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驯化自然

时间:2015-11-18 12:37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赵沛林点击:


 

拉万斯山谷中的贝达营地,一直是游猎部落穿越南约旦砂岩山区时首选的中途站。这是一处值得选择的地点:地处一片广阔的坡地,俯瞰着延伸向西部的干涸河床,这样就给人们提供了一片很开阔的视野,可以方便地看到可能的猎物或敌人。水可以从附近的石头水池中取来,这水是从高于营地400米的山崖中的永久山泉中涌出的,而山下的低地又能提供充足的植物食物和野生动物。就这样年复一年,小群体的猎人们都愿意在这里站脚,他们清除掉灌木丛,用陶土压实松软多沙的地面,然后盖上临时的居所。由于周围的村落要不停地搜寻所有的食物,大约一个月左右这些猎手就得放弃这个营地,向新的草地进发,所以没有必要建立更巩固的地基。过了一两个季节后,这个过程将重复进行,浆果和植物也会重新出现,同时下一群来访者也会到来。

几个世纪以来,贝达一直是人们的一个暂时通道。然而,将近公元前7000年时,山谷中的这种情况开始发生了变化。由于某种原因,那些开发这处平地的游猎民开始长久地居住在这里了。在原来的临时茅屋基础上兴建起一片片的圆形住房。这些房子的地基都深入地面半米之深。房子建得很坚固,周围竖着结实的木头骨架,用灰泥抹成的石头墙来加固。房顶先用陶土抹好,又盖上茅草编织的屋顶。这显然不是短期居住的房屋。这种坚固的结构是为了成年居住而设计的,陶土的屋顶能够承受雨季的考验,而下陷的屋底则能保证在寒冷的冬季中屋子里是温暖的。

这些游猎民实在是太谨慎了,以至于根本不想成为这里的永久居民,因为这里经常有干旱、地震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自然灾害发生。此外,他们一定是清楚地意识到了他们这种坚固房屋的致命缺点:每间房子由原木围成的房屋骨架频繁地引起火灾,经常导致刚刚建起的村庄大面积地遭到毁灭。然而也正是这种灾难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线索,让我们理解为什么山谷中的生活会发生突然的变化。

当火灾发生时,便会有这样的情形,房木被烧焦,呼呼折断,房顶崩落,屋墙坍塌,房子的主人相携逃出,不得已丢下两篮子珍藏已久的粮食。这些篮子的一个碳化的小碎片保存在废墟下面,9000年后,这就成为揭示贝达秘密的证据。当这个小碎片被挖掘出来,并成了现代科技的研究焦点,被仔细分析的时候,人们发现篮子里曾经装过麦子。这对于麦子本身并无什么特别的意义,当年是野生的植物在生长,而今这些野生植物仍然在生长。然而这些谷物不同的结构和大小,暗示着曾经发生过多么重大的生物进化过程。这些变化是贝达人种植庄稼的结果。谷物被种植在山谷中肥沃的土地上,被附近的泉水浇灌着,这样人们就有了固定的粮食来源。游猎民们没有必要为了寻找新鲜的饲料草而放弃这片山谷。这时就有必要建筑永久的住所了,并在每次烧掉后重新修复它。也就是说,这时的拉万斯山谷已经产生了农业。200万年来,人类一直在到处游荡,以可能采集到的野生植物为食物。但像贝达那样的村庄结束了所有这一切。整个中东地区类似这样的定居点正在发展,并不容置疑地蔓延开来。同时其他的狩猎-采集者群落经过不断努力,也相继掌握了农业的内在机理:农作物的播种及收割,还有饲养驯化了的牲畜。表面上看来,这几千年改变世界面貌的变革似乎很简单,这些互无联系的人群开始相互结合成稳定的群居部落,散布在地球上的每个坡地、草原、平原上。

这并不是一个突然的变革。人们最初的一些习惯消除得非常艰难且缓慢,那些狩猎和采集的古老方法始终影响着人类新的生活方式。然而,人们的生存模式正在不可逆转地改变着。为了将自然同人们的愿望联系起来,早期的农民所作的努力远远超过单纯地增加农作物的产量。他们给了自己一个活得更安全、寿命更长的机会,那就是尽量防止种庄稼的失败以及各种自然灾害。现在他们有自由选择居留地的权利,他们开创、建设自己理想的领地,享受着财富并不断地创造财富。简而言之,这时的人们已经掌握了一些把握自己命运的措施,尽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失去了与原先游猎生活相适应的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上的自由。就这样人们体会到了这种稳定生活的好处,几乎没有人反对这种生活方式,随之而来的就是这些定居的农业人口的稳定增加。昔日的小村落发展成了城镇,城镇又扩展成为大城市,大城市又逐渐成为领土的政治中心,最终建立了帝国。这时,像我们今天所认识到的人类文明的基础已经建立起来了。

