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启蒙泰斗伏尔泰

时间:2016-05-03 11:45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点击:

波澜壮阔的18世纪法国启蒙运动的历史画卷,是由几十位启蒙思想家和围绕着他们的众多的进步知识分子构成的。这些壮怀激烈的思想斗士,以他们出色的才华和不息的战斗精神,汇成近代欧洲思想史上蔚为壮观的革命洪流。在这些启蒙学者之中,有一位公认的领袖和师长,他就是伏尔泰(1694—1778)。

伏尔泰本名弗朗索瓦•玛丽•阿鲁埃,1694年11月22日出生在巴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他的父亲当过皇家顾问,做过巴黎夏德莱区的法院公证人,后来担任审议院司务。伏尔泰是家里的第五个孩子,从小身体瘦弱,但他天资聪颖,精力旺盛,三岁时,就能背诵拉封丹的寓言诗。十岁时进人圣路易中学,在这里,他读拉丁文,背诵修辞学,崇尚古代的史诗和悲剧,并经教父夏托纳夫的介绍,有幸结识了当时巴黎的才女妮依•德•朗克鲁夫人。这位八十五岁高龄的老太太十分赏识聪明伶俐、被称为神童的小阿鲁埃,她在1705年去世前曾立下一份遗嘱,赠给伏尔泰一千里弗尔的款项,作为购置书籍的费用。

伏尔泰就读的是一所由耶稣会主办的贵族学校,存在于学生之间的森严的封建等级制度使他受到的歧视,在这位天资聪慧的少年心头留下了创伤,也种下了反抗封建特权的种子。这一时期,他阅读了宣传自由主义思想的书籍,其中启蒙先驱彼埃尔•贝尔反对宗教狂热的著作引起了他浓烈的兴趣,对他以后思想的形成起了很大的作用。从此以后,伏尔泰开始走上一条反对封建秩序和教权主义的人生之路。

伏尔泰十六岁中学毕业,他怀着做一个诗人的美好梦想,郑重向父亲提出声明,遭到的却是严厉的驳斥。父亲将他送进一所法科学校,希望儿子将来能晋级升官,光宗耀祖。可是迫于父命的伏尔泰却无心攻读,他用怠工或逃学来对抗。父亲又想用金钱给儿子买下一个可以装点门面的荣誉官职,也遭到伏尔泰的坚决反对。因为他想用自己的天才去创造一种用金钱无法买到的荣誉。

然而,当刚满二十岁的伏尔泰踌躇满志地开始他文学创作生涯的时候,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前方的路会是那么坎坷幽长。

1716年5月,伏尔泰发表了两首嘲讽摄政王奥尔良公爵生活腐化、政治黑暗的讽刺诗,随之被当政者宣布逐出巴黎。不久,他又因发表一首题为《小孩的统治》的讽刺诗,将矛头指向刚满五周岁就继位的路易十五,猛烈抨击淫乱无度的朝政,结果获罪被捕,于1717年被关进了巴士底狱。在狱中,他奋笔疾书,完成了他的第一部悲剧《俄狄浦斯王》。他自信这是一部具有深刻寓意的剧作,于是就在“弗朗索瓦•玛丽•阿鲁埃”的名姓中间,选择了几个主要的字母,连缀成“伏尔泰”这一笔名。在巴士底狱被囚禁十一个月后,伏尔泰于1718年春获释。同年秋天,剧本在巴黎法兰西剧院首次公演,获得巨大成功,受到普遍赞赏。这个剧本和以亨利四世时期的政治生活为题材,抨击宗教、影射摄政王荒淫无耻的史诗《亨利亚德》一起,为伏尔泰赢得了“法兰西最优秀诗人”的桂冠。

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伏尔泰一方面继续从事创作,一方面利用自己的社会关系经营商业,深谋远虑地积攒了大笔财富,他在晚年所写的回忆录中这样坦言道:“我看见过多少穷苦的和受人鄙视的作家,因此我早就决定不让自己加入他们之列。”然而荣誉和财富并不能真正冲破等级的隔阂,仍然不能保障伏尔泰不受贵族们的侮辱。1725年12月,他在歌剧院的一次言谈中得罪了贵族德•昂洛,这个小贵族不仅指使仆人把伏尔泰痛打一顿,事后又罗织罪名使其再度被投进巴士底狱。这场纠葛,实际上是伏尔泰与法国专制政体长期冲突的必然结果。在巴士底狱被关押了近一年,摄政王下令释放伏尔泰,随即将他驱逐出境。从自己的痛苦经历中认识到专制政府真实面目的伏尔泰,怀着对上流贵族的忿恨,乘船前往英国,开始了他生平中的一个新时期。

