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美国独立战争(二)

时间:2017-07-10 08:49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七年战争”榨干了英王乔治的国库。战争一结束,英政府就开始遣散军队,并削减海军的军费开支。同时,尽管法国进攻的紧迫威胁没有了,但在北美仍必须驻有英军来守卫新获得的领土和保护现存的殖民地。“巴黎和约”签订的同年,在法国皮货商的怂恿下,西北部的印第安人揭竿而起。他们沿加拿大边界烧杀劫掠,攻击那一地区的每一个堡垒要塞。殖民地的民兵无法征服他们,最后还是英国的正规军扑灭了起义。

对于伦敦的政府来说,要求殖民地自己来为这样的保护花钱似乎是合情合理的。为了筹措金钱,1764年英国议会颁布《糖税法》。这一法令主要是以前一个从未实施的法令的翻版。在施行其他措施的同时,法令规定每进口一加仑的糖浆强行收取三美分的税。糖浆是加工朗姆酒的原材料。同时,英方还明确表示他们不仅仅要征税,而且还将以皇家海军的军力来支持缉私。

最使殖民者气愤的是,英政府公开承认税收不以贸易政策为依据,而仅仅是国家财政收入的一种手段。北美普利茅斯的本杰明·富兰克林亲往伦敦建议:建立北美银行,向殖民者们提供贷款,用利息来支付英军军费。但这一建议被置若罔闻。一年后,英政府颁布《印花税法》,对所有合法文件乃至报纸、纸牌进行征税。所有这类物件要求都必须贴有税票。对《印花税法》和《糖税法》的违犯者,均被剥夺由其北美殖民地同胞组成的陪审团审判的权利。代之的是,其将被交由海事法庭,只由一名法官审判,裁决其应交纳的罚金,并收取5%的佣金。

马萨诸塞州议会强烈地提出抗议。弗吉尼亚州也紧跟着行动起来,并通过了五个谴责法令的决议案。他们反对的不仅是将引起经济崩溃的法令,还有英议会强行征税所依据的原则,而这一议会中并没有其征税对象的人民的代表。出版商、律师和其他直接受法令影响者也在煽动民众的不满情绪。“无代表则不纳税”成为当时殖民地的联合呼声。暴动的人群在纽约、新港和费城的街道上闹事,掠夺财物。在波士顿,暴动者将一个负责实施印花税法,分发税票的官员的肖像挂在一棵树上。此树后被称做“自由之树”。九个殖民地的代表在纽约反印花税法的大会上碰头,并起草致英王和其两个议会的请愿书,请求废除这一侵犯了他们利益的法令。其间,沿海城镇以抵制其店铺作为威胁,阻止当地商人进口英国货物。

1776年2月13日,本杰明·富兰克林出现在伦敦下议院一委员会面前。这一次他不再是来提建议,而是来发表抗议的。他强调英议会无权向他所并不代表的人民征税。他进一步警告:任何将《印花税法》强加于人的尝试只能导致叛乱。富兰克林的支持者中有威廉·皮特,一个曾为“七年战争”的胜利出谋划策的颇具影响的政治家。但对他的抗议报以最强有力呼声的是因北美的抵制而在经济上遭受损失的英国商人。

八天后,议会撤消了法令。当消息传到北美时,殖民者拉响了铃铛,掷响了爆竹,鸣响了步枪,甚至砸碎了玻璃以示庆祝。然而,他们高兴得太早了。3月4日,英议会通过一个公告令坚决维护其在任何情况下向殖民地征税的权利。

伦敦政治上的明争暗斗重又赋予皮特以权力,但他已不再是从前的皮特,由于痛风和抑郁症,他无法控制他的同行大臣们,致使权力落至狡诈的财政部长查尔斯·唐森德手中。没有为抚慰北美殖民者做出努力,相反唐森德策划怎样更单纯地从北美殖民地榨钱。在没有和皮特商量的情况下,唐森德下令颁布一系列议会法令对玻璃、铅、印刷品、纸张和茶叶征收进口税。像以前一样,这些收入要包括殖民地关垒的花费,剩余的作为给殖民地总督的薪金,以便使其能独立于殖民地议会。

