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俄国的西化(四)

时间:2017-03-20 12:11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彼得试图提高公务人员的水平,但是他遇到了一个主要障碍即俄国的教育总体落后。这样彼得就成为第一位倡导世俗教育的沙皇。为了便于基础学习,他下令简化了俄语字母表同时推动了课本的出版。而且他创办了更高水准的专科学校,这些专科学校专攻语言、采矿、工程学和军事技术。此外他还公派几百名年轻人出国留学。

然而当时的教育还是几乎完全局限于贵族和国家官吏的子弟,而且教育在这一狭小的范围内所取得的进步也远远未达到彼得的预期目标。1714年彼得强令所有贵族子弟从10岁开始必须接受五年的学校教育,他们要学习读写、初级算术和地理学。但是两年以后,彼得撤销了这个法令。因为地主阶层的反抗十分强烈,他们怨恨这一法令破坏了他们的传统习惯。

然而彼得可以满足于其行政改革所取得的巨大成功。1711年他解散了古老过时的贵族杜马,代之以参政院。参政院由彼得指定的九名亲信大臣组成。他们负责协调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关系,征收支出赋税。这时原政府各部已经声名狼藉,部门内效率低下,腐败盛行。1718年彼得废弃了原政府各部。他参照瑞典的体制,用九个部(院)代替了以前的四十个部。所有的部长由参政院任命,这样参政院实际上成为一个部长理事会。彼得甚至还建立一个遭人憎恶的监察署,他试图以此来消除政府官员中的腐败(而事实证明它是不成功的)。

现今彼得的独裁已是不可动摇了。他已经创立了一套中央集权化的官僚机构,而这一机构完全屈从于他的权威。他已经除掉了诡计多端的射击军,因为射击军一直威胁着其统治。而且他已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成功地降低了波雅尔(特权大贵族)的影响。此时只有东正教会的传统主义者仍是一支需认真加以考虑的力量。

到1721年彼得终于把这些人也打翻在地。他正式废除了俄国东正教会大教长,转由宗教会议来管理教会。宗教会议是一个按照民事部门方式组织起来的宗教机构。它由九名成员组成,这些人必须服从沙皇的意志。类似参政院,宗教会议也有一个世俗官员来监督其行动。这样彼得一举就把教会降为一个管理宗教事务的政府部门,从而防止教会成为一个公众抗议的集合点。

在驯服教会的同时,彼得有效地完成了对农民的控制。现在,农民实质上是国家的奴隶。他们不仅承负着沉重的赋税,而且还要去军队服役、在工厂和造船厂中做工、在巨大的建筑工程中劳作。在圣彼得堡的建设中有几万名农民丧生,因而圣彼得堡以“建于白骨上的城市”而著称。在彼得大帝的统治下,被征召的劳工不仅要在恶劣的工作条件下辛勤劳作,而且还时刻生活于特务机关制造的恐怖阴影中。特务机关是一个新设立的秘密警察机构,他们的职责就是嗅出反叛的气息。

在彼得统治早期,农民掀起了很多次起义,但是每次他们都被沙皇和贵族的优势力量击败。有几千名农民逃至南俄和荒凉的西伯利亚寻找一个避难的港湾。然而对绝大多数农民来说,他们没有出路可寻。

1718年彼得宣布,除了教士和贵族,俄国的每个男子每年必须付74戈比的最低税。这一税额在一般情况下相当于一个家庭的年租金。随后的人口普查清查出全国大约有579万纳税人口,这样在1724年初次开始征收“人头税”。人头税对政府来说是一项惊人的成功,因为这一税收几乎占了政府年收入的一半。但从长远来看,人头税产生了灾难性的后果。此前俄国农民没有地主的书面许可已不许离开地主的地产,现在他们被更紧密地同土地联系在一起。因为地主负责征收他们的人头税,而且如果已登记的纳税人口逃走,那么地主就要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钱来替他们交税。这样农民逐渐成为可以计数的金钱。他们不仅被国家征用调遣,而且还被其主人像牲畜一样买进卖出。从而统治阶级和无产者之间的分界从未表现得如此明显和危险。

