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英国内战(三)

时间:2017-03-03 08:34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宋 鸥 敖点击:


在内战中,英国人并未按等级划分。他们按照自己的是非观、个人的忠诚和自我保护的需要来选择支持哪一方。然而,多数大地主“为国王和国家”而战,在迅速发展的织布业中富裕起来的人们支持“上帝与议会”。大体上说,王党在北部和西部力量最为强大,而议会则控制了富有的南部和东部。在每个镇与每个郡内(甚至在一些人家里)都同时存在着支持战斗各方的不同意见。同时也有很多人希望保持中立,战争离他们越远越好。根据克兰顿爵士撰写的关于这场内战的历史名著记载,“开始,持观望态度的人比参加战斗各方的人数目大得多”。然而,随着战争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加入战争的一方,因为他们要使自己免受掠夺者、强行征兵者及迫害者的骚扰。

即使在议会内部,支持哪一方的界限也不明确。尽管上议院中大部分议员是保皇主义者,但大约四分之一以上的上院议员(30人左右)支持议会并向议会提供了首批将领。而在下议院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议员(约170多人)依旧忠于国王。自长期议会召开以来,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就一直与国王作对,但战争爆发后,他们却不愿投身于反对国王的战斗中。眼看着家人因冲突而分裂,曾经是国王旗手的埃德蒙·维尔尼沮丧的一番言语道出了这些人的心声:“我吃皇帝的,也为他干了将近30年。我不能做出背离他的不光彩的事儿。我宁愿死(我坚信我应该这样做)也不愿去做那些违背我良心的事儿。”

最先加入议会军的志愿者是伦敦的学徒,他们都剪着短发,因而这支纪律严明、意志坚决的议会军得到了“圆颅党”的雅号。逍遥又鲁莽的王党分子被称作“骑士党”,这个称号是把王党分子比为在荷兰独立运动中残酷镇压尼德兰清教徒的西班牙骑兵。尽管“骑士党”一词有弦外之音,但国王正式批准了这个名称的使用,并声明它“除了表示一位绅士骑在马上为国王效忠外别无他意”。

最初,敌对双方征兵和为军队支付薪饷的方式相同。富有的支持者(包括王后亨里埃塔·玛丽亚在内)卖掉了他们的银盘及其他财宝,以提供用以劝诱人们参军的薪饷。一些大地主甚至从自己的佃户中拼凑了整整一个团的兵力来支援战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富有者也财穷力竭,无以为继了。议会一方的经济优势变得日益明显。议会可以从伦敦的银行借贷,并可以推行核定付款额和征收土地财产税制度,这种制度比以往王室所实行的制度更有效。由于议会不仅仅控制了海军,而且几乎把国家全部的港口掌握在手中,因此它可以征收进口税。

现在,可供国王任意使用的港口已微乎其微,而且这些港口还处于国王的前海军的封锁之下,国王要想从大陆得到足够的物资供应已很困难,更不要说通过征税来向他的军队支付已到期的薪饷了。但是,至少在战争之初,国王在新兵的质量上曾有很大的优势。威尔士和康瓦尔沼泽的险恶环境为国王提供了不怕吃苦、意志坚决的步兵;大地主及其追随者们为国王一流的骑兵队伍提供了极好的来源:猎场上的长期训练使他们成为高超的骑手。这些人在国王22岁的侄子——德国莱茵亲王鲁珀特的训练与领导下在战争中成为效率极高的突击队。

1642年8月底,在埃塞克斯伯爵的指挥下,议会军从伦敦向诺丁汉进军。然而那时国王已西去征调他的威尔士新军。当埃塞克斯军赶上国王军队时,国王军已开始向伦敦进军。10月23日,国王暂停进军,转而掉过头来在英国中部班伯雷附近的埃吉山山顶与议会军相对峙。当双方军队正准备于这场内战的第一次重大战役时,王党步兵总指挥、63岁的雅各布·阿斯特利爵士作了一次著名的祈祷:“噢,上帝!你最了解这一天我该有多忙!如果我(忙得)忘了你,请你不要忘记我。”

双方军队人数相似,大约各13000人。已布好相同的阵势,严阵以待。一组组的骑兵头戴钢盔准备向对方发动进攻。战场中央是头戴大毡帽的枪手和手持长矛、头戴头盔的矛手。他们的矛有3—5米长。双方各有一些大炮,但事实证明,在围攻时大炮更有用,而在战场上则不是如此。因为开火后还需要约5分钟时间等待火药桶冷却后再装进火药,而骑兵可以在这5分钟之内冲上去,布满战场。

圆颅党的士兵系着橙色的腰带,而骑士党系着红色的腰带。除了这点差异之外,双方服装大致相同。例如,国王近卫骑兵团所穿的红色上衣被圆颅党罗伯提斯勋爵和丹兹尔·霍尔斯军团所模仿。由于军服的相似(尤其是军官的服装很相似),内战中有几次指挥官竟可以不被注意地穿过敌军的防线。这常常导致致命的错误。

战斗以双方迅猛却效果不佳的炮击开始。鲁珀特亲王率领骑士党向圆颅党左翼展开大规模进攻。经过长时间的争论,他终于说服王党指挥官放弃了传统的作战方式,这种方式是先以骑兵纵队冲向敌军,继而队列停止前进,用枪射击之后再骑马离开。而他则采用了瑞典国王阿道尔弗斯·盖斯塔法在三十年战争期间对德作战时采用的战术:他的骑兵排成一线横队,并肩飞奔,直入敌阵,用剑与敌人搏杀。

