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太平洋探险(三)

时间:2017-07-10 08:46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到目前为止,波利尼西亚人探险的伟大时代已经逝去很久了。这些岛民不再是水手,而是渔夫和园艺家;同时他们已经退化成无数个自给自足的小社会。大多数居民是强壮健康的;就所知来说,他们从未经历过一场像欧洲黑死病那样的瘟疫,而且实际上他们也从未患有其他任何一种主要的地方性疾病。同时相对来说,他们也不受压力的束缚。他们或多或少地平等分配其拥有的食物和财产。他们的生活不被任何抽象的思想或宗教学说所干扰,而这些思想和学说经常令人产生自我怀疑或罪恶感。然而对恶神的安抚是一个永恒的需要,它经常表现为暴力形式并采用复杂的程序。从而部落战争频繁爆发,部落之间用棍棒、长矛和投石器互相厮杀;同时一些岛屿上出现了一个拥有特权的强大祭司阶层,他们经常杀害婴孩并进行人祭。

虽然各部落集团有不同的神话,但是所有的波利尼西亚人都信仰一个上帝即造物主。同时他们还信奉众多小神,然而这些小神中的大部分是互相敌对的。他们也相信死后存在着某种幽灵世界,因此他们敬畏其祖先和民间英雄。一些部落集团修建庙宇,但那不过是在空地上堆起简单的石制平台。然而在这里宗教战争是不为人所知的现象,同时他们也没有使其恐惧的地狱观念。

他们也没有任何正式的法典,他们仅仅依靠历史悠久的戒律来约束其行为。严重违反任何一种传统禁律都将被处死。但总的说来,全体居民是紧密团结的,羞辱通常只是用来充分威慑任何反社会的行为。

在更肥沃的太平洋岛屿上,除了残酷的部落冲突外,生活基本上是平静和舒适的。以塔希提岛为例,这里食物充足,气候温暖,每个人都可终年在户外生活。人们日复一日地满足着自己的自然需求和渴望。他们吃饭、睡觉、捕鱼、沐浴,并在长笛和皮鼓的伴奏下唱歌跳舞,而且毫无限制地做爱。

但是并非所有的太平洋岛民都幸运地享有极佳的气候条件和安逸的生活。波利尼西亚群岛的外部边缘地带是气候不温和的地区。在这些地区出现了身材更加粗壮、精力更加旺盛的种族,其中最著名的是毛利人。毛利人是熟练的农学家,他们在新西兰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繁衍生息,给这一地区带来了繁荣兴旺。毛利人是新西兰的后期移民,可能在13世纪或14世纪他们才大批到达此地。到18世纪,他们的人口已达20万,主要集中于两个大岛的较温暖地区。同时毛利人又分为许多敌对的部落。

毛利人谨慎地保卫着自己的部落领土,在太平洋地区没有哪个民族在此方面能超过他们。为了适应战争的需要,毛利人用围墙和壕沟把他们的山顶村庄修筑成永久性堡垒,并且训练其所有年轻男子使用长矛、木棍和掷棒。同时他们在脸部和躯干上刺画大量的曲线文身,在战斗中他们高唱着战歌与敌人厮杀,这一切都暴露出他们的凶猛。有时他们把战俘变成奴隶;有时他们举行食人仪式。

一本旅行札记的出版加速了欧洲人对太平洋岛民自给自足世界的侵犯。这本旅行札记的作者威廉·丹皮尔是一个萨默塞特农夫的儿子。1688年他成为首位到达澳大利亚的英国人。1697年他返回英国。然后他写作出版了游记《一次新环球旅行》,这本书使他名噪一时。在书中,他引人入胜地叙述了他的非凡经历。他讲述在佛得角群岛如何吃火烈鸟的舌头,在印度洋如何成功地逃离一个荒岛,他和其海盗同伙如何从墨西哥劫掠到菲律宾的故事。这本书所展示的新发现极大地刺激了英国人对南部海域的兴趣。他们迫切希望阅读异国情调的游记,以满足其对太平洋的新好奇心。于是关于太平洋地区的离奇叙述越来越多。1719年丹尼尔·笛福的《鲁滨孙漂流记》出版。这本书取材于亚历山大·塞尔柯克的真实故事。亚历山大·塞尔柯克是一个苏格兰水手,他曾被放逐到远离智利海岸的一个孤岛上。四年以后,他被丹皮尔的船营救。1726年乔纳森·斯威夫特出版了讽刺文学作品《格列佛游记》,这本书迅速成为畅销书。书中描述了格列佛在太平洋海域的周游。他到达了据说位于塔斯马尼亚岛西北方的小人国;而且他还到达了一个居住着巨人的虚构王国,据说其位置靠近日本。

与此同时,欧洲人继续狂热探索富饶繁荣的未知南极大陆。当英法在全球各地开始帝国竞争时,这一探索工作逐渐被英法垄断。英法两国的商人和企业家们一直力劝本国政府去发现和开发这片迄今难以捉摸的土地。而现在社会各方人士,如科学家、博物学家和人文主义者都在不断呼吁此事。他们都渴望获得有关太平洋世界的更多知识。一种新的科学调查精神已开始得到认同。当时西欧激增的博物学团体和瑞典植物学家卡罗勒斯·林尼厄斯创作的不朽著作,都体现了这种精神。然而法国科学院和英国皇家学会所提倡的调查研究工作同样表现了这种精神。在18世纪的前25年中,在著名物理学家艾萨克·牛顿爵士的主持下,英国皇家学会已经获得了新的活力。

