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生为人杰死鬼雄,女子如何不丈夫——李清照(三)◆半生坎坷黄花凋◆

时间:2015-03-16 14:30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宋朝花落知多少 作者:王晓轩点击:
 


  就在赵明诚与李清照分开的同一年,也就是公元1129 年的8 月,赵明诚刚到建康任太守没有多长时间,就因为重病而卧床不起。信传到李清照手中后,她不顾兵荒马乱的局势,星夜兼程一天一夜赶了三百里的路程跑去建康见丈夫赵明诚。幸而天随人愿,赵明诚在临死之前还是等来了李清照,但是奇迹没有因为李清照的真情而出现。因为病情加重,兼之痢疾、疟疾等并发症的出现,赵明诚在李清照到达建康不久便英年早逝,赵明诚的去世对李清照来说是致命的打击,李清照半生坎坷,早年本是家和人睦,但婚后不久便家破人亡,幸而赵明诚对她始终不离不弃。赵明诚对李清照来说不仅是丈夫,更是精神的依靠,让她在严酷的政治风潮和兵戎刀剑中还能保持着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此时,这个唯一的精神支柱终于倒塌了,李清照也终于没能坚持下去,在料理完赵明诚的后事之后不久,一场大病袭击了李清照,她终于病倒了。在病榻之上,李清照每日只以丈夫生前留下的金石字画、古籍碑刻聊为慰藉。长期的忧虑相思冲垮了她的身体,但是并没有打倒她的精神,在病好之后,她将目光投向了丈夫与自己毕生心血所收集的金石彝器之上,在她的心里产生了为丈夫将毕生心血整理成书流诸后世的想法。李清照与丈夫同行二十九年,夫妻感情甚笃,对李清照来说,能够完成丈夫生前的宏愿,修成一部流芳百世的金石著作,才是对赵明诚最好的纪念。
  
  赵明诚辞世之后,金兵仍在继续南犯,李清照无奈只得继续南移,并开始了长达五年的逃亡生涯。此时的李清照已是孑然一身,她只能追随着宋高宗的逃亡路线,从建康一路向南方的更南方行进。李清照本打算将全部心血寄托在保存丈夫与自己收藏的金石字画和编辑整理著作之上,然而时乖命蹇,在战火遍野的年代,李清照想完好地保存这些金石彝器似乎是不可能的。第二年当李清照到达越州时,获悉她在洪州寄存的十几屋子的书籍和数千卷金石拓片因为金兵的南侵,被哄抢、焚烧一空,多年辛苦的心血化为灰烬,且祸不单行,她在洪州随身携带着的十数箱的文物也多被盗贼窃取。李清照到底势单力薄,在这性命尚且在旦夕之间的时代,想保住这些珍贵的文物又谈何容易?
  
  接连的打击使李清照身心俱疲,觊觎着李清照的金石字画的人不在少数,李清照日夜提防但仍旧是疲于应对。命途多舛,就在李清照受到这接连的打击之后,又一件麻烦事找上门来。这件事还得从病重中的赵明诚说起,赵明诚刚到建康太守任上不久,友人张飞卿知道赵明诚嗜好金石彝器,故而带着玉壶来看望赵明诚,本来是为了娱友之心,盼望他能够速速好转,临走时张飞卿又将金壶带走。这本不是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但这件事却成为后来李清照通敌叛国的罪证之一。宋高宗的宠臣御医王继先垂涎李清照的文物古籍已久,一次王继先亲自登门来求李清照的所保存的古籍,两人主宾落座之后,王继先道:“当今天下大乱,九州无一处不是战祸连绵,夫人孤身一人,虽钟情于这些文物,但是想保存这些金石彝器岂是易事?为了这些文物不至于损坏,夫人不如将其托付于我,我本也是爱物之人,我愿出三百两黄金来换。一则实在是喜爱,二则也是为了能够使它们得以保存,夫人以为如何?”王继先的话听来十分顺耳,但李清照所藏乃是自己与丈夫近三十年的心血,价值何止三百金?况且这是丈夫生前之物,岂能转卖?
  
