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荷兰共和国的兴起(五)

时间:2017-03-06 09:16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宋 鸥 敖点击:


国家也不能逃脱政治风暴。到17世纪中叶,荷兰城市贵族与奥兰治家族之间的关系已经日趋恶化。1647年,威廉(沉默者)的孙子奥兰治的威廉二世就因荷兰省议会拒绝同意其向西班牙发动又一次军事行动而与议会发生争吵。议会打算结束使财力耗尽并有碍贸易的战争,并希望看到执政者过于庞大的军队——大部分为外国雇佣兵——能削减成规模适中的国内防御力量。

联省执政者与省长之间,省议会与联省议会之间的力量平衡仍然很微妙。当威廉就职时,紧张局势达到了顶点。他在其他六省都得到了大力支持,只有荷兰一省反对他。1650年,荷兰省议会解散了驻扎在荷兰省的军队,并用其资金偿付了损失,以此来藐视威廉。作为最高军事长官的威廉对于这种干涉其权力的行径非常愤怒,在联省议会不太同意的情况下,他以叛国为由逮捕了六名荷兰省的代表,并派出10000人的部队突袭了阿姆斯特丹。

但是,士兵们在一个浓雾笼罩的夜晚在城市附近的沼泽地中迷了路。他们被一个来自汉堡的带着信件的信使发现了,他向阿姆斯特丹报告:某外国部队正向该城开进。黄昏时分,当奥兰治的部队到达城墙时,发现城门紧闭。双方都感到很诧异。军官惊讶的是他们的夜行军竟被发觉,阿姆斯特丹人惊讶的是入侵者竟然是荷兰人。

几天内,双方达成了暂时妥协,阿姆斯特丹当局同意将最好斗的反奥兰治家族分子驱逐出市政府;威廉则保证无条件释放六名被捕代表。联省议会决定从此以后,在有关集体事宜的决定中,应征得所有七省的一致同意。然后开始与威廉谈判削减军队的问题,议会坚持首先应削除外国雇佣兵。

几星期里,双方陷入僵持阶段。威廉继续发出反西班牙的战争喧嚣,传闻说他正与法国密谋发动一次政变。全体国民都屏住呼吸,等待着什么事情发生。这时,上帝出面干预了。年仅23岁的威廉染上了致命的天花,几星期后死去了。他的寡妻,英格兰国王查理一世之女,在几个月后生下了一个男孩。

联省议会没有选举继任者,结果是为期22年的政府空白期,在一些人眼中,这是“无执政时期”,在另一些人看来,则是“真正自由”的时代。在这段空位期,荷兰省政治首领、省议会议长成为共和国最有权力的人物。最高军事权掌握在联省议会手里,其成员有权在战争期间任命陆军元帅或其他主要官员。

不可避免地,要求动员的呼声越来越高。1651年英国国会通过了一项《航海条例》,该条例禁止荷兰从本土以外的其他地区向英国或英国殖民地运送货物,这是对荷兰商业的直接打击。荷兰派出代表与英国进行谈判,但是,当双方代表来到谈判桌前时,两国的海军司令,荷兰海军上将托姆普和英国海军上将布莱克,都接到了作战命令。

布莱克受命摧毁荷兰共和国最重要的波罗的海贸易。他同时受命逮捕从东方返回来的荷兰东印度公司人,并全力进攻英国和苏格兰沿岸的荷兰鲱鱼捕捞队,将他们所俘获的船只和捕获物全部没收充公。托姆普的使命是击败英国人,保护所有这些易受攻击的运输工具。他在接受任务时烦躁不安。他向联省议会抱怨道:“我本应得到两项任命中的一项:或搜寻敌人或给船队护航,双管齐下有极大的困难。”他的国内上司要求他主要侧重于保全贸易、船只和财富,他则想采取攻势,他问道:当一个国家能享受全部胜利果实时,为什么要停下来采取守势呢?

