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法国大革命(三)

时间:2017-07-10 08:53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刘大平 王朝晖点击:


仓猝动员起来的国民自卫军新军即将开赴前线,此时丹东发表了法国历史上最值得纪念的演说,从而重振国民的斗志。1792年9月2日,他向巴黎人民疾呼:“我们需要勇敢、勇敢、再勇敢,法国就得救了。”随着形势变得愈来愈严峻,立法议会自行解散了,无人对此哀悼痛惜。它已证明自身无力应付这场危机。于是召集了新的国民公会。新国民公会根据成年男子普选制选举产生其代表,它将制定一部完全共和制的新宪法。

然而使上届政府垮台的紧急事态行将终结,同时法国君主立宪制的最后希望也将落空。当落选的代表返乡之际,革命军队在距巴黎仅150公里的瓦尔密取得大捷。此次战役爆发于一个薄雾笼罩的清晨,它只是一次短暂的小规模冲突,伤亡仅有几百人。然而这次胜利确实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迪穆里埃将军指挥共和军进行猛烈的炮击,在这种情况下,布伦瑞克公爵下令军队撤退。

这次胜利使革命获得了新生。革命武装已经勇敢地应付了欧洲旧秩序发出的最严峻挑战,并且他们已经成功地坚守住阵地。实际上,法军的主体是前王家正规军,但是法军的组成成份并未削弱法军精神上的胜利。德意志诗人歌德从奥地利一方目睹了战斗,他对此次战役的重要性确信不疑。他告诉其同伴:“此时此地,世界历史进入一个新时代。有一天,你会说——当时我在场。”

在胜利消息的鼓舞下,新召集的国民公会开始运作。在瓦尔密战役期间,受到怀疑的君主制被正式废除,从而奠定了法兰西共和国的基础。然而仅仅改变政府的组织机构及制度是远远不够的,即使是旧的历法也要废弃。于是废除君主制之日,即1792年9月22日被确定为自由元年元旦。经过委员会一年的工作,改革进一步深入了。新历法确定了十二个新月份,每月分为三个10天,每月被赋予一个极富诗意的新名称。例如,从1月中旬至2月中旬的雨季被称为雨月,而7月中旬至9月中旬分别为热月和果月。春季的几个月份被命名为芽月、花月和牧月。十二个新月份共包括360天,剩余的5天被作为公定假日来庆祝。王家的度量衡体制也遭到旧历法同样的命运。革命政府奠定了公制体系的基础。新的公制体系以克和米为度量单位,1米等于巴黎至赤道距离的一千万分之一,当然这一距离并未经精确计算。

虽然君主制作为一种体制已经被废除,但是仍然存在着公民卡佩的问题。遭废黜的路易十六被给予卡佩这一名字。这一名字来源于路易十六的祖先——休·卡佩。休·卡佩在公元987年成为法国第一位国王。路易十六及其妻子接受了这一名字。自革命开始以来,路易十六和玛丽·安托瓦内特就始终缺乏政治辨别力。他们一直秘密争取欧洲君主和法国逃亡贵族的军事支持。1792年11月,有人在杜伊勒里宫的墙壁中发现了一个铁制小壁橱,壁橱内藏有路易十六的来往信函。虽然这些信件无关痛痒,但是藏匿这些信件的事实为路易十六的敌人提供了一直期待的机会。到12月,国民公会开始审判路易十六,并指挥他犯有叛国罪。

这一案件涉及的法律和宪法问题十分复杂。从司法角度看,路易十六应受何种处罚很不明晰。但他是否有罪并不重要,因为这一审判是共和主义者的一次政治行动,而非法律行为。敌军围困法国,而国内又怨声载道,新的共和国政府不得不向国内外表明——它能够捍卫革命。而投票结果几乎一致认定前国王有罪。

虽然如此,但由于在逻辑上弑君是证明路易十六有罪后的下一个步骤,所以许多代表从原有立场退缩下来。吉伦特派的代表进行了十分激烈的争辩,他们要求对国王进行宽大处理。但是1793年1月20日,经过彻夜讨论,国民公会里的微弱多数的议员同意判处路易十六死刑,并于次日押赴断头台。革命初期的改革者,把断头台这种杀人机器作为一种人道的处决方式。

断头台设于革命广场,这个广场从前以路易十六的祖父——路易十五的名字命名。1793年1月21日的清晨,天色灰暗,空中飘落着蒙蒙细雨。在国民自卫军的押送下,公民卡佩被迫和着国民自卫军击奏的鼓点,缓缓地通过沉默的人群。在断头台上,他向其臣民最后一次发表演说:“我虽无辜而死,但我宽恕一切。我饶恕我的敌人,同时祈求我的鲜血将造福于法兰西,并祈祷我的鲜血可以平息上帝的愤怒。”他试图再说些什么,但是匆忙下令行刑的鼓声淹没了他的话。片刻之后,人头滚落。刽子手抓起国王被割下的头颅,将它高高地举起示众。“共和万岁,”人群爆发出雷鸣般的吼声,“自由万岁!平等万岁!”革命已义无返顾。

国王被处死这一事件,在欧洲各国激起了愤怒的浪潮,如果一位君王能够如此轻易地被处死,那么其他各国君主也很难高枕无忧。而且国民公会的领导人也没有表现出和解的态度。1793年1月丹东宣布,人民应当战斗从而把法国的领土扩展至其自然疆界——阿尔卑斯山、比利牛斯山、莱茵河和大海。随后,国民公会对英国、荷兰和西班牙宣战。革命军冲出法国边界,决心夺取那些自然疆界,并且履行革命政府的承诺。当时革命政府提出“对憧憬重获自由的所有人民给予兄弟般的援助”。仅短短几周,革命军队的发展似乎就已势不可挡。

但法国的敌人逐渐恢复了神智,训练不足的革命军队不久即屡战屡败。在挫折中,瓦尔密之战的胜利者——迪穆里埃叛逃至奥地利及其盟友英国一方。而更糟的是,法国国内爆发了内战。旺代省西部地区的农民笃信天主教,他们一直对《教士公民组织法》极其不满,因为这一法案成功地驱逐了他们十分信任的教士。而今,政府又企图征召他们的儿子去保卫他们厌恶的革命,于是这些农民奋起反抗。在波尔多、南特、里昂、马赛和其他省城,对政府的不满迅速激化为暴动。而这场危机标志着所谓恐怖统治的开始。恐怖统治将国家置于战时状态,惊恐的政府逐渐将政治上的对立视为叛逆。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革命之风》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