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太平洋探险(七)

时间:2017-07-10 08:48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1788年1月26日“第一舰队”在悉尼登陆。他们随行带来植物、种子和牲畜,但是他们不具备有效利用这些东西的农业专门技能。结果他们在几年里濒于饥饿状态。沙质的土壤远没有当初想象的那样肥沃,农作物在这样的土壤中无法生长。绵羊死于不知名的传染病,牛群遁入荒野。而且其他大部分动物——奶牛、猪和家禽,其繁殖速度远不及其被屠宰的速度。

近五年后,这块监禁地才实现自给自足。其间,许多人死于坏血病;而在饥饿的驱使下其他人开始偷窃并使用暴力。出于无畏的公正,菲利普上尉分发给养时对囚犯和看守一视同仁,结果招致看守的极大怨恨。最终只得用严厉的措施来维护公正。一个男人因偷窃庄稼而被鞭打1000下;六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因闯入公立商店而被绞死。所以这里没有勇敢开拓的传奇,这里只存在一个充满自私、残忍、冷漠和绝望的故事。耄耋之年的多萝西·汉德兰最强有力地表达了这种绝望的感觉。她在悉尼湾的一棵桉树上投环而亡,这是监禁地第一例记录在案的自杀。

1790年第二批船队到达杰克逊港,这使首批开拓者感到安慰——他们未被抛弃。但是同菲利普的预测相反,这些援军的到来并未结束饥馑。一艘装载着两年补给品的船撞上了冰山从而被放弃。而其他船只仅仅运来了更多需要填饱肚皮的人。第二批船队离开英国时装载的1038名囚犯,其中四分之一已死于海上,而幸存者中的一半到达时已经奄奄一息。同样,1791年到达的第三批船队也未带来宽慰。它只是运来大约1600名囚犯(包括144名娼妓),而这些囚犯都过于憔悴,所以不能马上投入工作。

然而1791年开拓者们在与饥馑的斗争中取得了重大突破。在几个掌握农耕技术的囚犯中,有一个名叫詹姆斯·鲁斯的人。他在帕拉马塔的一小块土地上成功地收获了一熟小麦和玉米。帕拉马塔距悉尼的正西方有12英里。到1792年末,帕拉马塔已经成为农业开发的主要中心。人们在那里耕种了1000多英亩公有土地,此外那里还有大约500亩私有土地。菲利普把这些私有土地授予退役的海军陆战队官兵及水手;而已被赦免的囚犯如果行为良好,也能得到一块土地作为奖赏。这样就启动了自由的事业。

起初,菲利普就试图在土著居民和欧洲人之间创建一种和谐的关系。但是土著居民对此深表怀疑,拒绝了菲利普作出的每一个亲近的表示,而且随着殖民者对他们的狩猎地和渔场的蚕食,他们的不信任感日益加剧。殖民者在悉尼湾登陆后的18个月中港湾附近就有十分之一的人死于天花。土著居民谴责那些不愿退入干旱内陆的幸存者,认为他们谄媚地生活在白人的阴影之中,其精神已经死亡。

澳洲的土著居民与波利尼西亚人不同,他们根本无法适应白人世界的生活。当他们丧失了其部落领地,他们就失去了其存在的目的;同时在其祖先所处的统一宇宙中,他们就失去了自己的位置。这样对澳洲大陆的75万土著居民而言,等待他们的命运将是丧失其世袭领地和文化,并被迫在白人社会的边缘生存。而对塔斯马尼亚岛的5000名肤色更黑的土著居民来说,则完全没有未来可言。在19世纪的最初20年中,他们像动物一样被猎杀,最终只余下几百人。此后这些幸存者被流放到一个海上保留地,到1876年已经不存在一个血统纯正的塔斯马尼亚土著居民。

然而白人的野蛮统治绝不只针对土著居民。在70多年中,共有16万名囚犯被运往植物学湾。其中的许多人遭受了难以言状的苦难和折磨。而在新南威尔士军团的统治下,他们更是苦不堪言。新南威尔士军团是一支专门成立的军事警察武装,这支武装随同第二批船队到达以接替菲利普的海军陆战队官兵。新南威尔士军团以朗姆酒军团著称。他们控制了殖民地最贵重的商品——朗姆酒的进口,从而在此基础上建立了一种有利的贸易垄断。从1792年至1809年军团解散,军团的军官们是澳大利亚有影响的统治者,在此期间他们攫取了广阔的地产和巨大的个人财富。他们中最杰出的军官是约翰·麦克阿瑟上尉,他创建了一个高效率的农场,并且在1797年成功地培育出一个绵羊杂交品种,这个绵羊杂交品种吸收了强壮的英国绵羊和厚毛的西班牙美利奴绵羊的优点。这样麦克阿瑟上尉就为澳大利亚巨大的羊毛工业奠定了基础。

其间人们发现澳大利亚近海水域中盛产鲸鱼。这一发现给澳大利亚带来了繁荣,简直类似于一夜暴富。澳大利亚的商业异常繁荣起来,人群蜂拥而至。这样就确保了白人在这一地区的永久存在。到1800年悉尼的捕鲸者已多于囚犯。

然而甚至在18世纪末,澳大利亚仍是一个形状和大小不清的未探明大陆。它只是含糊地以新荷兰著称,而欧洲人只是占有一个相对狭小的东南角。27岁的英国海军军官——马修·弗林德领导的远航将改变这一状况。得知一支法国探险队进入澳大利亚水域后,英国海军部同意资助和支持一次同样的航行,并且海军部提名由弗林德领导这次远航。弗林德取得的成就远远超过其法国对手。在1802年,他把澳大利亚所有南部海岸绘入海图。在1803年,他首次完成了对整个大陆环绕一圈的航行,并且把其绝大部分海岸线绘入海图。

据此,英国对澳大利亚的所有权已无可置疑。弗林德的发现不仅决定了这块殖民地的政治前途,而且也确定了其城市发展的格局。在环陆航行中,弗林德在海图上已标绘出了海岸周围的最佳港湾。到19世纪30年代中期,这些港湾已经全部成为主要的新定居点——塔斯马尼亚的霍巴特、东部的布里斯班、西南部的珀斯和南部的墨尔本。一个新国家的雏形已被塑造出来。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