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印度独立运动

时间:2015-11-30 10:44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 刘洪丰点击:


 

1919年4月13日,在印度旁遮普省的阿姆利则市,包括男女老少10000名群众在内的队伍结队行进在通往高墙环绕的扎里安瓦拉·巴格广场的狭窄街道上。其中许多人是来参加政治集会的,但也有许多人是来观看这座城市每年一度的赛马会的,他们跟着这帮集会群众完全是出于好奇心理。但在那些来自外地的人中几乎没有人知道这次集会是非法的。

三天前,阿姆利则已经发生了一些反对英国侨民和抢劫其财物的暴力示威活动。镇公所、电报局、一座英国圣公会教堂、一所教会学校和一处铁路配货场被付之一炬。五位英国官员被愤怒的民众杀死。一位女传教士受到攻击。距离此地最近的由陆军准将莱金纳德·戴耶尔率领的驻军已经被调来恢复秩序。4月12日,他已开始禁止公共集会,第二天上午他又带着一位鼓手巡视全城,宣布一切暴徒都将遭到枪击。

但是戴耶尔的威胁并没有吓住阿姆利则城的民众。他们与英国争执的根本原因在于,已经直接统治印度超过60年的英国政府不愿意答应国大党领袖们的要求,给印度以一定程度的独立,那些领袖们开始对英国当局失去耐心。英国人曾许诺不等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印度就可以获得自治。但事实正相反,英国国会已经在1919年3月通过法律,要镇压国大党煽动者。法官罗拉特经授权提出了确保英国安全的《罗拉特法案》。

根据这项法案,英印总督可以在没有陪审团参加的情况下审判那些政治煽动者。在一次反对这些政策的和平抗议活动的领导人被逮捕之后,阿姆利则发生暴动。

当陆军准将戴耶尔闻听他的禁令正受到挑战时,便立刻带着2辆武装卡车和50名荷枪士兵向扎里安瓦拉·巴格广场开去。汽车停在广场外面,因为它们无法从聚集着群众的狭窄通道中过去。士兵们则以半蹲半跪姿势立在入口处的台阶上,并已打开了步枪的保险。

在没有发出任何警告的情况下,戴耶尔下令开火。就在恐怖降临前的瞬间,许多印度人还以为这些士兵只不过是在威胁他们。但是当有人倒下的时候,哭号声开始传来。人群陷入恐慌中,有些人绝望地试图越墙逃走,另外一些人则在他们同伴的身体后面寻求躲避。还有人踩着受伤者的身体逃到广场的最远处,有几个人跳到井里,结果却被上面跳下的人踩踏溺水而死。10分钟之后,士兵们发射了1650发子弹,其中很少有落空的时候。根据官方报告,共有379人被杀,1208人受伤。

在受伤者的尖叫声还在空中回荡之时,戴耶尔命令他的部队起立,扛起步枪离开了广场。事后,他在一次质询调查中讲道:“我下令一直开火,直到把群众驱散,而且我认为,这是能够产生必要的心理效应和普遍效应所需要的最低限度的火力。如果我要履行自己的职责,我必须这样做。”在大屠杀之后两个月的军事管制期间,戴耶尔以同样决断的方式来执行他所称的职责。阿姆利则城印度居民区的水电供应中断了。六个违反宵禁令的男子遭到当众鞭笞,所有经过那位女传教士受辱处街道的印度人将被迫在英国士兵沉重的靴子驱赶下,在地面上爬行140米的路程。

就在那次调查以后,戴耶尔被迫引退。他的行动受到了负责印度事务的国务大臣的谴责。在国会下院的一次发言中,战争大臣温斯顿·丘吉尔借用了历史学家兼诗人洛德·迈克雷的词句形容这场屠杀:“最恐怖的场面,没有怜悯的文明力量”,“我们必须把事情的真相弄清楚,”他继续说道,“无论如何,这不是英国做事的方式。”

但是戴耶尔在扎里安瓦拉·巴格广场的行动却受到国会上院、国会中某些议员和英国很多新闻机构的支持。在印度的欧洲侨民社会活动中心,一些排外性质的俱乐部成员还为他募集了捐款。英国对戴耶尔的谴责受到这种广泛的冷落,这无疑又在印度人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这场屠杀本身也成为一个独裁主子滥用武力对印度进行镇压的重要例证。

自从1858年印度成为英国女王领地以来,常驻印度的英国高级官员只有1000名,影响3.5亿印度人生活的重要决定就是由这1000名英国高级官员作出的。同军队一样,这些人的工作也受到了印度人的信任和一定程度上的友好表示。然而阿姆利则城血案后,这种信任不存在了。许多曾准备与英国人合作,寻求为本民族提高政治权利的印度领袖现在都成了热心的民族主义者。印度不可避免地要走上独立的道路。

