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普鲁士的崛起

时间:2015-11-18 12:39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18世纪最引人注目的会面当属伏尔泰和腓特烈大帝的相逢。法国作家伏尔泰是启蒙运动时代欧洲最杰出的人物。在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大帝的一再邀请下,他终于来到了普鲁士首都柏林,并与其高贵的仰慕者会晤。作为这个时代的两位传奇人物,宾主双方都清楚地了解他们所处的地位。腓特烈大帝对政治改革表现出很大热情,并且想在文学上一展才华。他视自己为“哲学家国王”,认为在自己身上体现了古代的理想主义精神。伏尔泰并未被这些虚假的谦逊言辞所蒙蔽。他了解其对腓特烈的拜访只能提高普鲁士宫廷的国际声望,同时增加对王室的赞誉。在他们书信往来之初,腓特烈致函伏尔泰,“我发现你的著作奇妙无穷”。伏尔泰的复信是令人满意的。伏尔泰表示,“相信我,唯一真正的好国王就是像你这样的君主。他们教育自身,了解人类,热爱真理,并且憎恶迫害和迷信。”

1750年夏,腓特烈在登基十周年之际迎来了一个光辉的时刻:伏尔泰最终决定定居于普鲁士。伏尔泰在普鲁士的初期生活仿佛是一首田园诗。他或是同腓特烈在王宫彻夜长谈,或是无忧无虑地出席音乐会、参加知识界精英举办的宴会,并同他们进行富有成果的协作。腓特烈本人希望伏尔泰做他的御用文人。伏尔泰除了要为王室编纂文学、历史和政治方面的书籍,还要帮助腓特烈提高其散文写作水平。

但是蜜月很快就结束了。伏尔泰致信在法国的外甥女:“我亲爱的孩子,这里的天气变得越来越冷。”因伏尔泰与当地一位银行家卷入一起法律纠纷之中,在财政方面他已深陷困境。但更糟的是,他同其保护人的关系已经恶化。他在另一封家信中抱怨,“这里绝对没有信息来源,有的只是大量的刺刀”。

这时伏尔泰已同柏林研究院彻底决裂,因为这些御用文人只会为腓特烈的统治歌功颂德、粉饰太平。此后伏尔泰写了一篇尖刻的讽刺作品抨击腓特烈钦命的研究院主席。腓特烈对此大为恼火,他毫不留情地谩骂伏尔泰,称伏尔泰是一个卑鄙无耻的拙劣作家。同时他命令刽子手把伏尔泰的讽刺小册子当众焚烧。伏尔泰对此极为愤慨。以前腓特烈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开明的自由主义君主,并且宣称在其登基之始就废除了书报审查制度。现在腓特烈的所作所为彻底撕毁了他的假面具。彻底失望的诗人打起行装,动身返回巴黎。

但是未等伏尔泰返回祖国,在法兰克福,伏尔泰被腓特烈的爪牙拦截并逮捕。他被指控偷窃了一本国王亲做的诗集。五个星期以后,普鲁士政府终于允许伏尔泰归国,但是他必须付清关押期间的膳宿费。回顾同腓特烈度过的两年半时光,伏尔泰对腓特烈作出了如下判断:“他是现存的一个最不诚实的人,最伟大的天才就是像男仆一样撒谎。”

也许伏尔泰出于受伤害的自尊对腓特烈作出了以上评价,但是伏尔泰已准确察觉到腓特烈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腓特烈曾谈及要把普鲁士变成一个进步而开明的现代国家,但同时他又像罗马皇帝一样行使其专制权力,并且煞费苦心地对政府机构中的每一个部门加强控制。

腓特烈登基之时正值一个充满变化的时代。此时普鲁士正在为即将到来的重大变化作好准备。而腓特烈本人要亲手把普鲁士从一个贫困的德意志小邦变成欧洲令人生畏的军事强国。但他并非是在一张白纸上描绘这张蓝图。远在他出生之前,普鲁士的转变过程已经开始。

腓特烈继承的王国仅历经两代国王。在17世纪中叶,德国是几百个独立邦国的联合体,称为神圣罗马帝国。在名义上,法国、波兰之间的大片土地都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疆域,而奥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一直统治着这个庞大的帝国。但是其霸主地位不断遭到来自各邦的挑战,到三十年战争后,分裂的诸邦终于正式拥有了自治权。

