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散布危险思想”的狄德罗

时间:2016-05-03 14:11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点击:

“当我回想起狄德罗,他想法的无尽变化,知识的丰富,想象力的快速奔放,热情和冲动,他的谈话的迷人和混乱,我冒险地将他的性格比喻为大自然,就像他经常地像大自然一样——富有、肥沃,充满各种物种的胚芽,温和却又凶暴,单纯而又宏伟,有价值而且神圣,但是他却没有一个主宰的原则,没有一个主子,也没有一个上帝。”一位经常倾听狄德罗谈话的名叫亨利•麦斯特的人这样来描述狄德罗留给他的印象。狄德罗的性格的确在经常发生变化,正如他自己所言:“我在一天中,有一百种不同的表情,随着我当天的心情而定。我平静、悲哀、好梦想、温柔、暴烈、热情、热望。我的心灵繁多而纷异的状态之表征,一个紧迫一个地通过我的脸,快得使画家在每一时刻所抓住的都是不同的我,……”
 

如果文字的描述还不足以将一个多才多艺而善于思考的形象立体地展现在我们面前,那么,画家格勒埃为他画的肖像却是具体而生动的:如同恺撒一样阴沉的面部表情,因过多地思考问题显露出一种精疲力竭的样子;高高的眉毛向后倾斜在半秃的头上;耳朵大而粗俗,鼻子大而弯曲,坚定的嘴,勇于战斗的下颚,沉重而悲哀的棕色眼睛。

这就是18世纪法国杰出的启蒙思想家,卓有成就的戏剧理论家、文艺批评家、随笔家、书简作家和小说家,著名的百科全书的组织者和主编丹尼斯•狄德罗(1713—1784)。

狄德罗于1713年生于法国外省的小城朗格勒,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刀剪匠,笃信天主教,家境富裕。少年时期的狄德罗性情温柔、随和、宽容,父母希望他将来能当神父,在他十岁那年把他送进当地的耶稣会学校,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又为他举行了割发礼,后来送他上巴黎的阿尔古公学就读,因学习成绩优良获文科学士学位。父亲希望他深造医学或法律,因此,他又到诉讼代理人克莱•德•里斯的事务所见习诉讼业务,但是落拓不羁的狄德罗对数学、语言学、哲学和文学却远比对神学和法学的兴趣浓厚。不久他就怀着认识社会探索人生的愿望离开事务所。当父亲发现儿子没有遵循他们规定的道路时,对这位不务正业的“浪子”大为恼火,一气之下断绝了经济供给。此后,狄德罗在巴黎过了整整十年的流浪生活。为了维持生计,他曾当过家庭教师,替传教士起草布道稿,为书店翻译历史、医学、伦理学等方面的书籍。这些收入微薄且不固定的职业,迫使他常常流落街头,甚至有时身无分文,他不得不饿着肚子上咖啡馆求宿。穷困的生活磨炼了他奋斗的意志,激发了他深思上进的勇气,使他掌握了丰富的实践知识。那段时间,他结识了卢梭、孔狄亚克、达朗贝等一批优秀知识分子,他们经常聚在一起,探讨文艺问题、纵论国家大事,能言善辩的狄德罗以出色的才华深受朋友们的钦佩。1745年,他翻译出版了英国自然神论著——舍夫茨别利的代表著作《德性研究论》,同时接受出版商布雷东的委托,与达朗贝一起主持编撰巨型的《百科全书》,由于工程浩大,他一面做准备工作,一面继续完成他已构思成熟的哲学著作。

1746年,狄德罗发表了第一部作品《哲学思想录》,以随笔形式论证天主教关于上帝的迷信是荒谬的,指出上帝的形象残忍可怕、没有善心,揭露宗教思想对人的精神奴役,并且宣称“最正直的人最会倾向于愿他(指上帝)不存在……认为上帝不存在的思想,从不曾使任何人感到恐怖。”他公开宣布“我的信仰决不是听凭第一个碰到的江湖卖艺人的摆布的。”这本书虽然没有明确主张无神论,但巧妙地启发人们对宗教的基础产生根本的怀疑,因此,巴黎法院很快就判决把它销毁,其理由是:“将最荒谬最罪恶的思想带给不安而放肆的心灵,这种思想一则能导致人性的堕落,而一则由于矫饰的不稳而将一切宗教几乎摆在同一层面,以便借口不承认而终止任何宗教……’’巴黎警察局也建立了狄德罗的专门档案,把他称为“极端危险的人”。

