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普鲁士的崛起(五)

时间:2017-07-10 08:45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1762年命运又出现了新的转机。俄国女皇伊丽莎白去世,她的继承人彼得三世却狂热崇拜腓特烈大帝。这样俄国退出了奥地利联盟,于1762年5月单独同普鲁士签署了和约。此后俄国还借给普鲁士一支军队。而瑞典想同其强大的东部邻国保持良好的关系,于是不久瑞典也单独同普鲁士签订和约。在新盟友俄国的鼓励和帮助下,腓特烈不久恢复了攻势。普鲁士军队把法国军队赶出国土,并使其退过莱茵河。

“七年战争”的最后战场是西里西亚。奥地利和普鲁士军队在此势均力敌,双方各有8万军队。但是各参战国已经厌倦了厮杀,于是在1763年2月,普鲁士、奥地利和萨克森缔结和约,恢复了1756年的原有边界。

此时普鲁士已经壮大成熟。作为一个主要欧洲大国的统治者,腓特烈大帝已被视为一位令人生畏的战士。在国内,他得到臣民的热情拥戴。尽管极其艰难,但是他还是使普鲁士在战争中幸免于难。然而普鲁士为此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七年战争”中,普鲁士有几千幢房屋被毁,无数的马匹和牲畜丢失,许多地区特别是易北河以东地区已被敌军劫掠蹂躏。普鲁士战前大约有400万人口,在战争中有大约50万人被杀、被俘或被迫逃离普鲁士。战后普鲁士通货疲软,土地、食品、房屋及制造业产品的价格居高不下。而阿姆斯特丹的银行家采取的银根紧缩措施给贷方造成很大压力,从而引发了一场国际经济危机。这使普鲁士的经济形势更加严峻。在柏林,信贷公司纷纷破产,商人们被迫停业清理。贵族和富有的自由民面临着毁灭的厄运。

腓特烈开始着手恢复遭到严重破坏的普鲁士经济。尽管残酷的战争使他体力耗尽并过早衰老,但是他还是投身于一个范围广阔的发展和改革计划之中。腓特烈对战前原有规划进行了调整,并向其中注入了新的活力。

1740年腓特烈登基时,普鲁士还是一个人口稀少的不发达国家。它的土壤贫瘠、气候不宜人、通信联系不足且矿产资源稀少。通过腓特烈的军事征服,普鲁士兼并了兴旺发达的西里西亚地区,同时占有了这一地区的矿山和工厂,而且普鲁士从此控制了欧洲最繁忙的贸易要道之一——奥得河。在原有疆域和新征服地区中,他开发矿山、鼓励进行新的商业冒险、提倡垦荒计划。同时他向容克地主慷慨地提供财政援助以补偿其战争损失,并帮助他们复兴农业生产。他还建设新城镇,并且邀请外国农民和工匠到普鲁士人口稀少的地区定居,以促进这些地区的繁荣发展。腓特烈把普鲁士官员派往欧洲各地,并授权他们向可能成为移民的人提供许多诱人的优惠条件。普鲁士政府为他们支付旅行费用,他们可以免服兵役,小农可以拥有自由土地和牲畜,企业家可享受商业特权。而且腓特烈特别欢迎矿工、挤奶工、丝织工和金属制造工及瓷器制造者来普鲁士定居。

为了把普鲁士国家经济建立于一个更稳固的基础之上,腓特烈在柏林创立了一家王室银行和一个证券交易所。而且他在政府中设立了负责林业和采矿业的部门,同时他又开办了一家海外贸易公司。但是由于主要官员腐败,这家海外贸易公司几乎被扼杀在摇篮中。腓特烈本人还投资于新兴的制造业,这样王室成为制瓷厂和刃具制造厂的主要股东。腓特烈确信,普鲁士虽然可以在战场上赢得其大国地位,但普鲁士只有依靠工商业的繁荣发展才能保持这种地位。

腓特烈从不同渠道获得发展这些事业所需要的资金。其绝大部分资金来源于对占人口总数95%的农民征税。此外腓特烈还有其他财政收入。它们主要有:国王私人地产的田租收入;王室森林的木材销售收入;王室铸币厂及全部或部分归王室所有的工厂和盐场的收益;土地税;对城镇居民征集的税收;道路和桥梁的通行税;对谷物、皮革、糖、啤酒、木柴和其他生活必需品征收的关税和国内货物税。这些财政收入主要用来维持国家民政机构的运转、宫廷的消费和普鲁士军队的存在。在腓特烈统治后期,军队在政府财政支出中所占份额戏剧性地下降了。虽然普鲁士仍是一个注重军事的国家,但普鲁士军队的花费现在只占政府财政总支出的50%;而在腓特烈统治初期,政府财政总支出的75%都用于军队。

现在在普鲁士,那些在恰当的时机经营适当生意的人成为最富有的暴发户,如武器制造商和军服生产者。而经营奢侈品的商人也逐渐富裕起来。他们销售珠宝、精美的家具和艺术品,以防备通货膨胀。贵族们抱怨说在柏林已不可能买到一所适宜贵族居住的宅邸,而市场上所有最好的宅邸都已被新兴富有的自由民买走。