新的法令再一次激怒了北美人,暴乱者又开始骚动。当两个海关官员在波士顿被袭击后,英步兵的两个军团被派遣穿越大西洋到北美进行保护。1769年5月,弗吉尼亚议会通过一提案,宣称只有弗吉尼亚人才有权向弗吉尼亚人征税。当愤怒的总督遣散议会时,他们只是又搬到附近的一个小酒馆——来利酒馆继续开会。在那里,他们决定停止进口所有英国货物。其他的殖民地不久也都一一效仿。到年末,英国对北美殖民地的出口额下降了三分之一还多。剑拔弩张的时刻,流血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了。2月初的一天,一名当海关报关员的波士顿贵族向围攻他家的人群开火,当场射死一个11岁男孩。紧接着,3月5日爆发了后称做“波士顿惨案”的事件。这一事件是因为一群暴动者对波士顿议会大楼外的一名哨兵挑衅引起的。当其他的士兵赶来帮助时,暴动者就向他们掷石子和大块冰块。一个士兵倒下了,其他的士兵据称出于自卫向人群开火,当场杀死三人,伤八人,其中两个受致命伤。

在接下来的审判中,卫队长官和四个士兵被宣判谋杀罪名不成立而无罪释放;另外两个虽判有罪,但也只判为误杀罪。这当然不是个令人满意的判决。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枪杀发生的当天,新首相劳德·诺斯接任了病魔缠身的皮特。劳德·诺斯采取新举措,撤消了唐森德的大多数关税令,只保留茶税——他坚持这是个原则问题。

茶税将危机推到顶端。1773年,劳德·诺斯颁布法令,允许财政上摇摇欲坠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可以从英国船运货物到北美,而无需缴进口税,而北美殖民地却必须缴进口税。这意味着东印度公司将抢走所有北美现有的茶叶生意,包括大批从荷兰走私来的存货。另外,在愤怒的殖民者看来,这只不过是英政府建立类似垄断的一个不受欢迎的前奏,他将在任何他愿意的时候继续这种做法。在波士顿,东印度公司的茶叶运至,居民却拒绝卸货,并要求其将货物运回英国。总督表示付清出口税,否则拒绝接收。事情的僵局被“波士顿茶党”打破,并推至高潮。这群由马萨诸塞议会组织的示威民众登上东印度公司的茶船,将茶叶全部倾入大海。

被激怒的英国议会通过了高压政策法令——北美殖民地人民称其为不可容忍的法令。这项法令规定封闭波士顿海港和取消马萨诸塞自治(以此作为对其参与“波士顿茶党”的报复)。马萨诸塞的反应是成立通讯委员会来讨论联合行动。1774年9月5日,在费城卡本特厅召开了第一届大陆会议,13个州除了佐治亚均派代表参加。佐治亚没有派代表是因为其议员恐怕如果那样做,英政府就将拒绝在其与印第安人的战争中给予援助。

费城的代表们建立了一个大陆联合会,负责抵制所有北美与英国的贸易活动。代表们共同宣称,任何人如若对抵制活动予以轻视,无论是出于商务考虑或是出于对英国的同情,都将给以严厉斥责,情节严重者给以体罚。

随着英政府与北美殖民地的嫌隙加深,北美殖民地内部也分裂为两派——一派是主张反叛的自称“爱国者”;另一派是仍支持英王乔治三世的“效忠派”或称“托利派”。效忠派中社会各阶层的人士都有。有一些是富有商人或地主,他们反对破坏他们现在的安逸富足的生活;还有一些是憎恨被卷入战争的平民。但是,大多数效忠派还是出于以英政府为骄傲的心理而认为爱国者的做法是不合逻辑的,是违反宪法的。

随着北美殖民地进入更加紧张的战争状态,各个城镇都开始组建自己的“时刻准备的人”军团——这样取名是因为他们已准备好,一有通知,立刻出击。这对效忠派形成了更大的压力。他们中有的被迫宣誓加入爱国者同盟;有的被囚禁;有的被处以刑罚;还有的土地和财产被充公并被赶出所居住的社区。在人数和热情上都逊色于爱国者,效忠派彻底面临是战斗还是逃亡的选择。许多人选择了战争。50000多人和英军一起并肩作战;每个地区都有人准备当间谍。在纽约,志愿参加英军的有15000人,还有8000人成为效忠派的民兵,这个数字超过了为爱国者作战的人数。其他人选择逃亡。在接下来的七年中,有80000名效忠派分子准备离开北美,他们中多数人安家在伊利湖北部,在那里建立讲英语的加拿大地区。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