但是,这部被官方焚毁的著作却出乎意外地畅销。它不仅被译成德文、意大利文等,而且它的作者也在人们的心目中上升到近乎伏尔泰的位置,这更加激发了狄德罗追求真理的勇往直前的精神。他又着手写作《怀疑论者的散步》。有一个市侩文人得到消息后,立即给警察总监写了一封告密信,说狄德罗是一个“以蔑视的态度谈论我们教会的珣道者和有伤风化的非常危险的人。”这部书稿遭到警察当局没收,而且由于法院的干涉,这部著作在狄德罗生前一直没有发表,直到1830年才第一次与读者见面。它以隐喻的形式,对《圣经》、启示、奇迹和教会等级进行有力的批判,其中对荆棘路的描写,已显露出他小说家的才华。

在此期间,他一面紧锣密鼓地筹备《百科全书》的编撰工作,一面坚持著书、翻译。1749年6月,他又在著名的《论盲人书简》中通过一个盲人数学家对物质世界的感觉,阐明客观世界是物质的,盲人对大臣说:“倘若您要我相信上帝,那么您得让我触摸到它。”这本书从根本上否认上帝的存在,为无神论提供了唯物主义的哲学基础,因而更加触犯了统治阶级。狄德罗不仅家遭到搜查,文稿被没收,他本人也被投进了监狱。但面对各种威迫利诱,他始终拒绝说出印刷商的名字。经过各方面的营救,三个月后他被释放了出来。

出狱后,狄德罗将全部精力投人《百科全书》的编撰工作。在“百科全书派”的共同努力下,《百科全书》前几卷顺利问世,法国启蒙运动也进人了高潮期。

但是,《百科全书》的出版从一开始就遭到政府的干涉和禁止,期间经历的多次磨难使有的人退缩,有的人疏远,而只有狄德罗始终以顽强的毅力和巨大的热情坚持工作,几乎倾注了他毕生的心血。

“对于懒散的人来说,日子很长,但岁月很短。”狄德罗常常以之作为座右铭来激励自己抓紧点滴时间,他常常在同一时期从事好几项工作。在呕心沥血编撰《百科全书》的同时,他还在哲学理论方面完成了几部有价值的论著:《达朗贝和狄德罗的谈话》、《对自然的解释》、《关于物质和运动的哲学原理》。在这些论著中,狄德罗承认物质的第一性,认为物质和运动不可分离,他坚持认识论的反映论思想,这些思想构成了法国18世纪唯物主义哲学的完整体系。列宁评价说:“狄德罗非常接近现代唯物主义的看法”。

此外,狄德罗在美学文艺批评、戏剧理论和小说创作方面也留下一批杰出的成果。《沙龙》《绘画》《美之根源及性质的哲学研究》等九篇和散见于《百科全书》中的一些零星的美学文章,构成了狄德罗的现实主义文艺理论,为后来的文艺批评提供了标准,因而在文艺批评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在《关于〈私生子〉的谈话》和《论戏剧艺术》这两篇戏剧理论文章中,他极力主张摒弃古典戏剧的“高雅”题材,努力描写本世纪人的“卑微”状况,在主张打破悲、喜剧界限的基础上,提出了建立“严肃戏剧”这种新的现实主义戏剧理论的主张。而《私生子》则是这一主张的实践。剧本在受到进步人士好评的同时,遭到反对者的迫害,写于1757年的剧本直到十六年后才匆匆上演一场即告结束。

哲理小说使狄德罗成为18世纪法国文坛上的重要作家。他以文学为手段,对18世纪法国封建社会的现实作了深刻的反映。

同伏尔泰一样,狄德罗也曾抱着对“开明君主”的幻想,接受俄国女皇叶卡捷林娜二世的邀请,多次到俄国访问,但当他提出的政治改革建议被置之不理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被当做王公贵族的猎奇对象和女皇清谈的门客。七个月后,他怀着失望的心情离开了俄国。

1778年,为“真理和正义”奋斗了近一生的狄德罗开始感觉自己已步入老年,他视力下降,牙齿松动。尽管如此,他仍在坚持不懈地抱病工作。174年7月30日,七十一岁的狄德罗吃过晚饭后,伏在桌上溘然长逝。逝世前不久,他还跟朋友们谈论科学和哲学,这个一生都在散布“危险思想”的哲学家临终前讲的最后一句话是:“怀疑是向哲学迈出的第一步。”














文章来源:《西方17—18世纪文学》吉林文史出版社
点击购买:  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