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森村诚一:不可证明的证明

时间:2015-03-12 08:58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点击:

  森村诚一
森村诚一

  1920年,一个名为《新青年》的杂志创刊了,这个刊物大量刊载欧美侦探小说,起初以翻译作品为主,后来随着日本本土推理小说的发展,开始大量刊载本土作品。1923年,该杂志刊登了江户川乱步的《两分钱铜币》,以此为标志,推理小说进入全盛时期。日本的侦探小说几经发展,形成了风格不同的两个主要派别:一派以逻辑推理为主,称为“本格派”,即正统派的意思,以江户川乱步和角田喜久雄为代表;一派以怪诞、科学幻想、变态心理、阴森恐怖的风格为主,被称为“变格派”,以横沟正史、木木高太郎等为代表。不管是本格派,还是变格派,他们所写的故事大同小异,程序化、模式化味道十足,缺乏真实感,人物也千人一面,缺乏精神方面的深入挖掘,往往以耸人听闻而取胜。战后以松本清张为代表的一批社会派推理小说家打破了“变格派”和“本格派”的垄断局面,完成了推理小说的一次质的飞跃,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自60年代末、70年代初以来,推理小说在构思、人物、视角、艺术手法等诸多方面都有了明显的新变化,在社会派推理小说的基础上,将本格派和社会派相融合,即将推理小说的逻辑推理传统和社会派的现实主义相融合,不仅暴露社会的阴暗面,而且还表达了对下层民众的同情,因而被称为“新社会派”。当时在文坛上文学流派风起云涌,有“太阳族”,有“作为人” 派,有“内向派”,在众多的流派中,“新社会派”独树一帜,它的突出特点就是多层次地描写了高度民主发展的日本社会背后的种种复杂矛盾和不平等事件,客观准确地把握人们的社会心态,在并不完满的人生中品味苦涩,透视深刻的社会哲理,为推理小说增添了绚丽的色彩。这一派的主要作家有森村诚一、西村寿行、夏树静子等,西村寿行的《追捕》、夏树静子的《来自悬崖的呼救声》都是很有特色的作品。其中森村诚一最具代表性。森村诚一也是松本清张之后能够与之并驾齐驱的作家。如果说,松本清张为推理小说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那么,森村诚一则把推理小说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森村诚一(1933)生于东京附近崎玉县的一个公司职员家庭。小时候嗜好读书,小学时就通读了《世界文学全集》。十二岁时,正值日本战败前夕,美军飞机轰炸熊谷市,他亲眼目睹了人们在战火中逃亡死亡的惨状,在心底产生了对战争的痛恨。

  森村诚一在大学时代酷爱法国文学,尤其是罗曼·罗兰那些具有反法西斯精神的作品。森村诚一1958年于青山学院英美文学系毕业后,在新大谷饭店等几家五星级饭店从事服务台的管理工作,同时还在大学里兼任讲授经营学的讲师。日本的饭店、旅馆,可以说是日本社会的缩影,政治巨头、政客高官,常在这些地方结党营私、密谋不法活动,旅馆里的密室有时就是大型刑事案件的发生地。森村诚一在新大谷饭店里有长期包租的豪华套房,饭店的工作,使他有机会接触和了解社会上的各色人物。不仅如此,他还拥有渊博的学识、良好的修养,而且还是一位非常勤奋的作家。他于1967年以取材于企业生活的小说《大都会》(青树出版社)走上文学道路。1968年,他推掉高薪工作,专门从事文学创作,从此成为职业作家。

  1969年8月,由讲谈社出版的《高楼大厦的死角》是他的成名作,获得了第十五届江户川乱步奖。1973年,他的另一部作品《腐蚀的构造》获得“推理作家协会奖”,名声大振。从此以后,他的作品被多家报刊争相连载,他成为日本公认的畅销小说家。

  森村诚一的创作态度极为严肃认真,他曾经说: “我从事创作,主旨在于揭露社会的弊端和追求人生的真谛。”他确实以创作实现了他的承诺。1976年到1978年,已经是著名作家的森村诚一由角川书店连续推出了“证明三部曲”,即《人性的证明》《野性的证明》《青春的证明》,再次轰动日本文坛。这三部曲被公认为是作家创作的顶峰,这是因为“证明三部曲” 不仅充分具备了本格派的趣味性、空想性和意外性,而且还充分具备了社会派的社会性,深入挖掘了人们杀人犯罪的社会根源,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高度民主繁荣背后的腐朽和黑暗。其中《人性的证明》获得了第三届角川小说奖,被日本评论届认为是日本推理小说的一大杰作。这部小说出版于1977年,报刊、杂志、电台都作了大量的宣传,还被改编成了电影,二十年来在国内外拥有大量的读者和观众。随着书和电影的出版和放映,《人性的证明》也成为中国人民最为喜欢的一部作品,那凄婉动人的《草帽歌》曾流行一时,直到现在人们还记忆犹新。

