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教会的分裂(四)

时间:2017-02-03 15:10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庞秀成 刘̳点击:



德国的文盲率高,16世纪20年代能够阅读的人可能不到全国人口的5%,并且这些人大多住在城市,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妨碍路德思想的传播。当众朗读是司空见惯的,况且许多人都见过路德本人,比如听过他的布道或在酒吧、浴场或餐桌旁进行的非正式讨论会。另外,印刷图画的技术在16世纪初期达到了顶峰,图画上也许有几行摘自书中的文句,所有的图画都用相同的木制衬版雕成。图画中的形象常常以传统的象征性的人物或容易理解的画面为基础,这些作品具有比书更广泛的宣传效果。版画的一版能印4000张画时效果才开始变差,而印书时一版只能印1000次。

又制作版画,又印刷书籍,这使路德及其信徒们能够发动一场大规模宣传战。路德很清楚利用这两种传媒的可能性,一方面他熟悉神学家们的精英文化,能够用拉丁文表达复杂的思想,同时他也很了解德意志民族,了解他们那具有浓郁乡土气息的比喻和喜闻乐见的艺术作品。路德计划在一生中出版3000多部各具不同内容的著作。

版画的一个局限性是表达内容简单,因为很难用粗略的图画和简短的说明来传递复杂的神学思想。它倾向于把所有的论说观点都降低减缩为最基本的善恶对立体,如魔鬼和圣徒,贪婪的狼和忠厚的羊。但是版画的这一特点用来表达路德的思想意向不能说不合适。他的宇宙观是二元论,认为宇宙是善与恶两种力量无休止斗争的场所,而人的灵魂是评价善恶及其斗争的标准。直到约1520年他才开始相信教皇是个假耶稣,论战中,只要是从他那丰富的内心世界中能够调遣到的言辞,不管是激烈的还是猥亵的,他都乐于使用。

铺天盖地的宗教论文具有很强的鼓动性,这使利奥教皇深信,对路德的反击和制裁再也不能耽搁了。1520年7月,教皇发出了开除路德教籍的敕令,历数路德的所谓异端邪说,并限他在60日内撤回论纲。但是教皇委派的使者在德国各城市印发教皇训谕时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在美因茨,当路德的书被公共执行官放在主要广场上准备焚毁时,执行官举着火把转过头来面对群众问这些书这样处理是否正当合理,群众异口同声地吼叫着回应说:“不合理!”因此执行官便拒绝执行焚毁命令。在维登堡,路德搬开桌子,显示出他杰出的戏剧才能,他用表演式的手势召集公众,当即烧毁敕令,以及其他各种神学学术著作。

敕令发布60天后,教皇又发了一道敕令。这篇强硬的逐出教籍敕令,割断了宗教改革者这伙罪人与基督教世界的联系,且禁止任何人帮助和庇护他们。路德也许有相当多的人支持他,所以他能够承受住教皇的威压,但他还必须保护自己,防止来自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迫害。后者宣布要在由帝国各地派代表参加的帝国议会上做出评判解决争端。1521年1月,帝国会议在莱茵河畔的沃尔姆斯召开。虽然新近戴上皇冠的查理对改革感兴趣,但是他统治着西班牙和大部分意大利以及天主教世界的中心地带,这就使他与教皇的对立不可想象,也会使他的裁决不可避免。当查理穿过荷兰返回德国的途中,他便判定路德学说为异端邪说并要判处他死刑。此时,查理对这件事的所有疑虑都消除了。

在危机中,路德收到了唯一一个好消息,这是一封伊拉斯谟寄给萨克森·弗雷德里克的信,信中敦促他继续支持宗教改革。伊拉斯谟断言,对路德的指控是一种罪恶,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仇视宗教改革论纲,同时急于想占据优势地位。伊拉斯谟认为路德提出的改革思想和做法是激进的,他对此持保留意见。尽管如此,伊拉斯谟仍坚定地认为真理在改革者这一方。他说:“世人渴求福音,它似乎被一种渴望传送着;正如现在一样,它的传送方面被命运注定。”

罗马教廷原本希望帝国会议无需听路德申辩,直接驳斥路德。但是查理坚持要让人们看清楚正义是如何伸张的。因为对方表示保证路德去沃尔姆斯有一个安全通道,所以1521年4月他便来到了沃尔姆斯出席了大会。出席会议的是从帝国各地来的诸侯、议员、代表,共计约150人。人数之多令人紧张恐惧,但路德对他的事业仍信心十足。一方是路德本人,一个矿工的儿子;另一方是查理五世,拥有查里曼大帝以来最广阔领地的主宰者。这显然是不平等的,但是在上帝面前他们同样是有罪的,是平等的。想到这里,这种不平等在路德心中就打消了。真理并不是任何历史上的个人、团体或机构的专利,不管他是帝国皇帝还是罗马教皇。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欧洲的转折》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