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狄德罗游移不定的感情生活

时间:2016-05-03 14:11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点击:



“藏在一个千变万化的心灵之后的是一个具有许多美德及几乎一切过错的人,他的美德与过错,轮流地在他的人生舞台上出现。”这是美国著名哲学家和史学家威尔•杜兰在其巨著《世界文明史》第九卷中论述法国18世纪哲学家狄德罗时说过的一句话。

1741年,狄德罗认识了一个布商的女儿、比自己大三岁多的姑娘安托瓦妮特。他们相爱并准备结婚,却遭到女方母亲的反对。后来,由于经不住女儿泪水的苦苦哀求和狄德罗这位求婚者的伶俐口舌,母亲终于同意了这场婚姻,但条件是他必须取得他父亲的同意。于是,经济拮据的狄德罗只好凑足了能够支付返回朗格勒的马车车费,准备将他俩的关系启禀父亲,并期望得到父亲的帮助和支持。

十年前狄德罗因违背父亲希望他深造医学或法律的愿望,致使父亲大为恼火,一气之下断绝了他的经济供给。狄德罗开始了在巴黎的流浪生活。如今,当他钱袋空空返回故里,希望在婚姻上得到父亲的支持时,没想到父亲对他这个年近三十岁的光棍汉非但不表同情,反而认为他放荡无为,斥责他是个怠惰的忘恩负义者,儿子与父亲之间又一次发生了冲突。他发誓不管有无父亲的同意或钱币都要结婚。父亲派人把他关在一所修道院里。几个月后,狄德罗设法逃出修道院,步行九十英里到特鲁瓦城,然后坐马车回到巴黎。

然而,安托瓦妮特的母亲态度非常坚决,她决不允许女儿嫁给一位没有得到父亲支持且没有财产权的男人。这时,狄德罗正躺在一间肮脏的房间里病得非常厉害,他几乎一文不名。安托瓦妮特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拖着她的母亲匆匆赶到。母亲被女儿的痴情所打动,也对这位病弱的年轻哲学家产生了同情,终于不再阻拦。1743年11月,狄德罗与安托瓦妮特在一座小教堂里秘密结婚。起初,夫妻俩互敬互爱,日子过得比较美满。当第一个孩子降临人间时,他们一同为孩子的诞生而欢欣鼓舞,但是不久这个女婴就夭折了。

对狄德罗来说,安托瓦妮特虽然是一位忠实的妻子,但却是一位不足的友伴,因为她常常不能追寻着丈夫的智力遨游,却还时时唠叨、不满他当翻译的微薄收人。为了逃避唠叨,狄德罗又回到了他大学时代常去的咖啡馆,以咖啡度日,玩西洋象棋,并于1746年与皮厄西夫人成为情人。实际上,狄德罗的婚前生活曾是放荡不检的,为此安托瓦妮特也曾谴责过他。但狄德罗向她保证说,这乃是婚姻忠贞的前奏,他永远会是她的忠实伴侣。“我最后的情书都写给你,如果我一生中再写一封信给其他任何人,则愿上天视我为最邪恶、最背信的人而予以惩罚”。如今,狄德罗的行为违背了他在信中写下的这些精彩誓言。

为了满足需要新衣裳的情妇,狄德罗决定用自己的智慧来换取金钱。他在1746年匿名发表了《哲学思想灵》一书。但是,当这部“思想能够导致人性堕落”的书被巴黎议会下令焚毁时,却意外地获得畅销。狄德罗把从出版商那里得到的五十路易金币转手交给了情妇皮厄西夫人。

1748年对狄德罗来说,是令人兴奋而又艰难的一年。安托瓦妮特生下一个男孩,皮厄西夫人则在要求通奸的报酬。随着情人需求的增加,狄德罗决定再写另一本书。由于教会的干预,警察没收了手稿,这使得《怀疑论者的漫步》直到1830年才出版。也许为了急速聚钱,狄德罗写了本淫荡的小说《轻荡的珠宝》,这本只能“在柜台下”发售的书非常畅销,作者得到一千二百里佛的稿酬。