1724年11月,当彼得大帝正在芬兰湾中乘船航行时,突然他发现一些士兵溺水。于是他马上跳入冰冷的水中,组织了一次成功的营救行动。但是他毕竟已经52岁了。由于几十年的酗酒、加之性病和不久前的一次膀胱感染,他那巨人般的身躯过早地衰老了。彼得从水中出来后,浑身直打寒战,但他并未在意。随后他就开始发高烧,最后陷入了昏迷状态,不省人事。1725年1月28日,圣彼得堡所有教堂的大钟敲响了,它向人们传达了这样一个不幸的消息:沙皇彼得——全俄罗斯第一位皇帝驾崩了。

彼得大帝去世后如同他生前一样充满了传奇。人们称颂他是创造奇迹的沙皇,而事实上他也的确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在他统治时期,俄国领土持续扩张,工业不断发展。同时他进行了长达21年的战争,创建了一支海军和一支强有力的代陆军;他建筑了一个新首都、许多港口和要塞,他还修建了一个巨大的运河网。而所有这些都没有向外国借贷一块金币。但是彼得所取得的这些胜利都是用普通俄国人的汗水和鲜血换来的,因而彼得的统治从许多方面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彼得对俄国可谓是慷慨奉献,但遗憾的是他没有为俄罗斯帝国留下一位男性继承人。在他统治初期,他把其忠诚而呆笨的妻子关入修道院,让她做了一名修女。此后彼得唯一幸存的儿子阿列克塞反对彼得的改革。于是彼得逮捕了他,并指控他犯有叛逆罪。年轻的皇位继承人遭到无情的折磨,随后死于狱中。

在彼得去世后的十五年里,俄国王位在欧洲国家中是最不稳定的。派系斗争困扰着俄国宫廷,于是俄国王位先后被一系列统治者所占据。彼得的第二任妻子叶卡特琳娜仅仅统治了两年就死于发烧。彼得11岁的孙子的统治时间仅比叶卡特琳娜一世长几个月,他死于天花。虽然彼得的侄女安娜当了十年女皇(1730—1740年),但她一直被其德国情人所支配,而此人残忍固执地维护着他的权威。

在18世纪中叶的一段时期,彼得的女儿伊丽莎白女皇终于稳定了君主政体。她得到皇家卫队的支持,在1741年夺取了政权。而此时瑞典开始重新敌视俄国,并企图夺回在尼斯塔特和约中割让的领土。两年以后,在同瑞典的争夺中,伊丽莎白女皇赢得了军事和外交上的重大胜利。但是伊丽莎白使俄国卷入了七年战争(1756—1763)。在七年战争中,她同奥地利、法国联盟对抗普鲁士和英国。1755年她创立了莫斯科大学,三年以后她又在圣彼得堡创立了“美术研究院”。1761年伊丽莎白去世,她把王位传给了其德国血统的外甥彼得。但不幸的是,这个人完全不适合做沙皇。

彼得三世是一个不成熟而神经质的人。而且他酗酒,可能还患有阳痿。他不愿意学习俄语。而更糟的是,他狂热崇拜普鲁士,但普鲁士此时正同俄国交战。在其臣民心目中,彼得只拥有一份宝贵的财产——他的妻子。她迷人、机智且妙语连珠。她真诚地学习、吸收俄罗斯的语言、风俗和传统,从而她赢得了俄罗斯人民的热爱。同彼得三世一样,她也是德意志血统。她原来的名字为索菲亚·奥古斯塔·弗雷德里卡。她是狭小偏僻的安哈耳特—策尔普斯特公国的公主。她14岁时来到俄国,准备同堂兄彼得结婚,她被重新命名为叶卡特琳娜·亚力西夫娜女大公。1744年她同彼得举行了婚礼。这时她年方16岁,而彼得只是一个17岁的少年。

彼得特别喜爱在婚床上同他的玩具士兵玩耍。除此之外,他们的包办婚姻也许是圆满的,但这很让人疑惑。1754年叶卡特琳娜终于生育了一位王位继承人——保罗。而保罗的父亲几乎肯定是已婚贵族萨金·索尔特科夫,他是彼得三世的宫廷内侍。两年以后,叶卡特琳娜又有了一个女儿安娜。而安娜的父亲可能是叶卡特琳娜的新情人——斯塔尼斯劳斯·奥古斯塔斯·波尼亚托夫斯基,一位年轻的波兰伯爵。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