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太平洋探险(四)

时间:2017-07-10 08:47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1767年4月1日伯根维尔交出了福克兰群岛。他的船队在里约热内卢进行了短暂停留以装载新鲜的给养。此后船队进入太平洋上狭窄而曲折的麦哲伦海峡,最后在1768年4月4日初次靠岸。这样在沃利斯到达此地十个月后,伯根维尔的船队到达了塔希提。

塔希提岛及其居民的迷人魅力使法国人狂喜不已,而英国人对此地仅仅表示出热情。尽管伯根维尔经常尖刻地描述新发现的土地,但是他对此地却大加溢美之词。他把塔希提同伊甸园作了比较,然后指出塔希提岛“确实是宇宙中最富饶的土地”。康默森对塔希提也不乏赞誉之语。他在此地看到的一切坚定了他对法国哲学家卢梭学说的信仰。卢梭在20年以前已经提出,人生而良善,只是安排有序的社会腐蚀了他们。康默森以后写道,在塔希提他发现“自然状态中的人生来本质上是善良的且没有任何偏见,他无怨无悔地听从平和的本能冲动的摆布。因为这种本能还未退化为理性,所以它仍然是可靠的。”

法国人发现当地土著居民令人难以置信地好客。他们所有的要求都得到充分的满足,年轻姑娘们甚至不要求铁钉作为回报。但是探险者们还是成为频繁偷窃的受害者。在他们的短暂访问过程中,这成为一个相当大的问题。然而如同伯根维尔所观察到的那样,在岛民之间几乎不存在偷窃行为。这些小偷小摸仅仅是因为对新事物的好奇心激起了他们的贪心。

在仅仅13天的停留过程中,法国人在相当大程度上未意识到塔希提文化中的一些更黑暗方面。此地给他们留下的全面印象只是一个耽于肉欲的蒙昧民族生活的乐园,而此地的男人们则处于一种极乐的无知状态之中。这样欧洲人关于塔希提的传说诞生了。欧洲人认为他们终于发现了乌托邦。

从塔希提岛起程,伯根维尔继续探寻南极大陆。他率船队向西航行到达萨摩亚群岛和圣埃斯皮里图岛,并且无意中到达了大堡礁的边缘地带,而大堡礁正好位于未知的澳大利亚东部海岸。在航行中,暴风雨经常袭击船队。在新赫布里底群岛,他们又遭到敌对岛民的进攻。因给养不足,船员无奈吃了一条宠物犬和一只老鼠。船员中流行坏血病,不久他们就被迫与性病做斗争。性病最初是由欧洲人传染给塔希提岛民,然后岛民又传染给法国船员。在此后的岁月中,英国人和法国人彼此指责对方把梅毒带到了塔希提。

引人瞩目的是,伯根维尔的船队在长达28个月的航行中,仅仅损失了七人。1769年3月他返回法国,赢得举国称颂。经历了一系列军事失败后,法国终于拥有了一项值得庆贺的胜利——在南太平洋探险方面法国已超越了英国。随同船队出航的维罗利用一种更复杂的新技术观测月球,从而在地图上精确标出了各岛屿的位置,其精确度比以往大大提高。康默森带回大约5000种植物,其中三分之二是欧洲所没有的。除了带回大批手工艺品外,伯根维尔同时还带回一个活的塔希提人。他是一个酋长的兄弟,巴黎社交界把他当做偶像崇拜。但是11个月之后他开始怀念家乡,在返乡途中他死于天花。

在伯根维尔胜利返航后一个月,即1769年4月,一艘374吨位的英国探险船在塔希提岛附近海湾抛锚。这是一艘前北海运煤船,它的外形笨重难看,船身只有32英尺长,且最高时速只有8海里。然而这艘船为太平洋探险已作好最充分的准备。它的船长是一位果敢的约克郡人——詹姆斯·库克上尉,他正在领导一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远航。在这一时期,人类历史上有大理石次远航壮举,这三次远航的巨大发现及对科学的贡献超过了以往所有探险的总和。而库克所领导的远征正是这三次远航中的第一次。

法国在太平洋上的领先地位几乎刚刚确立就要宣告结束。在这次航行中,库克发现并勘测了几百块陆地,精确地确定了其位置,这些陆地是欧洲人所未知的。他把长达3800公里的新西兰海岸线绘入地图,对澳大利亚的东部海滨进行了首次勘查,然后经托雷斯海峡返航。通过以上发现,他彻底证实了澳大利亚是一块同新几内亚分离的陆地。他随后的航行遍及广阔的太平洋地区,从而使制图员绘出该地区第一张近乎全面的地图。这样库克最终成为18世纪最伟大的航海家,同时他也是其所处时代效率最高的南部海域探险家。

