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坪内逍遥:破晓的钟声

时间:2015-03-11 09:45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点击:
坪内逍遥  
坪内逍遥
  
  谈到坪内逍遥(1859-1935),就不免要追溯日本近代的文学历史,那么日本的近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1868年,德川幕府垮台,明治政府建立。明治政府提出了“文明开化”的口号,希望引进欧美先进技术和有选择地引进欧美的社会制度,以便“殖产兴业”“富国强兵”,这是日本向建立近代国家迈出的第一步。1868年到现在的一百多年,对于人类历史而言,只是一瞬间。然而一百多年前,人们还点着煤油灯,坐着人力车、马车在东京的街头来来往往;而今天电灯、电话、计算机、互联网日新月异,人们的思想、艺术观念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百年实在是一段漫长的岁月啊。
  
  明治维新以前,德川幕府闭关锁国,但随着德川幕府面临的危机逐渐加深,“洋学”还是逐渐被引进来了,并萌生出日本近代思想的幼芽。到了明治时代,以前被拒之于门外的外国书籍一下子涌进了日本,推进了日本的经济建设和一些社会体制改革,但人文科学包括文学仍处于滞后状态。文学依然流行着江户时代的“町人” 文学,即所谓的商人的游戏文学,主要写些滑稽可笑的故事或风俗人情,目的是引起读者低级的笑声。坪内逍遥曾总结说: “当革新之际,时势巨变,戏作者暂时销声匿迹,从而小说也趋于衰颓。但到了晚期,又见复兴,大有物语又将复振之势,到处出版各种稗史、物语,竞尚新奇,甚至也将十分陈腐的小说加以改编,进行连载。” 由此可以看出,近代文学作为一种崭新的“人” 的文学,必须超越这种“町人” 文学,确立文学自身的价值,革除文学中的封建因素,注入近代的思想和意义,也就是说,导入西方文学已是历史的必然。
  
  1877年(明治十年)前后,日本文坛上掀起了一股翻译西方文学作品的热潮,到1887年达到全盛,翻译与创作的作品各占文坛一半。翻译的对象多为英法等国的小说,如凡尔纳的《月球旅行》《海底旅行》《八十天世界一周》和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等作品。虽说是翻译,却并不完全忠实于原著,有的还牵强附会,相当草率。到了1884 1885年前后,逐渐出现了一批忠实原著、具有文学价值的翻译作品,如坪内逍遥翻译的莎士比亚的《裘利斯•凯撒》、二叶亭四迷翻译的屠格涅夫的《父与子》。此外,左拉的《小酒店》、易卜生的《玩偶之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卡拉玛佐夫兄弟》、莫泊桑的《女人的一生》等一批西方名著也被翻译过来了。通过翻译小说,人们开始介绍和移植西方近代文学观念和文学方法,尝试种种文学改良。
  
  这时开始对日本近代小说进行深入思考的就是坪内逍遥(1859 -1935)。坪内逍遥是日本明治时代著名的文学理论家、翻译家、剧作家,被誉为日本近代文学的先驱。1859年坪内逍遥出生于美浓国(今歧阜县),本名坪内雄藏,有青屋主人、逍遥游人等笔名。逍遥的母亲爱好江户文学、传统戏剧,常常领着上小学的逍遥去名古屋市观赏歌舞伎。歌舞伎华丽夸张的表演深深吸引了年幼的逍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迈进了艺术的大门。
  
  从中学时代起,他就成了名古屋有名的租书肆“大野屋” 的常客。在这里,他贪婪地阅读着江户时期表现町人生活的文学作品,如曲亭马琴的武侠小说,十返舍一九、式亭三马等人的滑稽小说以及永春水的被称为“人情本”的爱欲小说。诙谐机智的故事,缠绵曲折的男女情事,无不拨动着逍遥的少年心。他沉浸其中,不仅对这些作品的故事情节如数家珍,而且也接受了这些自称“戏作者”所使用的游戏文体的影响。这种戏作的习癖为他闯入文学世界提供了捷径,也让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后来一直为自己无法摆脱这一习癖而苦恼。
  
  坪内幼年接受的是严格的汉文教育,就连他的笔名“逍遥”,也是取自《诗经•郑风》中的诗句,“河上乎逍遥”。十四岁开始,逍遥进入名古屋的一所英语学校,接受西方文化。十九岁时他作为爱知县的公派生被选送入东京的开成学校(后来的东京帝国大学)。第二年,学校改名,他入东京大学文学部本科学习。在同班同学高田早苗的影响下,阅读了许多英国文学作品。1880年他开始从事文学翻译,共花费三十年的心血翻译了《新译莎士比亚全集》四十卷,成为研究莎士比亚的学者和作品全译者。
  
  在大学的课堂上,一次一位英籍老师让学生分析《哈姆莱特》中王后乔特鲁德的性格。我们知道逍遥是深受江户文学影响的,而江户文学还是偏重劝善惩恶、提倡封建道德的,所以逍遥自然从传统的封建伦理道德观念出发大发一通宏论,自我感觉颇为良好,教师却不以为然,给了他一个很低的分数,给得意的逍遥泼了一盆冷水。这使他猛然意识到分析文学作品并不仅有这样一种方法,还有众多他所不知道的全新的分析方法。为了拓宽自己的思路,他阅读了大量的英国文学作品和文艺理论方面的书刊。当一个新的文学世界在他面前展开的时候,他悄悄地酝酿着一部全新的文学论著《小说精髓》。
  
