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日出之国

时间:2015-11-09 09:47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杨军点击:


 

大约是在735年,一种致命的瘟疫传播横扫岛国日本,达到其首都奈良,据说,有许多贵族成员与帝国朝廷的显要人物染病。显然,上天因某种原因对日本震怒了,为使上天息怒,圣武天皇宣布,他将给宇宙精神统一体的象征——伟大的佛修建一座巨大的塑像。这座塑像是全民族的任务,所有的日本人都被鼓励去帮忙,正如当时的一位编年史家所写的,甚至那些只能提供“一根细枝与一把泥土”的人。

  有一些相当难对付的困难需要克服,其中最主要的是获得日本传统的神的允许。仅仅是在200年以前,佛教进入日本,结果是在皈信者与另一些人之间爆发了残酷的战争,他们把佛教看成是对已确立的众神的威胁。最近,两个宗教和谐地共存着,可是,人们担心的是,现在对大佛的顶礼膜拜,会激怒旧有的神。

  结果是,一位名叫尚侍的受人尊敬的佛教僧侣被派往天照的圣殿,她是古代的太阳女神,所有的日本天皇都自称是她的后代。在那里祈祷了七天七夜以后,尚侍从太阳神本人那里得到了答复。在一种清晰、悦耳的声音中,天照背诵了一首汉文诗,她在诗中说,她欢迎王室的计划,因为她就是航程中的小船、黑暗中的火炬。

  在巨大的塑像及其庙宇完工以前,还要经历无数的烦乱与困难。日本西部的一场叛乱引起了皇帝的高度注意,一直到其被平定。资金短缺,而且事实证明日本金属制造工人难以胜任这项工作。最后,在八次浇铸失败以后,一个朝鲜师傅提供了帮助。这位专家用40个铜的零部件组合造成了大佛的身体,在底下的一层冷却以后,上面再加另一个部件,就这样把40个部件一个个叠起来。这项工作完成以后,365厘米高的脖子与头在经过一次简单的、极好的浇铸以后也安装上去了。剩下来只有一个问题了,就是在这个一直缺少金矿的国家里如何搞到给大佛镀金所需的黄金。749年在东北的一个省份里发现黄金被认为是获得神的赞许的一种迹象,当地政府马上运往奈良一大批黄金。

  最后成形的大佛坐在铜的盛开的莲花瓣中,高达16米,大约用铜50万公斤,皮肤与头大约共用去黄金200公斤。位于长86米、高46米的洞穴状大厅的中央,神圣的塑像在752年举行开光供养会。印度沙门菩提仙那在大佛的眼睛里画上瞳孔,给予塑像以象征性的生命,来自佛教世界的10000名僧侣与其他名人参加了这个仪式,无论从象征上还是从实质上,都标志着日本在亚洲文化中的成年期的到来。

  在那个重要事件之后,隐含着一个民族的不同寻常的发展,在有史时代仅有的微光的范围以内,从原始状态发展成发达的文化。他们的起源是不引人注目的,他们的地理环境是隔绝的,缺少自然资源,献身于泛神论的信仰不能提供伦理或哲学上的训导,或诸如此类的东西,缺少成文法,由一个皇帝统治而不是管理,他把他的崇高地位归功于编造的传说的神秘性,早期的日本仍然显示出原始性与适应天才,正是这一点成为他们的救星,并成为他们走向伟大的途径。

  例如,大佛就是给了一种起源在印度,传播到中国,经由朝鲜传入日本的宗教以官方的地位。同样地,在他们向大佛奉献的时代,日本人使用一种从另一民族借用过来的书面语;他们的政府行政机关,他们的司法体系,他们的社会组织都是建立在外国模式之上;他们的艺术与建筑是从一种伟大的大陆文化照搬来的;甚至使世界其他地区知道他们的国土的这个名字——日本,也是从汉语中派生的。

  这些都不是偶然发生的。所有这些进口货都是他们的领导人进行巨大努力的结果,他们领导着一个决心从覆盖着他们的文化迷雾中升起的民族。可是,不论那时还是那以后,正是这种日本标志使他们可以在每一种接纳来的制度上盖上印记,这是无法洗去的他们自己的印记——在那里留有他们的才华。

