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普鲁士的崛起(四)

时间:2017-07-10 08:45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腓特烈声称他的行动纯粹是防御性的,因为萨克森边境距柏林南部只有48公里。而欧洲其他国家则把此事件视为普鲁士进一步扩张的开始。在普鲁士的东面,俄国女皇伊丽莎白抛弃了她对法国的不信任感,加入了反普鲁士的联盟。

腓特烈的每一个敌人都有其参战的原因。奥地利希望重新夺回11年前被普鲁士抢走的西里西亚。俄国认为这是一个向西扩张进入东普鲁士的机会。法国主要把这场战争视为英法争斗在欧洲大陆的延伸。英法的较量甚至已扩展到北美和印度的殖民地范围。几个月内,瑞典、德意志南部和西部的一些小邦也加入了奥地利的阵营。无论其私下动机如何、无论其共同目标是多么苍白无力,但是欧洲大陆的主要大国现在已联合起来对抗普鲁士。腓特烈的战争变成了一场为生存而进行的战斗。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以后被称做“七年战争”。这是一场考验腓特烈指挥才干的艰苦战争。腓特烈经历过对奥地利战争炮火的洗礼,甚至最吹毛求疵的评论家也不能把他视做一位空想的战士。在长达十年的和平时期内,他积极地改进和扩充军队,现在这支军队将为他而献身。

他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象征性形象对鼓舞士气具有重要作用。他喜欢以同样的装束出现在士兵面前。一件简朴的、日渐破旧的蓝色军大衣;一双起皱的马靴;一条同样布满褶皱的马裤。他住在军队营地中心的一顶帐篷内,与他的士兵们生活在一起。每日他未及黎明即起,首先巡视部队,然后开始处理堆积如山的军政文书。

战场上的地形条件是千差万别的,并且经常是密布艰难险阻。中欧的道路条件很差,路面高低起伏、车辙纵横,而且时常有大片泥浆积于路中。在这里,几乎无法分辨走哪条路可以通往开阔地带。而且即使沿着正确的路线前进,途中经常还隐藏着烂泥塘,这迫使军队只好浪费时间迂回前进。布兰登堡、萨克森和西里西亚的北部平原上横贯着两条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河流——易北河和奥得河。但是大片的欧石南植物丛和森林又把这些平原分割开来。在麦田里,麦子的茎秆高达两英尺多,这使整个步兵团在潜行时不被觉察。夏天暴雨过后,麦子蒸腾出浓重的水汽,这样就为暗中转移的军队提供了更多的掩护。

此类困难并未吓倒腓特烈。他似乎能够激励他的军队长时间地艰苦作战。他把战争延续到冬季,而冬季在传统上是休兵罢战的季节。腓特烈的这一举动使其敌人大为意外。

1756年腓特烈打败了萨克森人,这样到1757年春季他认为有把握从四个不同方向入侵波希米亚,并且可以在奥地利发动新的反击前打通通往布拉格的道路。但是在1757年秋季,腓特烈遭到新的挫折。俄国和瑞典军队已经侵入他的波罗的海沿岸领土,并且法国人已经击败他的唯一盟军。腓特烈的盟军是一支德意志新教徒武装,它由英国出资并由英国的坎伯兰公爵统率。然而腓特烈获得了一位杰出的骑兵司令官——36岁的冯·赛德雷茨将军。他帮助腓特烈仅用90分钟就取得了罗斯巴赫战役的胜利,并且乘胜追击退却的法德联军,直至把他们赶出边界。

虽然围困普鲁士的敌军在数量上占据优势,但是腓特烈仍然采取攻势。他激励其部队随时挑战3倍于己的奥地利军队。同时他号召士兵们要发扬勇往直前的战斗精神。在他的鼓舞下,士兵们个个热血沸腾。并且腓特烈还利用普鲁士军人的自豪感来提高军队的士气。他威胁说,如果哪个骑兵团在进攻中失利,未完成预定任务,那么战役一结束他就马上把它撤换下来并把它转成卫戍部队;如果哪个步兵营在战斗中动摇,那么他就收回这个营的徽章和长剑,并且把穗带从士兵的军服上剪下来。

腓特烈得到士兵们的爱戴,他们亲切地称呼他为“老弗里茨”。1757年12月他们在冰雪覆盖的洛伊滕战场上取得了一次辉煌的胜利。在战斗中,他们击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从而成功体现了腓特烈精心谋划的反常规战术。在这次战役中有6000名普鲁士士兵阵亡、受伤或被俘,但是奥地利军队的损失是普鲁士军队的5倍。腓特烈对此非常满意。

但是在下两年中,普鲁士军队遭到了惨败。普鲁士军队和俄国军队在佐尔恩道夫爆发冲突,结果导致一场可怕的大屠杀,双方均未取得完全的胜利。腓特烈一举痛失1.2万名士兵,这个数目超过其军队总数的三分之一。1759年8月,俄国军队在库纳尔斯道夫再次击溃普鲁士军队。这时普鲁士已耗尽了人力、财力和军队的士气,它开始为生存担忧。腓特烈被迫违背自己订立的贵族政治准则。他把出身于资产阶级的士兵提升为军官,同时征召军校学员以充实军队。战俘也被强征入普鲁士军队服役,同时征兵官员走遍中欧大地以寻找新炮灰。1760年的两次重大胜利增强了普鲁士的信心。在累格尼察,当时奥地利9万大军三面包围了腓特烈。腓特烈使用瞒天过海之计欺骗了敌军。他在营地燃起漫天篝火,然后在夜半的黑幕掩护下弃帐溜走。接着他率领普鲁士军队突袭丧失警惕的敌人,不到两个小时就彻底粉碎了敌军。在托尔哥,腓特烈被一颗炮弹击中了胸部,但是大衣的厚毛衬里挽救了他的性命。同奥地利人相比,他虽然损失了更多的士兵,但是他还是奇迹般地获胜了。

然而在下一年,命运的车轮再次逆转。这一年各交战国打了一场消耗战。虽然普鲁士军队幸免于难,但是连遭打击的普鲁士经济却未能如此幸运。同时命运之神又把更多的不幸倾泻在腓特烈的头上。在一次英国政府更迭后,腓特烈失去了英国盟友的军事支持。在致女友的一封信中,国王坦言了他的不幸。“我告诉你,我每日备受煎熬……我苍老了许多,你几乎会认不出我。我右侧的头发已完全变灰;我的牙齿正在破碎脱落;我的面庞遍布深深的皱纹,宛如女士的裙边;我的脊背弯曲得像一张弓。我忧郁地踯躅四处,像苦修僧侣一样萎靡不振。”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