  于是李清照答道:“自先夫归去之后,为保这些金石彝器,我夙夜难安。先夫生前多次嘱咐我,这些物品必视若明珠,当如往昔一般贴身存放,务使身在物在。我实在不忍背弃先夫遗愿。更何况我膝下无子,早已将这些古玩书籍视作独子,让我用独子来换三百金,确实是于心不忍。还望您体谅我不能成全您的好意。”李清照一席话说得情真意切,王继先无法反驳,碰了一个软钉子,灰溜溜地去了。谁知这王继先乃是无耻小人,见李清照态度决然,便以自己身份的便利,到处造谣,这才有了我们后来所知道的“玉壶颁金”之传言。当时正值多事之秋,李清照对这一传言极度恐慌,因为她目睹过父亲李格非莫须有遭到谪贬的经过,知道朝廷许多事情本就是一笔糊涂账,再加上主上是非不明,一不小心就很可能不明不白地身首异处。因此李清照自知清白,所以决定追随宋高宗的逃亡路线,打算将自己所存的文物进献皇上,以消除朝廷对自己的怀疑。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李清照都孤身一人带着赵明诚生前的文物追随宋高宗的脚步,从浙江到黄岩再到温州,又辗转到越州、衢州、杭州等地。李清照在乱世中带着这么多的文物数年奔波实为辛苦异常,但李清照到底还是没能追得上宋高宗的逃跑的步伐。李清照这些年屡遭不幸,再加上常年旅途奔波,早已心力憔悴,最终无力保住她与赵明诚两人视为珍宝的文物。当时朝廷每个人都在急于奔命,已经没有心思去管李清照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玉壶颁金”的传言,因此李清照的担心实在有些多余。但是,这并不是说她的文物古籍就此无虞了,朝廷虽然没有为难于她,但是李清照表忠心切,将大批的金石彝器错投给了一个借机大发国难财的将军手中,所以朝廷没有拿到的这批文物,而是尽数被他人夺了去。李清照悲痛欲绝,但又无处倾诉,满心的愁苦只能一泄在诗词之中,借这些她曾引以为傲的文章来一抒内心的悲苦。
  
  再次遭受巨大打击的李清照将仅存的一点藏品随身携带,此后她一直随着逃难的道路辗转南国数地,最终决定在绍兴落脚住下来。李清照将一位钟姓的读书人的房子租了下来,权当日常起居之用,打算暂且为家,再图后计。李清照此时随身携带的藏品业已区区可数,所以她更是视为珍宝,将这些成箱的古玩书画放在床榻的下面,日夜须臾不离其身。可这些东西实在是心爱之物,因此不免常常拿出来把玩,欣赏。谁知隔墙有耳,就在李清照把玩这些硕果仅存的藏品时,早已有一双眼睛盯上了这些金石彝器。
  
  一天夜里,就在李清照熟睡中时,早已摸清情况的窃贼破墙而入,在无声无息中将李清照藏在床榻之下的古玩字画盗走五箱之多,等到李清照发现时,盗贼早就不知去向。实在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李清照一方面为视为珍宝的藏品失窃痛不欲生,另一方面也为自己一介女流实在无力将珍宝保存完好而心生悲苦。伤心所及,李清照无奈,只能公开重金悬赏,试图重得失窃之物。她本来是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谁知几天之后,房东钟姓的读书人居然拿着十八轴的画卷来找李清照请赏,伤心欲绝的李清照这才大梦方醒,知道是这个钟姓的读书人设计偷盗了她的藏品,现他已经将大部分藏品转手卖掉,只是将卖剩下的几轴画卷拿来请赏。李清照何其聪慧,虽然深知是此人所为,奈何自己一个单身女人,又流落异乡,无依无傍,即使将事情挑明,告上衙门,也不一定能够胜诉,甚至有可能惹祸上身。因此她只好忍气吞声,忍痛重赏这个读书人以换取这几轴书画。
  
  李清照与丈夫毕生收藏的藏品接二连三地丢失,被盗给了李清照巨大的精神打击,在接连不断的打击之下,李清照再次病倒了。独在异乡的李清照本就如无根浮萍,四处漂泊,此刻病痛缠身,更是心生悲苦,再加上藏品四散飘零,资财耗尽,李清照经历了人生中最无助和最愁苦的时刻,但又没有赵明诚在一旁倾听自己满心的愁苦,给她以精神上的巨大慰藉。就在此时,一位自称是赵明诚在太学时期的同窗,时任右承奉郎监诸军审计司张汝舟走进了李清照的生活。张汝舟以赵明诚同学之名屡屡拜访李清照,李清照此时大病缠身,生活窘迫,张汝舟便时时来访,端水送药,查探病情,极为周全妥帖。刚开始李清照并不十分在意,但怎奈张汝舟时常来访,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李清照见张汝舟不但心思细腻,更是彬彬有礼,举止谈吐一副君子模样,一来二往,李清照便对这个在自己最无助、最愁苦的时候雪中送炭的张汝舟渐生好感。李清照此时恐怕还不知道,就是这样一个此时对李清照关怀备至的君子将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给她精神和肉体上以巨大的折磨。
  