1749年,狄德罗因发表《论盲人书简》而被警方逮捕关在温森堡监狱。妻子安托瓦妮特前来探望他,在安慰他不幸的同时也谴责了他的薄情,这使狄德罗非常感激,对妻子重又旧情萌发。在经过三个半月的监禁获释之后,他快乐地回到妻子和孩子身边,而将皮厄西夫人置诸脑后。1750年6月30日,他四岁的儿子死于高烧;不久,刚出生的孩子在受洗时被侍者不小心掉到教会的地板上摔成重伤,不到一年即告死亡。伤感而又失望的狄德罗又回复了咖啡馆的生活。1750年,卢梭将德国评论家格里姆介绍给他,狄德罗便把友谊当做生活中主要的慰藉和鼓励。他代格里姆为《通讯杂志》写稿,代他报导沙龙画展,而且替他写新书评价。格里姆要付稿酬,他则拒绝接受。狄德罗与格里姆的友谊比其他他所爱的人都要亲密而持久。1772年当他们相识二十二年时,他写信给格里姆:“我温和的、惟一的朋友,你一直是,也将会是我亲密而唯一的朋友。”而格里姆则说狄德罗是他“所知道最完美的人。”

当安托瓦妮特忙于做一个并不成功的母亲,操持繁琐的家务而无法作为丈夫思想观念的合适而必须的听众时,狄德罗便以知识程度不合为理由要求离婚。在离婚的请求没有获得允许的情况下,他在1755年发现了一位读书范围非常广泛、甚至涉猎到政治和哲学领域的三十八岁未婚女人,她不仅会与别人谈话,更会倾听别人的谈话。狄德罗非常感激她那善于倾听的耳朵并喜爱她那善解人意的心灵,他把她看成智慧的灵魂,并给她取了另一个名字:索菲。她在他们以后交往的十几年中给予他以爱情、忠实和了解。狄德罗在给好友格里姆的信中对索菲赞不绝口:“她是一个多么好的女人!她多么温柔,多么诚实、细腻而有理性!她会思考……在习俗、道德、感情以及无数的重要事物上,我们并不比她知道得多。她有她自己依照推理、真理和常识而得来的判断、看法和想法,以及自己的思考方式;公众的舆论或是权威的说法,或是其他任何事物都没办法使她屈服。”

狄德罗能够坦白地把一切事情写信告诉她,也能够把他淫秽的故事以及最新的想法送给她看。狄德罗同卢梭一样,在感性方面非常敏锐,在感情方面也同样温柔。在与索菲的关系中,他认清了感觉和感情在生活中所能扮演的角色。狄德罗在他们交往过程中,写给索菲的信件成为18世纪的文学宝藏之一。

但是,在与索菲的关系持续了二十年之后,狄德罗的爱情逐渐地衰退了,他的信愈来愈短,而他对爱情忠实的誓言也显得十分勉强。1769年,他取代了他刚去世不久的朋友而成为已五十四岁的戴茂克夫人的情人,但一年后,他又被另一个年轻人所取代。同时,狄德罗继续向索菲保证他的“永远之爱”。

当狄德罗那颗不安分的心在家庭之外四处游荡时,他的妻子安托瓦妮特却表现出相当的忍耐和忠心,但也不能自制地责骂他,因此,他们几乎天天吵架。特别是当她发现丈夫与索菲的暧昧关系后恼火得暴跳如雷,狄德罗却认为她的做法与这件他认为很寻常的事非常不相称。看来,时间也没有办法在一个有千种想法的丈夫和只相信一个上帝的妻子中间搭起一座桥梁,弥补他们的裂缝。有一段时间他们甚至分居,只有当妻子生病时,他才变得较为温和,并且抱怨地去照顾她。

狄德罗居然没有弃家出逃,是因为他喜爱舒适的家居生活。当安托瓦妮特在四十三岁生下一个女孩时,狄德罗便把感情倾注在惟一幸存的女儿身上,他们一起度过了他认为最快乐的时光。他不仅对女儿严加管束,精心培养,而且直接过问她的亲事,并节省金钱为她准备嫁妆。随着狄德罗作为人之父趋于成熟,他逐渐地能了解父亲。年轻时他觉得父亲过于冷酷,对此他曾产生过一些怨气,但随着年岁的增长,他对父亲愈加敬慕、怀念,而且也开始赞颂帮助男人培养一个好家庭的道德规范。他认为,选择女婿的条件,“财产是次要的,要紧的是理智、品德、诚实的地位和健康的体格’’。当女儿出嫁时,狄德罗因为失去她而哭泣;而当他看到她婚姻幸福时,他却哭得更厉害,因为他感受到了“父爱乃是人类最强烈的情感之一”。由此可见,在情感生活方面,狄德罗表现出了矛盾和复杂的品性。



文章来源:《西方17—18世纪文学》吉林文史出版社
点击购买:  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