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文化 >

雨果作品简介

时间:2015-01-23 09:25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童一秋点击:
雨果画像
雨果

  维克多•雨果(1802—1885) 是法国文学史上最杰出的作家之一。他在诗歌、小说和戏剧等领域都取得了非凡成就,人道主义是贯穿于他创作中的一条主线。
  
  雨果生于贝尚松。父亲是拿破仑军队的军官,拥护革命和拿破仑政权。但母亲拥护波旁王室,对拿破仑持反对态度。由于童年时期受母亲影响较大,所以雨果早年形成了保皇主义的政治立场。雨果从小喜爱文学,夏多布里昂是他崇拜的作家。1821 年,雨果诗集《颂歌和杂咏集》发表,因有歌颂正统王朝和天主教的内容,得到国王路易十八的年金赏赐。1823 年发表的中篇小说《冰岛魔王》是一部渲染恐怖和离奇的作品,没有重要的文学价值。另一部小说《布格—雅尔噶勒》(1826) 写的是法国殖民地黑奴暴动中一个黑奴对女主人产生爱情的故事,是一篇不真实的单纯追求离奇的作品,并且对黑人起义者有歪曲,而对白人军官则有明显的美化。
  
  查理十世上台后,实行极端反动的政策,引起了广大人民的愤怒,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思潮日趋高涨。这种形势教育了雨果,他渐渐地离开了保皇主义立场,走上了为文学的进步而斗争的道路。1827 年,雨果发表了剧本《克伦威尔》。该剧虽不甚出色,但它的序言却成了文学史上的重要文献,被视为法国浪漫主义运动的宣言。在这篇序言中,雨果指出,人类社会发展的每个时期都有与自己相适应的文学形式,由此自然得出结论:古典主义一味地模仿古代是非常荒谬的。他集中批判了古典主义只表现崇高优美而排斥平凡粗俗的做法。他认为,由于基督教的启示,人们认识到事物存在着善恶美丑两个方面。他说:“万物中的一切并非都是合乎人情的美……丑就在美的旁边,畸形靠近着优美,丑怪藏在崇高的背后,美与恶并存,光明与黑暗相共。”新时代的艺术应将这二者结合起来对照着加以表现,而不是像古典主义那样将它们割裂。由此便产生了雨果著名的美丑对照原则。雨果主张艺术表现真实,但他又认为艺术的真实与自然的真实不同,“艺术的真实根本不能……是绝对的现实。艺术不可能提供原物。”“自然和艺术是两回事”,雨果赞成“戏剧是一面反映自然的镜子”,即艺术真实地反映生活的原则。但是雨果所理解的真实反映和现实主义作家的理解有所不同。他所要表现的真实是浪漫主义者心目中的真实。他说,如果镜子只是“一面普通的镜子,一面刻板的平面镜,那么它只能映照出事物暗淡、平板、忠实、但毫无光彩的形象”。因而主张:“戏剧应该是一面集聚物像的镜子,非但不减弱原来的颜色和光彩,而且把它们集中起来、凝聚起来,把微光变成光彩,把光彩变成光明。”这种观点实际上是反对描写平凡的事物,主张描写非凡的、不寻常的事物,其结果是:作品为了突出美与丑、善与恶的对照,便走向极端,夸张和离奇成了最基本的手法。雨果还认为,古典主义“三一律”中的时间的整一和地点的整一,是完全荒谬的教条,必须抛弃。他还主张文学描写要带地方色彩,要吸收通俗的词语等。雨果对浪漫主义的鼓吹,不单具有文学上的意义。由于伪古典主义具有半官方的性质,实际上成了封建主义在文艺领域中的支柱。因此,浪漫主义反古典主义的斗争,就多少具有了政治斗争的味道。雨果曾明确地说过:“浪漫主义其真正定义不过是文学上的自由主义而已。”《克伦威尔•序言》的发表,使雨果成了浪漫主义运动的领袖。在这以后,雨果的创作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揭露封建统治者的罪恶,表现社会的不平,同情受苦受难的人们,成了他创作的基本内容。从艺术上看,他已经成为一个坚定的浪漫主义者了。
  
  1829 年,雨果发表了《东方集》。诗集中有关于希腊人民争取独立自由斗争的内容,“东方”,地中海沿岸所特有的异国情调,温馨而浓郁的抒情气息,绚丽多彩的风格,以及自由灵活的诗律,都反映出浪漫主义文学的鲜明特色,令很多人赞叹不已。
  
