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波拿巴帝国(三)

时间:2017-07-10 08:56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郑守疆 韦̳点击:



 

为了贯彻实施新法律,加强对国家的管理,拿破仑毫不迟疑地把大革命的糟糕民主遗留下的地方管理政权——各个混乱的委员会一扫而光。每个省份都要处于法国内务部任命的督察的监管之下,任命事实上出自波拿巴之手。每位地方行政长官由督察任命。拿破仑的中央集权政体,是一种自上而下的金字塔式体系。法国,实质上成了他牢牢掌握之下的个人封建采邑。

波拿巴还积极维护与教会的和谐关系。自1792年起,革命政府便规定神职人员必须由公民投票选举产生,而非采取教廷权威任命的方式。法国人口的绝大多数都笃信天主教,然而,以教皇及其忠诚的神甫为一方,以革命政权和“宪政领导”下的神职人员为另一方的关系,一直是无法消除的隐痛。1801年,拿破仑同梵蒂冈缔结了协约,承认了天主教作为“大多数法国人的宗教”的地位,其宗教活动被官方认定为“合乎公共秩序所要求的治安条例”。1802年4月,教堂的钟声打破了大革命爆发以来的沉寂,在法国大地上敲响了。

在当时,这钟声是为欧洲的和平而震响,为教会和国家之间的和平而震响。波拿巴为了使自己的改革措施能够发挥效力,需要这两个方面的安定局面。为了尽快结束战争,他不得不在1800年5月暂时终止了手中的立法工作,重新去做一名军人。他同样运用了1796年展示给众人的果断和天赋,在6月间与奥地利人的遭遇战中,成功地在马伦哥战役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将奥军赶出了所盘踞的意大利领地。在德国的霍亨林登取得的胜利,彻底地划定了奥地利地位。1801年2月所签订的《吕内维尔和约》,结束了欧洲战场的陆地战争。

同英国的海上战斗不久也结束了。第二次反法联盟的失败迫使皮特引咎辞职,在被将近十年毫无结果的斗争拖得筋疲力尽的情况下,英国的新政府也乐于签署1802年3月的《亚眠条约》。

疑虑重重的英国与扩张主义盛行的法国之间的和平,不过是暂时的休战。首席执政官充分利用了这宝贵的15个月时间,继续以旺盛的精力投入改革,使整个社会结构变得更趋合理。1801年,公制的计量体系取代了古老王国的度量衡制度。下一年,又创建了国家警察部队,还在全国范围内开办了政府管理的中小学校。很显然,拿破仑统治下的法国人民必须成为遵守纪律、受过良好教育的公民。法国的交通状况也大大改善,四通八达的大路横贯法国境内,速生的白杨护卫在道路两侧,每到夏日,浓荫蔽日,为军队和大规模商队出行提供荫凉。

在精干的政府部门的干预下,法国资产阶级在人数和财富两个方面都取得了大规模的增长。首席执政官也不仅仅只是从金钱的方面加以鼓励。1802年,在拿破仑的倡议下创立了法国荣誉军团勋章,用以表彰那些作出杰出贡献的平民和军人,于是,能征善战的波拿巴指挥官们都变成了“法国元帅”,这是一种既能带来特权,又能带来荣耀的阶层。在他本人加冕为法国皇帝仅仅两年后,他把这种头衔分封给新兴的帝国贵族阶层。封建的旧体制的法国固然消失了,然而法兰西新统治者的狡诈性格使他绝不会忽视装饰品的价值。正如他玩世不恭的评价,“只有利用这些小摆设,人们才会任你摆布”。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对波拿巴的专制统治感到满意。拿破仑的民法典似乎更倾向于维护男性的特权,因此妇女曾经享有的权利便被无情地剥夺了。同时,新的国家政权处处使中产阶级得益,对于贫困阶级的扶助却寥寥无几。1803年通过的某项法律明文规定:每名工人必须持有由顾主加盖印章的登记手册。否则便会被当做流浪汉加以对待。在每一件发生在雇主和仆佣之间的诉讼案件当中,主人的陈述都将被毫不犹豫地信以为真。严格的出版审查制度与高效的秘密警察结合在一起,能够令任何一个心存抱怨的异己分子保持沉默。