  在《人性的证明》中,八杉恭子为了保住自己现有的显赫名声和上流社会的地位,为了掩饰自己早年和一个黑人同居的事实,竟然亲手刺杀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她和那个黑人的孩子,并图谋杀死知情人以达到灭口的目的。作者把八杉恭子丑恶的“人性”,放到一桩谋杀案的特定环境中,在侦破与反侦破的斗争中,对其丑陋的灵魂加以暴露和抨击。小说非常巧妙地通过一顶草帽,一首《草帽诗》和一只布狗熊等细节作为“道具”,尽管这些道具都很简单,却寓意深刻。作家运用严谨的逻辑推理,使情节发展一环紧扣一环,故事发展格外引人入胜。小说对八杉恭子的犯罪原因进行了深入的剖析,八杉恭子本来是一位美丽善良能干的女子,然而战争和战后的金钱社会,以及所谓的地位都使她的人性发生了异化,最终丧失了人性。八杉恭子的悲剧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作品通过八杉恭子的遭遇使读者看清了美国和日本这两个高度民主发达的国家所存在的社会问题,这是小说的社会意义之所在。这部小说风格独具一格,其中缘由值得深入探讨,八杉恭子千方百计要保住个人来之不易的成功,甚至不择手段,用刺死亲生儿子的办法来拒绝儿子对母亲的依恋。儿子至死也无法忘怀母亲,依然依恋、怀念母亲,而母亲也没有因为亲手杀死儿子就忘记了儿子,相反感到的是痛彻骨髓的悲哀,母子之间的这种绝望的爱使这部作品跳出了一般推理小说的窠臼,具有了更为永久的艺术魅力。

  《野性的证明》中的主人公味泽岳史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而他杀人犯罪时因为精神障碍丧失了辨别善恶的能力。作家发掘了味泽发疯的根源,原来他曾被日本自卫队的特工学校训练成了杀人机器,他的“野性” 不是因为什么自然界的病毒,而是社会造成的。野性和人性撕咬着他的心灵,一方面他对朋子的惨死悲痛万分,发誓要找到真凶;另一方面,他又连杀数人,人性与野性以他的心灵为战场争斗不已,他必然要疯狂。

  森村诚一曾表示过,既然把文学创作作为自己的事业,就一定要写出好作品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这是他从事文学创作的动力。他向人的内心深处挑战,向人性挑战,向野性挑战,接着,他要来看看人人皆向往憧憬的“青春” 是什么样子。《青春的证明》描写了战争给日本一代青年人带来的悲剧命运,以及在后代身上残存的阴影。战争尽管已经远离了年轻人,但战争创伤的愈合必须经过漫长的岁月,战败的苦果需要一代人甚至是几代人来承担,在阴影笼罩下的年轻人注定要上演悲剧。追求真实的反而失去了爱情,用虚伪包裹起来反而得到了幸福。青春是什么?青春尽管美丽充满活力,但青春的时光十分短暂,青春是虚妄的,青春是不可证明的。

  从森村诚一的“证明三部曲” 中,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作家的创作不是闭门造车,而是面向社会,直面人生,以非凡的才能捕捉着各种社会现象,面对日本的各种不平,发出愤怒的呐喊。日本总有一小撮人妄图歪曲发动侵略战争的事实,篡改历史教科书,针对这一社会丑陋现象,森村诚一在1982年到1983年创作了《恶魔的饱餐》三部曲。这三部曲虽然保留了推理小说的味道,但主要是以纪实为特色,采用了大量的无可辩驳的事实材料,揭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关东军731细菌部队在哈尔滨郊区秘密细菌工厂,用大批的中国人进行惨无人道的细菌实验这一历史史实,把读者带到了一个阴森恐怖的血淋淋的世界。军国主义者灭绝人性、丧失天理的本质在这部小说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作者尽管在写作时遭到围攻,可是并不气馁,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亲赴中国现场调查,写出了三部曲。作家说: “我的意图并不是要煽起中国人的旧怨,而是为了坦率地承认日本以往的错误……历史应该遵循一条正确的道路。前嫌可以捐弃,教训必须记取,如此不忘战争的悲剧,防止发生新的不幸。”

  《恶魔的饱餐》问世后,引起了少数人的憎恨,他们砸碎森村诚一家的窗户,频繁地打恐怖电话,企图使森村屈服。但作家的骨头是硬的,他就是要把仿佛不可证明的人性与世界加以证明。


(文章来源:《东方近代和现代文学》 吉林文史出版社 )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中华小当家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