  剧本《艾尔那尼》(1830) 是根据《克伦威尔•序言》的理论创作的。它的演出引起了古典主义者和浪漫主义者的一场“战役”。剧本写的是16 世纪西班牙一个流落绿林的贵族青年艾尔那尼决心为父报仇而与国王抗衡的故事。艾尔那尼、唐•哥梅茨公爵和国王都爱上了索尔小姐。由于封建荣誉感的原因,艾尔那尼把生死权交给了公爵,使公爵有了索命的权力。后来在新婚之夜不得不饮鸩自尽。整个剧情曲折复杂,跌宕起伏,动人心弦。结构也相当自由。雨果在剧中还打破了古典主义悲剧成分和喜剧成分不能在同一剧中同时出现的规则,而且地点任意转换,也不遵守时间的一致律。更有甚者,绿林强盗竟敢当面斥责和教训国王,以及有时是普通语言的使用,所有这些,在古典主义者看来,简直是不成体统。但破坏古典主义的清规戒律正是雨果所追求的。他从自己的理论出发,把对照原则应用于剧中,特别是艾尔那尼的高尚同国王的卑劣、唐•哥梅茨的狠毒的对照,使得剧中的人物性格显得十分鲜明突出。此外,作家对奇情剧的一些手法如乔装、密室、宝剑、毒药等的运用,也起到了加强舞台效果的作用。《艾尔那尼》突破了古典主义戏剧的陈腐戒律,使得观众耳目一新,因而受到了欢迎。尽管古典主义卫道士们大肆挞伐,它仍然获得了演出的成功。该剧的反暴政的主题符合了七月革命前夕广大群众对复辟王朝的不满情绪,这对于它的成功也起了不小的作用。“艾尔那尼会战”标志着浪漫主义对古典主义的胜利。
  
  雨果欢迎1830 年的七月革命,他写诗赞扬革命的胜利者。革命之后六个月,雨果写完了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1831)。它是雨果小说中浪漫主义色彩最浓的一部。小说的故事发生在15 世纪即中世纪后期的巴黎。巴黎圣母院副主教克罗德•孚罗诺在罪恶情欲的支配下疯狂地追逐美丽的吉普赛卖艺女郎爱斯梅哈尔达。他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便卑鄙地进行陷害,把爱斯梅哈尔达送上了绞架。巴黎圣母院奇丑无比的敲钟人加西莫多也爱这个吉普赛女郎,但他的爱是纯洁的。加西莫多虽然一直对孚罗诺忠诚不贰,但最后被他的残酷和卑鄙所激怒,将他从教堂楼顶上推下摔死。小说的浪漫色彩极为浓厚。作者为了突出善恶两极,对人物性格极尽夸张之能事,仿佛务使其故事达到离奇才好。但读者透过浪漫主义的迷雾,仍能看到当时尖锐的社会问题。小说揭露了封建统治机器的压迫人民,特别是对教会罪恶的揭露,作者是不遗余力的。副主教孚罗诺在雨果的浪漫主义构图中是极恶的体现,但这个形象并不是完全抽象的。他身为圣母大堂的副主教,外表道貌岸然,然而在心底却激荡着情欲,实际上是一个集人性、神性和兽性于一身的人物。他的长期被压抑的情欲一旦蠢动起来就表现为罪恶的形式。雨果通过孚罗诺对爱斯梅哈尔达产生邪念与追逐的描写,宣告了宗教禁欲主义的破产。孚罗诺不是孤立的存在,他是一种社会力量的代表。他阴险毒辣,勾结官府,制造假案,处死无辜。小说真实地反映了中世纪的教会与封建统治者沆瀣一气,以铲除“异端”为名残酷地迫害人民的罪行。
  
  为了突出两种力量的斗争,雨果广泛地使用了对照法。书中善与恶、美与丑、外貌与内心都形成对照。但在雨果笔下,外形的美与善有时并不与内在的品质相符合,有时出现恰恰相反的情况。如弓箭队长菲比斯外表英武漂亮,但内心卑劣自私。副主教孚罗诺看起来既有德行又有学问,但骨子里却是个阴险狠毒的恶棍。加西莫多外貌丑陋无比,但有一颗善良的心。此外,书中两个王朝、两个国王、两个法庭,也都有对照的作用。小说中奇特的有时甚至是怪诞的事件在五光十色的背景下一幕接一幕地展现出来,显示出一个异彩纷呈和充满幻想的世界,产生了引人入胜的艺术效果。《巴黎圣母院》的问世和《艾尔那尼》的上演,是雨果创作繁荣时期的开始。此后,一大批五光十色的戏剧、诗歌和小说,像晶莹多姿的泉水一样从雨果的笔下汩汩流出。这些作品的基本主题和《巴黎圣母院》一样,是揭露专制暴政和颂扬人道主义的。
  