查尔斯·德·布罗西斯是太平洋探险中最有说服力的鼓吹者。1756年他出版了《赴南部大陆航海史》。在这部著作中,他概括了赴太平洋探险的益处,即可以逐步建立一个地球上动植物的综合目录。同时他认为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把欧洲人的知识传授给新发现地区的人民,可以促进这一地区人民的发展进步。

最有意义的是,德·布罗西斯从政治高度强调了南太平洋具有相当大的战略重要性。他建议法国采取主动,在福克兰群岛建立一个南大西洋基地。福克兰群岛的位置正好远离好望角,这样法国就能够控制进入南部海域的交通要道。一旦达到了这个目标,那么法国就应该在西太平洋建立另一个基地,以此为跳板从而获得广阔的南部大陆。

德·布罗西斯的书出版时,“七年战争”已经爆发,这样就排除了实施其建议的任何可能性。但是战争于1763年结束后,英法就迅速恢复了对南太平洋的兴趣。对战败的法国而言,在南半球获得一个广大的新殖民地将补偿其在北美失去的疆土。同样对英国而言,控制这一地区从而保持其在公海的霸权也是极其重要的。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一位34岁的巴黎贵族采取了初步行动,以实现德·布罗西斯的计划。这位贵族名叫路易·安托万·伯根维尔,他决心帮助自己蒙羞的祖国重获自尊和声望。他以前没有航海指挥的经验,而且也未从破产的法国政府得到财政支持。然而他从富有的亲戚处筹集到资金,并用这笔钱购买和装备了两艘小船。1763年9月15日,他起程远航太平洋,计划在杳无人迹的福克兰群岛开拓殖民地。

一般来说,类似这样的业余选手进行的冒险事业从开始就已注定了失败。但是伯根维尔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冒险家。他有教养、有远见并且无所畏惧。他确信凭借从书本学到的航海技术和从战争中获得的观察资料,足以统率一支海军探险队。他的自信是有根据的。到1764年2月,他占据了福克兰群岛。他留下其堂兄在此掌管一个阿卡迪亚人的小殖民地,因为此时这些法裔加拿大人已被英国人驱逐出新斯科舍半岛。伯根维尔并不羡慕这些人的新家。他描述这个群岛“充满了寂静,是一个悲哀和忧郁的统一体”。

次年,一个英国探险队对福克兰群岛进行了一次勘察,但是他们并未注意到阿卡迪亚人的小要塞。1767年英国人进行了一次更成功的远航,发现了皮特克恩岛和阿德米勒尔蒂群岛,从而扩大了英国在太平洋的版图。塞缪尔·沃利斯船长领导的一支探险队是这一时期最富有成果的英国远征队。1767年6月18日,他率领远征队偶然发现一个波利尼西亚人的岛屿。岛上群山环绕,颇为壮观,同时这里还有丰富的水果、鲜花和淡水。沃利斯把这个岛命名为乔治三世岛,这是一个最荣耀的王室姓名。这个岛即是塔希提岛,它是社会群岛中最大的岛屿。

起初,塔希提人表示出敌意。他们乘坐几百艘独木舟大批出动,对“海豚”号投掷石块。在这些初期小规模战斗中,一个土著人被打死,另一个受伤,但是不久双方就实现了和平。英国人发现自己受到了特别友好的款待,而岛上的那些年轻姑娘对待他们尤其热情。这些年轻姑娘乐于接受铁钉作为礼物。实际上后来这种特殊的交易十分盛行,以至于沃利斯被迫减少海员上岸的假期,从而防止他的船员们把船骨上的每颗钉子都拔掉。尽管沃利斯采取了这些措施,然而一些船员还是胆敢蔑视他的命令。因为他们觉得为了赢得塔希提少女的欢心,值得冒遭鞭打的风险。

在此田园诗般的环境中生活了一个月之后,沃利斯起程返航,于1768年5月18日到达朴利茨斯港。沃利斯此行虽然长达21个月,但是却全师而返,这给英国海军部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然而海军部对沃利斯发现的岛上天堂并未表示出多大的热情,他们尚未认识到这一发现的重要性。他们指出这一岛屿可能成为未来探险的基地,但是这一发现并未接近英国的最终目标,即发现未知的南极大陆,占有其广袤的土地。

当英国人正在估价沃利斯的发现时,法国人已经派出两艘船在太平洋地区进行系统的探险。这次探险得到了德·布罗西斯及法国科学院成员的帮助,从而其定位比以往任何一次探险都要科学。除了大约300名海员外,其全体成员还包括许多专家学者,其中最著名的是杰出的博物学家菲利伯特·康默森和天文学家皮埃尔·安托万·维罗。康默森专心于观察动植物群,而维罗在船上研究测定经度的新方法。

而此行伯根维尔再次为法国争取了主动。1766年他接受命令赴福克兰群岛,把这一群岛正式移交给西班牙。当时英国和西班牙都反对伯根维尔开拓的法国殖民地,声明两国拥有优先要求权。为了讨得盟国西班牙的欢心,出于政治上的权宜之计,法国被迫放弃了福克兰群岛。伯根维尔勉强同意执行这项转让协定,但是他精明地提出应把丧失转化为获取,应该从福克兰群岛起程继续航行以获得太平洋地区的殖民前哨,同时探索南极大陆。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