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二度入狱,两种人生

时间:2016-05-03 11:58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点击:


启蒙阵营中有许多卓越的法国启蒙思想家宛如升起在18世纪法兰西上空的灿烂群星。在这些学识渊博、多才多艺、智勇兼备的巨人中,作为启蒙泰斗的伏尔泰,其地位的确立是与他的两次铁窗生涯紧密相连的。

1715年,法国历史上以残暴著称的“太阳王”路易十四在怨声载道中死去,其继承者路易十五刚满五岁,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他虽然被宣布继位,但因不懂世事难理朝政,王室遂决定由其堂兄菲力浦•奥尔良公爵摄政。摄政王大权独揽,生活腐化,卖官鬻爵,政治黑暗到了极点,引起民怨沸腾。当时,刚刚二十岁的伏尔泰正跃跃欲试准备在文坛上一显才华,他随即写了两首讽刺诗,对摄政王奥尔良公爵及其女儿白丽斯卡娅女公爵进行冷嘲热讽,并以青年人的热情号召人民冲击封建的堡垒,砸碎奴隶制的枷锁,他在诗中这样写道:

陈腐的谬见,幻想的尊敬,

早已逐出我们反抗的心灵!

昏睡把我们禁锢在枷锁之中,

我们把它统统抛弃。

人民啊,让火焰熊熊燃烧吧!

我像一位预言家,

已经冲击着无法无天行为的围墙,

冲啊!消灭一切非正义现象,

在斗争中夺取所希望的自由吧!

伏尔泰这一惊人的壮举,被王朝视为大逆不道,直接触怒了摄政王。尽管这些小诗没有署名,但怀疑很快落到他的头上,1716年5月,伏尔泰被宣布逐出首都巴黎,流放修利。第三年春天,摄政王大发慈悲,把他召回巴黎,但伏尔泰并未收敛,不久,他又发表了一首讽刺诗,题为《在黄毛小孩的统治下》,在诗中,他以“我见过”的连续排比形式,猛烈抨击宫廷中盛行的荒淫无度的习俗及朝政的淫乱,历数他的所见所闻。这首诗的最后一行说:“我不过二十岁,却见识了这些罪恶的种种阴谋和丑事”,摄政王大为恼怒。一天早晨,当伏尔泰还在梦乡之中,他就被巴黎的警察局长从被窝里揪了出来,投进了巴士底狱,沦为阶下囚。当时的伏尔泰表现得颇有些大将风度,对坐牢显得若无其事,甚至出于虚荣和天真而喜形于色,认为这样一来反倒可以使自己名声更大。他甚至觉得,对一个作家来说,坐牢是一种极好的机会,既不受人打扰,又可以避开各种社会活动,因此他让家人送来被自己称为“家神”的古代诗人荷马和维吉尔的诗集,决心在狱中动笔创作酝酿已久的史诗《亨利亚特》。谁料后来被狱卒发觉,将他的羽毛笔,墨水和纸张全部没收。幸亏伏尔泰留有一支铅笔,他便在书的边页上写他的史诗,同时构思悲剧《俄狄浦斯王》。

经过十一个月的铁窗生活,伏尔泰获准出狱,不久他在狱中完成的悲剧《俄狄浦斯王》被搬上舞台,于1718年11月在法兰西剧院演出,在观众中引起热烈反响。落幕时,观众涌向伏尔泰,以连连爆发的雷鸣般掌声向他表示祝贺,伏尔泰俨然征战立功归来的大将,眼中充满了自豪。这出戏一连演了四十五场,印发的剧本也很快销售一空,表示赞成或反对的小册子也相继出笼,很快,巴黎的大街小巷沸沸扬扬,“伏尔泰”几乎成了尽人皆知的名字。轰动引发的巨大效应甚至使得曾经下令关押伏尔泰的奥尔良公爵也出来捧场,并发给他年俸。

 