在英国居住的三年,伏尔泰开阔了眼界,他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及观感写成哲学专著《英国通信》,作品体现了他反对封建秩序的进步意识,表明他在哲学、宗教和社会政治思想方面日趋走向成熟。

伏尔泰于1729年回到法国,继续从事创作。他首先满怀爱国热情写下了讴歌法兰西民族英雄贞德的叙事长诗《奥尔良的少女》(1729),接着在悲剧《布鲁埃》(1730)和《查伊达》(1732)中对封建专制和宗教偏执提出强烈控诉;历史著作《查理十二史》(1731)刻画了一个奴役人民、穷兵黩武的暴君。1734年他的《英国通信》出版,这部全面论述伏尔泰哲学和政治思想的著作立即以“违反宗教、妨害淳良风俗、不敬权威”的罪名被查禁并当众焚毁,巴黎最高法院下令逮捕出版商,通缉作者。

伏尔泰被迫逃到洛林省避难,后来受女友夏德莱侯爵夫人的邀请,迁居到偏僻小城西累,愉快地居住了十四个年头。在此期间,伏尔泰埋头创作,在哲学、科学和文学领域都取得了丰硕成果。其中最重要的著作有哲学和科学专著《形而上学论》《牛顿哲学原理》;悲剧《穆罕默德》《梅洛普》《放荡的儿子》和喜剧《维纳尼》以及哲理小说《查第格》等,这些涉及不同学科、创作形式各异的著作,有着一个共同的主题:批判封建专制主义,反对教会和宗教狂热。为了避免进一步遭到迫害,伏尔泰不得不用各种化名出版这些著作。据统计,他一生用过的笔名竟有一百多个。

1746年,伏尔泰当选为法兰西学士院院士和俄国科学院名誉院士。1749年9月,夏德莱侯爵夫人因病去世,伏尔泰在悲痛中告别西累,回到巴黎。第二年7月,他怀着劝说和辅佐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推行开明政治的幻想,接受邀请来到柏林。此间出版了历史著作《路易十四时代》。然而,伪善的腓特烈二世是想利用伏尔泰在欧洲享有的巨大声誉为他的侵略政策做掩护。伏尔泰不愿充当封建王朝的点缀品,便于1753年断然离开柏林,取道卢昂,到达日内瓦附近的圣•约翰,买下房舍,着手写作悲剧《中国孤儿》,同时他还积极支持狄德罗主持的《百科全书》的编撰和出版工作。

1760年以后,伏尔泰长期居住在法国边境的菲尔奈庄园。在这里,他除广泛接触来自欧洲各国的进步人士外,还继续勤奋地创作,相继完成了哲理剧《奥林匹亚》、《三头政治》和《西特人》;史学著作《彼得大帝统治下的俄罗斯历史》和《议会史》;哲理小说《老实人》、《天真汉》等。同时他为那些受宗教迫害的不幸的人们据理力争,被人们尊称为“菲尔奈教长”。

1778年2月,伏尔泰凯旋巴黎的消息轰动全城,成群结队的市民热烈欢迎他的归来。

3月30日,他出席了法兰西学士院的大会,并当选为院长。已年逾古稀的伏尔泰仍然充满活力,他出席了自己最后一部悲剧《伊雷娜》的首演仪式,并计划写作新的悲剧《阿加佛克尔》……当他感到自己人生的终点即将到来时,在病中写下了《辞世词》,其中依然弥漫着对教会的诅咒与不妥协情绪。

伏尔泰卒于1778年,享年八十四岁,在法国轰轰烈烈的思想革命中积极活动了六十多年。他是哲学家、史学家、政论家,同时还是诗人、小说家和剧作家,一生笔耕不綴,留下了卷帙浩繁的文化遗产。18世纪末编辑的第一部《伏尔泰全集》,八开本有七十卷之多,十二开本竟达九十卷,仅内容丰富、文笔俏丽的书信就达十卷之多。因此,无论从奋斗时间之长、著作数量之巨,还是从斗争范围之广、思想影响之深来说,伏尔泰都是一位不容争辩的启蒙泰斗。维克多•雨果说:“伏尔泰的名字所代表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整一个时代。”这句话也许毫不夸张地概括了伏尔泰在18世纪法国历史中的地位和巨大影响。









文章来源:《西方17—18世纪文学》吉林文史出版社
点击购买:  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