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征服新大陆

时间:2015-10-19 10:15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庞秀成 刘̳点击:


墨西哥和秘鲁的当地居民中都流行着这样一个传说:一位睿智的神曾经统治过这片土地,后来便神秘地消失了,将来还会回到这个地方。两个民族的传说大致相同,只是细节上有差别。墨西哥的阿兹特克人将日历分成52年一个周期,他们的神叫魁扎尔科亚特尔,他既被描绘成生着羽翼的蛇,又被说成是皮肤白皙、留着胡须的人,他将在一个周期的第12年从东方到来。在秘鲁的印加人,预言名叫维拉科查的神将在他们第12位国王统治期间从西方到来。

16世纪初期的几十年中,墨西哥和秘鲁的两个民族有充足的理由相信他们的预言应验了。1519年,也就是一个阿兹特克周期的第12年。蓄着胡须的白皮肤的人登临墨西哥东海岸。12年以后,也就是印加王朝的第12年,一伙乘船而来的陌生人登上了秘鲁的太平洋海岸。可是这些造访者根本没有神的天性。他们是称为“征服者”的西班牙探险者。他们来到这里并不是要引导阿兹特克人和印加人进入一个新的辉煌时代,而是要从他们手中夺走他们土地上盛产的贵重金属。当地国王阿兹特克的孟特祖玛和印加的阿塔瓦尔帕都拥有众多的人口,能够召集成千上万名勇士投入战斗。可是上述两次登陆的两年后,两位国王遭囚禁,他们的统治被推翻。推翻他们统治的西班牙首领埃尔南·科尔泰斯和弗朗西斯科·皮萨罗率领的探险队分别不过数百人。

随后的几年中,满载金银的西班牙大船向东驶向西班牙王国,金银收入国王金库,返回时又带来更多的征服者。他们抢夺了阿兹特克和印加人的土地,有些西班牙人定居下来,建起了城市,开采金矿和银矿。另一些人在寻求财富和追求荣誉的过程中,显示了无所顾忌的勇气,他们扩大征服战果,进入了文明发展更落后的地区。经过探险者的不懈努力,西班牙一跃成为本世纪内最富裕、最强大的国家。在征服过程中,后来者居上,左右了美洲的未来。

科尔泰斯和皮萨罗是西班牙的美洲帝国的缔造者,他们来自西班牙西部埃什特雷马杜拉地区贫瘠的草原,两人都是伊达尔戈这个西班牙少数民族的子孙,其中皮萨罗是私生子。在他们成长的社会里,人们认为男人或任何人若想出人头地,唯一合适的职业是从事战争。从8世纪以来,一代又一代西班牙士兵同占领他们国家南部的穆斯林摩尔人战斗,许多人因此发财。教会把他们看做是圣战的讨伐者为他们祝福;只要国王能得到战利品的1/5,那他就承认他们拥有其余赃物的权利。当探险者们获取了农场和村庄时,国王就将这些土地分成份,然后再分给猎获者,在这些土地上实行“分派劳役制”。

14世纪初,除了南方的格拉纳达王国外,摩尔人已被全部逐出了西班牙。西班牙士兵在北非或意大利服役,他们所得的财物非常微薄。但是到了1492年,也就是格拉纳达被征服的那一年,热那亚的克里斯托弗·哥伦布船长发现了加勒比海的岛屿。为西班牙国王占有这些岛屿,是新一代专职征服者的第一个征服目标。

教皇亚历山大六世也是西班牙人,他批准了对新大陆的占领,条件是要使土著人皈依天主教。哥伦布又率船队回到了加勒比海,船上载满了定居者,准备在伊斯帕尼奥拉岛(现在已划分为海地和多米尼加共和国)建立殖民地。看见那些哥伦布带回西班牙的金矿石,人们激动不已,在哥伦布第二次返回加勒比后,定居者也很快就尾随而至。他们又以伊斯帕尼奥拉为中心向外扩展,在其他岛屿和大陆的巴拿马建立殖民地。他们以上帝的名义定居下来,仍然效忠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查理五世和西班牙国王,但同时他们知道按自己的意志行事以便获取最大利益。国王获得了1/5财富,而他付出的微小代价只是为那些希望获得惊人财富的人授予合法称号。

“分派劳役制”允许总督管理下的新大陆殖民者募集印第安人进行劳动。他们声称这种制度的目的是为了给当地土著人提供一种封建性的保护,因为土著人已被正式看成了西班牙的臣民,土著人为获得这一保护要付出劳动,殖民者应为其提供福利待遇,让他们接受宗教教义。实际上,那些西班牙主人把这些募集来的工人当成了牲畜。他们贪婪地追求利润,结果“分派劳役制”变成了强迫劳役制。

科尔泰斯和皮萨罗是16世纪初到达伊斯帕尼奥拉岛的。贝尔纳·迪亚斯随科尔泰斯来到该岛,负责记录和描写探险历程。根据迪亚斯记载,科尔泰斯身材高大,体格健壮,也许是为了保护自己一直追求的名誉,他只好秘密与女人私通,“如果他的脸型再长一点,就会显得更英俊些。他的眼神脉脉含情,但略含忧郁”。1504年他从西班牙乘船出发,到达伊斯帕尼奥拉后获得“分派劳役权”使用印第安劳力,同时被任命为阿苏阿城市议会的秘书,当时阿苏阿是该岛南海岸建立起来的两个西班牙城镇之一。七年后,他参加了征服和殖民古巴的行动。通过开矿和经营农场,他聚敛了大量财富。圣地亚哥—德巴拉科阿已是当时的都会,科尔泰斯成了统治都会的杰出公民,曾两次当选该市市长。但是行政权力所给予的地位和尊严并不能满足他那种冒险欲望。他曾两次因违约遭到逮捕,又两次设法逃脱。他与岛上好几个出身高贵的小姐有不正当关系,并且因损害了其中一位小姐的名誉,他没办法只好娶了她,尽管这样做不够体面。

