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柏林墙:历史上一道难以抹去的丑陋伤疤

时间:2015-01-14 10:39来源:法治周末 作者:中国政法大学讲师点击:


柏林墙(资料图)
 
 1955年5月14日,欧洲社会主义8国在波兰签署《华沙条约》。同年6月4日,华沙条约组织这一军事、政治同盟正式成立。至此,以苏联为首的华沙条约组织与以美国为首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以冷战形式的军事对抗正式开始

  2010年7月9日,音乐之都维也纳,仙乐飘飘处处闻,一派盛世太平景象。两架美俄飞机,神秘降落在维也纳国际机场。一辆黑色面包车,不露声色,穿梭其间。不到1小时15分钟,两架“铁鸟”腾空而起,呼啸而去。蒙在鼓里的国际媒体,这才如梦方醒。美国以落网的10名俄罗斯间谍,换回4名本方特工。喧嚣一时的俄罗斯美女间谍事件,至此画上句号。唯独谍影重重,叫人惊呼连连,谁说冷战已死?

  二战终结 冷战登场

  曾记否?二战甫一结束,不旋踵,两大战胜国美国与苏联,从盟友变为对手,摩拳擦掌,雄心勃勃,力图称霸世界。自1947年丘吉尔“铁幕演说”开始,两强剑指欧洲,逐鹿天下,激烈争夺全球利益和世界影响。举凡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意识形态,乃至宣传领域,遏制与反遏制的斗争,无日无休。

  一边厢,美国自诩为“自由世界的宪兵”,放言有朝一日,解放陷入奴役状态的东中欧各国,将苏维埃制度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驻苏大使哈里曼提醒美国总统丢掉幻想,“野蛮人”正在入侵欧罗巴。素来反共的杜鲁门总统,对苏联外长莫洛托夫不假辞色:“美苏友好合作的基础是互相遵守协议,决不能是单行道。”范登堡参议员指出,美国正面临新的极权主义威胁,苏联已走上纳粹德国的老路,姑息迁就将不可避免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8000字的凯南电报,应运而生,反苏情绪陡然发酵,美苏关系迅速恶化。

  1946年,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杜鲁门总统亲自陪同下,前往总统故乡密苏里州富尔顿,发表“和平砥柱”演说。公开抨击苏联扩张政策。宣称“从波罗的海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降落下来”。此刻,高踞于世界权力顶峰的美国,应担负起未来的责任,不能对苏联采取“绥靖政策”。他主张英美结成同盟,英语民族联合起来,制止苏联侵略。“俄国人所钦佩的莫过于实力,而他们最瞧不起的是军事上的虚弱。”

  另一边厢,苏联高举资本主义制度掘墓人的大旗,声称支持世界革命与第三世界民族解放运动,义不容辞。斯大林强调:“谁解放领土,谁就能把自己的社会制度推行到他的军队所到之处,绝不可能不是这样。”苏联领导人断言:“第三次世界大战,只会引起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崩溃。”帝国主义准备战争是对世界和平的严重威胁,苏联不惧怕战争挑衅者,并不倦地加强苏维埃国家的国防力量,加紧准备给任何侵略者以致命的打击。

  1947年6月,英法苏三国外长在巴黎开会,讨论美国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划。率89名经济专家与会的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很快向斯大林汇报,双方立场差异如此之大,无法达成共识。他向媒体放话:“英法一意孤行,后果严重。不是欧洲的统一和重建,而是分裂成对立的两大集团。”之后,苏联方面愤而退出马歇尔计划,转而谴责美国通过此计划,强化对受援国内政外交的控制,粗暴干涉他国内政。并唆使东欧国家,集体加以抵制。

  自古以来,欧洲大陆乃兵家必争之地,谁控制了欧洲,等于掌控了大半个世界。无怪乎,两大阵营,不惜血本,千方百计展开争夺。冷战期间,第三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国际形势岌岌可危。

