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美国独立战争(三)

时间:2017-07-10 08:50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1775年4月,区分效忠派和爱国者的界线清楚地划分了出来。英军在波士顿强行实行高压政策。马萨诸塞议会就在城外组建革命政府。面对这种挑衅,英军总司令托马斯·格治将军接到命令以武力维护英王的统治。战争爆发了。

在北美的这一场战斗持续了六年之久,在此期间,英军和爱国者之间拉开了长长的战线,北至加拿大的魁北克,南至沿海岸线约1700公里南卡罗来纳的查尔斯顿。然而,主要的战事还是发生在波士顿与费城间东海岸750公里范围内。这里人口最密集,反英情绪也最强烈。事实上,就是从波士顿两方的敌对开始的。在头两次的交锋中,爱国者给英方造成了破坏性的损失。

第一次交锋是在1775年4月19日,一个距波士顿20公里的内陆小村庄莱克星顿。前一天晚上,格治将军命令手下700名步兵攫取军事物资,他获悉殖民者们正在康科德聚集。但是被波士顿一名银匠保罗·瑞韦尔发现并发出了警报。第二天一早,英军到达莱克星顿村时与一小队约70人的爱国者民兵碰面。英军指挥官约翰·皮特凯恩少校命令民兵放下武器投降。面对这种情况,民兵指挥官约翰·帕克上尉下令部属解散。民兵们虽服从了命令,但仍手执武器。“该死的”,皮特凯恩大喊,“为什么你们不把枪放下?”没人能说清楚事态是怎样发展的。后来皮特凯恩告诉格治,“我下令部队前进,没考虑到开火,更没下令开火。”帕克据说也曾同样克制。“不要开火除非对方先开火,”他下达命令说,“但是如果我们想要战争,就在这儿开始吧。”不知是哪一方,有人违反了命令。“我听见并看见,有人开火了,”保罗·瑞韦尔说,“然后,我还能辨出是两声枪响,紧接下来就是枪声响成一片了。”

从死者人数看,似乎更可能是英军先开的火。他们杀死了八个北美人,伤了十个,其中一人就是帕克,他后来死了。而英军只有两处受伤:一处是一个英军腿上擦破了一点儿皮,另一处是皮特凯恩的马受了点儿伤。民兵撤退时,英军紧追了5公里至康科德,发现爱国者们已迅速地运走了大部分军需物资。英军花了整个上午余下的时间搜查,并烧毁房屋。其时,武装的北美人一直都聚集在村庄上面的小山上。

双方在康科德短暂交锋后,英军开往波士顿。在莱克星顿附近他们遇到一队救援的手榴弹兵,但一些北美军就紧紧跟在后面,还有一些沿公路等在前面。20公里的路途,北美人袭击着英军,有时偷袭,有时两军短兵相接。等英军到达波士顿时,有73人被杀,174人受伤,还有26人失踪。北美人中则有45人受伤,49人阵亡。

康科德和莱克星顿战役唤起整个新英格兰殖民地武装起来。就在马萨诸塞议会下令民兵围困波士顿英军堡垒时,英国也在格治的要求下用船运来更多的军队。5月25日的船运来至少三名陆军少将,其中一个是性格外向的约翰·布尔格尼。他对围困的反应代表了英国最初毫不在意的态度:“什么?10000个农民围困5000人的国王军队?哦,让我们来,我们很快就会赢得自由活动的空间。”

6月17日,英国海军及时地向山上窥视波士顿城的北美据点发射了一枚炮弹。紧接着他们又以步兵攻击。但令英军震惊的是,他们竟将自己置于一片枪林弹雨之中。最后,他们与北美人短兵相接。战斗的代价是惨重的。在与400名北美人的角逐中,英军伤亡人数超过2000。

这次徒有虚名的胜利(被称为“班克山战役”)骤然转变了英军对其北美敌军的感觉。在派兵康科德之前,格治将军曾这样描述北美人:“如果我们是小羊,他们无疑就是狮子。但是我们坚定我们的角色,他们将被证明是非常温顺的。”但班克山战役后,他写道:“他们向我们显示了他们从未向法国人显示过的作为和精神。从前,大家都只是从外表行为判断了他们。”

在令其对手刮目相看的同时,北美殖民者又为自己赢得了两张新的王牌。其一是他们大胆地攻克控制纽约与加拿大间交通要道的英军哨所特肯德拉加堡垒。该战役中,北美人缴获了一门大炮和大批的枪支弹药。另外,北美军终于有了一个领导者。班克山战役的前两天,第二届大陆会议推选一位43岁的弗吉尼亚贵族种植园主作为北美大陆军总司令。他就是乔治·华盛顿。