尽管如此,公众对这个给法国带来和平与稳定的政权的拥护率几乎仍然是百分之百。在1802年8月的一次投票选举中,人民以几乎全票通过的结果授予拿破仑终身执政的称号。1804年5月,公民投票批准了拿破仑的决定,即为了法国的安全,将拿破仑的身份变为法国世袭皇帝。根据公布的数字,3572329名法国人对此表示赞成,2579人表示反对。

然而在选票统计之前,法国又重新投入了战争之中。在《亚眠条约》签订后的动荡岁月中,英国人对拿破仑的行为越发感到不安。法国在造船业投入了巨大的力量不仅建造客船,而且还有冲锋舟。1803年初,拿破仑宣布将意大利城市皮埃蒙特并入了法国,又派法军深入瑞士,将一个亲法政府强加给瑞士邦联。同年4月,为了谋求大西洋彼岸的“中立”立场,拿破仑把路易斯安那的广大地区,以1200万美元的极低价格卖给了美国。“你们又要和英国佬开战了。”拿破仑在交易的签字仪式上一边摇头一边充满信心地说道。

当拿破仑造成的战争阴霾笼罩英伦三岛的时候,英国人更为担心的是,这位统帅要将整个欧洲变为一个巨大的市场,为了法国的利益而牺牲他国。法国不仅控制着从热那亚到安特卫普的几乎整个欧洲海岸线,而且还强行征收进口重税。这对于一个靠贸易起家的岛国来说,是绝不能容忍的。因此,在1803年5月,英国就以法国尚未完全履行《亚眠条约》的部分条款为由,对法宣战。

英国一直是波拿巴的最危险的敌人,对法国的其他对手来说,英国则是物资和金钱的可靠来源。但在1803年,从迹象来看法国的胜利似乎较有把握。因为欧洲其他国家还不愿意卷入另一次战争。而法国拥有2700万人口,在欧洲仅次于俄国,几乎是英国人口的2倍,所以,法国拥有巨大的兵力资源。问题是,在双方都没有在对方境内占有立足点的情况下,哪里是发动进攻的起点。

1804年至1805年初,拿破仑在英吉利海峡沿岸集结了大批兵力,拿破仑估计,他的12万“赴英大军”中,将有2万在横渡海峡的过程中被淹死。在英军所有战舰的巨齿下强渡英吉利海峡所承受的危险,毕竟要比在炮火中跨越一条小河大得多。所以,哪怕是暂时对英吉利海峡实施控制也能决定胜败。法兰西皇帝深知英国本土上可以抵御法军的英军数目少得可怜,所以他自信地说道:“让我们控制英吉利海峡六个小时,我们就会成为整个世界的主人。”

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登陆。自从1793年以来,除了《亚眠条约》后的短暂安宁外,英国舰队将法国商人从大海上扫荡干净,幸存者被封锁在港口之中,动弹不得。英国的这种封锁战略为本国贸易的发展提供了便利条件,同时也使英国皇家海军变成了强大的战争工具。英国的海军官兵早已厌倦了长年累月的海上封锁行动,船上住处狭窄,虫蟊肆虐,败血症蔓延。但持久的海上生活磨练了他们的作战能力。相比之下,法国舰队则长期处于英国海军的封锁之下,不敢擅离港口半步,在战术和士气上都处于劣势。尽管有关拿破仑准备进军的报道不时传来,但英国海军仍然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毫无疑问,大多数英国人相信海军上将约翰·杰维斯下的断言:“我并没说法国人不能打过来,我只说他们不能从海上打过来。”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新的革命》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