北约PK华约

  经济上的马歇尔计划,目的在于整合成统一的西欧和美国经济集团,为建立美欧军事政治集团,打下坚实的经济基础。面对苏联在东欧各国,陈兵百万,虎视眈眈,西欧各国如芒刺在背,纷纷要求美国提供核保护伞,建立集体防御体制。英法签署《敦刻尔克条约》,西欧五国签订《布鲁塞尔条约》后,1949年美国策划成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全面推行冷战政策。

  《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规定成员国一旦受到攻击,其他成员国可以及时作出反应,联合进行反击。这与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大相径庭。作为一个排他性的军事组织,北约的目的不是为了维护普遍的和平与安全,而是为了对抗苏联。

  北约赋予自身不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动用武力的特权。美国政客满意地表示:“北约不仅要造成实力均衡,而且要造成实力优势。”康纳利参议员一语道破天机:“《北大西洋公约》无非是门罗主义原则的必然延伸。”

  北约粉墨登场,苏联顿感受到严重威胁,立刻谴责北约富于侵略性,暴露出疯狂的反苏主义,践踏此前与苏联签署的多项政治协议。

  对此,美方置若罔闻,一直谋求尽快将西德拉入其中,填补欧洲中部防务缺口,利用西德推行前进战略。1950年,美英法三国外长,宣布承认联邦德国政府为德意志民族唯一合法政府,许诺结束对德战争状态,恢复德国主权。

  联邦德国立马表示,同意放弃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原子武器、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保证西德国防军置于北约控制之下。1955年,西德正式加入北约,成为第15个成员国。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喜不自胜:“西方文明的寿命有了新的延长,将为它自己和全人类的利益增添力量和生气。这也是苏联二战结束以来最大的外交失败!”从此,战败国的联邦德国,一跃化身为对抗苏联和即将成立的华约的前哨基地和桥头堡。

  北约紧锣密鼓,有美国强大经济科技实力做后盾,加上西德丰沛的人力资源和军事潜力,对苏联而言,真可谓是战略梦魇。

  别无选择!苏联宣布废除苏英、苏法友好条约,全面加强对东中欧国家的干预。1955年5月14日,欧洲社会主义8国在波兰举行会议,扛起华沙条约组织大旗,与其正面对抗。《华沙条约》为苏联驻军东欧各国,提供法律依据,最终沦为苏联干涉他国内政,推行大国霸权主义、沙文主义的工具。

  1956年6月,波兰爆发波兹南事件,群众示威游行,喊出口号“面包、民主、自由”、“俄国佬滚回去”,军警镇压,发生流血冲突。10月,匈牙利10万市民走上街头,成立以纳吉为首的新政府。11月苏军悍然入侵匈牙利,世界舆论哗然。更令苏联方面名声扫地的是,社会主义阵营中最为富裕的东德,1948年到1960年,五分之一的人口,不下250万人逃亡西德。

地球上最丑陋的建筑———柏林墙

  1961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警告西方:“谁如果破坏和平,或者越过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边境,谁就得自己承担这种行为的全部后果。”新上任的美国总统肯尼迪,不甘示弱,强调柏林已成为“西方勇气和意志的试金石”,不能也绝不允许苏联通过武力为所欲为。

  斯时,民主德国民众,大批涌向西柏林,局势愈发紧张。8月13日,华约缔约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指责西方制造紧张局势,建议东德当局立即堵塞西柏林边界(西柏林全境皆由东德领土包围,是孤立在其他国家境内的飞地)。

  当天晚上,民主德国政府秘密沿分界线,设置路障和铁丝网,筑起高达3.6米的水泥墙。此墙正式名称为“反法西斯防卫墙”,外界直呼为“柏林墙”。柏林墙,是历史上难以抹去的一道丑陋伤疤。肯尼迪总统表示:“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堵不是防范外敌,而是防范自己人民的墙。”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批又一批东德人千方百计争相穿越柏林墙。13日上午,东德一名技工跨过铁丝网,投奔西柏林。

  那一天,不少西柏林人来到墙边,向墙那头的同胞,奋力扔出自己的通行证。下午一位青年百米赛跑,冲向铁丝网,警察开枪,刺刀戳入膝盖。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围观的西柏林人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东德警察误以为进入西柏林,悻悻然退却。青年使尽浑身力气,终于爬到西柏林。

