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科普作家”封德奈尔

时间:2016-05-03 11:28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点击:

1657年2月11日,在法国卢昂的一个贵族家庭里,著名的古典主义悲剧作家高乃依的外甥降临人世。但是婴儿身体异常孱弱,人们生怕他在天黑前就死去,所以立刻为他举行洗礼仪式。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生于路易十四执政之前,在博须埃主政的盛世成长,经过了《南特敕令》废除令和龙骑兵之乱,活着看到百科全书派的出现,也听到伏尔泰高呼哲学家们对罪恶作战的贝拿尔•德•封德奈尔(1657—1757),却比同时代的所有人都活得更为长久——他只差三十三天就可活到一百年。其长寿秘诀是:节省精力,避免婚姻,禁绝欲望,充分睡眠。

封德奈尔学生时代接受教会教育,研究法律,毕业后担任律师。后来跟随高乃依去巴黎,开始文学创作,想步舅舅后尘成为悲剧诗人。1680年,他写的悲剧《阿斯巴尔》没能成功,接着相继写成的几个悲剧也遭到失败。此后他改写歌剧和诗,但因缺乏热情依旧没能获得声誉。封德奈尔总结了自己创作失败的经验教训,当他发现科学可能成为比《启示录》更骇人的启示后,他决定扬长避短,改弦易辙,充分利用自己丰富的自然科学知识,用文艺的形式普及科学知识。

然而,封德奈尔对科学与理性的提倡是以否定宗教信仰和封建意识形态的权威为开端的。1680年,他在写出的第一篇论文《寓言来源》中,认为神话源于原始的想象,而不是僧侣的发明——最重要的是,它认为神话是因原始人单纯的心灵将自然过程人格化而产生的。它不仅批评了多神教,也批评了当时占统治地位的天主教,尽管他对宗教的批评是温和的、间接的,但是这篇具有“近代”精神的论文手稿却一直被作者保留到1724年弛禁时。1683年6月他出版了一本称为《死者之语》的小书,它富有想象地通过已逝的大人物间的交谈来探讨真理等问题,特别是蒙田与苏格拉底在地狱中相遇时对人类社会进步观念的交谈,表现出作者的怀疑论思想。作品巧妙地采用交谈式的体裁:几乎任何想法都可以通过交谈者之口说出,而被另一人所“驳斥”,然后又被作者所否认。这种体裁避免了当时查禁森严的风气所带来的麻烦,正如封德奈尔本人所说:“假如我手里掌握着所有真理,我一定会小心翼翼地不让人们知道。”这本书受到读者欢迎,三个月之间就刊行二版,到年底已被印成意大利文和英文,时年二十六岁的封德奈尔开始赢得了全欧的声名,在接下来发表的《事物的进步》一书中,他提出“人类无可限量地臻于完美的可能”的进步观念,实际上已显示出其思想中否定传统的某些叛逆因素,具有启蒙思想的萌芽。

尽管封德奈尔小心翼翼地寻找各种表述自己思想的方式,但是,由于想象力丰富而惹人注意的他也危险地走近巴士底狱。他在1685年出版的描写海外航行的《婆罗洲之旅》中讽刺了因宗教信仰而发生冲突的两个国家,实际上是对日内瓦新教和罗马天主教之间冲突的明显讽刺,因为这段文字是写在《南特敕令撤销令》之下的。所以,法国政府在仔细推敲文字后,作者似乎已难逃被捕的厄运,这时,机智的封德奈尔迅速印行了一首高呼“路易大帝时代的宗教胜利”的诗以示道歉,才逃过了这一险关。此后,他决定不让政府读懂他的哲学。

于是,他折身返回科学的园地,用文学技巧将科学知识介绍给读者,自觉地承担起传播科学于法国的责任。1686年,封德奈尔的主要著作《宇宙万象解说》出版,内容是叙述作者住在乡间一位侯爵夫人家中,每晚陪同侯爵夫人在花园散步。仰望星空,繁星万点,神秘莫测。夫人好奇,询问有关宇宙天空的问题,作者便给夫人讲述天体知识。第一晚讲地球是个行星,在自转的同时也围绕太阳旋转;第二晚讲月球也是有人类居住的星球;第三晚讲月球的特殊性以及其他星球也有人居住;第四晚讲金木水火土五个行星的特点;第五晚讲每颗行星都像太阳一样自行发光并照耀着其他星球;第六晚谈天文学界的最新发现。

