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英国内战(四)

时间:2017-03-03 08:34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宋 鸥 敖点击:


1645年6月14日,最后的大决战在莱斯特郡的纳西比进行。国王率领的王党军队7000人,议会的“新模范军”11000人。

鲁珀特的骑兵在战场上再一次攻击议会军左翼。虽然在人数上不敌议会军,但还是把议会军赶出了阵地。然而处于议会军右翼的克伦威尔军从侧面攻击,突破了王党军左翼。由于有数量上的优势,他能把参与追击敌人的后备力量召回攻打王党部队的腹部和后部,当鲁珀特率部返回战场营救王军时已无法挽回败局。

纳西比战役并没有马斯顿荒原战役那般血腥残酷。王党只有1000人战死,但约4000多人、8000多支滑膛枪、大炮若干及所有弹药被议会军俘获。此外,以正义著称的“新模范军”屠杀了在国王军营中俘虏的上百名妇女,而把其余几百名妇女视为“娼妓”,割去她们的鼻子或划破她们的脸。

纳西比战役之后,“新模范军”致力于扫清王党分子残余势力,并以炮轰和突袭方式取得了王党所控制的地区。就连被派去守住王党重要的西海岸港口布里斯托的鲁珀特也相信,英王唯一的希望就是与议会议和。到9月初,鲁珀特手下的兵力已仅存千余人,而且城内传播着瘟疫,于是,鲁珀特同意向法尔法克斯投降,交出城市。法尔法克斯允许骑士党士兵保持原来的标志并自由离开。

不久,国王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内战中的失败。1646年4月,王党最后一支军队在格罗斯特郡的斯托昂泽沃尔德溃败。查理一世不愿向议会投降,却向苏格兰人投诚,鲁珀特王子如何劝阻也无济于事。1646年4月27日,查理一世把他的侄子鲁珀特一人留在牛津,自己乔装改扮逃向苏格兰人的大本营——纽瓦克。抵抗了八个星期之后,牛津城正式向法尔法克斯投降。“新模范军”的指挥官再次表现出了骑士风度,允许鲁珀特和他的兄弟莫里斯带着随从离开英国。

在纽瓦马克,惊诧中的苏格兰人囚禁了国王。但查理一世仍表现出一副尊贵的客人的架式,他趾高气扬地同议会进行谈判。8月,议会提出允许国王恢复王位,前提是要国王在英国实行长老制,惩罚王党的主要支持者及王军主要将领。国王拒绝了议会的要求,但议会的建议被苏格兰采纳,他们向英国议会交出国王,并从英国议会那里得到40万镑议会所欠的定金。当苏格兰军撤回后,这位嘲笑苏格兰人把他卖得太贱了的国王又成了议会的阶下囚,被关在诺桑普顿郡的赫姆比城堡中。内战的第一阶段就此结束。

在斯托昂泽沃尔德战役中成为战俘的王党军队指挥官雅各布·阿斯特利爵士曾端坐在一只大鼓上对周围的议会军说:“孩子们,你们已经完成了你们的任务。如果你们之间不发生争端的话,那么你们就轻松了。”他的话不幸被言中,议会很快分裂为两派势力。长期议会议员们认为自己应成为因战争结束而形成的新社会的领导,而在创建新模范军的过程中形成了又一个新的权力集团。这个集团的观点与长期议会截然不同,新模范军领导人在宗教信仰和政治观点上更为激进,很多人(包括普通士兵在内)都是种种不遵循社会常规派别的狂热追随者。1646年9月,控制议会的长老派没有认真考虑后果,就颁布了好几个法案,规定:凡支持一些特殊教派(包括反对“三位一体”说的唯神教派)者处以死刑;悖离正统的异端分子,如提倡成年后洗礼的浸礼会教徒终身监禁。12月,他们又颁布了不准普通教徒布道的规定。军队领袖表示强烈抗议,但议会却依旧在这条自我毁灭的路上盲目前行。八个月后,作为宗派迫害的序幕,议会下令新模范军或解散,或作为志愿军去镇压爱尔兰天主教叛乱。因议会欠饷而几近叛乱的军队没有接受议会的任何命令,相反,他们召回了设在剑桥以东的纽马凯特的司令部。作为议会议员之一的克伦威尔奉命去与军队谈判,但当他看到军队坚不可摧的决心后,便留下来加入士兵这一方。

几天后,年轻的军官乔治·乔伊斯主动率领500骑兵来到赫姆比城堡,把国王劫持到纽马凯特,使之成为军队的俘虏。当国王要求见他的委员会时,乔伊斯只是指了指皇帝身后的人,国王看见同样成为阶下囚的委员会,沮丧地说:“事实上,一切都已经很明白了。”

克伦威尔和其他一些官员提出如果国王实行宽容的宗教政策并让议会掌握政府官员的任命权,国王可以恢复王位。这些是国王的反对者中所提的最为宽容的要求,然而国王拒绝了,他相信他能挑起敌人之间的相互冲突。

在一段时间内国王的算盘是如意的。军队为保卫自身利益而开进伦敦,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但军队内部因意见分歧而出现裂痕。为解决双方的分歧,这年秋天,一个推选出的军队委员会在普特尼教堂召开会议,以部署下一步行动。一些人发言仍希望与国王达成一项合法的协议,另一些人,特别是士兵代表,希望取消君主制和上院,建立共和制,实行普选制。当双方激烈争论之时,国王却趁看守不备悄悄地逃到怀特岛,并开始秘密地与苏格兰封建主谈判。

于是突然间,早已精疲力竭的英国再次卷入内战的旋涡。查理一世通过承诺三年之内承认长老会教会,议会可以控制军队十年等条件,成功地在一年前还在战场上兵戎相见的几方之间结成了奇妙的联盟。在苏格兰军队在北方跨过边界时,威尔士以及英国南部、西部都发生了王党叛乱;曾在内战中与国王敌对的长老派此时也因国王有利于他们的承诺而倾向于国王;半数的海军也发生叛乱,投向保王党一边。

与王党相对峙的只有“新模范军”,但其军事力量远远胜过王党军。法尔法克斯率部击溃了南部和西部的王党势力。克伦威尔继而在平定了威尔士王党叛乱之后,率军转战北方战场,在普雷斯顿、维甘、沃灵顿等地进行了持续的激战之后,终于击退了苏格兰人。士兵们回到伦敦后,激烈地要求惩治国王。因为在他们眼里,国王表面上议和,背地里却准备重新对议会开战,手段卑鄙。他们的这种看法也越来越多地得到军队首领的赞同。

要求处决国王的呼声高涨。但处决国王这样的大事不能没有议会的同意,然而议会中的大多数议员对军队中激进分子的惧怕远甚于对残余的王党势力的惧怕,不肯采取这样的决定。僵局靠武力打破。1648年12月6日,托马斯·普莱德上校带领军队包围了议会,逮捕了下院96名成员。这次行动即历史上的“普莱德清洗”。清洗后的议会只剩下约60位不信奉国教的议员,他们支持军队。

“残缺议会”执行了军队寄期望于它的任务,设立了特别任命的审判国王的最高法庭。国王被押送至伦敦并以叛国罪在议会大厅接受审判,他被判有罪并被判处死刑。而英国有少数一些政治色彩较淡的人依旧坚信国王是由上帝派来统治人间,因而当国王被宣布判决的消息传来时,他们目瞪口呆,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事实上,在军队之外很少有人不认为审判本身即是犯罪,但无人能阻止判决的作出。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君主威权》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