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地中海世界

时间:2015-12-16 13:21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 何长文点击:

大约在耶稣基督诞生前700年的时候,住在希腊本土彼奥提亚的两个农民兄弟发生了龃龉。他们每人耕种着自己的小块土地,哥哥吃苦耐劳,过上了富裕的生活,弟弟名叫波西斯,却是个好吃懒做的败家子,最终不得不向勤俭持家的哥哥借贷。波西斯得到的比他想要的还要多,他的哥哥不仅借给他钱、粮或耕犁,而且还决定给他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他为波西斯写了一首大约820行的长篇叙事诗,写的是一个想要富裕起来的农民所需要的全部经验,诸如买耕牛要买几岁口的,各种庄稼播种和收获的确切日期,储藏余粮以备饥荒的最有效方法。波西斯也学会了如何避免触怒众神,他的日子过得好坏,在很大程度上还得指望他们。比如说,朝着太阳小便,肯定会激怒日神赫利俄斯。用哥哥的智慧武装起来的波西斯有了成功的保障,但他却不能奢望不付出艰苦的劳动——正像长诗中所警告的那样:生存的关键是勤劳。

波西斯的这位哥哥,即这篇劝农诗的作者,便是农民诗人赫西俄德。据说,他的诗歌艺术是他在山上放羊时从缪斯女神那里学来的。后来他因为有了一个私生子而被判处死刑。他的遗体被投进大海,但又被海豚驮回了海岸。

赫西俄德在写给他弟弟的诗篇——《工作与农时》中描述的自然状况与今天的希腊迥然不同。当时,务农意味着不断克服贫瘠的土地、光秃的山坡和炎热无雨的夏季等带来的困难。在他给弟弟以忠告的时候,他时刻不忘的是饿肚子、甚至饥馑的威胁。如果说那时的个人生活是变化无常的话,那么整个早期人类的生存也处在同样的境地中。地中海地区持续发展的文明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和文化成就,然而饥馑仍是一个挥之不去的不祥阴影。河谷地带散布着金黄的麦田,山脚下也随着时令长满浅绿的橄榄树和墨绿的葡萄藤,但这还不足以维持生计。在可耕种的低处坡地的上面,耸立着石灰岩裸露的群山,其中一些山峰高达3000米,山峰之间则是深壑幽谷。虽然有些地方覆盖着松林和橡树林,但大多数地方只生长灌木丛。这些密集的灌木通常是刺柏、丛生橡树和野生橄榄。这片土地夏天呈土褐色,春天则是火焰般的红色,全年都不能耕种,最多只能让畜群啃啃草皮儿。在其他地方,许多小溪在夏季干涸断流,而在冬季,骤雨又会将山上的沃土冲走,上涨的河水将泥土中的矿物质携入大海。

世代居住在地中海地区的民族所取得的成就是他们为适应这块贫瘠严酷的土地而努力的结果。自然界决定了他们的发展,就是说,肥沃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使苏美尔人得以建成世界上最早的城市;若没有连绵的山脉把希腊城邦限制在容易管理的范围,没有温暖的阳光沐浴着他们户外的聚会场所,希腊人也许不会创立起政治民主的最初形式。

这种塑造作用并非取决于单一的因素。因为,地中海的各民族克服气候及地形限制的努力同样会对环境产生强大的影响。起初,当人口相对较少时,农民和牧民可以在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上随着季节的变化而进行协作劳动,以满足生存的需要。当人口数量不可抗拒地增长起来,食物供应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时,他们便开始寻求越来越精明的耕作方法,以图最大程度地利用其有限的资源。这样做不仅改变了他们家园的面貌,而且人们还发现,不只是河流和作物,甚至整个文明也要顺应人口增减的节奏。

大约在10000年前,当游牧民族开始聚集起来,以定居群落的形式在美索不达米亚周围肥沃的新月地区安顿下来时,他们的目的还只是种地和放牧。他们居住的环境满足了他们的大部分生活需要。每年春天,扎格罗斯山脉和亚美尼亚高原积雪消融,雪水涨满了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并将其浸染成咖啡色的湍流,在平原上一泻千里。洪水裹挟着富含矿物质的淤积物冲击而下,那是一种泥土和沙砾混合而成的上好淤泥。这种物质——淤泥——是土壤中肥料的主要来源,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庄稼丰收不可缺少的条件。定期泛滥的洪水灌溉着土地,同时,众多的河流还提供了交流和运输的便利,使一个地区的剩余产品能够轻而易举地与其他地区的产品进行交换。

根据自然界洪水泛滥的规律以及播种与收获的时令,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苏美尔人想象出,他们是在参与着一种神秘的过程,而他们的社会生活必须迎合众神的安排。他们的宗教信仰主要是对大地女神的崇拜,男性生殖力的体现者是公牛,土地随着季节而发生的枯荣变化则以仪式化的杀献公牛相呼应。其他地区的早期农业社会均围绕类似的生殖文化而形成,有些地方还用人作为祭品,被杀祭的人通常是在奉献给女神之前统治部落已满一年的部落之王,他的血意味着使土地重新变得肥沃。

农民们富裕起来了,到公元前3300年时,他们已经在位于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之间平原上的苏美尔地区,建立起了世界上最早的都市。不久以后,孟斐斯城也在埃及的尼罗河畔建了起来。仿佛是地中海各地的发展模式一样,这些城市均建立在农业兴旺的基础之上:只有在土地为不直接从事粮食生产的人们提供充足食物的地方,贸易、专门手工艺和都市的生活方式才能得以发展。但是随着新建城市的财富的不断增长,控制着大多数劳动力的统治阶级也随之出现了,他们的统治行为从整体上改变了人们同土地的关系,而土地历来是人们赖以为生的资源。肥沃的乡间现在处在城邦的政治控制下,并服从于全新的、严酷的统治。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自然的历程》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