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避难的城堡

时间:2015-12-07 10:08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董小川点击:

1840年,美国牧师海尔曼·汉弗莱曾写道:“每一个家庭都是一个小小的国家,本身就是一个帝国,它由最可亲最可爰的情感纽带联结在一起,由家长统治,家长的特权是世界上任何权力都无法干涉的。”这种说法,他在美国和欧洲读者中绝大多数富裕的中产阶级读者都点头默认,因为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另一个集团这样清楚地限定和表明自己这种家庭生活的理想模式。家庭祭礼完全是一个家庭自己的世界,就像汉弗莱所说的,那个完全与外界隔绝的世界几乎成为了一个宗教团体。1856年,美国的一家妇女杂志的热情赞助者曾这样说:“一个私人遮蔽所容纳两颗相互恩爱的心而不是整个世界,高墙隔开了外来的那些亵渎的目光。这种隔离足以使孩子们觉得母亲是神圣的特有的名字——这就是家,这就是真正的家的特征。”1865年,英国艺术批评家和作家约翰·拉斯金也说:“这才是和平的地方,它不但可以使人免受伤害,而且可以使人避免恐惧、怀疑和分歧。”

这种家庭生活的神圣殿堂的根本特征因其家长收入的不同而不同,但这并不是说不能重建一个汉弗莱和拉斯金都可能认可的具有代表性的方式。例如,所有的家庭都保持了家庭的典雅性,特别是招待客人的客厅和适合进行重要的家庭活动的地方。这种经过装饰的屋子,或者叫客厅,反映了这个家庭所处的地位。

在19世纪中期的伦敦,来访的客人一般都是由一个穿着黑衣服、扎着白围裙、戴着白帽子的女仆引进客厅。如果客人单独在客厅里呆一会儿,他就会环顾自己的周围,注意到通红的墙纸、奢侈的朱砂地毯和丝绒的窗帘、豪华的沙发垫和漂亮的手扶座椅等都安排在客厅里。放在厚实的经过雕刻的桃木桌子上的那本书很大,用皮革捆绑着,更像这个家的影集而不是传统的《圣经》。有玻璃前罩的书橱和精巧的樱桃木写字台靠在墙边。主人还收藏有银器,包括银盘、银碗,永久性地摆在收藏柜里。装饰华丽的镜子悬挂在壁炉之上,涂漆的日本扇子摆在两侧。铜头的熨斗插在火炉中,墙上挂满了家庭成员的像镜。鼻烟盒、瓷制小雕塑以及其他一些华丽的装饰品摆在所有人都可以看得见的地方。家中银器一定被擦得锃光瓦亮。所有这些东西都被笼罩在闪耀的烛光当中,灯光来自挂在精心设计的天花板上的水晶花灯里的蜡烛。炉膛里燃烧的煤发出的劈啪响声伴随着这些默不作声的用具。所有这些都那么庄重,都是为使客人在这个客厅里感到舒适而极其细心设计的。北美也有类似的房间。北美与欧洲的制度可能有所不同,正如批评家爱德加·爱兰·波在1840年的一篇题为《家具哲学》的论文里所说,“我们没有与生俱来的专制,因此一切都是自然的,这就不可避免地使人们崇拜金钱。在这里,财富取代了在君主制国家传令文章的地位并发挥它曾有的作用”。但是,波所描绘的屋子与英国的屋子并没有什么大的差别。他在书中十分详尽地描述了一个装饰豪华的北美的屋子:这是一个长9米、宽7.5米的房间,里面挂着“超豪华的深红色的丝绸窗帘,上面还绣着金网和银边”。一条深色的地毯“同样把地面也变成了红色”。屋子的墙上贴着“发光的银纸,纸上闪耀着流行的深红色的斑点”。家具包括两个深红色的矮沙发,上面铺着深红色的丝绸垫子,垫子上有金色的花朵;两把轻便的椅子是专供主人与客人会话时使用的;一架打开的钢琴;一张八角形的“最高级的金丝大理石”桌子;四个法国塞弗尔花瓶,花瓶里“盛开的鲜花散发着甜甜的芳香”充满了“屋子的各个角落”。

