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美国独立战争(四)

时间:2017-07-10 08:50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由于这些负担的拖累,使得英军的指挥官们总是无法采取积极的行动。恰恰是充分利用了敌军这一笨拙的特点,华盛顿命令将头一年夏天在特肯德拉加缴获的大炮部署在悬崖尖儿上,俯窥驻扎在波士顿港的英军舰队。疏于防守是英军作战的一个弱点,正是这一弱点使得英军对于他们海上战舰的优势也未加强防御。第二天一早,当英军醒来发现有一组大炮正对着他们时,他们除了撤离已是别无选择。他们起航逃往新斯科舍的哈利法克斯,还带着1000名效忠派支持者随行。这群人沮丧地看着家乡消失在视线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从此再未回到过波士顿。

在波士顿受挫之后,英军决定集中兵力进攻纽约。就在爱国者的领袖们在费城讨论起草《独立宣言》时,一队30000人的英军(其中有新到的“黑森军团”)由斯德顿岛登陆,向纽约城行进。狙击这队英军,华盛顿只能集中15000人的兵力,并且只能部署在曼哈顿和长岛两处。如果英国海军行动迅速的话,他们本可以分散北美的这两支兵力。但是又一次由于英国指挥官威廉·豪的拖拖拉拉,而使英军失去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战机。

8月26日,英军终于采取了行动。他们以海军佯作对纽约进攻,同时大军在布鲁克林大举进攻北美军右翼。尽管华盛顿发表了鼓舞士气的讲话——“生命攸关之时,我们要像一个人,一个士兵一样撤离。”但北美军还是损失惨重。1000人在这次战斗中丧生,2000人被俘。华盛顿本人有幸在浓雾的掩护下,晚上乘船带其余部队拼死穿过东河才得以逃生。

自此华盛顿学到了一个有用的教训。他决不再会去和比自己强大又装备精良的敌军硬碰硬。从那时起,由于华盛顿采取新的战略、战术,战争也有了新的形式。他坚决避免和英军正面接触,等待良机可以给英军有力的一击。英军在追击北美军时无形地又给华盛顿以帮助。华盛顿边撤边打,穿过新泽西在白原村碰到一点儿小阻碍,他又越过特拉华河撤退,始终保持在追赶他的英军的前面。

1776年11月是华盛顿最难熬的一段日子。伤亡、疾病和逃兵使他的军力减少到大约只有6000人。年末,大多数士兵一年的契约就到期了,北美的抵抗似乎也将这么彻底完了。

但是就在只有一星期大多数北美军就要解散的时候,华盛顿发动了一次大胆的反攻。这次反攻使殖民地人民恢复了信心。那是在寒冷的圣诞节晚上,带着2400人和仅有的18枝枪,华盛顿不畏脚下湍急的河流和滚动的大块浮冰,冒着一直下到第二天破晓的一场大暴风雪,穿过冰冻的特拉华河来到北岸。第二天早上破晓刚过,他就出其不意地攻下敌军在特伦顿的堡垒,捕获“黑森军”1000人。这些“黑森军”前一天晚上还在狂欢,被抓时仍在睡梦之中。

一周以后,讨伐他们的英军由经验丰富的康华利勋爵率领到达了这一地区。似乎注定这一次华盛顿的军队要败北了,但是就在战斗开始的头一天晚上,华盛顿有了一个铤而走险的计划。只留下400个战士围着燃烧的营火,华盛顿和其余的部下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地出发了。他们走小道而且用布缠上了大炮的车轮,并设法躲过了康华利部队的主力。第二天早上,他们出现在15公里外的普林斯顿。在那里,他们对英军营垒发动突然猛攻。英军猝不及防地彻底损失3个军团。

这两次战役的胜利挽救了华盛顿的军队,又有自愿者加入军营,而且现在向他们提供装备也是可能的了,因为来自法国的钱款、武器和弹药开始陆续到达。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本杰明·富兰克林,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一直奔走于巴黎,向法国这个英国宿敌争取援助。

