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波拿巴帝国(二)

时间:2017-07-10 08:56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郑守疆 韦̳点击:



 

1795年10月,拿破仑又时来运转了。救国委员会陷入了叛乱的威胁之中,巴黎街头也隐伏着起义的危险。那个月里,一大批暴徒威胁要扫荡杜伊勒里宫;负责防卫任务的保罗·巴拉斯忽然记起近在咫尺的拿破仑,正是急需之人。年轻的将军于是迅速集合起炮队,冷酷无情地用霰弹轰散了暴动者。200多人陈尸首都的街头,拿破仑的未来却保住了。

出人意外的是,除了得到巴拉斯的支持和提升外(由此拿破仑在10月底担任了内防军司令),拿破仑还把巴拉斯的情妇约瑟芬拉到了怀里,她原是被革命党人处死的贵族的遗孀。1796年3月,他们结婚了。此前约瑟芬家的家庭律师曾警告约瑟芬,说她的未婚夫除了“军装和剑”一无所有。这是一桩不幸的结合。拿破仑是受到了约瑟芬的美貌、教养和传说的财富的诱惑,而约瑟芬则相信她的求婚者有着非凡的前途,会把她从小心掩盖着的贫困中拯救出来。这桩婚姻一开始就露出了不祥之兆:新婚之夜他们正在洞房中做爱时,这位将军竟被他的新娘的狮子狗咬伤了腿。不久,他们两人便各寻新欢了。

无论这桩婚姻中充满多少误解,约瑟芬对丈夫的前途的判断却是正确的。自从晋升将军后,拿破仑一直在谋取前敌指挥官的职位,巴拉斯现在已经成为督政官之一,他满足了拿破仑的要求,把任命作为献给他的结婚礼物。在结婚的前几天,拿破仑接到了命令,婚礼刚过两天,这位不满27岁的将军就率领一支不大的军队踏上了征途,去领导意大利境内的革命战争。

法军的意大利军团在人数上远远少于奥地利军队,装备极差且士气不振。军官对年轻的统帅心存蔑视,认为他的任命靠巴黎政界的荫庇关系获得的,并非凭借军事才能。然而在仅仅几个月内,波拿巴就把散兵游勇的军队训练成了善战之师,一连串的胜绩为他赢得了全军的信赖。他的科西嘉名字中的非法语的“u”去掉了,辎重的缺乏也帮了他的大忙:没有辎重的拖累,法军得以快速运动,粮秣的供给全凭掠夺和偷窃。以集中兵力、灵活的战术,对付奥地利人的分散兵力形成的庞大战线,使拿破仑击败了一支支敌军,到1797年4月时,法军已经把奥地利人从意大利赶了出去,驻扎在离维也纳120公里处了。

在证明了自己作为军事指挥官的价值之后,拿破仑该显示自己的政治才能了。他凭借自己的创造力行事,全然无视常规的外交程序,以致引起了督政府的懊恼,但他却成功地签署了《坎波—佛米奥和约》,根据和约,奥地利将大片意大利领土割让给了新成立的法国支配下的西萨尔平共和国。奥地利人同时放弃了对莱茵兰以及尼德兰的支配权;波拿巴载誉回到了巴黎。

他在巴黎并没有停留很久。督政府有一个未确定的计划,想通过夺取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埃及,对英国实施打击。他们希望这一行动能够摧毁英国在地中海的贸易,为进攻英国在印度的殖民地打下基础。这一由拿破仑指挥的计划很快就准备就绪了。1798年5月,远征舰队扬帆起锚,躲开了纳尔逊派出的封锁舰队。法军在途中占领了马耳他岛,7月初在亚历山大港附近登陆。

埃及虽在奥斯曼帝国治下,实际上,统治它的是马穆鲁克武士,他们根本不是法军的对手,因此,尽管土耳其苏丹号召开展反侵略的“圣战”,但不久拿破仑就将埃及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了。不过,当纳尔逊的英国舰队终于在8月将法国舰队在尼罗河锚地彻底歼灭后,在埃及作战的法军就被割断了同法国的联系,再也无从得到补给。尽管波拿巴又在埃及挨过了一年,且轻而易举地击溃了苏丹的部队,然而在埃及的战争已经被证明只是对时间和资源——包括军队——的浪费。这支被抛弃的军队无望地逗留在埃及,而它的将军却乘船返回了法国。

巴黎的各项活动要比荒凉的埃及沙漠行动有趣得多。督政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英国首相皮特组织和资助了第二次反法联盟,包括那不勒斯、奥地利、俄罗斯以及奥斯曼帝国。督政府中有些人要争取军队的支持发动政变,在法兰西建立一个更强硬的政府。波拿巴对此兴奋不已。1799年11月,在他的部队的刺刀护卫下,新政体成立了。共和国的全部权力落到了三个“执政”手里,尽管在形式上是权力均衡分配,但人们很快就明白了谁是真正的权力核心:波拿巴迅速地调整法国的政治面貌以适应当前的政治实力。通过修改宪法,他将民众的选举权限制在了总人口10%的范围内,那些有选举权的人由各地呈报的“信任者名单”定夺。他把法兰西第一执政变成了唯一执政,1800年2月举行的选举批准了新宪法和以拿破仑为首的“三执政”。300万票赞成,只有1500票反对。他立刻动手,用他平素的旺盛精力改造被十年革命消磨得疲惫不堪的法兰西。

甚至在入主王室所居的杜伊勒里宫之前,拿破仑就紧紧抓住了国家财政这一棘手问题,他对此所做的努力足与葬送了法兰西王国的那些人相提并论。依靠借贷的方法,冒着偿付高息的危险,拿破仑于1800年建立了政府管辖的法兰西银行,又通过发行彩票的方式聚敛了大批现金,这样足够在他所指望的新政府财政收入和财产税收缴完成之前,维持共和政府正常运转的需要。

那些热衷于秩序而厌倦无政府状态的人是选民中的大多数——因他们的投入而获得了丰厚的报偿。在1799年至1800年之间,法兰西的第一执政在他的参谋们的协助下,一直在忙于构造一个新的法律体系。十年的革命已经把旧王国的法律改得支离破碎,有时甚至做了大肆的篡改。新的民法——拿破仑法典——现在确认了这些改造的内容,使之成为完整统一的法律体系。法国北方陈旧的习惯法和法国南方的罗马法相结合,形成了严密妥帖的整体。新的刑法也产生了,并且有审判法予以配合。此后,这部拿破仑法典被推广应用,从根本上规范和改造了法国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以其中的家庭财产在诸子之间平均分配的法则为例,这一点就比大革命本身更有效地摧毁了法兰西古老的土地贵族的势力。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新的革命》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