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中东的变迁

时间:2015-11-30 10:42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汤卓勋点击: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出自于高加索山脉北方的这座切尔克斯村庄,或者至少,奥斯曼的世代苏丹是这样认为的。许多世纪以来,这些苏丹把肤色美丽的切尔克斯人抓来或买来做自己的妾。的确,在20世纪之初,苏丹阿卜杜尔·哈米德二世就维护着这种有200名左右宫女围侍在身边的制度。1909年夏天,这些切尔克斯村民们惊讶地收到奥斯曼政府的通知,请他们去把自己的女人领回来。这种事情并非切尔克斯仅有,在整个奥斯曼帝国,报纸上都刊登着广告,请那些有女儿或者姊妹在他人府上的人,由政府支付费用,到伊斯坦布尔认亲。

这并非意味着阿卜杜尔想改变一下他祖上留下来的妻妾制度,也不是他从此养活不起这个大家族,更不是已经66岁的统治者对性产生了厌烦。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这位苏丹在4月29日被推翻了。这本身已不再是什么新闻。从第一代的奥斯曼一世在1300年开始掌权起,33名掌握统治权的奥斯曼苏丹中,就曾有10人被推翻。但是,权力总是会保持在另一个苏丹手里。可是现在,当一群衣衫褴褛的切尔克斯人,等在伊斯坦布尔陶普卡皮宫殿之外准备认亲的时候,主持会议的官员并非代表即将上任的苏丹实施管理的人。他是一名国会代表,联盟大会委员会的成员,或者就是伊斯坦布尔市民们所说的“青年土耳其党人”。

随着阿卜杜尔·哈米德的被废黜,奥斯曼的苏丹君主制实际上结束了。其他苏丹可能会续任,但只不过是个象征性的傀儡领袖。从1909起,是“青年土耳其党人”开始统治奥斯曼帝国,在持续了六个世纪专制统治后,代之以代议制的政府管理。但是,这种代议制的统治也是短命的。1918年奥斯曼帝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国家便分崩离析了。一系列民族国家在奥斯曼帝国留下的瓦砾场上出现,不同利益的纷争为未来的中东奠定了雏形。在这些国家里,独立呼声最高的莫过于土耳其共和国。在后来的十年里,奥斯曼帝国的这个最后残余经历了西方化和工业化,这一发展最终清除了苏丹制,权力由穆斯塔法·凯末尔执掌,他后来被称为凯末尔·阿塔图尔克,即现代土耳其之父。

公元16世纪和17世纪初,处于鼎盛时期的奥斯曼帝国,似乎是天下无敌。它的领土围绕东地中海,形成了一条从阿尔及利亚到希腊,及与奥地利接壤的巴尔干国家的完整的链条。黑海成了奥斯曼的内湖,奥斯曼的领土沿着红海和波斯湾向阿拉伯半岛的两侧延伸。帝国包括许多种族,有斯拉夫人、阿拉伯人、犹太人、亚美尼亚人、库尔德人和希腊人。但是,在其中心部位坐落着安纳托利亚半岛,这才是土耳其人的本土。

如果横跨连接黑海和爱琴海的海峡,安纳托利亚几乎与欧洲接壤。在这条战略航线的欧洲一侧,博斯普鲁斯海峡拓宽为玛摩拉海,伊斯坦布尔城则成为奥斯曼苏丹们豪华的宝座。奥斯曼政府就是在这个繁华的首都里左右着那些被统治民族的命运。苏丹所拥有的权力具有专制性,但这种专制权力是缓缓渗透到整个帝国的,因此管理上更具区域性,整体性则较弱。理论上讲,国家几乎拥有所有的耕地,并从其农产品中征收十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税赋。然而实际上,这些收入很多都留给了以苏丹名义治理地方的那些显贵们,他们则在战争期间提供兵力和武器装备。强大的行业公会依靠政府授予的地位,在城镇里起着与政府相同的作用。对于帝国的大多数人来说,伊斯坦布尔所颁布的那些苛刻规定,对他们日常生活秩序的直接影响相对小得多。

帝国的人口十分有限,17世纪初,大约只有3000万人。但是,若是用兵得当,这些已经足够了。苏丹也有上帝的威权,也就是说,他的臣民中绝大多数是正统回教徒。穆罕默德现世的和精神上的继承者哈里发,是被宗教神圣化的领袖。从1517年起,这个头衔由苏丹自己拿了过来。当地区性压迫过深而接近于反抗时,人们便会发现,他们对地方管理者的痛恨要比对苏丹的痛恨强烈得多。

