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角逐非洲

时间:2015-11-23 10:35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徐家玲点击:

1856年5月25日,一个消瘦的苏格兰中年人被非洲挑夫抬着来到葡萄牙属莫桑比克的小镇克利马内。他发着高烧,因几个月来受慢性痢疾和周期性发作的疟疾的折磨而异常虚弱,他跪下来祷告,感谢上帝使他能活着完成这一有纪念意义的旅行。在长达20个月的步行、间或借助于牛、驴和独木舟的旅行后,大卫·利文斯敦博士,作为非凡的传教士及探险家,成为第一个横穿非洲大陆的欧洲人。

利文斯敦自大西洋岸的葡萄牙属安哥拉的卢安达港出发,勇敢地横穿非洲,行程近4000公里,在赞比西河流入印度洋的入海口北岸结束了这一旅行。途中,他击退了武装士兵的袭击,平息了挑夫们的叛变,他的一只眼睛几近失明。他目睹了主要由阿拉伯商人操纵的兴旺的非洲奴隶贸易:阿拉伯人从非洲内地买出大量非洲人,卖到北部或印度洋彼岸的穆斯林统治区。并且,他穿越了非洲腹地大部分地图上从未标识过的地区,详细记载了他的许多地理发现,其中包括一个伟大的世界风景奇观:被非洲人称作“雷烟”的巨大瀑布,利文斯敦为表现不列颠至高无上的权力,将其命名为“维多利亚瀑布”。

12月,当利文斯敦回到不列颠时,发现他已被誉为民族英雄,他所作的关于这次旅行的第一手记录改变了当时英国人对非洲的普遍印象。《伦敦周刊》1856年12月评论:“欧洲总听说南非中心地带是极度寂寥、寒冷而且贫瘠的,毒风掠过,蛇群出没,而且只有一些散居难驯的野蛮人部落四处流浪……但利文斯敦先生发现他站在一片高地上,这里种满果树,其地形复杂多变,有极完善的河道灌溉网络。”更使人感到新奇的是,利文斯敦强调了他要在精神传播领域和商业贸易领域向非洲挑战。他在全不列颠各地向聚集起来听他演讲的专注的听众宣传的“福音”,完全是世俗性的:在非洲的传教工作只有与商业计划齐头并进才能获得成功。同时,他极力主张,基督精神与商业是文明的源泉。

利文斯敦是在1841年第一次到达非洲的。当时,他被派驻于不列颠“开普殖民地”北部前沿的传教站。在几个月内,他开始确信,劝说当地居民皈依基督教并不是最重要的工作,于是开始计划到欧洲人从未到达过的非洲的未知地区探险。对药物知识的学习在利文斯敦的传教训练中占很大比重,他认为自己的责任不仅在于给非洲人民带去基督教,还应包括药物和现代科学能提供的物质帮助。他的观点在许多方面都太超前,竟然要求政治家们在制定不列颠对非洲的正式官方政策时要有责任感;但他的建议要求英国人的责任要广泛扩展到不列颠岛之外,这一观点对于帝国主义“主宰”殖民地的价值观念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而殖民主义正是以这种观念为基础的。

1807年不列颠曾单方面废止了跨越大西洋的非洲奴隶贸易,并于1833年在它的殖民地释放了奴隶。对于利文斯敦所揭露的仍在非洲继续进行的奴隶贸易活动感到大为震惊的传教界人士,现在发起了把“文明之光”带入非洲大陆的探险活动,这片大陆被当时的人们公认为“黑暗的大陆”。野心勃勃的商人利用这个机会寻找新的贸易机会。冒险家们逃离西方社会习俗的种种限制去追求未知的一切。但是,没有政府的支持,对于非洲的殖民化进展得很缓慢。然而,一旦私人公司迈出了第一步,政治家们就不得不支持,欧洲人对非洲的介入逐步形成了一种趋势。在19世纪最后20年里,对非洲土地和财富的掠夺呈现出一种欧洲纸牌游戏那样的排他特征:因担心他人会乘机大捞一笔,没有一个游戏者敢离开桌子。

到1900年,4600万平方公里的非洲大陆,90%以上都被欧洲列强瓜分,成为殖民地或势力范围。就占领的土地面积而言,法国和不列颠是主要的帝国领主,其次是德国、比利时和意大利。只有东部埃塞俄比亚和西部的利比里亚保持着独立,没有被欧洲人控制。“灾难的太阳在西方升起,”一位非洲诗人写道,“基督教的灾难像乌云一样降临。”

