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太平洋探险(六)

时间:2017-07-10 08:48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库克所取得的成就是18世纪的其他探险家所无法望其项背的。他的三次大规模远航总共持续了十年。此后太平洋上未被发现的领土已所剩无几。19世纪杰出的博物学家、探险家查尔斯·达尔文曾说,这个约克郡劳工的儿子已经“给文明世界增加了一个半球”。

1768年,在离开新发现的塔希提乐园后,路易·安托内·德·伯根维尔在航海日记中写道:“再会!幸福而聪慧的人们。希望你们永远保持现今的状态。”但是塔希提的人民再也不能保持原貌了;而且事实上,那些已受到西方文明影响的太平洋部落都已不能保持原有状态了。而这一切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因库克的探险而导致的,到18世纪晚期这种文明的剥蚀已变得平淡无奇。

由于英国和北美的投机家们试图同中国扩展贸易,这样对太平洋地区的商业侵略首先到来。现在欧洲和美洲极其需要中国的丝、锦缎、瓷器和茶叶,但是中国对可用来交换这些奢侈品的西方商品几乎不感兴趣。现在自称为商人的西欧殖民者发现太平洋地区出产的物品很适合亚洲人的口味,如珍珠、玳瑁、椰子油、檀香木和海参(海黄瓜)。

捕猎者紧随商人的足迹来到了太平洋。英国、美国和法国的捕鲸船走遍了整个太平洋,从阿留申群岛到南极,到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捕鲸是一项有利可图的生意。一头重60吨的鲸就能出产一吨鲸骨,而鲸骨可用来填充女士紧身胸衣、撑起女士长裙的下摆。在伦敦,单是这一项收入就足以支付去南部海域的往返费用。另外,同样一头鲸还能产出大约2吨油脂,而鲸油可用来满足家庭和街道的照明需要。与此同时,猎取毛皮者在近南极地区进行了名符其实的大屠杀。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他们在此地用棍棒杀戮了几百万头海豹。同样在太平洋地区,俄国和美国的冒险家们从海豹、鲸、海象和海獭的身体上攫取了丰厚的商业利润。而这些动物以前只是被土著居民当做食物猎杀。

在捕猎过程中,捕鲸者和捕海豹者们还用酒精、暴力和疾病破坏瓦解着太平洋社会。他们的随员中经常有逃犯、海军逃兵和残忍的外国雇佣兵。但最致命的是,他们带来了病毒——流感、天花、麻疹、肺结核和霍乱,而太平洋岛民对此类病毒是没有免疫力的。结果这一地区的人口开始急剧下降。

在商人和捕猎者之后,传教士接踵而至。伦敦传教会首开先河。1797年它把首批新教传教士派往塔希提。在随后的30年中,英国、法国和美国在太平洋各岛设驻了100多个传教团体。除了反对食人肉、杀婴和献祭杀牲外,这些传教士绝不传播实践技能。他们的工作很大程度上局限于同社会问题作斗争,如酗酒、疾病和奴隶劳动等,而这些问题的始作俑者正是他们本国人。同时他们还成功地把一套外来的法典和道德伦理强加给太平洋的岛民,而这一法典和道德准则同当地文化相抵触。

早在1772年,法国哲学家丹尼斯·狄德罗就在其《德·伯根维尔航海附录》中警告塔希提人,基督徒会最终迫使他们接受西方的风俗和价值观,“某一天,当你们受基督徒的准则支配时,你们将几乎与他们一样不幸”。现在这一预言变成了现实。传教士们根本改变了塔希提人的生活。仅仅在20年的时间里,许多岛民的着装就已经欧洲化,并且几乎所有岛民在星期日都去教堂礼拜。同时岛民们按照规定的时间工作,而这一工作主要是采摘供应出口的椰子。而且岛民们不能唱歌跳舞,妇女们要剪去头发,甚至编织花环也被禁止。而通奸行为尤其受到谴责。这个民族曾经视自由同居为无可厚非之事,而今基督教的罪恶感却紧紧地束缚着他们的思想。

诚然,许多欧洲人也曾慷慨地帮助塔希提人和其他太平洋居民。但是这种帮助也带来了消极影响。由于赠给土著居民枪支,从而使部落战争更加残酷。而土著居民得到铁制工具和衣服后,就迅速丢弃了其传统技艺,如用树皮织布、用石头和骨头制造工具的技能。这样他们变得日益依赖于外国人的慷慨。而他们一旦卷入了西方影响的漩涡,就已没有退路。库克本人承认,虽然岛民原有的生活方式是单调的,但是西方文明的引进还是极大破坏了岛民原有的平和生活。最后一次访问塔希提后,库克写道:“即使我们中止与塔希提人的交往,他们的生活也无法恢复到我们到来之前那种幸福的平凡状态。”

然而长期来看,太平洋居民的命运并非是完全凄惨的。他们中的许多民族,特别是夏威夷人、塔希提人和汤加人,尽管十分艰难,但他们还是平衡了欧洲人造成的消极影响和积极影响。所谓消极影响,就是西方文明对传统文化和宗教的侵蚀;所谓积极影响,即增加了发展经济和贸易的机会。同时虽然西方制造的武器已成为此地社会团体间争端的仲裁者,但是因绝大部分西方国家专注于本土周边事态,所以这些国家还不能实际接管其在太平洋上的领土。在19世纪,美国、法国和英国在波利尼西亚群岛通过支持当地的统治者,从而确立自己对这一地区的统治。

凶猛而顽强的毛利人是最成功地抵抗欧洲入侵者的民族。得自捕鲸者和商人的火器虽然增加了毛利人部落冲突的死亡人数,但是火器同时也使毛利人更有效地同白人战斗。1840年英国最终吞并了新西兰,但是毛利人仍然控制着其拥有的有限土地和渔场。

但是南太平洋上最古老的文明既没有适应西方文明的能力,也没有能力去抵制西方文明。在澳大利亚和塔斯马尼亚居住着75.5万土著居民。他们没有永久的定居地,所以无法强调其对土地的所有权;他们不具有超凡魅力的统治者或部落理事会来代表其权益;他们也没有可令外国人肃然起敬的文化或传统。总之,他们被视为石器时代的原始人,同动物王国相差无几。照此他们根本无力塑造其国家的未来。

1781年北美殖民地最终赢得独立战争的胜利,与此同时它们也无意中开始剥夺北美土著居民的独立。100多年来,英国一直把北美殖民地作为囚犯的流放地,而这些囚犯都被判处七年以上徒刑。战争时期英国中止了向北美流放囚犯,但同期英国国内监狱的人口又直线上升,因而战争结束时英国的监狱已人满为患。

此前英国政府忽视了库克对新威尔士的报告,在报告中库克对这块他命名的土地十分称许。现今,在库克发现新威尔士十年之后,英国政府开始重新估价他的发现。在这些领土中曾考虑在新西兰建立一处流放地,但是英国政府以毛利人充满敌意为由拒绝了这个方案。后来,著名科学家约瑟夫·班克斯骑士支持选定植物学湾作为流放地,这样事情最终被确定下来。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