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美国独立战争(五)

时间:2017-07-10 08:51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1780年6月,信守诺言的法国军队抵达北美洲的土地。到目前为止,爱国者的军队装备极其简陋,训练也不正规。新来者的加入戏剧般地改变了这种状况。法国提供了一支具有显赫的欧洲传统的远征军。在这支5000人的队伍中,每人都配备了两件衬衣和两双鞋。除了有充足的弹药和一个具备折叠床和17名医疗人员的战地医院以外,他们还拥有106门大炮和16门迫击炮。他们还有一台印刷机。另外,由于他们用金币支付他们的账单,这一做法取悦了当地的商人。

然而眼下法国人花在购物上的时间要比花在打仗上的时间多,因为如今战争的重心已经向南推移了1100公里,在那里,英国人经历了头两年的战败之后,夺回了对佐治亚和南卡罗来纳的控制权,并试图做进一步的扩张。

1780年冬至1781年期间,在经过一系列的激烈的交战之后,居于边远地区的爱国者们开始占据上风。以打完就跑的战术,他们诱使老谋深算的英军司令康华利勋爵深入到北弗吉尼亚,然后由北美纵队从后方切断他与其后部军队的联系。同时,一支北美遣分队向其侧翼发动攻击,这样就迫使康华利在其周围人的护送下逃往约克镇——一个居于约克河口的小镇。在这里他停了下来,满怀信心地以为在纽约的英国舰队会很快来救他或是派来增援部队。

战争的进展正如华盛顿所期待的那样。在战争初期他就断定应优先考虑把自己那支脆弱的,有时也会出现叛逃者的军队拧成一股绳,然后当机会到来时,给敌人以致命一击。此时,英军的一支大部队终于自投罗网了。这正是以一记猛击就能结束战争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他以其卓越而不失灵活的领导才能迅速地把他的部队和法国盟军合并成海陆联军。8月20日这天,他让一些部队对纽约佯装进攻,然后派剩下的军队封锁约克镇。与此同时,法国舰队也准时赶到。9月5日康华利想从海上逃脱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因为此时英国舰队已被法国军舰全面击溃,困于纽约港,只能发动假装的攻击。康华利向其纽约司令部发来急件:“这里没有任何防御,如果你们不能救我,那么你们就等着听最坏的消息吧。”

此后的四个星期里,华盛顿手下的工程人员忙于构筑炮位和攻城设施。10月初,一切准备就绪,炮击开始。华盛顿的军队向英军防线发动长达十天的攻击,他的步兵从打开的缺口冲入。10月19日,在没有任何防御工事,没有一粒弹药的条件下,康华利勋爵及其残余部队在约克镇投降。第二天,法国将军拉菲特如此写道:“戏到此结束了。第五幕戏刚刚落幕。”他说的一点儿不错,英军的士兵仍滞留在北美洲,他们的给养在无望地消耗着。而在英国国内公众坚决反对战争。约克镇就是其最后一根稻草,北美人取得了胜利。

双方开始协商以求得暂时的和平,随之而来的便是一本正经的外交上的讨价还价,这种讨价还价不仅牵扯到英国和北美,还涉及到法国和西班牙。西班牙试图对爱国者获得土地的数量加以限制,因为它不希望看到自己的美洲领土旁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的崛起;作为其盟友的法国人支持西班牙人的建议。然而,英国为了谋求在与其前殖民地发展良好贸易关系的问题上铺平道路,而采取了一种更为大度的姿态。因此,美国代表决定撤回国会的指令,并在没首先征得法方同意的情况下与英方签署了一项预备协议。法国外相孔德·德·沃基尼斯对此极为愤怒,他说,“英国人与其说是创造和平倒不如说是购买和平”。多亏本杰明·富兰克林的艰苦努力才没有使美法之间出现裂痕。

