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普鲁士的崛起(三)

时间:2017-07-10 08:44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但对腓特烈来说,逆境似乎只是激励了他。他重整旗鼓,决心背水一战。经过精心策划,一个欺骗计划终于诱使奥地利军队从波希米亚翻过高山进入了西里西亚。而奥地利军队一进入西里西亚就遭到了腓特烈军队的突然袭击。

奥地利军队被赶回波希米亚后,他们试图发动反击。他们打算把普鲁士军队困在索尔山谷中,然后奥地利军队对走投无路的普鲁士军队发动一次伏击。但是在此次战役中,腓特烈打破了传统的战争规则。他指挥骑兵向山上发动攻击,这样就彻底破坏了奥地利军队的作战计划。经过一天的艰苦战斗,普鲁士人又一次取得胜利。与此同时,普军在萨克森也取得一系列胜利。这一连串的打击使奥地利的力量遭到严重削弱。几个星期以后,玛利亚·特利萨终于求和。在1745年圣诞节,她的代表签署了德累斯顿条约。这一条约承认了普鲁士对西里西亚的占领,同时规定普鲁士退出战争。普鲁士夺取西里西亚后,它的疆域和人口一举增长了30%多;而且全欧洲现在都承认需要认真对付腓特烈二世及其令人生畏的军队。在普鲁士国内,兴高采烈的臣民们把他们的君主尊称为腓特烈大帝。而这一称号将来会响彻欧洲大陆的上空。

在国内,腓特烈大帝重新启动其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毫无疑问腓特烈有其优先考虑的重点。他认为一个在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的国家需要一支强大的军队。他的父亲已经奠定了这支军队的基石,现在只待腓特烈在战场上检验这台普鲁士的战争机器。像他的父亲一样,腓特烈把国家收入的四分之三投入军队的建设。他提高军队的训练水平,进一步严明纪律;同时通过严密的征兵计划把军队人数扩充至原来的两倍还多。在民事方面,他发起一系列短期的司法改革,以加速和简化法律诉讼进程。他甚至希望这个王国中最贫困的居民也能获得公正,但事实证明这一幻想根本无法实现。

然而在这里几乎不欢迎批评意见。即使是措辞委婉或用心良苦的批评意见,也同样如此。国王已对属下的将军和大臣们明确表示:他是主宰。在战争时期,由他发布命令、制订战略;在和平时期,他直接控制中央政府各部门和地方议会,监督财政,并且独自处理外交事务。

腓特烈直接处理大量的申请和报告,并且只有他才能作出决定。从外交条约的措辞到军装用布的购买都需听从他的命令。甚至最资深的顾问也几乎不能私下向国王进言。所有的请求和回复都要写成书面材料,并通过相应渠道送交国王。官员们要保证每份文件都清晰简洁,否则将被当面驳回。总之不管政府官员的资历有多深、其专门知识有多渊博,他们都没有任何真正的自主权。

某个地方议会未先同腓特烈协商就作出了一些决定,这使腓特烈大为恼火。他通告这个地方议会:“对任何事情你们都无权作出决定,所有事情必须直接报告给我。”

腓特烈终日埋头工作,同时他要求其下属也如此。信使每隔一段时间送来许多邮件,五名大臣按邮袋的目录内容把它们分类整理,放入适当的文件夹中。当国王对王国进行定期巡视时,内阁办公室也要打点行装和文具随同前往。

作为国王的耳目,内阁大臣行使着相当大的权力。他们可以写摘要或是重新安排卷宗的目录。通过这种方式,他们能够操纵国王的决定,影响预算支出,并能够在政治上飞黄腾达或身败名裂。腓特烈虽然依靠他的官僚,但是他未必信任他们。他认为:“文职人员越多,就有越多的贼。”他大胆猜测99%的政府官员是腐败的。依照他的父亲所为,腓特烈让他的官僚们彼此暗中监视;同时他与其资深官员的下属保持秘密联系;并委派几个彼此并不知情的奴才去从事同一项任务。腓特烈还用这样搜集到的消息,把整个复杂的统治集团置于他的牢固控制之下。

同军队中的情况一样,最高等级的文职人员大部分是由容克充任的。腓特烈清楚地意识到他对王国的控制需要依靠容克的协作。大选侯和历代普鲁士国王在一个世纪内不断地加强中央集权。即使如此,容克们在其农村领地中仍享有相当大而不受限制的权力。容克的土地主要由农奴耕种,农奴没有权利、特权和自己的财产。虽然腓特烈通过法律,禁止地主用过分残酷的手段惩罚农民,但是腓特烈从未劝说容克把农奴从封建契约下解放出来。

在普鲁士,农民不能摆脱其低下的身份地位,而其他社会阶层也不能进行任何程度的社会流动。腓特烈的行政管理体制要求,普鲁士社会的每个组成部分履行其明确的职责。容克要在军队和行政机构中任职。而作为回报,在国王的维护下,他们几乎垄断了军队和政府中的高级职位;同时国王允许他们保持自己的法庭,这样容克在农村地区也保持了权威。对中产阶级来说,他们要发展商业并处理国家的日常行政事务。同其他君主迥异的是,腓特烈很少把贵族封号作为奖赏来授予那些有功的平民;并且他甚至尽力阻止贵族把其地产卖给富有的自由民。而社会阶层之间的通婚同样不被赞许。

与此同时,其他欧洲大国间的政治形势正迅速发生变化。腓特烈的老对手——奥地利的玛利亚·特利萨正在扩充兵力,而她的首相公开声称要重新夺回西里西亚。同时,在普鲁士东北部,俄国正日益成为一个更具威胁力的新竞争对手。意识到这些危险后,1756年腓特烈同英国签署了一个新协定。而法国一贯认为,其老对手英国的朋友就是法国的敌人。于是,法国抛弃了对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一贯反感,同玛利亚·特利萨结成联盟。至于萨克森人,他们在以前对普鲁士的战争中曾站在奥地利一方,而此时他们尚在犹豫是否放弃中立。但其后腓特烈的行动使萨克森人彻底放弃了幻想。1756年8月,腓特烈的军队越过边界进入萨克森境内,并且占领了萨克森首府德累斯顿。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