  雨果的优秀剧本《国王取乐》(1832) 是在1832 年巴黎共和主义者革命起义的日子写成的。作者揭露了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及其宫廷的荒淫无耻,因此只演了一场就被禁了。
  
  1834 年发表的短篇小说《克洛德•格》是一部重要作品。在这部小说里,作者探讨了工人贫困和由此造成犯罪的问题。工人克洛德•格失业后,为了妻儿去偷面包,被捕入狱。在狱中由于他的真诚、直爽和才干,博得了周围人的尊敬。然而监狱里的工场场长却对他不断迫害,克洛德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杀死了他。雨果谴责资产阶级法庭,它只知道判刑,而不了解穷人为什么犯罪,但作者也只能提出通过道德教育的办法来解决社会问题。30 年代,雨果在诗歌上的成就也很显著。《秋叶集》(1831) 和《微明之歌》(1835) 写于革命运动高涨时期,带有鲜明的时代烙印,诗中除关于人的命运的哲理思考外,还有关于诗歌的社会使命以及歌颂人民、鞭挞暴君的主题。在以后发表的《心声集》(1837) 和《光与影》(1840) 中,虽然也有些社会性较强的诗,但比重不大,更多的是抒发个人感情,描写家庭的欢乐和自然之美的诗。1838 年发表的剧本《吕依•布拉斯》,是一部揭露性较强的作品,然而这样的作品在这一时期已不多见了。30 年代前期的几次工人起义和共和党人起义,因政府的镇压而失败,革命运动转入低潮,这使雨果得出了七月王朝能够长期存在的错误结论。雨果是一个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他一直幻想敌对阶级之间能够和解,加之七月王朝不断对他进行拉拢——1841 年他被选入法兰西学士院,1845 年路易•菲力普封他为法兰西贵族世卿,还当上了贵族院议员。所有这一切导致了他对七月王朝的妥协。1843 年写的剧本《卫戍官》充满神秘主义,反映了作家这一时期的思想状态。剧本上演失败了。
  
  1848 年2 月,巴黎的革命群众推翻了统治18 年之久的“七月王朝”,法国历史上的所谓“第二共和国”建立了。资产阶级极力排斥工人阶级,力图独占统治权。无产阶级于6 月举行了武装起义。起义被镇压后,代表大资产阶级反动势力的野心家路易•波拿巴当选为总统,资产阶级共和派遭到打压。路易•波拿巴的当选标志着君主派势力的重新得势。
  
  1848 年的革命对雨果的思想和创作的转变起了关键性的作用,使他抛弃了君主立宪的幻想,而站到了共和派的立场上。虽然他对六月工人革命有很多误解,但他对被镇压的起义者是同情的。他很快就识破了野心家路易•波拿巴的真实面目,而成为他的一个坚定的反对者。1851 年12 月,路易•波拿巴发动政变,取消了共和国,恢复了帝制。当时雨果曾参加共和党人组织的反政变起义。路易•波拿巴发动政变以后,宣布自己是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对反对者进行无情镇压,雨果也遭到了迫害,不得已流亡国外,达19 年之久。流亡期间,他始终坚持对拿破仑三世的斗争。流亡之初,他发表了猛烈揭露拿破仑三世的政治讽刺小册子《小拿破仑》,并写成了揭露反革命政变过程的文章《一桩罪恶的始末》。
  
  1853 年,雨果又发表了政治讽刺诗集《惩罚集》,主要内容也是揭露窃国大盗拿破仑三世的。雨果怀着极大的愤怒揭露了这个独裁的暴君肆无忌惮地镇压人民,“把清白的人都关进监狱、囚室”,“正直的人被扔进沟壑”。他指责拿破仑三世是罗马皇帝狄拜式的暴君,是犹大,“给人民制造了一条锁链,他拘禁,他放逐,贬谪坚定而热爱自由的思想家”,“他压制热情、希望、回忆,他压制自由、法律、未来、进步”。拿破仑三世在他的皇袍上绣满金黄色的蜜蜂。蜜蜂本是勤劳勇敢的法国人民的象征,雨果对窃国大盗盗用蜜蜂形象非常愤怒。在诗中他号召蜜蜂“一齐向这个败类涌上去”,群起而攻之,“刺伤这个奸贼的眼睛,狠命抓住他,不要放松,既然人都害怕他,那就让昆虫把他赶走!”(《皇袍》)《惩罚集》是一部洋溢着革命气势的雄伟诗篇。
  