1519年,34岁的科尔泰斯接受古巴总督迪戈·贝拉斯克斯派遣,率远征队征服大陆中的墨西哥。曾到过尤卡坦半岛的两支远征队回来报告了那里的险情,说那里的土著人有军队组织,还有用活人祭祀的可怕习俗,但是他们也带回了数量可观的黄金饰品,从而证明该大陆的黄金比任何一座岛屿都丰富得多。贝拉斯克斯为这次出征提供了一艘普通用船,于是科尔泰斯将他的全部财产做了抵押,又买了3艘战舰,其他船长们为他提供了更多船只。当贝拉斯克斯看到,在科尔泰斯旗帜下集合起来的人热情非常高涨时,他开始害怕他的下属会拥兵自重,从而出现尾大不掉的局面。待这位总督采取行动,驯服他的下属时为时已晚了。受命逮捕科尔泰斯的副官向总督报告说,科尔泰斯兵多人众,不可与之挑战。1519年2月10日,科尔泰斯带领11艘船组成的船队出发了。除船员,200名印第安人(有些是妇女)和几名非洲奴隶外,他还有508名士兵、16匹马和7门小加农炮。这些人中有32人带弩、13人带火绳钩枪,其余的人只有剑。

3月13日,这一小股部队在塔巴斯科河口附近登陆。迎接他们的是数千名阿兹特克勇士,他们个个手持柳条编制的盾牌,拿着投石器、弓箭、投枪或大的石刃剑。这真是一种令人生畏的阵势,但是到天黑时,田野上丢下了一具具土著士兵的尸体,而西班牙远征军只损失2人,西班牙人从这一战斗中吸取了教训。

塔巴斯科人的木制箭镞和石刃剑终究抵不过钢制的箭镞、刀剑和铠甲。在开阔地上,排列紧密的一队队塔巴斯科人,恰好成为西班牙加农炮火力攻击的靶子和那一小队骑兵冲锋杀戮的对象。尽管土著勇士战斗勇敢,但一旦小队头领阵亡或受伤,这一小队就溃退。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土著人似乎对活捉敌人更感兴趣,而不是杀死敌人。西班牙人后来才弄明白,原来他们是在宗教仪式上用活人祭祀,这种仪式使塔巴斯科人产生一种难以满足的捕捉活人作为牺牲供下一次使用的欲望。

科尔泰斯取得这次胜利后,向塔巴斯科人提出和解。一位名叫阿吉拉的西班牙人是早年远征中的幸存者,学会了土著人的语言。科尔泰斯用他做翻译,将所有塔巴斯科人的首领请来,在他的营帐前会谈。为了炫耀他的实力,他命令一门加农炮开火。贝尔纳·迪亚斯的报告中说:“轰隆一声,炮弹窜出炮管,飞行时发出刺耳的鸣叫,跃过山顶,时逢中午,四周寂静无声,炮弹的声音格外响亮。听到这么巨大的响声,印第安人个个胆战心惊。”科尔泰斯还在塔巴斯科人面前放一匹种马,而又偷偷在他们后面放一匹骒马,于是“种马奋然刨地嘶鸣,狂乱不已,眼睛凝视着印第安人,其实是望着传来骒马气味的方向。印第安人以为这匹种马是在向他们怒吼。”然后,科尔泰斯告诉塔巴斯科人,说他们已是西班牙人的臣民,命令他们放弃原来信仰的宗教。第二天,当伴随远征军的神甫们向塔巴斯科人解释了基督教教义后,就在塔巴斯科城中心举行了弥撒仪式。为了表示臣服,塔巴斯科人向西班牙人献上了食物、金饰,还有20名妇女。由于征服者曾立誓不与异教徒同居,因此这些女人接受洗礼后才被分配给各队队长。

其中有一个女子,出身贵族,儿时被母亲卖为奴隶,除了塔巴斯科语外,她还会讲纳瓦特尔语(阿兹特克人的一种语言),她将成为科尔泰斯随行人员中一位得力助手。迪亚斯是这样描绘这个女子的:她“长相秀丽,头脑聪明,举止落落大方”。西班牙人尊敬地称呼她为唐娜·玛丽娜。她做了科尔泰斯的情妇,也是他最亲密的顾问之一,不久就给科尔泰斯生了一个儿子。

从塔巴斯科出发,科尔泰斯乘船沿海岸航行四天后来到一个后来称为圣胡安德乌卢阿的地方,他现在已进入了阿兹特克王国的领地。阿兹特克人100年前在特斯科科湖中的一个岛上,建立了一个防守坚固的基地,以此为中心,他们的统治权威几乎波及两个大洋之间的各个民族。他们吸收了过去时代各种文明中的精华,建立了复杂的法律和行政管理制度,同时还发展了各种高超的技艺,掌握这些技艺的人有建筑师、石匠和手艺人。虽然他们的首都特诺奇蒂特兰建在岛上,以发达的农业为基础,但他们一直都注重军事训练。战争被看成是一种神圣的仪式,地上的战争同天上的太阳、月亮和群星之间不断进行的斗争是相对应的,人类的血是太阳神赖以生存的源泉。在阿兹特克人的神庙里,每天都有战俘、臣服民族献来的男女,被当做祭品献给太阳神,确保太阳第二天能再升起。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欧洲的转折陆》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