终于在1783年9月3日,另一个《巴黎和约》签署成功,距上一个《巴黎和约》的签署整整20年。和约规定英国正式承认它先前在美洲的领地的独立,并且不再称其为殖民地,改称合众国。这个新兴的国家南至佐治亚,北抵五大湖区。它的西部边界定在密西西比河——也就是在阿勒格尼山脉西部——如果当地的印第安人能够被征服的话。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北美的盟友的境遇却不怎么好。同一天在凡尔赛签订的另一项和约使西班牙获得了对佛罗里达的控制权,在“七年战争”期间英国人曾将它据为己有。而法国人却只得到加勒比的托巴哥岛、圣劳伦斯河上的两个岛屿和一些位于非洲和塞内加尔的无足轻重的贸易站:这些许的回报对于法国人来说简直是微不足道的,因为战争使其在财政上出现的巨额赤字足以和当初促使战争爆发的英国债务相提并论。

两个月后,最后一批英国军队离开了纽约。华盛顿在向国会首先提交自己的消费记录并详尽地陈述了八年半的工作情况之后,疲惫不堪地回到了他那坐落在波特麦河边维尔尼山麓的别墅。他说,作为一个将军,他希望以一种乡间绅士的生活方式来度过自己的余生。正如他给那时已返回法国的拉菲特的信中写的那样:“我无所嫉妒,心满意足;我的好朋友,这正如部队行进的队列一样,我也将顺着人生之河缓慢地走下去直到与我的先辈们长眠不醒。”但事情的进展并不如他所愿。尽管在他的指引下,国家已脱离了战争的苦海,但政治上的险滩急流还有待他去应付。

在与英军作战期间,国会就推出一部初期宪法。它规定为了国防的需要可以在全国大会上请求资金。现在很明显的是,这部宪法要想为和平时期的强力政府打下坚实的基础就必须作必要的修改,因为它没有赋予国会以征集税务、管理贸易和制定对13州都具有约束力的法律的权力。新的国家基本上只是以前殖民地的一个联盟——一个行将崩溃的殖民地的联盟。

战争带给国家严重的通货膨胀和巨额的债务。不满情绪蔓延各地。大多数为国作战的人们都已返回自己的家乡,他们无名无利,仅被授权可以进入那片崭新的西部疆土,在那里聚居的印第安人时刻准备着对付白人的入侵。那些曾背叛祖国的人们大都逃离国外,带走珍贵的人力、技术,有的人还带走巨额的财产。关于边界如何划分的争论开始了,一些人甚至擅自设立海关并彼此征税。另一些人试图用强征重税的方法来偿还战时国债。那些不交税的人将被送上法庭,一些人为此被驱逐离家,而他们的家产被变卖以偿清债务。一个典型的牺牲品就是丹尼尔·谢斯上尉,他原是马萨诸塞的农民,而且是参加过班克山和萨拉托加战役的老兵。他在战斗中表现英勇,但如今却不得不卖掉所有的财产,包括拉菲特送给他的一把宝剑。1786年秋,为了吸引公众对大量像他一样贫困不堪的人的注意,谢斯率领一群农民闯入三所法院,阻止法官听取关于债务的案件。国家立法机构随之作出反应,颁布一条法令:对涉嫌叛乱者,准许将其逮捕并拘留而无需任何理由。被激怒了的谢斯为他的追随者们弄来枪支,他们袭击了位于斯普林菲尔德的军火库。但是农民远不是正规军的对手,他们的袭击遭到失败,反叛者落荒而逃。

谢斯的反抗只是若干此类事件之一。国家立法机构在意识到这些起义已唤起广泛支持后,赦免了包括谢斯在内的所有叛乱者。虽然谢斯个人的痛苦没有得到一丝减轻,但是他的反抗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并使政府在组织结构上的弱点昭然若揭。一场动乱已在国内爆发了,而作为最高权力机构的国会对此的干预却是那么软弱无力。

局势变得如此令人失望,使得正患风湿病的华盛顿不得不劝服自己从退休状态中走出来以便在费城主持召开一次旨在制定一部更加行之有效的宪法的特别会议。“如果我们的政治信条不做一些改变的话,”他写道,“七年来我们以鲜血和财富为代价建立起的上层建筑必将崩溃。我们将处于无政府状态的边缘。”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