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16世纪的克里米亚与俄罗斯

时间:2015-12-08 14:23来源:网络文章 作者:网络点击:
   火焰地狱是什么样子?443年前的莫斯科人可以告诉你。他们不会忘记,制造地狱的是骑着高头大马的克里米亚人。但今天,克里米亚人似乎已经忘记了这段彪悍又血腥的屠城史。据《参考消息》报道,克里米亚3月16日即将举行公投,讨论是否与俄罗斯合并。克俄持续6个世纪的恩怨纠缠,又再次被曝光于天下。1571年5月24日,莫斯科陷入火红的地狱。
  
  从郊区蔓延开来的火焰,包围了克里姆林宫宫墙。灰白色的石料被火焰烤得赤红,倒塌的木料在黑夜中冒起浓烈的白烟。房梁、窗户以及大门上的铜把手,通通炸裂开来,火星像雨点似的飞腾。
  
  更骇人的是以克里姆林宫为中心,蔓延整个莫斯科的大火。火焰吐出万道红舌,烈烈升腾,将人们围在其中焚烧炙烤。冲进石头教堂的人们,被承受不住高温的倒塌石料碾压成肉泥;跳进莫斯科河的人们,被无情淹死;仓皇躲进地下室的人们,被浓烟呛至窒息……最终,贝尔斯基太子丧命,8万平民(注:史料推定为1万到8万)被烧死,莫斯科城变成废墟。
  
  点燃这把火的人,是克里米亚汗国可汗德夫莱特·格莱。格莱是一个骄傲的人,他认为自身的鞑靼族血统是高贵到无法超越的。作为鞑靼族的王,自己有义务带领族人重拾成吉思汗时代的辉煌。扩版图、杀外族、抢金银,格莱最先瞄准的,便是发生皇位更替的沙皇俄国。
  
  在格莱看来,这个国度有一个懦弱帝王。沙皇伊凡四世为了巩固皇位,不惜削藩裁兵;还有一片贫瘠土地,大旱之下几乎颗粒无收;更有一群无用国民,面黄肌瘦根本无法对抗克里米亚铁蹄。
  
  于是,格莱出兵了。
  
  集合了汗国的4万精兵,此外又征集了大小诺盖汗国、高加索的切尔克斯人,出兵北上。很快,克里米亚汗国的联军就抵达沙俄腹地,占据了莫斯科以南的大片土地。起初格莱并没有计划进攻兵精粮足的莫斯科,但在北伐途中,遇到少量背叛伊凡四世、前来投奔克里米亚汗的俄军。
  
  据叛军透露的情报,沙皇俄国不但因削藩引发政局动荡,而且这一年又发生大面积饥荒,加之爆发瘟疫,因饥饿和瘟疫致死的人多达数十万,莫斯科城内空虚,已经无力对抗克里米亚汗国军队。格莱闻言,立即决定全力进攻莫斯科。格莱是一个出色的军事统帅。在力量对比悬殊之际仍未敢轻敌大意。他派出少量部队佯攻俄军防守严密的莫斯科南大门谢尔普霍夫要塞,自己率领主力绕过要塞,西进越过乌格拉河,从西南方向进攻莫斯科。莫斯科西南地区只有6000名守军,很快就全军覆没。此后格莱的军队没有遇到任何有效抵抗,直抵莫斯科城下。
  
  无力抵抗克里米亚汗国大军的沙俄军队只好撤出莫斯科,伊凡四世在乱军之中仓皇出逃,差点被鞑靼人俘虏,最后在极少数禁军的保护下,逃到了莫斯科以北的罗斯托夫城。
  
  放弃了防守的莫斯科被克里米亚汗国军队洗劫一空,鞑靼人和联军在莫斯科城内以及莫斯科以南所有城镇里大肆烧杀抢掠。俄国死亡人数超过8万,被掠夺作为奴隶贩卖的人口高达15万。
  
  奴隶帝国抢人
  
  “1571年屠城并不是克里米亚汗国第一次攻打沙皇俄国,之前还有多次发生在南方边境的小规模战争。这些战争一方面是为了复国(喀山汗国、阿斯特拉罕汗国),一方面则是为了抢人去卖。”PeterJacyk乌克兰研究中心主任FrankSysyn告诉重青记者,克里米亚汗国是一个建立在奴隶贸易之上的国家,之所以多次进攻沙皇俄国,正是因为奴隶贸易的不菲利润。
  
  16世纪后期,兵强马壮的克里米亚汗国开始成为奥斯曼帝国主要的奴隶供应方。如何掳掠更多奴隶,成为克里米亚汗国贵族们考虑的重要问题。据史料记载,奴隶贸易极大地缓和了克里米亚汗国经济压力。大部分奴隶被送到奥斯曼市场,也有一些被克里米亚汗国的部落贵族们自己雇用,作为农奴为伊斯坦布尔种植谷物。由土耳其著名旅行家EvliyaCelebi提供的数据显示,当时克里米亚汗国的奴隶人数达40万,而国民才不过18.7万人。
  
  1534年,金帐汗国的遗址伏尔加盆地成为沙皇俄国和克里米亚冲突的焦点,也正是在此之后,克里米亚汗国开始派出大规模的远征军队前往沙皇俄国。在克里米亚汗国人自己看来,他们的行动是在报复侵占“友邻”国土的沙俄。
  