蜂拥而至的荣誉使伏尔泰得意忘形,他把原来的屈辱和羞耻全部拋到脑后,深为自己得到宫廷的赏识而庆幸。对虚荣的爱慕使他一心想攀附权贵。为了表示对摄政王的感激,伏尔泰先写了《巴士底狱》一诗对奥尔良公爵大加赞美,诗中非但未发泄半点怨恨,反而认为坐牢和流放只是一场误会。摄政王读了这首小诗后非常满意,决定召见他。自称“像鳗鱼一般柔滑,像蜥蜴一般敏捷,像松鼠一般勤快”的伏尔泰欣喜若狂,以为自己要当作家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新的生活即将开始——他决心不再写悲剧而转写喜剧。不久伏尔泰又以喜剧《冒失鬼》博得宰相波旁公爵情妇的青睐,被邀请参加国王路易十五的婚礼。伏尔泰更是受宠若惊,打算从此以后专为皇后写剧,以报答知遇之恩,对得起皇后赏赐的一千五百里弗尔的年俸。一时间,不曾被牢狱、迫害降服的伏尔泰,却拜倒在金钱和荣誉面前,成了一个拍马溜须、趋炎附势的小人。

正当伏尔泰踌躇满志,乐而忘忧之际,一场厄运却又迎头而至。

1726年初的一天,伏尔泰正在他的情妇、法兰西剧院女演员阿德里安娜家里聊天解闷,突然闯进一个面貌丑陋的家伙,他怒气冲冲,盛气凌人,辱骂伏尔泰。不肯在女人面前丢脸的伏尔泰则拳脚相向,两人一时打得难解难分。阿德里安娜是法兰西剧院的名角,巴黎社交场中的风流人物,因受到惊吓而当场昏倒。那位叫洛昂的骑士见势不妙,才收起手杖愤然离去。

洛昂一计未成,又施一计,蓄意报复伏尔泰。三天后,伏尔泰到修利公爵家作客。席间仆人告知门外有信使求见。伏尔泰欠身表示道歉,然后来到门外,只见街口停放着两辆车子,伏尔泰不知有诈,刚走近第一辆车子,就被当头一棒打倒,接着几个打手一哄而上,将他一顿毒打。坐在第二辆车上的洛昂奸笑着指挥着行动,随后招呼打手一起扬长而去。看热闹的人围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伏尔泰,开心得哈哈大笑。当狼狈不堪的伏尔泰回到主人家里,把刚才遭到袭击的详情告诉了修利公爵时,在座的宾客皆大惊失色。事情发生在修利公爵家门口,挨打的是伏尔泰,公爵家自然也要蒙羞。可这毕竟是因情场争风吃醋而引起的丑闻,所以公爵拒绝陪伏尔泰上警察局提出申诉。

伏尔泰受了冤屈,却没人愿意帮忙上诉抗争、讨还公道;他虽然有雄辩的口才,但上流社会的大人物官官相护,并没有把他看作自己人。伏尔泰上告无门,只得收买一伙地痞流氓,准备报复洛昂。没想到洛昂通过上层人物的疏通诬告伏尔泰,竟然得到了国王的庇护。1726年4月17日夜晚,伏尔泰反因聚众闹事的罪名被法庭起诉,再次投人巴士底监狱。虽然不久摄政王下令释放伏尔泰,却以不再向洛昂挑衅为条件,并下令将他驱逐出境。伏尔泰没有别的选择,他只有怀着对上流社会的怨恨,乘船离开巴黎前往英国。

伏尔泰两度人狱,特别是第二次被审人狱的遭际,使他终于幡然醒悟。他开始认清专制政体官官相护、扶强凌弱的丑恶嘴脸,也明白了自己依赖权贵的可耻可笑,他终于认识到:这场纠葛,表面上是情场争斗,实际上是自己与法国专制政体长期冲突的必然结果。这种认识促成了伏尔泰人生观的一次重大转变,为他日后启蒙主义世界观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文章来源:《西方17—18世纪文学》吉林文史出版社
点击购买:  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