  坪内逍遥写作《小说精髓》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借鉴西方文学,而使本国的小说艺术最终超越西方。由此他明确了小说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态,与绘画、音乐、诗歌一样,具有独立的价值,小说并不从属于政治、宗教、伦理道德,只受自身艺术规律的制约。他认为小说的最终目的是使人赏心悦目,他所提倡的新小说的内容,一句话,“在于忠实地模写社会的情况和人们的心理活动”,即“小说的主脑在于人情,世态风俗次之”。忠实客观地描写现实,一般称之为“写实主义”。
  
  《小说精髓》从内容到文体都提出了一系列的改革主张,这种写实主义在过去的游戏文学和政治小说中是没有的,构成近代文学核心的正是这种“写实主义”的文学方法。塑造典型人物是现实主义重要的创作原则,在《小说精髓》中,逍遥在“主人公的设置” 一节中指出: “塑造主人公的方法分为两派,一派称为现实派,另一派称为理想派。所谓现实派,即以现在存在的人为主人公的流派。”人物是来自现实生活的虚构,既来自现实,又高于现实,已经初步具有了“典型” 的意味。现实主义注重人物的心理描写,逍遥提出小说家应该有别于正史家,可以“自在地进行现实生活中难以做到的人心解剖”。
  
  当然,《小说精髓》毕竟是一部近代文学初创时期的文艺理论著作,还存在着极大的缺陷。他所谓的写实主义也只是朴实的现实反映论,仍停留在模写现实生活的表面现象的初级阶段,虽然他一再强调“穿其骨髓”,但实质上并没有将“表面”和“骨髓”看做是“现象”与“本质” 的关系。在《小说精髓》中逍遥虽然批判了以曲亭马琴为代表的江户文学,但他并没有完全否定马琴文学的历史价值,而是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可以说是在西方的莎士比亚古典剧、易卜生、斯特林堡等的近代文学之上”。他在《回忆漫谈》中自己也承认:“作为排斥曲亭文学的发起人,这是颇为滑稽的矛盾。” 这也恰好说明在艺术的转型期,文学的发展并非是整齐划一的,面对传统与现实,不可避免存在着那种处于探索阶段的矛盾心态和复杂情况。但从总体上说, 《小说精髓》是架起传统与现代的桥梁,具有巨大的启蒙意义,为日本的现实主义文学创作奠定了理论基础,成为日本文学理论著作中的重要文献。坪内逍遥并没有满足于在文艺理论方面的抽象探讨,他还试图通过创作实践来表明自己的艺术主张。他创作了小说《当代书生气质》,作品全名为《一读三叹当代书生气质》。所谓书生,就是指当时的大学生。在1882(明治十五) 年前后,日本已经创办了东京帝国大学以及庆应、早稻田、法政、明治等私立大学,学生人数有六万之多,他们在当时的文坛上占有一席之地。
  
  《当代书生气质》基本实践了《小说精髓》中如实描写人情、风俗的主张,没有过去作品中常出现的荒唐无稽的情节和惩恶扬善的说教,在当时可以说是一部内容全新的作品。在《当代书生气质》中并没有特定的主人公,描写了十个学生的群像,其中只有野野宫是学医学的学生,其他人都是学习政治、法律的大学生,年纪在十九岁到二十岁之间。小说中的小町田粲尔聪明英俊,据说是以高田早苗为原型的,后来高田成为早稻田大学的校长。这个人物在作品中是很有代表性的,小说以他和艺妓田次之间的恋爱故事为主线,其中还穿插着劝告他不要因为恋爱而荒废学业的好友守山、整日放荡不羁的同学继原等其他人物的故事。小说中的这些大学生“将来不是当博士就是当大臣”,虽然其中不乏勤奋向上的学生,但大多数人下饭馆,逛妓院,行为放荡不羁。
  
  小说中有明显的江户游戏文学的影子,对浅薄的风俗欣赏把玩,并不具备近代文学对现实的批判意识,更谈不上触及社会的本质规律,而且作者署名“春乃舍胧”,也表明自己并非什么文学家,只是游戏作者罢了。逍遥本打算在文学创作上也有一个新的开拓,但他仍然无法摆脱旧文学的束缚,拖着一条陈旧的尾巴。这部小说无法被称为近代小说的开端,作者自己后来也认为这不是一部成功的文学作品。
  
  如此看来,近代文学理论的进一步完善和深入、构建近代文学理论体系、以及创作新的近代文学作品的任务,只能由他的后辈来完成了。不过,无论如何不能忘记的是,《小说精髓》为近代文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当代书生气质》虽然还算不上真正意义的近代小说,但在当时也是一部新小说。正是逍遥的理论和创作催生了日本近代文学,因此他被誉为“破晓的钟声”。

(文章来源:《东方近代和现代文学!》 吉林文史出版社 )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