荷兰拥有更多的船只和更好的海员,而且英国的海港又较易轰炸和封锁。英国人——拥有更好的战舰和更猛烈的火力——尽管其士兵在巡查联省共和国的海岸线时在狭窄的船舱内发生了叛乱,还是实施的封锁。托姆普上将在试图突破封锁时死去。尽管英国人是名义上的胜利者,第一次英荷战争实际上以双方均未真正满意而告终。

17世纪60年代末,双方再次发生战争。英国人并不掩饰他们的企图。统帅英国舰队的艾尔伯马力司令官说道:“我们要得到的就是比荷兰现在拥有的更多的贸易。”但是这一次荷兰的士气更振奋,它的海军战略也更清晰。战争没被限制在国内水域;双方在东、西印度、美洲海岸以及非洲西部地区展开了激战。

在一次大胆的进攻中,德·鲁特上将率领荷兰突击队到达麦得威河,这条河的港湾深入到英国的肯特城内。突破穿越水道的重重阻碍,上将的勇士们猛扑向停泊在那里的舰队。他们焚毁了部分船只,其他的被掳作战利品,英国的主力舰皇家查理号也在其中。拖着这些战利品,在英国人愤怒的惊视中,入侵者安全返航。1667年7月,两国政府协议停战,这次是按照共和国的条件签订的协议。

由于海战几乎不停,因此联合省被一些威胁到它们作为一个共和国的身份的事件震撼了。整个17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政治的延续性和稳定性都有赖于荷兰省议会议长约翰·德·怀特。德·怀特以令人钦佩的说服力和政治敏锐感使共和国的财政井然有序,加强和重组了海军,并在第二次对英战争中取得了胜利。他还以自从奥登本尼维尔特时代再未出现过的技巧和方式指导了内外政策的制定。但他也树立了敌人,尤其是在奥兰治派分子中,他们希望有一天年轻的威廉三世能继任他已故父亲的职位,成为联省执政。

在联省议会内部,德·怀特和他的支持者表达了这样的看法:共和国在没有联省执政者的情况下充满生机,国家所欠沉默者威廉及其奥兰治继承人的债务现在已全部偿还,他们再也不认为那个被夸张的职务是必不可少的了。然而,当联省议会负责对王子的教育时,德·怀特赞同以治国方策来教导他。作为英国国王的孙子和另一位国王的侄子,小王子对他的王室血统有着敏锐的意识。但是他对德·怀特非常尊敬,他后来承认德·怀特比起其他的监护人给了他更多的有关这个世界的知识。

周边国家对荷兰共和国的执政者继承人上的争斗也颇感兴趣。因为当时的荷兰是欧洲权力政治棋盘上一个重要的角色。英格兰的查理二世最近继承了他父亲的王位,他希望英国与荷兰的战争能削弱荷兰的共和制政府,以便为他的奥兰治侄子登上王位开辟道路。

法王路易十四世则渴望阻挠奥兰治派掌权,他担心荷兰与英国关系的任何改善都不可避免地会对法国造成威胁。同时,法国本身正陷于反西班牙的战争中,1667年5月,法国军队开进西属尼德兰。荷兰和英国意识到,法国对于它们任何一方的威胁都要比它们彼此之间的威胁更大更危险。于是他们很快达成和平协议并与瑞典组成三方联盟以结束法西战争。

为了打破这一联盟,路易十四开始向查理二世献殷勤。他建议说,如果英国与法国联合对荷兰作战,对英国的财政和政治将大有裨益。1670年,两国君主签订了多佛尔协议,决定铲除德·怀特,颠覆荷兰共和国,把荷兰变成查理与路易联合操纵威廉执政的傀儡君主国。

尽管英国国王与年轻的奥兰治王子之间有着亲密的个人关系,威廉头脑清醒,而非一味相信他的叔叔,他不愿以牺牲荷兰的独立换取王位。他也是一名虔诚的清教徒,这位王位继承人长期以来一直是新教教规的忠实执行者;他的英王叔叔把他的喜好置于威廉的喜好之上,表现得过于像天主教徒,而路易首先是一个坚定的信仰天主教的国王。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君主威权》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