  流亡期间,雨果在小说创作上的成就尤其突出,1862 年他发表了代表作《悲惨世界》。这部小说的主要部分是在流亡前写就的。1866 年他又发表了长篇小说《海上劳工》,1869 年发表了长篇小说《笑面人》。《悲惨世界》有很丰富的社会内容,现实主义因素也多一些。《海上劳工》则是一部浪漫主义风格占主导地位的作品,在这部小说里,雨果以巨大的艺术力量描写了一个劳动者同大自然所进行的惊心动魄的搏斗。在同大自然的搏斗中,渔夫吉利亚一下子变成了像古代巨人那样的伟大英雄,表现出了刚毅、机智的非凡品质和大无畏精神,不但战胜了狂风恶浪,还创造了惊天动地的奇迹。小说情节的离奇和主人公的非凡能力紧密地交织在一起。所有这一切都鲜明地表现了这部小说的浪漫主义特色。
  
  《笑面人》写的是17、18 世纪之交英国宫廷内的斗争和尖锐的社会矛盾。小说的基本情节是叙述英国国王詹姆士二世因仇恨在资产阶级革命时期赞成共和的上院议员克朗查理,在他死后把他两岁的儿子卖给儿童贩子,被用手术毁容,成了笑面人,充当小丑。他在民间流浪多年,历尽艰辛,后虽弄清身世,恢复了爵位,但愤于宫廷贵族的反动和勾心斗角,又回到民间,最后在悲痛中投海而死。作者通过这样一个离奇曲折的故事,有力地揭露了英国统治阶级的残暴,对人民群众所遭受的苦难深表同情。《笑面人》也是一部浪漫主义色彩很突出的小说,传奇性很强。
  
  1870 年普法战争爆发,普鲁士军队开进法国,拿破仑三世当了俘虏,第二帝国随之垮台。雨果回到了阔别多年的祖国,受到人民热烈的欢迎。在国难当头的时刻,雨果表现出极大的爱国热情。他大声疾呼保卫祖国,并用自己的钱买了两门大炮,支援抗击普鲁士侵略的斗争。巴黎公社起义时,雨果对革命的意义未能正确理解,认为起义无助于法国人民抗击德国侵略者的斗争。但在公社失败后凡尔赛分子疯狂镇压起义者时,雨果又愤怒地谴责反动派的杀人暴行,并积极保护受迫害的公社社员。
  
  1873 年写成的长篇小说《九三年》是雨果晚期的重要作品。《九三年》描写的是18 世纪末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故事,揭露了反动贵族煽动起来的武装叛乱,赞扬了共和国军队英勇保卫共和国、镇压叛乱的正义行动。书中有一个情节,写反革命叛乱的头子朗德纳克逃出了共和国军队的围困,但想起了陷在堡垒楼上的三个小孩可能被烧死,便回来把三个孩子救出,而自己被捕,第二天将被处死。共和军司令官郭文认为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处死他,便私自把他放了,而自己被判处死刑,上了断头台。在他被处死的一刻,公安委员会的代表,判他死刑的人,他的老师西穆尔登也开枪自杀了。作者通过这样一个故事把革命和人道主义对立起来,宣称“在绝对正确的革命之上,还有一个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这部小说反映了人道主义者雨果思想的矛盾性。
  
  1885 年雨果逝世于巴黎,法国人民为他举行了规模宏大的葬礼。
  
  雨果是一个热忱的民主主义者和真诚的人道主义者。他幻想通过仁慈、博爱来改造社会,消除社会罪恶。他的思想虽然具有很高的道德价值,令人称赞,在社会斗争面前则软弱无力。但是他对资本主义社会的伪善、冷酷所进行的无情揭露,对劳动人民的苦难的真挚同情,以及他为民主所做的勇敢斗争,在法国文学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他是一个有着非凡历史功绩的作家。高尔基曾经这样评价过他:“作为一个讲坛和诗人,他像暴风一样轰响在世界上,唤醒人心灵中一切美好的东西……他教导一切人爱生活、美、真理和法兰西”。

(文章来源:《世界十大文豪——雨果》 吉林文史出版社 )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