腓特烈大帝的曾祖父腓特烈·威廉,是霍亨索伦家族的公爵、神圣罗马帝国的布兰登堡选帝侯。他在神圣罗马帝国北部拥有许多块分散的领地。这些领地相距遥远且毫无联系。它们大多是通过战争、外交和联姻的手段攫取的。布兰登堡选帝侯领地的古老中心地带是一片环绕柏林的沙质平原,它距东普鲁士的最东部边界有700公里之遥,而波兰王国的一大片领土把它同东普鲁士分离开来。在布兰登堡以西还分布着几处小块领地——克累弗、马克和拉文斯堡。其中克累弗至荷兰阿姆斯特丹的距离远远短于其至柏林的距离。

“大选侯”腓特烈·威廉开始把这些零散领地连接成一个统一的国家。他希望在这个统一国家中建立一套中央集权的政府体制,并且不断加强各地区间的联系。1701年大选侯之子腓特烈三世迫使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承认布兰登堡王国,这样腓特烈三世加冕改称腓特烈一世,成为在普鲁士的国王。这一措词是明智的,因为西普鲁士尚在波兰的掌握之中,所以腓特烈一世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普鲁士国王。然而在神圣罗马帝国范围内,一位布兰登堡国王将有权分封贵族,这一事件具有重大的意义。对哈布斯堡家族而言,此举是为维护自身利益而作出的一种有利选择。

腓特烈一世之子1713年继位,称腓特烈·威廉一世。他表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统治风格,继续扩充和完备军队是其施政的侧重点。当时许多欧洲君主严重依赖外国雇佣军,结果造成许多消极影响。腓特烈·威廉一世摒弃这种作法,他逐步建立了一支以本国士兵为主的军队。他实行征兵制以解决兵源问题。他规定每一个行政区域的所有农民必须在军队中服役两年,之后根据国家的需要随时听候调遣。而军队中的军官则由普鲁士贵族或容克担任。对贵族或容克而言,在军队中任职既是一种传统又是一项职业。至1740年腓特烈·威廉一世去世时,普鲁士军队已扩充至8万人。其人数与相邻的奥地利等同,而奥地利的领土面积是普鲁士的10倍。

然而腓特烈·威廉一世并非单单依靠数量优势。他决心塑造一支充满战斗力的军队,这支军队要成为欧洲纪律最严明、效率最高的武装。这样在腓特烈·威廉一世的努力下,严格的规章条例支配了普鲁士军队军事指挥、着装和训练的每个方面。普鲁士军队操练时按整齐划一的步伐行进,这一前所未有的场面令外国人称奇不已。这一精心的改进要归功于一位普鲁士陆军元帅。他意识到如果一支军队类似一台超人的嗜杀机器一样同步前进,那么它会给其对手造成莫大的心理压力。在这样的操练下,普鲁士军队不仅行进时合着拍节,像一只多头动物;而且他们卧倒、瞄准、开火及重新填弹时也合着拍节。同时应该感谢普鲁士的另一项发明——铁质推弹杆,这一装置使射手在单位时间内可以射击两次,而他的对手则只能射击一次。

通过训练,普鲁士士兵均保持相同的姿态,并按一致的步伐行进,同时其外表也尽可能地保持同一性:士兵发辫的长度必须一致,胡须要修剪成规定的式样。凡是连鬓胡须的形状或长度不合标准的士兵,都要用黑颜料来弥补这一不足。

腓特烈·威廉一世对规章制度的热情扩展到了民事生活领域。他建立了一个中央行政机构——“总管理处”,其职责是把王室的决定变成书面指令和政策,同时严密监督其贯彻执行情况。

腓特烈·威廉一世的王后索菲亚是德意志汉诺威王室的公主、英国未来的国王乔治二世之姊。1712年她诞育了一位王子,即未来的腓特烈大帝。腓特烈·威廉一世尝试以同样精确的方式来管理这个小男孩的生活。他对儿子的早期教育进行了系统的安排。小王子每日照本诵读祈祷文,穿朴素的军装,睡于一张小床上,并且按照一张详细的时间表学习和锻炼身体。当小王子达到适当年龄时,他陪伴着腓特烈·威廉一世视察军队,并旁听国王同其军事将领的秉烛夜谈。

腓特烈·威廉一世欣赏斯巴达式的清教徒生活,然而索菲亚王后的兴趣与国王迥异。她热爱艺术,同时爱好音乐、扑克牌游戏以及其他社会娱乐。小王子在其母亲影响下,喜爱吹奏长笛、阅读小说;同时他厌恶炮火且不善骑术。国王为此心神不宁,坐立不安。他对妻子大发雷霆,指责她把儿子培养成了一个懦夫。他痛惜儿子在无聊的爱好上倾注了无限的热情,而没有把精力专注于男子汉的事业上。

为了让儿子改邪归正,国王对他进行一系列的公开羞辱。国王强迫儿子进餐时坐在末席,并且在来宾面前踢他、打他。一次,国王在众目睽睽之下,拽着儿子的头发把他拖走。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