封德奈尔写这部作品的目的是为了普及哥白尼的科学。虽然作者所处时代距哥白尼《地转说》的出现已近一个半世纪,但在法国却很少有人接受太阳为宇宙中心论,即使是大学生也是如此。伽利略因为认定该假说为事实而被教会判刑,笛卡尔虽然在其论文《世界》中承认哥白尼的观点,但也没有敢刊行他的作品。而封德奈尔却以化干戈为玉帛的潇洒笔调来处理了这个问题。

尽管他的作品中有的知识是不正确的,甚至有些带有很大的臆测性,但其可贵之处在于体现了作者对贵族阶级的叛逆立场和启蒙主义的思想萌芽。它以通俗的方式宣传了人类进步的科学知识,并以唯物主义宇宙观同教会关于上帝创造世界的宗教迷信观完全对立,在当时曾起了动摇宗教思想统治的作用,路易十四的牧师曾就这部作品向国王告状,说作者是“一个无神论者”,耶稣会也对它进行了激烈的攻击。封德奈尔为挽回局面,以手表做比较,指出宇宙的美与秩序,因而从宇宙的结构中引出一位聪明绝顶的造物者。由此可见,封德奈尔不仅是一位普通的科学知识的传播者,也是一位启蒙思想的先驱。

1688年12月,封德奈尔再度冒着进巴士底狱的危险,以无名氏名义出版了最大胆的短文《神灵显迹的历史》。他坦然承认取材自范戴尔的作品《神谕论》,但他以简洁活泼的笔调将它改写。他假装只论异端神谕,直接剔除基督神谕以及教士而不做分析。但实际上,这是一部关于宗教历史和抨击宗教邪说的论著。他指出神灵显迹是无稽之谈,人们之所以相信神灵显迹,是因为人们愚昧无知,轻信妄言,容易受骗。随着人类科学知识的发展和普及,神灵显迹的妄说也将被消除。这篇论文同第一篇论文《寓言来源》一起,不仅是为启蒙运动所作的巧妙一击,而且还展示了研究神学问题的历史新方法。因而有位读者说:“他连哄带骗地把真理告诉我们。”

《神灵显迹的历史》是封德奈尔向宗教神学发起的最后攻势。1691年,他当选为法兰西学士院院士,因他曾积极地站在贝洛一边,参加了文学界的“古今之争”,所以提名时曾遭到拉辛和布瓦洛的反对。1697年,他出任法兰西科学院的常任秘书,任职时间达四十二年之久。他撰写的科学院沿革史,成为五十年来法国科学成就的简明史。传说封德奈尔处世冷漠,为人折衷。在1742年,当年轻的卢梭怀揣自己发明的新式记谱法,通过携带的介绍函接近这位八十五岁高龄的科学权威,希望得到他的指点时,过于注重保持精力而不愿劳神的封德奈尔没有给心情急迫的卢梭以任何帮助。但他也有表现好的一面,如当时的进步作家彼埃尔神父由于对路易十四不敬,而被法兰西学士院开除的时候,只有封德奈尔一人投票反对。除了从事科学工作外,封德奈尔也周旋于沙龙之中。由于他彬彬有礼,极善谈吐但不作无谓争辩、机智而不刺人,他不仅成为沙龙中颇受欢迎的人物,而且也成为许多贵妇沙龙中的常客。终身未娶的封德奈尔虽然喜欢向女士献殷勤,但他的决心是只限于精神方面的交往,一半是为了保持体力,一半是喜欢找寻乐趣。九十岁时,有一次遇见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士,他对她慨叹:“我现在如果是八十岁多好”,近九十八岁时,他陪伴爱尔维修刚刚一岁半的女儿为新年舞会跳第一支开场舞。当和他一样大年纪的格里莫夫人对他说:“看,我们这么大把年纪还活着。”他用手指压唇轻声说:“小声点丨夫人,上帝忘了把我抬回去了!

但是,这位终生活动在贵族上流社会的封德奈尔先生并没有被上帝忘记,1757年1月9日,在卧病一天后,他终于告别人世,静悄悄地被上帝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文章来源:《西方17—18世纪文学》吉林文史出版社
点击购买:  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