其实这不算最为华贵,甚至工人家庭也可以有同样装饰的屋子。这里,装饰最好的屋子常常是迎接客人和全家聚会的地方。当时的一个建筑师描绘比较贫困的家庭如何充分利用客厅的时候说:“他们在客厅里隔出一个小客厅,那里每周只用一二次,而这个屋的其他部分则每天每小时都在用。”但对于这样的家庭来说,展示家庭的尊贵比方便更重要。

工业革命以后,有钱过那样好的家庭生活的人就有能力在较远的地方建造全新的住宅。18世纪后半期在英国逐渐兴起的工业革命在19世纪前半期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变化,在经济进步大潮的席卷下,从前农业国家的生活方式被一扫而光。正在发展起来的中产阶级在资本主义所提供的良好气候下更加茁壮成长:那些曾经富有的银行家和律师因为服务于工业资产阶级而地位下降,现在变成了下贱的。在新兴中产阶级的办公室里有专职的会计和职员为其服务;有专门的教师和医生负责照顾他们的家庭,商店店主和商人为他们提供原材料。当然,后面这些人也不失时机地提高自己家庭生活的质量以享受工厂时代所提供的好处,其中包括:大量生产的、模仿老式的家具应有尽有;手工制品物美价廉;烹饪和取暖都是烧煤;改善了的卫生条件保护了他们的健康;随着时间的推移,煤气和电也开始进入家庭。

到了18世纪末,其他国家也开始步英国经济发展的后尘,有的甚至超过了英国。在欧洲大陆、北美和日本等工业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发达国家与亚非拉殖民地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都促进了社会更加繁荣。但是,大多数人的生活还是无法与少数中产阶级相比,很多干得不错的人后来逐渐变成了熟练工人。

改善了的条件使人们的家庭生活和家庭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工厂和办公室工作使妇女们离开了家庭工作,小家庭成为发展趋势。这样的小家庭房间设计可以简单一些,家具可以不用很多,而且适合没有家庭用人的家庭主妇照管。此外,新的“节省人力”的家庭用具也帮了很大的忙。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男人们都在战场上厮杀,受雇于车间和办公室的主要是妇女,从前作为家庭主妇的女人现在工作在本来是男人们占有的岗位上。但战后情况则发生了变化,家庭主妇的作用与战时不同了。所以,女权运动成为一种重大的社会运动,到了1920年,不断发展的女权运动已经征服了英国妇女,中产阶级家庭的家庭主妇不久也加入到这个行列,要求参加工作。事实上,最贫穷的家庭主妇早就这样做了。但是不久,即使相对富裕的家庭也发现,收音机、电视机、汽车、真空吸尘器、洗衣机、电冰箱以及大众传播媒介在其广告中不断宣传的其他一些家庭用具,都成为家庭生活的基本器物,而此前家庭生活的基本器物是奢侈品。于是,人们期望的生活标准高了,随着家庭经济收入需求的增加,妇女的工作机会多了,她们的额外收入也增加了。

改进了的避孕措施逐步被引进和接受,这使人们可以通过限制家庭人口来保持自己的生活标准不降低,同时也给妇女以新的独立性。离婚曾经是一件昂贵的、不光彩的事,只有那些富有的人才能实现离婚。但现在离婚已经变成了一种日常的程序。许多评论家认为,在社会成为一个整体之前,在不能自主的人可以依靠社会福利事业之前,给个人以自由、满足和唯物主义信念会使家庭有机体受到威胁,社会道德沦丧。

不论其结果是好还是坏,到20世纪中期,西方的消费主义和个人主义的潮流无情地把收音机、电视机、电影和其他大众传播手段推向了第三世界最穷的国家,这些国家的传统文化和经济模式受到严重挑战,同时,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要求幸福、富裕和性解放。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家庭的进化》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