说中的人物性格鲜明,栩栩如生。细致的心理刻画更增加了这些人物的丰满性和真实性。小说在结构上的特点是两条线索并行而又互相交织。奥布朗斯基一家把安娜、沃伦斯基和列文、吉蒂两组人物紧紧地连在一起,显得十分自然。
  
  19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托尔斯泰的世界观发生了激变:他和贵族阶级的传统观点决裂了,站到了广大的宗法制农民立场,用他们的观点来观察各种问题。他在宗教伦理论文《忏悔录》以及《我的信仰是什么?》、《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时代的奴役》等一系列文章中,从新的立场出发,对沙皇俄国的国家制度、教会、特权阶级、私有财产、资本主义罪恶进行了猛烈的抨击。他对各种现存制度都深恶痛绝,却未能提出可以切实消除社会矛盾的办法。他孜孜不倦加以宣传的不过是充满基督教博爱精神的宽恕、仁慈、“不以暴力抗恶”、“道德上自我完善”等等宗教道德信条,把它们当成改造社会的药方,这当然是行不通的。
  
  世界观的转变,也直接影响了创作。这时他认为,过去的文艺都是为满足有闲阶级的口味和适应他们的需要而创作,并不是为了人民。他甚至连自己过去的创作也否定了。他开始创作一些“人民故事”,一般都带着宗教说教的含义。19世纪80和90年代创作的一些作品,如剧本《黑暗的势力》、《文明的果实》,中篇小说《伊凡•伊里奇之死》、《克莱采奏鸣曲》和长篇小说《复活》等,都加强了对沙皇俄国国家制度和统治阶级的批判,但同时也都表现了强烈的道德说教倾向。特别是《复活》,对俄国专制制度的批判达到空前尖锐的程度,使它成了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巅峰作品。和同时期的其他作品一样,这部作品中也带有“不以暴力抗恶”的执著说教,表现了作者世界观中的明显矛盾。由于托尔斯泰在《复活》等作品和一系列文章中对专制政权和教会进行了无情的揭露与鞭挞,他被官方的教会机关——宗教院革除教籍。
  
  托尔斯泰对官方的迫害没有屈服。他对自己“平民化”的理想也忠贞不贰。由于托尔斯泰要放弃财产,因而同妻子和子女发生了矛盾。1910年10月27日半夜,他离家出走,中途病倒,因肺炎死在一个小火车站上。
  
  列宁称托尔斯泰是“强烈的抗议者、激愤的揭发者和伟大的批判者”。他还说,“由于托尔斯泰的天才描述,一个被农奴主压迫的国家的革命准备时期,竟成为全人类艺术发展中向前跨进的一步”。高尔基则说,托尔斯泰的创作所反映俄罗斯生活,“几乎不下于全部俄国文学”。

(文章来源:《世界十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吉林文史出版社 )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