英国与印度的关系比与帝国内部其他成员间的关系更为密切。尽管英国“拉兹”(印度语对英国统治的称呼)直到1858年才正式建立,但英国人在印度的利益最早可以上溯到17世纪早期,即最初的商人抵达这里并建立贸易据点之时。到20世纪初,许多在印度服务的英国军队官员和行政官员已经是当地几代侨民的后裔了。而且,许多印度人都有在英国生活的切身经历,并且在那里接受大学教育。对英国人和许多印度人,特别是几百位被允许在英国的保护下继续统治他们土邦的印度王公来说,这两个国家的命运显然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尽管英国人内心的自豪感和对印度民族的感情常常是很深的和真诚的,但是他们对这个国家事实上的了解是非常有限的。大多数人都拘泥于自己本民族的种族优越性,很少有人去学讲近200种印度方言中的一种,或者试图理解它的文化。对大多数英国人来说,这个生活在他们舒适的宅院围墙外的民族的宗教信仰与风俗习惯一直具有某种神秘感。一位英国官员把自己形容为一个“在黑暗中打着昏暗的灯笼徘徊的人”。

在各个省份,信奉不同宗教的信徒比邻而居,常常让欧洲人无法区别,但事实上他们都有完全不同的传统习惯。这些宗教团体中,最大的群体是印度教徒,他们占印度总人口的一多半。他们这种具有4000年历史的宗教最显著的特点是多神崇拜和种姓制度。这种制度把其信徒区分成完全不可改变的不同的世袭等级阶层。

印度人口中主要的少数民族是穆斯林,总计有5000万。他们中一部分是来自中亚的征服者的后裔,在英国人到来之前这些征服者已经在印度统治了700年;另一部分是在征服者统治时期改信伊斯兰教的土著居民。除此之外,还有大量锡克教徒,他们是一种改革的印度教支派信徒,该教尤其在旁遮普地区盛行。另外,在印度还有袄教徒、耆那教徒、基督教徒和犹太人。

这些不同的宗教群体都有自己的领袖和宗教习俗,但他们又同有成为大英帝国臣民的经历,这样,他们就成为自己国家的二等公民。当英国人打猎、跳舞、玩马球或板球,住在豪华的宅院里,乘坐最好、最奢侈的一等车旅行时,印度人只能站在旁边服侍他们。对那些以本民族古代文明成就而感自豪、其自身的种姓制度又使他们对社会地位问题极其敏感的印度教徒来说,这种情况是尤其令人厌恶的。

许多早期印度独立运动的领导人都出身中间阶层——律师、新闻工作者、商人和教师。他们都在大学或学院(这些学校是在英国统治早期为培养中低级文职部门工作的印度人而建的)里接受过教育,在实践需要中掌握的英语也使他们能够阅读有关西方政治、哲学和历史的书籍,这使他们头脑中产生了民族主义、自由主义和民主的思想,也赋予了他们分析殖民主义不公正现象的智力工具。

最让印度人感到气愤的是英国对印度的经济剥削。他们从印度低价购回原棉,在英国工厂里用它制造纺织品,然后再卖给印度人牟利。从印度经济中榨取的钱财被送回伦敦,以用于管理印度事务的开支和为英国人的贷款提供利息。失业率在印度直线上升,这其中不但包括古老行业的熟练工匠,而且当大学培养的毕业生数量超出了文职部门所能接纳的数量时,这个受过教育的印度新兴阶层中的一部分人也开始面临失业的危险了。

1885年,英国人承认国大党的创立。这是一个由73名印度代表组成的组织。尽管它并没有掌握什么实权,但它起码为那些民族主义者组织提供了申辩的论坛。年复一年,国大党领导人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激进了。最初,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承认英国的统治地位,只是以向英印总督请愿的方式寻求改革。但很快随着新世纪的到来,国大党(当时它依然主要是中产阶级的运动)中的一些成员开始争取群众的支持,一些极端主义派别则重新开始进行恐怖主义活动。但是就在国大党获得更多的支持时,印度教社团与穆斯林社团之间的分化(每一方都在警惕不被另一方所支配)构成了对民族独立事业的威胁。国大党由印度教徒控制,1906年,穆斯林成立了全印度穆斯林联盟,以此来推动自己的政治事业。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130.2万印度士兵与英军并肩战斗:绝大多数印度人都支持英国人的事业。但政治运动和孤立的恐怖主义运动仍在继续。1916年,国大党领导人作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与穆斯林联盟一同通过了《勒克瑙协定》。根据这一协定,国大党同意穆斯林实行单独选举制的原则,在新的立法会议中,穆斯林代表席位将大于其人口所占的比例;作为回报,穆斯林联盟同意支持国大党要求印度自治的决定。面对这种广泛敌视当局的情绪,英国人宣布,战争一结束,印度就将成为帝国内部的一个自治领,这将使印度人拥有一个在英印总督之下的自治政府。

这样,在战争结束时,人们都抱着很高的期望。但是,1919年由英国议会批准成立的印度责任政府却使人们大失所望。新成立的立法会议中的一部分人将从有限的选举人中选举产生,印度人认为,这对一个在战争中付出10万人伤亡的民族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当1917年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威尔逊总统阐述的协约国的目标是“在全世界一切民族中实现自由、公正和自治”,它已经深深扎根于许多印度人的心中。虽然英国人仍然把自治权看做是它赐给一个成员邦的特权,但印度人已将它视为不可剥夺的权利。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独裁的阴影》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