这种战术收到了神奇的效果。圆颅党骑兵被打得丢盔卸甲,四散而逃,紧随其后的步兵也落荒而逃。不久,王党又一翼部队的进攻收到了同样的效果。可是尽管鲁珀特教会了他的士兵如何打仗,他却没有致力于教导他们如何保持严明的纪律。胜利之后的王党士兵并未重新回到战斗中,而是去追赶逃兵并攻击圆颅党的运输队。

当最后他们再重新集合回到战场上时,他们仅是避免了彻底的失败。由于缺乏其他骑兵队的支援,在圆颅党步兵与骑兵配合的强攻之下,王党军被迫后撤,他们的枪械也被缴获。敌人与国王的距离是如此之近,以致于国王的旗手——可怜的埃德蒙·维尔尼死于议会军之手。对王党来说,原本可以以绝对胜利结束的战役,最终却变成了血淋淋的对峙。

埃塞克斯和议会军向西撤退,国王现在可以向伦敦进军了,可是王党军指挥官们坚信伦敦对王党军队有充分的防备,所以他们无视鲁珀特亲王的反对与恳求,到了位于伦敦西北80公里的大学城牛津便不再前行,牛津成为战争期间王党的大本营。

牛津大学各学院此刻变成了王室的宫廷、会议室、兵营、武器库和马厩。大学的方形庭院变成了羊圈、游戏室和决斗场。古老的学术中心所应有的气氛已荡然无存。因为城市中遍布着装时髦的妇女与薪饷少得可怜、靠抢劫维持生计的士兵,他们千方百计挖掘自己能力中的最优秀之处,以显示自己是那些虚伪的敌人的有力对手。

在双方展开武装冲突的同时,文字上的斗争也激烈地展开。清教徒的小册子指责王党分子的种种罪行,其中一条竟称鲁珀特亲王是一位女巫,而他的狗波依是供他差遣的精灵。还有一些人通过印刷伪造的王党军队伤亡名单破坏王党军队的士气。对此王党在自己的报纸上作出反应,如:“最近在格劳塞斯特被害的雅各布·阿斯特利爵士想知道他是被滑膛枪射死的还是被大炮射死的。”

当圆颅党将领正致力于围攻或进行无目的的演习时,骑士党计划从北、西南、牛津三个方向对伦敦发动攻势。这时,议会军领导人也正在制定他们自己的计划。1643年9月25日,约翰·皮姆(此后约6周左右他死于癌症)成功地与国王的苏格兰反对派结成具有战略意义的同盟,双方缔结了《神圣盟约》,议会允诺把英格兰、苏格兰及爱尔兰教会“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形成统一的宗教”,并允诺向苏格兰每月付30000英镑的费用。作为回报,苏格兰同意派军队到英国支援议会军。

即使在英格兰东部,议会军前景也大为看好。高大、睿智又有些忧郁的奥立佛·克伦威尔是代表剑桥的议员,他参加过埃吉山战斗,而且看到了被他形容为“老掉牙的士兵和酒保”的议会军骑兵在面对鲁珀特骑兵进攻时仓皇溃逃的情形。战场归来后,他下决心建立一支英国最优秀的骑兵队伍。他从当地一些不信奉国教的自耕农(他认为这些人“比普通士兵的悟性还要高”)中招募士兵。他写道:“我宁愿要一位身穿褐色普通农民衣服的上尉,他知道为什么而战,他热爱他的事业。我却不愿要那些被你们称作‘绅士’却什么也不是的上尉。”

他让他的这支军队穿红色上衣,为他们配备了最好的盔甲和武器。克伦威尔相信每个人都有权利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对上帝的忠贞,因而他允许他的士兵有不同的甚至是非正统的清教徒信仰。同时,他以士兵的宗教热情为基础建立了严格的军纪。他以王党早已掌握的瑞典战术训练他的军队。

1644年6月底,克伦威尔率领新军与苏格兰军和圆颅党军队汇合。由于鲁珀特亲王带领一支军队赶来支援被围的约克郡,苏格兰军与圆颅党队伍不得不放弃围攻。7月2日,清教联军与鲁珀特军在约克郡以西10公里的马斯顿荒原遭遇。圆颅党和苏格兰联军共27000人,而骑士党只有18000人。但鲁珀特得到国王要他作战的命令,他只有硬着头皮参战。

整整一天,两军处于对垒状态。晚上,鲁珀特命令军队解除戒备状态之后便去吃晚餐。奥立佛·克伦威尔趁机命令他的部队进攻王党右翼。最初取得一些胜利,当鲁珀特集结起他的后备军时,克伦威尔军退了下来。此时,王党军已被从侧翼出现的苏格兰骑兵击溃。鲁珀特的骑兵部队首次在战场上退却,苏格兰军乘胜追击。克伦威尔训练有素的军队转回头去营救处于重压之下的圆颅党步兵。

到夜幕降临之时,议会军的胜利已不可扭转。王党骑兵坚不可摧的神话已告破产,大约有4000名王党士兵死于战场。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克伦威尔本人也受了伤。就连鲁珀特亲王也为对手英勇顽强的气魄所感动,他称克伦威尔为“老铁甲统帅”,从此克伦威尔军队也被称为“铁甲军”。

英国北部已处于议会控制之下。但这个胜利却被议会在西南方的失败所抵销。在西南,埃塞克斯伯爵孤军深入王党控制的康瓦尔,结果在洛斯特维斯尔地区被王党军击溃,全军投降。现在到了克伦威尔的上尉们从绅士们手里接管权力的时候了。

在克伦威尔的敦促下,下院同意重组军队。1644年到1645年期间,由个人雇佣的旧军队全部解散,士兵重新归入新的、训练严格、纪律严明的团队中。议会还在地方招兵买马,以扩充兵源。由法尔法克斯担任总司令,克伦威尔任骑兵司令。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君主威权》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