  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开展一场“正义的战争”,而掳掠奴隶只不过是附加经济利益罢了。
  
  即使是在克里米亚汗国和其他国家处于相对和平的时期,也有定期的突袭队前往波兰和沙俄,其规模较小,一般为200到1000人。他们会尽量避开对方重点防守的区域。沙俄的军队分散在广阔的边界线上,在面对精心组织的鞑靼袭击部队时显得有心无力。在这些突袭中,奴隶是克里米亚士兵最好的战利品,将奴隶安全地运送回国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通常他们会避免与对方交战,一切均以保证带回尽可能多的奴隶为宗旨。1514年到1654年是克里米亚到沙俄和波兰俘虏奴隶的鼎盛时期,大批的俄国人和波兰人成为俘虏。据估计,1578年,卡法(当时的主要奴隶市场)奴隶税的年税收就达到了4463196阿克切(奥斯曼帝国货币)。除以当时每笔奴隶交易征收的最高税255阿克切,即每年约有17502名奴隶被贩卖。
  
  1505年
  
  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去世,克里米亚汗国开始入侵俄国。
  
  1571年
  
  克里米亚军队击溃沙俄,焚烧莫斯科。
  
  1572年
  
  克里米亚再次入侵沙俄,但遭遇顽强抵抗,被沙俄军队击溃。
  
  1572年后
  
  沙俄开始往黑海扩张,克里米亚汗国遭遇数次入侵。
  
  18世纪
  
  俄土战争之后,克里米亚被沙俄占领。
  
  1571应被遗忘
  
  1571年的硝烟散尽在岁月中,但这段记忆永远刻印在了历史中。伤痛的痕迹,是否会对当今克俄关系产生影响?重青记者邀请三位克里米亚问题专家围炉讨论,将屠城史拉回现代,放大辨析。
  
  重青:克里米亚汗国1571年对莫斯科的城行为,是否对今天的克俄关系产生影响?
  
  FrankSysyn(PeterJacyk乌克兰研究中心主任):克里米亚汗国是一个建立在奴隶贸易之上的国家,曾多次进攻俄国、波兰。这些历史问题显然造成了一些彼此间的不信任。然而这不应该主导现今的政策。我们还应注意到,俄国曾征服喀山鞑靼人,这使得克里米亚鞑靼人也将俄国视为威胁。
  
  此外,我认为影响俄罗斯现如今政策最重要的因素在于其反鞑靼人情结。这反映在俄罗斯不愿正视1944年大规模驱逐克里米亚人的历史问题,并拒绝做出赔偿。现在的克里米亚鞑靼人也一直受到俄罗斯人,包括居住在克里米亚的俄罗斯人的压制。
  
  VictorOstapchuk(多伦多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我同意西辛教授的观点。需要补充的是,克里米亚汗国虽然极度依赖奴隶交易,但其经济也比较多元,包括农业、畜牧业、手工业。因此奴隶贸易和制度的问题也并不是那么简单。
  
  很多政治评论家提到鞑靼人奴隶贸易的问题,确实,对于受害者来说那是可怕的经历,尤其是在初期。但我们也应该考虑到当时的历史背景。奴隶制度在现代社会固然是遭人唾弃的,但是从古代一直到近代早期,这在世界上许多地方都是很常见的。其中最恶劣的是跨大西洋的奴隶交易,美国的黑奴基本上没有任何人权可言。而伊斯兰的奴隶制度则受到一套复杂法律系统的制约。在这套系统下的奴隶享有一定的保护,并且往往最后会被释放。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成为了士兵、将军甚至大臣。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后来成为奥斯曼帝国苏丹苏莱曼一世皇后并统治了皇宫甚至整个奥斯曼帝国的洛克塞拉娜·许蕾姆。此外,还有许多奴隶是作为苦工留在了克里米亚,而没有被卖到其他地方。在克里米亚他们作为自由的人从事农业和贸易。
  
  第二,1657年,乌克兰的哥萨克将军Sirko进攻克里米亚,解放了克里米亚从乌克兰和沙俄掠来的奴隶,但有些人却请求留在克里米亚,他们在克里米亚已建立起完整的生活,过得甚至比在他们的故乡还要好。这只是一些对当时的历史背景的陈述,并不是要替他们贩卖奴隶的行为辩解。顺便说一句,大部分的奴隶买卖都是在1699年的《卡尔洛夫奇条约》中被取缔的,而非止于俄罗斯的占领。
  
  在看待历史问题时,我们应该避免价值判断。
  
  不只是克里米亚汗国,沙俄对别的国家也做过一些性质恶劣、残忍的事(沙俄在19世纪几乎将北高加索地区的切尔克斯部落赶尽杀绝),而今天的我们既不应该将这些劣行合理化,也不能因前人的所作所为而向其后裔采取报复行为。否则的话,那就是在提倡野蛮主义了。
  
  现如今的不少俄罗斯人理所当然地认为克里米亚是他们领土的一部分,但却忽略了克里米亚汗国这段历史。
  
  LowellBarrington(马奎特大学政治学系主任):我倒是不认为这段历史会对如今的克俄关系产生什么影响,相比之下,当下许多俄罗斯人,包括总统普京,都认为现在乌克兰领土的大部分都是属于俄罗斯的。他们这样的观念似乎更能说明问题。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兔子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