爱国者的胜利使英军在中部殖民地的基地所剩无几,其中最大的一个在纽约。1777年,英军将注意力转移至北方,在那儿他们发动大举进攻将北美军赶出哈得孙峡谷,重新控制了纽约和加拿大之间的战略要道。布尔格尼将军受命重新占据特肯德拉加堡垒,然后南进。另一支由圣利哥将军率领的英军则向东进发。两军形成钳形攻势包抄北美军队。

那个夏天,布尔格尼从加拿大出发,带着138枝枪和大约8000名部卒,其中有400人是来自易洛魁部落的印第安人。战斗中,英方比美方更频繁地调动印第安人。他们在文明世界的人群中是传播恐惧的有效工具,但他们极易不服从命令,他们的暴行也常常引起更多的北美人反抗英军。

布尔格尼成功地占据了几个堡垒,其中包括特肯德拉加。但是他越是深入到敌战区,越是在孤军奋战。在没有敌军威胁后部的情况下,由本尼迪科特·阿诺德和哈罗苏·盖茨率领的爱国者部队,能够利用茂密丛林的掩护而向布尔格尼部队发动埋伏战。对布尔格尼来说更糟的是,有消息传来,他们钳形攻势的东部英军圣利哥部在狙击了150公里左右时,就被彻底击溃。他的另一个可能的救援力量豪将军在更远的费城。布尔格尼决定,他的唯一选择就是试着冲出重围。

他的这种尝试在10月17日萨拉托加战役中宣告结束。在完全被围困、敌多我寡的情况下,布尔格尼只好全军投降。这时他的部队只剩下5700人。萨拉托加战役是北美军取得的第一个伟大胜利。

萨拉托加大捷使其他国家第一次认识到北美爱国者能够在战争中获胜。他们也都开始纷纷解囊相助了。那些国家曾在“七年战争”中败于英国,现在他们很乐于看到英国的狼狈相。法国带头第一个在1778年2月官方认可了北美独立,并与北美13个殖民地建立军事同盟。法国提供供给和船只给勇敢的约翰·保罗·琼斯。这个北美商船船长已经在英军水域给英军造成麻烦。西班牙也加入帮助北美的行列,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攻击英军的供给船。俄国女皇叶卡特琳娜大帝联合了俄国、荷兰、普鲁士和斯堪的纳维亚各王国组成武装中立团,计划保护他们各自国家的商船不受英军的骚扰。这改变了整个战争的性质。本来是英王与其闹事的属地的冲突,现在变成了全世界范围的冲突,而且英国是在与世界一半的国家为敌。

在伦敦,英国议会在深深焦虑的情绪下召开会议。最后,议会通过决议允许北美殖民地建立自己的政府,条件是他们仍是英王的属地。但是,太多的血已经流淌,任何折衷的妥协都不能为北美人所接受。北美人所唯一能接受的就是完全的独立。

当有消息传来说,四月从特伦顿起航的法国舰队已经对英军采取了积极行动时,北美独立这个目标就更近了。法军的援助是北美最需要的。以前,英国皇家海军完全控制着海岸,它曾任意地封锁海港和随心所欲地运输英国军队。当有消息说敌军已逼近他们时,英军便撤离了费城,转而据守纽约。华盛顿领兵追击。在蒙矛斯进行了一场非决定性的战役,在这次战役中,由于他个人的干预从而阻止了一场大规模的撤退。这次战役后,华盛顿重新部署了他的军队,把它编成一条防御线以防止英国人对内陆的入侵。此时,在殖民地北部和中部爆发的其他战斗形成僵持不下的局面,尽管爱国者们遭受了一次失败,这次失败是由那位曾饱受褒扬的本尼迪科特·阿诺德将军一手造成的。受到政治上的攻击而产生的怒火和经济问题的困扰,促使他企图把至关重要的西点要塞驻兵出卖给英国人,但他终未得逞。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