  此时的李清照对张汝舟颇有好感,再加上独身一人飘落他乡,境况窘迫,也需要一个物质和精神上的依靠,于是在张汝舟的提亲和媒人的妥为说合之下,李清照终于在四十九岁之时改嫁张汝舟,开始了自己认为的新的生活。但是显然李清照并不了解张汝舟,李清照下嫁张汝舟就是他蓄谋已久的圈套,这一切还得从我们之前提到的王继先说起。
  
  王继先是宋高宗身边的红人,找他疏通关系、送礼跑官的人不在少数。有部分野史上记载,一次张汝舟在军队上虚报部队官兵数量,以侵吞国库资财,骗取军粮,无奈东窗事发,被王继先人发现。王继先此时对李清照手中的藏品仍然念念不忘,于是他答应张汝舟只要张汝舟能从李清照手中得到这些藏品,他便对之前的事既往不咎,并为张汝舟洗脱罪名。张汝舟此时已是身不由己,自己都有身陷囹圄的危险,不得不想方设法得到李清照的藏品。他知道不能硬取,思来想去只能通过迎娶李清照来骗取她手中的藏品。这才上演了我们看到的张汝舟对李清照虚情假意、骗取信任的闹剧。
  
  婚后的生活果然不像李清照想象的那样完美,李清照与张汝舟的结合本来就是孤身飘零、无依无靠下的无奈之举,并不像与赵明诚一样是两情相悦,再加上两人志趣大异,并非是同道中人,因而生活并不如意。张汝舟娶李清照的目的本是李清照手中价值连城的藏品,但是李清照漂泊流落的这些年里,这些藏品或是遗失或是被盗,大半已经丢失,实在是所剩无几,而且她对仅剩的这一点儿藏品视为珍宝,轻易不与他人。再加上此时李清照立志要编写的金石著作尚未完成,因此两人在藏品的支配权上横生矛盾,此时张汝舟已露出他的本来面目,他见从李清照这儿夺宝不成,便将怨愤都发泄在李清照身上,时常对她拳脚相加。李清照是性情中人,对这种仓促的婚姻本来还心存幻想,但经此之变,李清照心灰意冷,想起自己旧时与赵明诚夫妻恩爱,相敬如宾,两相对比,更觉得自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遂生了告发张汝舟以求脱离苦海的想法。
  
  原来张汝舟在迎娶了李清照之后,十分得意,将自己以前的秘闻旧事尽数说与李清照,其中就有他在科举考试中营私舞弊的事情。科举作弊在宋朝是极大的罪过,只要证据确凿便难逃牢狱之灾,但是按照宋代的《刑统》规定:妻子状告丈夫,即使是事情确凿属实,也得“徙二年”,也就是要坐两年的牢。但李清照是一个个性刚烈绝不妥协的人,她宁肯承受牢狱之灾,也断然不愿与张汝舟勉强一起生活,她在给友人的信中曾说:“猥以桑榆之晚景,配兹驵侩之下材。”可见她对张汝舟的深恶痛绝,因此李清照不顾别人的劝阻,毅然一纸诉状将张汝舟告上衙门,判决的结果很快便出来了,张汝舟科举舞弊事实充足,责令将张汝舟发配柳州,而李清照也因为告发丈夫被判决坐牢两年,这场起于一场阴谋的婚姻仅仅维持了几个月就破裂了。
  
  幸而天怜其人,后来,通过多方营救,也许是李清照名气太大,也许她得上天眷顾,总之李清照找到了曾与高宗皇帝共过患难的翰林学士兼任兵部侍郎綦崇礼出面营救。綦崇礼乃是赵明诚的姻亲,他极为同情李清照的悲惨命运,在当时的情形之下,他毅然觐见宋高宗,直言李清照的现状,代李清照陈述冤情。高宗甚为感叹,在他的直接干预之下,李清照只入狱九日便被释放。李清照的罪状得以赦免之后,她特意写了一篇《上内翰綦公启》,以表达她对綦崇礼的感激之情。
  
  李清照虽然最终得以释放,但是这段不幸的婚姻在李清照心上留下巨大的精神阴影,她早已没有了少女时代的天真浪漫,青年时期的幸福美满也早已离她而去,此时的李清照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身体与心理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痛苦,词风也由此又一大变。李清照本是一个个性率真爽朗之人,此时面对着国破家亡的命运,不由得在词中尽诉满心的愁苦,词风也变为沉郁悲凉。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月辰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