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出蜀远游

时间:2015-03-10 13:06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童一秋点击:
李白  
李白
  

 
  李白向父母禀明准备离别家乡,出蜀远游的打算。李客对儿子说:“白儿,如今你已经长大了,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我们家并不是平头百姓,而是帝室之后,和当今皇上是一脉宗亲啊!”接着,他把自己的家世向李白讲述了一通。李白问:“我们既是帝室宗亲,为什么我们不上报官府,申请列入宗正寺的宗室族谱呢?”李客说:“我们怎不想列入宗室族谱?只是我家长期流放西域,辗转他乡,谱牒早失,无有凭据呀。况且先辈几代人久为流人,又从事工商贱业,实无颜抛头露面与官府中人打交道,为父的希望就全寄托给你了。你要记住,你是汉飞将军李广之后!凉武昭王李的九世孙!与当今皇室是同一血脉!济苍生、安社稷,事君荣亲是你的责任!白儿,你记住了吗?”李白跪在父亲面前立誓说:“父亲的话,孩儿都记住了。若不能赤车驷马,建功立业,荣宗耀祖,儿决不回来见您老人家!”
  
  开元十二年(724)秋,李白怀着“安社稷、济苍生”的理想和“事君荣亲”的愿望告别了父母双亲和小妹月圆,带着家仆丹砂离开了家乡。
  
  一叶扁舟在蜀江中顺流而下。李白站立在船头上,北望匡山,西眺峨眉。大匡山的秀影和峨眉山的雄姿都渐渐地远去了。李白恋恋不舍地向故乡告别,他大声吟道:“莫怪无心恋清境,誓将书剑许明时!”
  
  小船穿过平羌江,顺江直下,驶过嘉州(今四川乐山)、戎州(今四川南溪)、泸州(今四川泸州)、渝州(今重庆),向三峡的方向漂去。又历经涪州(今重庆涪陵)、忠州(今重庆忠县)、万州(今重庆万县)、来到了夔州(今重庆奉节)。
  
  李白和丹砂在夔州上岸,登上了三国时刘备托孤的白帝城,在那里瞻仰了武侯祠的诸葛亮塑像,登上了诸葛亮夜观天象的观星台。从台上向前望,只见赤甲、白盐二峰插天,峡江如束,江水在夔门奔腾怒号,下面就是有名的滟堆,离其不远的江边,有八堆石头,传说就是诸葛亮所筑的八阵图。睹物思人,李白对这位“三顾频繁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的一代名相,表达了深深的敬仰之情,对其“鱼水三顾合,风云四海生”的风云际会的际遇,怀有无限的向往和景慕。李白在诸葛亮像前上了三炷香,向他祝愿道:“孔明先生,但愿您能保佑我,像您一样早遇明主,致身卿相,一展抱负!”
  
  在三峡的一路水程中,李白每遇胜景,便让小船停下来,登岸游览。
  
  过了南津关(今湖北宜昌西),三峡已尽。船来到荆门(今湖北宜昌西),南为荆门山,北为虎牙山,夹江而立。出了荆门,大江已完全摆脱了峡谷束缚,江流突然变宽,天地为之一阔。一首诗在他的脑海中盘旋,这是他出三峡后所写的第一首诗。辽阔无垠的楚天和平坦无际的楚地,给了他全新的感觉和感受:
  
          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渡荆门送别》)
  
  一天,李白的好友元丹丘要到江夏(今湖北武昌)去,李白带着丹砂也与之同游。从汉阳(今湖北汉阳)渡江,江对面就是江南的三大名楼之一——黄鹤楼。楼上墙壁上挂满了名人的题诗和字画,只见众人都在围着一幅题诗品评议论。李白走近一看,原来是崔颢所题的一首《黄鹤楼》诗,诗云: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李白看后,连连点头称赞:“好诗,好诗!”元丹丘说:“太白贤弟雅善此道,何不也题上一首?”李白长叹了一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哇!”
  
  这时旁边一位四十多岁的儒雅之士,头戴葛巾,隐士打扮,看了李白一眼,上前作揖道:“敢问这位就是蜀人李太白先生?”李白应道:“在下正是,先生尊姓大名?”“襄阳孟浩然。”隐士说。李白眼睛一亮,走上前去,抱拳长揖:“原来是浩然先生,失敬。小弟这厢有礼了。”孟浩然说:“此地不是说话之处,请到画舫上叙谈。”
  
  武昌东湖上,一条画船在湖上漂荡。酒席摆在船上,四人围坐,丹砂为大家斟酒。李白对孟浩然心仪已久,今日见面,心中十分高兴,他向孟浩然一吐心中仰慕之情,说:“久闻夫子大名,在金陵即听说,先生是当代的陶渊明,隐居不出,先生人品诗风直追魏晋,不啻古人,如‘荷花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清幽可比陶谢;‘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气势直压曹刘;至于‘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之妙句,只有像夫子这样的高人逸士才能道得出来啊。”
  
  初次见面,就听到了李白对自己的肺腑之言,一股知遇之情,从他心中油然而生。他握着李白的手说:“太白贤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贤弟也。你我虽然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亲如兄弟。愚兄老矣,虽逢圣明之世,却无济世之念,只好隐老林下了。贤弟既有天人之表,又有绝世之才,胸怀远大,前途无量。来来,为太白贤弟干上一杯!”李白谦虚地说:“孟夫子过奖了!”“不,我说的是实话。现在江夏城内到处都在争着传抄你的《大鹏赋》,你看,我这里还有一份呢。”孟浩然从衣袖中掏出一卷诗赋来,递给李白:“其中的名句我还会背呢。‘喷气则六合生云,洒毛则千里飞雪。块视三山,杯观五湖,其动也神应,其行也道俱。任公见之而罢钓,有穷不敢以弯孤。’哈哈,真有翻江摇海之力,气吞斗牛之势啊,比我的‘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有气势得多了!”
  
  孟浩然、李白、元丹丘等人在江夏玩了几日,孟浩然要下扬州,李白等人送他至黄鹤楼江边。几日来,他们情同手足,无话不谈,分手时,二人恋恋不舍。孟浩然说:“太白贤弟,我们一同游览扬州如何?”李白说:“浩然夫子,我刚从扬州回来不久,兄此一行,弟就不能奉陪了,待你归来之日,弟在安陆为兄接风。”“太白贤弟、丹丘道长,我们就此告别了,后会有期!”孟浩然与李白、元丹丘拱手作别,登船而去。
  
  船已驶入江心,渐渐远去。一股与朋友惜别之情,从李白心中油然而起: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送孟浩然之广陵》)
  
  李白与元丹丘登高远望,久久凝目不动,直至孟浩然的帆影消失在天际。
  
  ( 文章来源:《中国十大文豪——李白》 吉林文史出版社 )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