到了1800年,奥斯曼帝国明显出现裂痕。在17世纪末一系列战役的惨痛失败中,它沿着北方边界的领土都输给了奥地利和俄国。一个世纪过去了,更悲惨的外辱再次袭来,俄国沿着黑海的北岸夺走了奥斯曼人的全部领地,并成功地逼迫奥斯曼人接受一种耻辱的承诺,即允许沙皇在伊斯坦布尔保护基督教徒的利益。帝国只得退步固守,各省纷纷造反,军队无力抵抗,官僚机构也腐败堕落。欧洲翘首以待它的崩溃。

西方政治家把奥斯曼蔑称为“欧洲病夫”,但它只是气息奄奄,尚未僵死过去。19世纪初的几十年里,精力充沛的苏丹穆罕默德二世实施了一系列军事和行政的改革,要把帝国建得能与西方抗衡。改革的最显著结果,是摈弃了传统的穆斯林头巾,换成了样式统一的红色土耳其毡帽。这种毡帽没有帽檐,所以虔诚的回教徒在祈祷时依旧可以使前额触到地面上。

然而,奥斯曼领土继续被蚕食,改革并没有起到什么防护作用。1830年,阿尔及利亚归于法国人。两年后,反叛的基督教徒在欧洲势力的援助下,建立了独立的希腊王国。经过动荡的10年,到了1840年,埃及终于出现了自己的统治者,只在名义上还属于奥斯曼帝国。

穆罕默德二世的继承人并没有去拯救灾难深重的奥斯曼帝国,他们多数人都更关心自己的享乐,很少过问政治。他的儿子阿卜杜尔·麦吉德就是一例。麦吉德倾其财产去修建一座有300个房间的道尔玛巴赫宫,光是装饰物就耗用了近14吨金箔。阿卜杜尔·麦吉德的继承人阿卜杜尔·阿孜,更以其荒淫无度而著称。在他的暴政之下,奥斯曼帝国欠下了2亿英镑的外债,这个苏丹却在宫殿的地下室里玩着打仗的游戏,或者穿堂入室地捉鸡。

然而,尽管苏丹挥金如土变着样地奢侈,一个渐进的改革过程还是在逐步稳定地强化着奥斯曼社会。最初的改革是从1839年的雷希德的改良运动开始的(雷希德是当时奥斯曼外交大臣、驻法国大使,他提出的改革建议被苏丹麦吉德接受,历史上称之为“御园敕令”——译者)。帝国的管理者们发布了一系列改良措施,旨在使帝国实现现代化并巩固中央政权。

为了创建一支庞大的常备军,征兵开始了,约有30万人应征入伍。组建这支军队不仅为了战争,也为了平时维护国内秩序。省级政府都被取消,一个在全国普及教育的制度建立起来,用以培养新的军官和公职人员,还制定了适用于所有帝王臣民的法律。

然而,某些方面的改革并不充分,由此引发了一场地下政治运动,对帝国的未来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尽管受到官方的禁止,“新奥斯曼党”还是从1860年的一个小秘密组织最终发展成为得到整个帝国支持的极具影响的运动。其支持者中,许多人都认为苏丹的专权违反了穆斯林神学。他们赞同的是传统伊斯兰教义中的人人平等,并倡导建立代议制的国会以限制统治者滥用权力。大部分有着西方观念的公职人员也呼吁按欧洲人的做法使社会更加自由开放。不管人们之间有多大的差别,新奥斯曼党人都团结在一个信念之下,那就是只有对统治者的放纵采取控制,建立起实行代议制的国家组织,帝国才能生存下去。

1876年,改革的时机来到了。帝国为了扶持改良(也为了补偿苏丹宏伟的奇思异想),曾从西方大量举债,现在则外债缠身,濒临崩溃,甚至连利息都支付不起。欧洲人被这种现状惹火了,要求立即采取行动。当新闻记者报道了奥斯曼军队野蛮镇压在保加利亚发生的民众谋反事件后,欧洲人的对财政的不满转变成公愤。基督徒几个世纪积攒下来的愤懑,一时间都迸发成对土耳其人的极端仇恨。英国政治家威廉·格拉德斯通诙谐地把这描述成“人类最大的违背人性的标本”。基督徒的生命和财产都受到威胁,西方银行家和人道主义者们都认为,奥斯曼帝国不能再由现政权统治了。伊斯坦布尔召集了一个会议,欧洲各方势力的代表聚集一堂,共同商讨起他们所说的“东方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战乱中的世界》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