在利文斯敦进行其英勇旅行的19世纪中叶,非洲只有两个地区在较大范围内成为欧洲人的殖民地:一个是阿尔及利亚,1830年被法国占领;另一个是开普(即后来的南非),不列颠帝国于1806年从荷兰殖民者手中夺得它,目的是保护它在东方日益发展的帝国海路交通。在阿尔及利亚,约有17万白人殖民者,大部分是西班牙人、意大利人或马尔他居民。差不多有相同数量的白人居住在非洲大陆的另一端,他们大部分曾经有一些财产,甚至比较富有,但后来因破产而成为穷苦的农民。另一支值得注意的白人群体是居住在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的约3000葡萄牙人。

在非洲西海岸,法国人和不列颠人在沿海地区零零散散地建立了一些欧洲贸易移民区,但这仅是少数白人殖民者的家,其中多数建于18世纪,即跨大西洋奴隶贸易的全盛期。后来,商人转向出口棕榈油、菜籽油和木材。还有三个几乎全由解放了的黑奴组成的殖民地:其中有位于塞拉利昂的弗里敦,1801年成为不列颠殖民地;位于加蓬河口的利伯维尔,1849年由法国人建立;以及独立的利比里亚共和国,1821年由美国慈善团体创立。

不列颠强大的海军控制着海岸线,但它设在西非的海军基地主要是为了对付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的、但已大大减少了的非洲的奴隶贸易,并且保护商业贸易事业。但是西部非洲所有的欧洲移民都在近海岸占领区内居住,只有在塞内加尔,外国势力企图伸展到内陆——法国人对塞内加尔河谷地进行了一系列征服活动,并且强迫当地居民种植出口农作物。

在东非,阿拉伯人同非洲土著居民抵抗任何来自于欧洲的侵略。约公元1000年,在东非沿海地区占统治地位的伊斯兰教的影响,使这里发展起了一种被称为“斯瓦希里文化”的非洲—阿拉伯文化。16世纪初,斯瓦希里人在沿海的贸易中心曾被葡萄牙人所控制,这些贸易中心将非洲内陆运来的黄金、象牙和奴隶运抵印度洋彼岸。但是这些葡萄牙新殖民者在向赞比西河下游以远地区进一步发展过程中受挫,只在莫桑比克省建立了脆弱的控制。

17世纪中叶,斯瓦希里人依靠阿拉伯半岛南部的阿曼的军事援助,企图不惜一切代价驱逐葡萄牙人,但结果是他们被更强有力的统治者所征服。到19世纪20年代,阿曼的阿拉伯人控制了北起肯尼亚,南至坦桑尼亚的大片原属斯瓦希里人控制的沿海地区。他们的到来预示着印度洋上奴隶贸易额的巨幅增长。1832年,握有全权的阿曼苏丹赛义德·宰德把首都从阿曼的马斯喀特迁到气候温和的桑给巴尔后,这种增长更加势不可挡,且更引人注目。

在赛义德·宰德统治期间,每年约有数以10万计的东非人被卖到海外各处成为奴隶,同时还有另一些东非人被送到桑给巴尔从事丁香的种植。结果,反对奴隶制的分遣舰队(其中主要是不列颠人)在大陆东部沿海地区日益活跃。1856年赛义德·宰德去世后,桑给巴尔被纳入不列颠的统治之下。

此间,欧洲人很难成功地深入非洲内部。由于赤道地区恶劣的地形和气候条件,更重要的是疟疾和黄热病这类地方病的阻碍——这些地方病经常使许多没有免疫力的传教士、探险家和贸易商致死,欧洲人的内迁势头经常被阻止。欧洲殖民者在世界其他地区,甚至在中美洲也未曾遇到过此种难以克服的困难。尤其重要的是,非洲的土著部落势力,特别是位于西非的土著部落的抵制,迫使白人移民者把自己限制在沿海圈出的居住区内。与欧洲人的普遍认识相反,中非居住的不是没有法纪的野蛮人组成的游牧部族,而是组织良好的、拥有足以抵抗外来入侵的政治和军事力量的人民。

在非洲西海岸,欧洲移民的存在和他们在贸易中获利的多少,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怎样同非洲的统治者维持良好的关系,这些统治者要求一定数量的税收和贸易优先权,作为他们给予白人帮助的交换条件。甚至在18世纪的奴隶贸易中,西非人都控制着商业的主动权,他们要求欧洲人留在海岸上等候他们传送战俘。他们用奴隶交换欧洲人手中的枪炮,当奴隶贸易缩小到只能通过小规模非法运输进行的时候,他们仍能开发自己多样的自然资源而不依赖欧洲经济。19世纪中叶,法国沿塞内加尔河向上游地区的进犯被穆斯林改革者阿尔—哈吉·奥马尔制止。不列颠出现在黄金海岸的北部和东北部,逼近了达荷美和阿散蒂这两个强大的国家,当时两国的人口已经达到百万。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殖民时代》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