  日本文化生长期较之其他文明显得短暂而仓促,在外来因素尤其是中国的因素的催化下,成长得极其迅速而茁壮。就外在表现形式而言,中世纪的日本如同中国的翻版,但这些只是迷惑不了解她的真相的人,日本人很快就发展出一整套有着自身特色的文化体系,走上了与中国完全歧异的道路,其中原因极其复杂,还得从日本的初源研究起。

  与多数民族不同,早期日本人被他们岛国的环境所迫发展出具有很强特色的生活方式。他们居住在成链状分布3200公里的1000多个岛上,那是很久以前,由于巨大的火山爆发使海底地壳伸出海面,形成的一片大约3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只比不列颠诸岛大一点点。呈弧形从东北向西北,日本群岛自北极圈内延伸到亚热带地区,其距亚洲大陆最近的地点,距朝鲜大约190公里,距中国最近的陆地不少于725公里,要穿过多风暴的危险的海洋,对于古代驾驶着小船的水手们来说,这就意味着死亡。就像其他岛屿一样,四个主要的岛屿——从北向南,北海道、本州、四国与九州——都挤满陡峭的群山,高度从海拔200米直到本州中部积雪覆盖的海拔3776米的富士山。其地势是如此崎岖,以至只有16%的土地可以开垦,因此,日本居民自然倾向于少数肥沃的冲积平原。结果这些肥沃的地区成为政治权力、经济活动与宗教权威的中心。

  从一开始,日本就是动荡的地方,被活火山震撼,被地震冲击,有时对人的生命造成可怕的损失。横扫各地的夏末秋初的猛烈台风,在人口最集中的地区也最为强烈——因为这些地区主要分布在暴露的沿海地区,没有山脉作障碍物保护。在群岛的大部分地区,居民们喜爱温和的、四季分明的气候,但也容忍罕见的酷热或寒冷。充足的降雨和乡间纵横奔腾的银色的溪流提供了大量的水源。山脉都覆盖着森林,是自然生长的樟树与紧紧附着在山坡上的柏树,春季的河谷里总会突然漂满了它那盛开的花朵的艳丽色彩。

  太平洋上吹来的湿气浸润着多山的岛屿,除了少数例外,列岛上青山叠翠,山花如繁锦般铺缀于其间,这与大陆上的风貌是不同的,怀着敬畏的心情注视着远远的在距海110公里以外升起的群山,日本人早就体验到一种狂喜与对他们自然环境的持久的热爱。

  当他们的社会开始形成的时候,他们把自己的领土命名为“千秋新稻穗之国”或“盛产芦苇平原之国”,同时,赠予一些他们的神祇以如此消遣性的称号,如“像树上盛开的花朵一样的公主”。

  尽管日本群岛至少早在公元前10000年就已经有使用粗糙的打制石器的人居住,但直至公元前8000年以后一种具有可辨识的文化的人群才在群岛上出现。他们的起源可能永远是个谜,一些可能是从北亚迁来的,另一些可能是从东南亚沿海地区甚至是东方极远的玻利尼西亚向北迁来的。

  对于一种石器时代的人群来说,他们显然复杂化了。后来他们的文化被称为jomon——即绳文式文化——用扭曲的纤维束压在他们手工形成的陶器的湿陶坯上,以做出精美复杂的图案。绳文式文化在内地山区以狩猎为生,在沿海以捕鱼、收集水生贝类动物为生。在捕猎鹿与野猪的过程中——这是他们特别喜爱的运动——他们发明出一种簿片弓。他们把树干中间挖空以制成独木舟,在沿海岸的水域作冒险的航行。聚集为小的群体并定居在他们为求保暖与安全而建筑的半地下式小屋中,绳文式文化的人民呈现出最典型的原始的家庭生活——他们甚至已将狗作为宠物。很可能的是,绳文式文化时期与埃努人到来的时期巧合,在某史前时代,有着令人费解的起源的埃努人迁到北方的北海道岛,并从那里迁入本州的部分地区。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伊斯兰的脚步》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