  1963年,肯尼迪总统来到西柏林,发表《我是一个柏林人》的演说,为逃往西方的东德人加油打气。

  一些边境附近的东德人采用跳楼、挖地道、游泳、自制潜水艇、热气球等多种方式,翻越柏林墙。据不完全统计,有5043人成功,3221人失败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伤。谍影重重

  东德领导人决定扳回一城,给点颜色让西德瞧瞧。正好东德安全部门,早在1955年起,就派出不下8000名间谍,混入联邦德国。任务明确,打入西德政治、经济、军事乃至科技部门,一步步爬上高级职位。

  纪尧姆正是其中最为成功的一个。1956年,他同妻子伪装成“难民”,逃亡西柏林。辗转来到法兰克福,申请加入社会民主党。兢兢业业的他,不负众望,被人称为“社会民主党人的楷模”,一路青云直上。出任法兰克福社会民主党书记,与妻子联手,将掌握的情报,源源不断传回东德。

  1969年,西德社会民主党赢得大选,勃兰特当选总理。谦逊与勤快的纪尧姆,雀屏中选,成为总理的政治助理。就这样,他在社会民主党和总理府中,长袖善舞,呼风唤雨。渗透到联邦德国神经中枢的他,不失时机地将大批机密文件摆上东德领导人的案头。

  1974年,这一对夫妻的命运开始转折。感觉自己身份已暴露的纪尧姆夫妇,着手准备逃往东柏林。4月2日,西德反间谍人员冲入二人住所,加以逮捕。冷静沉着的纪尧姆吐出名言:“我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军的上尉,请你们尊重我的尊严。”

  消息传开,掀起德国政坛滔天巨浪,勃兰特总理被迫辞职。法院以间谍罪,分别判处纪尧姆夫妇有期徒刑13年和8年。

  18年的间谍生涯,告一段落。但纪尧姆,作为20世纪最为显赫的间谍,似无争议。盖世天才,令反间谍部门叹为观止,东德国家安全部则一直引以为荣。1981年,纪尧姆夫妇,通过交换回到东德,隐居在东柏林附近一栋民宅中。倒是风水轮流转,1990年,东西德统一,冷战宣告结束。

冷战成为历史

  1987年6月,美国总统里根在西柏林勃兰登堡门,发表“推倒这座墙”的著名演讲,公开呼吁苏联领导人拆掉柏林墙。他称苏联为“邪恶帝国”,力主启动“星球大战”。此前,苏联屋漏偏逢连夜雨,陷入阿富汗战争不能自拔。3年当中,3位苏联最高领导人先后辞世。

  政治危机深重的苏联,迎来年轻的新政治领袖。上台伊始的戈尔巴乔夫,倡导新思维,令人耳目一新。但改革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偏偏引发一场始料未及,埋没自己的政治大雪崩。

  1989年,风从西方来,东欧剧变爆发:罗马尼亚用了10个小时,捷克斯洛伐克用了10天,东德10个星期,匈牙利10个月,而波兰则是10年。柏林墙倒塌(1989年)后的次年,东西德实现统一。1991年,曾经强大的苏联,一夕之间变色,黯然退出历史舞台。

  从1946到1991年,这45年冷战的风风雨雨,弹指一挥间,教人唏嘘不已。一个庞大的国家,不是败于武力,不是败于间谍,教训不可谓不深刻。只是冷战虽成历史陈迹,冷战思维却从未在地球上真正消失。独不见,笼罩在世人头上的战争阴云,是否又以反恐战争旗号,重出江湖。

  漫步柏林街头,那堵阻隔东德与西德民众的柏林墙,早已拆除。两德统一,也早过了20个年头,可叹横亘在德东与德西人之间的那堵心墙,却越垒越高。心结何时解?看那柏林苍穹下,闻名于世的菩提树下大街,绿叶婆娑,迎风起舞,离恨无限,诉说悠悠……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小清风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