促成大陆会议成员们对华盛顿一致赞同是由于以下几个因素:首先,他是弗吉尼亚议会的一名长期议员。作为一个根植新英格兰的爱国者领导人,他热衷于向其所在殖民地——也是13个殖民地中最大的一个,弗吉尼亚人民传播革命热情。其次,在北美他是最有作战经验的军人;尽管事实上他未赢得过哪场战役,但在“七年战争”中他仍是英名显赫。他作过一名英军将军的随军参谋,并统领过弗吉尼亚民兵。在这番经历中,他深深地爱上了军旅生涯。正如他一次在给位朋友的信中所写:“相信我,当我一听到子弹声,我就感到那种声音中有一种迷人的力量吸引我。”但是不仅仅是政治上和军事上的声望成全了他这项工作。此外,华盛顿身材高大,神情庄重。他个性中的真诚与坚韧和他那种头脑冷静、清醒的自信,鼓舞了他的士兵在感到迷失时仍能继续前进。正是这些高贵品质,而不是出于足智多谋的天才,成为华盛顿作为爱国者军队总司令取得辉煌成就的基础。

在接下来的八年半的时间里,华盛顿经受了足以使一个不如他坚强的人毁掉的苦难。当他开始掌管军队时,他的这支军队根本不能算作一支正规的军队。它只是由农夫、职员和来自边远林区的居民加入民兵拼凑而成的这么一支杂牌军。他们这些人订立了一年或不足一年的雇佣契约,希望服役之后不仅能获得金钱,而且能获得土地作为报酬。根据契约,一个士兵将得到100英亩土地;一个少校将得到500亩土地。然而,别说按期拿到军饷和慷慨的救济品,大陆军的士兵们实际上几乎拿不到钱,而且还常常饿着肚子。

问题在于大陆会议无权向各殖民地征税。它只能向各殖民地议会发出捐款的请求,但各殖民地议会所捐得的钱连买枪支和军火都还不够,更别提购买食物和衣服了。甚至于他们在向士兵们发放军饷时,通常也只能用几乎一文不值的大陆会议批准流通用的纸币,该种纸币常常不为商人和酒店店主们所接受,这些人更愿意收金币或是银币。这种情况必然导致军中士兵的不满情绪,随之产生的是不断的打斗事件。士兵们常常大打出手而至头破血流。几乎无人愿意再续签契约。1776年年初华盛顿曾经这样写道:“这样一种肮脏的、唯利是图的情绪弥漫着整个军队,任何可能发生的灾难就都不会让我感到奇怪了。”

相比之下,与之作战的英军可是真正的职业部队。尽管英王乔治三世没能招募到足够的英国志愿兵,他却雇用到3万名有经验的德国雇佣兵。北美人称之为“黑森军”,因为他们中大多来自德国黑森——卡塞尔州。

华盛顿知道他所挑起的是怎样一副重担。他统领的是一支装备不全、未经训练的杂牌军,并且没有海军作为后盾。而他将与之抗衡的是来自一个世界强国的部队,而且拥有可以沿大洋海岸线畅通无阻的海军舰队作为后援。在他接受命令接管部队的那天,华盛顿对未来的预测是悲观的,“这将是毁坏我名声的开始”,他说。

但是尽管在数量和组织上他的部队处于劣势,北美军却有机动灵活这一很大优势。他们行动快,可以在向敌军突然袭击后迅速隐匿于乡村之中,那里有支持爱国者的人们为他们随时提供食宿。这种战术使得他的对手束手无策。正如一个英军军官这样写道:“英军从未遇到过这么狡猾的敌军,他们一次只派五六个枪手,藏在丛林草莽之间,等机会一来他们便猝不及防地向我们的先头部队开火,而我们的部队就只好立即撤退。”

在受到常被伏击的困扰的同时,英军在后勤方面也面临一个巨大的难题——如何保证英军总能不断地拿到供给。既然大多数北美人拒绝和他们做生意,他们就只有用笨重的运货火车运送食物和军火,否则的话就得小心地保持不能离开他们的海岸基地太远。另外,来自英国方面的供给也没有保障。5000公里的海上航运要花上两到三个月的时间,而且每次航运还都面临暴风雨、海盗和其他各种不幸的危险。这种对供给的担忧在整个战争中一直妨碍英军思想和行动的灵活性。保护效忠派居住社区的安全和给他们提供供给也同样牵扯着英军的精力。许多大的堡垒经常被迫而单独危险地留下;经常地,如不能及时向这样的基地提供供给就意味着将他们和他们的居民丢弃给了爱国者。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