由于库克出身卑贱,所以他取得这些成就更加令人震惊。他是一个约克郡劳工的儿子,曾当过一个农场主的马夫、杂货商的助手,后来他在煤炭海运贸易中当学徒。27岁时他加入海军,成为一个二等水兵。然而在12年中,他在船舶驾驶和测量术方面的技能给英国海军部的官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样他被提升为上尉,并且领导一次重要的太平洋探险。

对库克的任命在国内引起了许多人的的惊诧。库克与英国以前探险队的领导者不同,实际上他并不为国人所知。他出身于下等阶级,完全凭借自己的努力才达到目前的地位。他在业余时间学习天文学和数学,在北海的运煤船上掌握了出色的航海技术。在英国为袭击魁北克的法国人而进行准备时,他细致地绘制了圣劳伦斯河的地图,从而赢得了声誉。随后他又精确地把纽芬兰岛的崎岖海岸完整地绘入海图,从而进一步证实了他的可靠性。

库克首次探险的公开目标是从塔希提观测金星越过太阳表面的运行过程。这一罕见的天文学现象预计将在1769年6月出现,届时其他两个站点将同时观测。其中一个观测点位于北美的哈得孙湾,另一个在挪威的北部海角。英国皇家学会希望通过比较这些数据,从而测定地球至太阳的距离。英国海军部表示同意支持这项计划,并提供一艘船及一名由他们指定的船长。但是英国海军部并不打算热心支持助长英国国会领土野心的科学努力。海军部指令库克,一旦完成观测任务,就从塔希提岛起程继续向南航行2000公里,在这一海域内考察探寻南部大陆。如果未实现这一目标,那就转航向西,从而调查新西兰的东部海岸。同时库克要始终同其遇到的任何岛民保持良好的关系,并以国王的名义占领所有新发现的土地。

为实现上述目标,海军部提供给库克一艘三桅帆式运煤船。这艘运煤船同库克初涉大海时乘坐的北海运煤船完全相同。这艘船被重新命名为“努力”号,并且已被彻底整修以应付在太平洋上可能遭遇的情况。“努力”号要乘载71名军官和船员,12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和11名平民。在这些平民中有瑞典植物学家丹尼尔·索兰德博士,天文学家查尔斯·格林,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博物学家约瑟夫·班克斯。班克斯是一位富有的年轻贵族(以后他成为英国皇家学会的主席)。由于他为此次探险捐献了1万英镑,因而他坚持让其四名仆人、一位私人秘书和一个受其保护的年轻艺术家悉尼·帕金森随同前往。

这是一次对库克领导才能和素质的考验。在历时近三年的环球航行中,他使这个成分复杂的团体保持了纪律及相对的和谐融洽。库克的身高超过1.83米,而且他目光敏锐、举止镇静自若,这使他颇具权威感。同时由于他极权的职业作风和坚定的个性,使人不得不对他肃然起敬。在航行中,他贯彻实施严格的纪律。为了防止坏血病,他强迫船员吃令人作呕的蔬菜——腌制的卷心菜。尽管如此,但他始终是一位正直且富于同情心的人。他的这些品质在与南部海域岛民的交往中将发挥巨大作用。

与沃利斯和伯根维尔不同,库克在塔希提岛逗留了很长时间。在三个月里,他勘探了塔希提岛的内陆,并把其海岸线绘入海图,同时他巡视了邻近岛屿,把整个岛屿群命名为社会群岛。他十分有效地消除了岛民最初的敌意,当他最后离去时,许多岛民含泪相送。虽然库克未像其他船员一样同岛民进行亲密的交往,但是他还是逐渐深入地了解了塔希提人。船员中的一半人都在此次航行中染上了性病,库克清楚地认识到这个问题的症结所在。他在航海日记中指出,这种疾病“迟早会传播到南部海洋的所有岛屿,而首批把性病传播到此地的人们应该永远感到耻辱”。

在新西兰,库克遭到更坚决的反抗。英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同毛利人两次交火。在这些小规模战斗中,至少有四名毛利人被杀。但是库克再次成功地与当地部落建立了友好的关系。他花费六个月对新西兰的两个岛屿进行考察,并且把其海岸线精确地绘入海图。到他离去时,他已经详细了解了这块土地及其“强壮匀称、骨骼凸现”的居民。同时他还认为外国人在此开拓殖民地并不困难,因为毛利人内部太分裂以至于不能进行强有力的抵抗。就库克本人而言,这一大胆的推测是一种少有的判断失误。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