10000年前,覆盖地球的冰川收缩到地球的南北极,世界变得越来越适合生命的发展,随着气候的转暖,植物生长得茂盛起来,动物家族愈发昌盛,人类也急速地繁衍起来。到公元前8000年为止,地球上的人口大约在500万到1000万之间,这时的人们大多已掌握了发达的狩猎-采集生存技巧。他们成群结队在山野当中穿行,定居在食物充足、可供他们日常需求的地方,当食物枯竭的时候,他们就会离开,继续寻找新的居留地。他们清醒地知道自然的再生产的循环过程,像生老病死以及四季轮回。他们非常清楚他们的地理情况,也知道在一年中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最容易收获谷物、可食的根茎和果实,知道何时何地最适合打猎。尽管每个人所能分到的食物有限,但整个群体的生活资料还算充足,人们的生活还算安定。捕获的动物调剂着主体为植物的饮食结构,也补充了人们的营养,人们能将谷物磨成粉做成面包,并且认识哪种植物能治愈伤口,哪种植物能治疗疾病。

然而冰川的融化扰乱了世界已经建立的秩序。尽管人们已具备狩猎-采集的技巧和知识,他们的最佳生活方式仍是25至30人的小群体群居。随着人群的增大,越来越难以管理,获得充足的食物也成了难题。当群体的人数变得过多时,同一群落的人就被分成近似家庭的单位,分散开来去寻找新的狩猎-采集领地。只有当人口数量相对较少,且土地可以随意利用时,这种生存方式才可以维持。在富饶的地球上,人类在不断增长,再加上原来是陆地的大片地域,像地中海、黑海,还有后来的北海,都被升高的海水所淹灭,于是那里的居民也不得不奔向内地去寻找开发新的生存地域。不断增加的人类开始争夺富饶肥美的土地,这时考虑一种新型的人类生存法则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最先做这件事情的是中东的狩猎-采集者。在这里,从地中海吹来的湿润的风向东吹到肥沃的新月,这条丘陵在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汇入波期湾前,从约旦到小亚细亚弯成拱状,在湿润的风的滋润下,肥沃而富饶。这是一片很好的狩猎地:山岭上部野羊和野山羊有很好的生存地域,山岭的下部直到谷底到处都是绵羊、羚羊、野牛和驴的活动范围。高处的山坡上,茂密的森林里繁盛地长着栎树、刺柏、山楂树、野梨树。更重要的是,在这些地方有良好的光照和充足的季节性雨水,大片的土地上覆盖着葱郁的野生牧草,有些地方甚至绵延几千公顷。

这是一片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的富饶土地,一些小群体的游猎民欣喜地在这里建造营地,他们把营地建造在突出的悬崖下,舒适的山洞中,或者住在用树枝搭成、地上铺着树叶和杂草的棚屋中。渐渐地,人们懂得了这片土地物产丰富,至少可供人们永久地居住,于是这些粗陋的营房逐渐变成了坚固的木房,并接连在一起。这片土地上繁盛的植被盛产野生谷物,有大麦、良种小麦,这种小麦有很高的质量,比现在的面包粉含蛋白质高出50%,每公顷土地能收获800公斤左右小麦。在谷物成熟的三星期里,一家人用他们结满老茧的双手摘下谷穗,或者用石头打磨成的镰刀割断麦杆,采集够一年用的谷物并要有部分剩余。

这种大自然的馈赠几乎不可能减少下去,因为这些野生谷物的繁殖力实在是太强了。每粒种子包裹着有尖头的外皮,外皮表面长满了倒生的绒毛,尖头上还有几根坚硬的芒刺。深秋之时,谷穗成熟,谷粒散落,随着微风吹拂,这些种子像飞蓬一样四处飘飞,落地时钻进土壤,它们的绒毛将自身固定住,任何的刮风下雨引起的微小扰动都会使种子更加深入土壤。炎热干旱的夏天种子处于休眠状态,直到冬雨来临,将种子更深地冲进土壤,下一个季节种子就会萌发生长。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人类的文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