虽然腓特烈在国内使用各种手段胁迫其臣民去发展壮大普鲁士的经济,但同时他仍不断严密注视着普鲁士境外的大国斗争。俄国正在扩张其势力范围。在东南欧,俄国打败了土耳其,同时又控制了软弱的波兰政府。而波兰的领土正好楔入普鲁士的心脏地带。普鲁士担心其强大的俄国盟友最终会与奥地利联手对抗他;而反过来,玛利亚·特利萨在解决了土耳其的威胁后,又开始焦虑不断壮大的俄国在巴尔干的存在。但是奥地利和普鲁士两国君主都不想发动战争。

腓特烈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由三大国瓜分波兰的一大片领土。最初俄、奥两国君主对此表示异议。俄国提及需要保持波兰的领土完整;奥地利虽想获得更多土地以补偿其失去的富庶的西里西亚,但它对如此傲慢地瓜分一个邻国表示疑虑。然而正如腓特烈所指出的那样,全欧洲都了解到波兰正在陷入无政府状态。于是俄国、奥地利和普鲁士在1772年第一次瓜分波兰。

腓特烈分到的地区被称做西普鲁士。这块土地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它把普鲁士王国的中心地带和遥远的东普鲁士联系起来。腓特烈以独特的方式统治这块新领地,他亲自视察了西普鲁士,从而对这一地区有了概括性的了解。他满意地称西普鲁士是“一件极其有利的战利品”。

然而腓特烈仍然心绪不宁。由于巴伐利亚选侯的继承问题,1778—1779年欧洲爆发了一次短暂的战争。这次战争更增强了腓特烈对奥地利的不信任感。而为了寻求盟国共同对抗土耳其,俄国中断了与普鲁士的联系,转而支持奥地利。这时年迈的腓特烈振作精神,进行了最后一次主动的外交行动。1785年他说服14个德意志邦国的统治者,缔结了军事联盟。而腓特烈作为其中最强大的君主,自然成为这个联盟的首脑。

腓特烈在这些君主中间无疑是一头雄狮,但是,腓特烈的臣民对此却持不同看法。容克阶层由于腓特烈一贯保护其利益而忠诚于他。但是,由于腓特烈认真维护等级制度,从而使野心勃勃的中产阶级成员感到恼怒。而大部分为农奴的农民阶层几乎不感激他。除了贵族阶层以外,他蔑视其所有的臣民,他称呼他们为“群氓”。他向一位朋友吐露心曲——他已“厌倦了统治奴隶”。

但是似乎奴隶们也同样厌倦了他。1786年8月,腓特烈大帝去世,终年74岁。他的臣民沉默地接受了这个消息。法国观察家米拉波伯爵描述了柏林当时的景象:“每张面孔都显露出宽慰和充满希望的表情,无人叹息,也无人道一声赞颂之词。这就是腓特烈近半个世纪统治的最后一幕。所有的人都渴望这一统治结束,所有的人都庆幸这一统治终于寿终正寝了。”

正像他的老朋友伏尔泰所指出的那样,腓特烈是一个强大而不稳定的复合体,在他的身上交织着新旧两种截然相反的观念。他热爱新式和进步的思想,但是,在实践中他却又在普鲁士实行专制统治。依靠霍亨索伦家族祖先奠定的基础,他把普鲁士带出了中世纪并走到现代世界的门槛前,然而,他却无法跨过这一界限。由于他的军事征服和经济政策,普鲁士在即将到来的工业革命中占据了中心地位;但是,他的王朝情结和贵族精英统治论又把他局限在一个迅速褪色的时代。虽然他偏爱法国作家,而不喜爱继承德意志传统的文人,但是他却未感受到法国启蒙思想正不可抗拒地向前推进。他未察觉到这种强劲的革命之风正从法国袭来,同时,他也未能亲眼目睹这一后果。

由于腓特烈个人对国家机器进行操纵控制,从而有效保证了他完成其预定目标。但是这样做的同时也播下了导致普鲁士衰落的种子。由于无嗣,他把王位传给其平庸的侄子——腓特烈·威廉二世。腓特烈·威廉二世由于进行代价高昂的军事冒险,以后几乎把国家推到崩溃的边缘。而他本人却丝毫不具备单独操纵权力的能力。由于不适应独立自主,政府显贵们或是陷入混乱状态、或是为了争夺政府机构的控制权而内讧不已。腓特烈大帝逐步建立起来的普鲁士王国又延续了将近一个世纪,直至德国统一。但是他所坚持维护的旧有秩序正在逝去。国家行政机构将不再完全由贵族操纵。在治理国家方面,职业技能和教育程度将比高贵的血统更重要。一个行政官员小集团开始兴起,并且变得日益自信,他们将不再对国王的命令俯首贴耳,以后将由他们为国王安排议事日程。

腓特烈大帝去世20年之后,拿破仑率领法国军队通过了柏林门。即使在胜利的时刻,拿破仑本人也承认,如果那位令人生畏的老战士还健在,那么法国永远也不可能取胜。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