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中古家庭

时间:2015-12-07 10:07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 董小川点击:


 

“最穷的人是我们的邻居,如果我们看看我们自己——孩子负担过重,被地主剥削,简直就是地牢里的囚犯,茅舍里的贫民。”这是英国诗人威廉·朗兰德告诉他的读者14世纪末的世界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朗兰德很详细地写道:“他们纺织挣钱为的是还租,为了得到牛奶或麦片粥以填饱叫嚷着要吃的孩子们的肚皮。而他们自己却经常挨饿,同时忍受着冬天的痛苦——寒冷、不眠之夜,他们像石头一样龟缩在一个角落里,黎明之前又要去梳刷羊毛,去洗、去擦、去补、去纺线、去削皮。这些住在茅舍里的妇女可怜得简直无法用诗描绘,她们的故事使人不忍心去读。”

朗兰德记忆当中的那些地牢是属于封建大地主所有的,他们用这种地牢毫无根据地任意处罚穷人。他所说的茅舍与1000年前绝大多数欧洲人所居住的栖身屋没有什么差别。在罗马帝国解体时期,从前帝国的一些省份的居民离开了原居住地。在罗马城镇衰落的当时,那里的贸易减少,道路失修,构成人口大约85% 的农民留下的唯一资源是当地的大自然,他们只有靠大自然活着。那些农民从早到晚在地里劳作,他们中许多人使用木制的农具,用这种农具耕作的土地很浅,所以很难丰收。到了晚上,他们就住在村子里仅有的几间茅草屋里。

到了公元2世纪初,经过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北欧海盗和来自德意志的其他武装的多次侵扰之后还得以生存下来的人们,忐忑不安地住在一个个孤立的农村定居点里。在大陆中心,那里有布满森林的乡村和田野,多数人居住在木结构的房子里。屋顶用厚厚的草覆盖,长长的草几乎一直拖到地上。木墙上的木板之间填满了树枝和泥混合在一起做成的东西。多数房子都只有一个屋子,某一边的墙很低,屋子中间刚好使人能直立起来。如果屋子有窗户,那也只是在墙上挖一个洞。屋子的入口不是木门,而是用皮革或亚麻布做的门帘遮挡。地面上仅铺一些草。屋子中央是一个石头火炉,天棚上有一个洞以便放烟。

屋子里只有几个凳子和一个用两个支柱或三个木桩支撑的木板以充当桌子。 晚上,整个家庭的人都睡在一块儿,床上铺着不厚的草床垫,他们养的鸡和猪就与人住在一起。如果家庭富裕,养了牛羊,在冬天时也要把这些动物赶到屋里来。在寒冷季节,尽管房顶上有一个放烟的孔,整个屋子还是要充满湿木材燃烧后的烟。如果下雨,地上铺的那些总是与恶臭的动物粪便混在一起的草就在泥泞的地上腐烂。

在欧洲其他地方,情况与上面所说的大体相同。在气候比较温暖的地中海地区,人们在冬天用不着把牲畜赶到屋子里来,所以,那里屋子地上铺的草也没有北方屋子里的草那么脏。最大的不同是建筑材料的差别。在地中海地区多石头的国家,都用石头砌成结实的墙。在最冷的北方,一般都在屋顶和四面墙壁放些茅草以防寒。在南方,许多房屋都是砖瓦结构,其中有一些砖瓦是从附近罗马城市和别墅的废墟拿来的。

在这种简陋和不卫生的条件下,死亡总是降临一个家庭。气候的寒冷,食物的不足,老鼠、虱子和跳蚤在木结构的屋子里和脏衣物里藏身。还没有得到有关传染病的实例(直到19世纪还是如此);治疗药品直到中世纪晚期对一些与外界隔绝的地区还很有限,尽管一些草本药物能缓和一下病情,多数病人还是靠自己的抵抗力与疾病斗争。

当时,最受威胁的人是婴幼儿。妇女一般在沾满土的被褥上生孩子——为了保护那些健康的孩子不受伤害——通常妇女在生孩子后几个小时就开始干家务活或到田地里工作。如果某个产妇生孩子时没有助产婆在场,那么这个产妇就是幸运的,因为那些助产婆在接生前根本就没有对她们的手进行仔细消毒的概念,而其习俗和方法的好处与坏处一样多,所以对产妇的害处是可想而知的,在19世纪医疗条件提高之前的整个中世纪,大约有1/4或1/3的孩子在一年内死亡,更多的孩子在10岁以内夭折,有一个活着的健康人就可能有另一个已经死去了。

威廉·朗兰德本人对贫穷和死亡并不陌生。他和他的妻子和女儿共同住在一个简陋的木屋里,而其家中几乎一无所有。“衣衫褴褛像乞丐”,他自己只能靠为富有的贵族唱圣歌来勉强维持生活。但是,对朗兰德来说,如同其他在同样条件下的人一样,他的日常生活越低下和需要庇护,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与他的未来命运之间的关系就越令人难以理解和面临挑战。朗兰德是一个小牧师,据说他很可能在某个修道院受过教育,而修道院是欧洲基督教会的主要体制之一,在经历了罗马帝国垮台后数世纪的贫困以后得以保存下来。在朗兰德生活的时代,物质生活的变化在欧洲部分地区和一定的社会阶层已经发生,人们确信这种变化最后必将提高多数人的生活。

在11世纪和14世纪早期之间,良好的气候条件使欧洲农业发展,人口增长。随着贸易的增加和城市地区的繁荣,财富的增加使更多的人想进一步改善自己的生存条件——建筑更温暖、更舒适的房子,食用更多品种的、更充足的食品,使自己的孩子有更加安全的居住环境等等。到了16世纪,判断人们生活成功的依据不仅仅是看他们是否有能力供给家庭生存的需要,而且也要看他们是否能够提供远远超过不正常需要的奢侈品。出现了一些新的社会精英并取代了已经消失的罗马时代的庇护人的角色,但同时,公共事务中的暴力和流血事件还时有发生,而富人家则以礼貌和有教养为标志。这些精英中的大多数人不过是比其前辈曾有过的更为虔诚的宗教信仰,他们认可人间的艰苦生活,以便为光荣的来世做准备。但是,他们对争取更美好的现实世界的看法比前辈更为乐观。意大利伯爵和学者皮考·得拉·马兰德拉说:“对他来说,人的最高的、最美好的幸福是保证他选择什么就有什么,他想有什么就有什么。”

在11世纪初,对散居在欧洲农村的农民来说主要处在两个范畴之内:一个是庄园,另一个是教区。二者有时是一致的,但并不总是和谐的。庄园的中心是庄园住宅,那里住着当地的贵族,对周围的村庄来说,这里是世俗社会的中心。在教区中心,教堂是精神社会的核心。由于教区和庄园相互重叠、交叉,很多村民可能根本无法将二者完全区分开。

庄园是当地封建社会独立、有效的社会制度的体现,在此前两个世纪就已经在西欧流行,后来又逐渐向东欧扩展。这种封建制度是以贵族地主土地所有制为基础并为地主阶级服务的。最大的封建地主是国王及其臣下,他们有权把土地赏赐给骑士或土地持有者。作为对这种赏赐的回报,骑士有义务忠于君主并履行庄严的职责,其中最重要的是每年要在他的军队中服役40天以上。在基层社会,地主与生活在他的地产之上的农民之间的关系是封建的契约关系。因为农民享有主人所给予的名义上的保护权,并有权出席庄园法庭,作为回报,农民要把自己的收获与地主分享,或者去地主的土地上为他干活。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家庭的进化》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