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贬官夷陵——欧阳修

时间:2015-02-10 13:47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童一秋点击:
欧阳修
欧阳修

  从汴京赴夷陵,有水陆两种路途。陆路比较近便,走襄阳(今湖北襄樊),经荆门(今属湖北),共计二十八驿站,约八百四十里。欧阳修原计划走陆路,但是,由于时令正值酷暑,又缺少马匹,只得改行水路。水路得沿汴河,渡淮水,入运河,泛长江,全程五千五百九十里,大约需要航行一百二十天。
  
  船只行驶在夷陵境内,只见两岸山谷中,甚至在悬崖绝壁上,都生长着一种黄杨树。它郁郁葱葱,点缀在险峻的山崖间,煞是可爱!可惜它生长在穷乡僻壤,不能接受正人君子的培植和观赏,樵夫野老是不懂得欣赏的。睹物思己,同病相怜,欧阳修援笔写下《黄杨树子赋》。
  
  十月二十六日,欧阳修一家抵达夷陵。夷陵,是陕州的首县,县城西北有夷山,县名以此而得。还有一种说法,夷陵地处长江西陵峡口,从西而来的险峻山势到这里变得平夷无险,湍急的长江水浪在这里也开始漫为平流,所以取名“夷陵”。这里是著名的古战场,秦朝白起伐楚,火烧夷陵;三国吴蜀交战,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都发生在这块地方。夷陵县城倚山濒水,又是峡州的州治。自古以来,峡州是小州,夷陵为下县,地方偏僻而贫穷,民俗俭朴而卑陋,州县官吏也多是降级贬职的罪过之人。
  
  夷陵的古迹和民俗,也使欧阳修饶感兴趣。县舍西头,住着一位名叫何参的处士,这是一个好学博识的老人,懂得许多荆楚及三国的故事。欧阳修公务之暇,常登门与他闲聊。聊天的话题,除了形胜古迹之外,还有峡州的风土人情和乡礼民俗。欧阳修《夷陵岁暮感事呈元珍表臣》诗咏道:
  
          萧条鸡犬乱山中,时节峥嵘忽已穷。游女髻鬟风俗古,野巫歌舞岁年丰。平时都邑今为陋,敌国江山昔最雄。荆楚先贤多胜迹,不辞携酒问邻翁。
  
  前四句咏诵夷陵民俗,年底乡民祭鬼祈年,男男女女数百人,野服游嬉,相从乐饮,祈祷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后四句咏诵夷陵形胜古迹。末句的“邻翁”,据诗句下附注,指的是西邻处士何参。
  
  夷陵江山秀美,给欧阳修增添了无穷的生活情趣。早在赴任途中,欧阳修就已领略到这里的山水奇观。县城东南三十里处,长江北岸的虎牙滩,与东南岸的荆门山夹江对峙,江流汹涌,水势峻急。欧阳修《初至虎牙滩见江山类龙门》诗,将眼前的山水与伊洛形胜相比拟,咏道:“山形酷似龙门秀,江色不如伊水清”“卧闻乳石淙流响,疑是香林八节声”。
  
  政事之余,欧阳修与丁宝臣判官、朱处仁推官等四出游玩,探三游洞,下牢溪、龙溪、黄溪,访虾蟆背,谒黄牛峡祠,游甘泉寺等。每到一处,低徊流连,饮酒赋诗。著名的《夷陵九咏》,就是这个时期的作品。其中《黄溪夜泊》咏道:
  
  楚人自古登临恨,暂到愁肠已九回。万树苍烟三峡暗,满川明月一猿哀。非乡况复惊残岁,慰客偏宜把酒杯。行见江山且吟咏,不因迁谪岂能来!月夜泊舟,临风把酒,三峡苍烟迷茫,几声猿啼悲哀,时值岁暮,游子流落他乡,难免萌生羁旅愁思。诗尾的豪放乐观,表达作者在官场失意以后的豁达胸怀和超脱精神。
  
  景祐四年(公元1037年),欧阳修三十一岁。孟春二月,一位在许州(今河南许昌)作官的诗友谢伯初(字景山)赠他一方古瓦砚,并寄来诗文。他写了七言长韵《答谢景山遗古瓦砚歌》《春日西湖寄谢法曹歌》等诗。另一位白衣秀才田画(字文初),从荆南赴万州(今四川万县)路过夷陵,欧阳修写了《代赠田文初》诗:“西陵长官头已白,憔悴穷愁愧相识。手持玉珮唱《阳春》,江上梅花落如积。津亭送别君未悲,梦阑酒解始相思。须知巫峡闻猿处,不似荆江夜雪时。”此外,他时而独自,时而陪丁宝臣,游了崖洞、牢溪、虾蟆碚、黄牛峡等处,写下《夷陵九咏》。其中两首云:
  
          孤舟转山曲,豁尔见平川。树杪帆初落,峰头月正圆。荒烟几家聚,瘦野一刀田。行客愁明发,惊滩鸟道前。
  
  ——《劳亭驿》
  
          楚人自古登临恨,暂到愁肠已九回。万树苍烟三峡暗,满川明月一猿哀。非乡况复惊残岁,慰客偏宜把酒杯。行见江山且吟咏,不因迁谪岂能来!
  
  ——《黄溪夜泊》
  
  他又用朴素流畅的语言,歌唱江山的秀丽:“闻说夷陵人为愁,共言迁客不堪游。崎岖几日山行倦,却喜坡头见峡州。”(《望州坡》)“雪消门外千山绿,花发江边二月晴。”(《春日西湖寄谢法曹歌》)当然,游夷陵毕竟与游龙门、嵩山不同。在他的歌调里,不能不带些商音:“江水流青嶂,猿声在碧霄。……县楼朝见虎,官舍夜闻鸣。”(《初至夷陵答苏子美见寄》)“青山四顾乱无涯,鸡犬萧条数百家。”“绕城江急舟难泊,当县山高日易斜。……惟有山川为胜绝,寄人堪作画图夸。”(《寄梅圣俞》)
  
  不过,他不愿在贬所多写感伤作品,所以,在这一时期所写的诗歌中,仍然洋溢着乐观的情调:
  
          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见花。残雪压枝犹有桔,冻雷惊笋欲抽芽。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曾是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
  
  ——《戏答元珍》
  
  这是欧阳修自谓得意的一首七律,代表了欧诗的风格。首联两句,把写意与写实巧妙地结合起来。颔联的“残雪”、“冻雷”,渲染了料峭的春寒。颈联流露了病中离乡索居的感慨。但诗人并不悲观,所以在诗的结尾,还向丁宝臣、也向自己宽解说:咱们都曾在繁花似锦的西京洛阳作客,即使眼前这野花开得晚些,也无须感叹。在另外一首诗中,他更指出,西陵江口的梅花已经开放;春风是没有地域界限的。他向行路的旅客劝酒,请他们在停船处同赏春光:
  
          西陵江口折寒梅,争劝行人把一杯。须信春风无远近,维舟处处有花开。
  
  ——《戏赠丁判官》
  
  应该说,欧阳修这些诗所反映的精神状态,在一般过着贬窜生活的封建文人中间,是十分罕见的。正是由于这种顽强的意志和不屈的性格,他才能从逆境中得到锻炼,从接近下层人民的生活中获得启发,从而为后来的文学创作打下基础。所以,清代诗人袁枚以翰林改官江南时,友人就援引欧阳修的事迹劝慰说:“庐陵事业起夷陵,眼界原从阅历增。”(《随园诗话》卷一)


(文章来源:《世界十大文豪——欧阳修》 吉林文史出版社 )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